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為何迫害致命危中共才把他們從監獄放出(5)

被迫害得奄奄一息的楊蘇紅。(明慧網)

人氣: 581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9月6日訊】在甘肅女子監獄盛春梅被迫害得兩耳失聰,雙目失明,「保外就醫」一個月後,含冤離世,終年65歲。

身高僅有1.2米、肢體殘疾的楊蘇紅,被雲南省女子勞教所放回家時,已是皮包骨頭、奄奄一息,不到一個月就離開人世。

孫宏豔被家人從監獄接回家時,已全身潰爛。家人精心照料和搶救,但她還是在10多天後淒慘離世。

為何出獄後他們很快離世?中共監獄對他們到底幹了什麼?

接上文:為何迫害致命危中共才把他們從監獄放出(4)

被迫害得雙目失明、兩耳失聰

盛春梅1952年11月出生,家住在甘肅省蘭州市紅古區。1997年7月修煉法輪功前,有心臟病、高血壓、膽結石、胰腺炎等病症;在修煉後,盛春梅按照法輪功的要求做一個好人,獲得身心健康,這些病症不翼而飛。

因為堅持信仰,盛春梅和丈夫陳德光多次遭到關押迫害。

2011年,兩人被綁架;2013年8月,盛春梅的律師打電話給法官,詢問案件情況。法官說:「案件還沒結論,已上報『610』,需『610』裁定。」(「610」: 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

同年9月,盛春梅夫婦被非法判刑9年。他們上訴後,中院維持冤判。

2014年1月下旬,62歲的盛春梅被劫持到甘肅女監;67歲的陳德光被劫持到蘭州監獄。

之前盛春梅被關在蘭州市第一看守所時,其身體已被迫害致多種疾病並發,遺傳心臟病、高血壓持續,糖尿病並發白內障,幾近失明。家屬提出保外就醫,一直被拒絕。

在甘肅女子監獄期間,包夾(嚴管法輪功學員的在押犯)經常擰、掐盛春梅的大腿內側,揪胳膊,用尺子打頭,痛得她直叫。

包夾還罰盛春梅端著盛滿水的盆站好長時間,水溢出一點就揪、掐,罵下流話。包夾不帶她洗碗、上廁所,盛春梅摸索著自己做;還每天被逼寫所謂的「思想彙報」。

在監獄長期的迫害中,盛春梅身患嚴重的糖尿病,雙目失明,兩耳失聰。

2017年5月份的一個夜裡,盛春梅突然昏迷,被搶救。她女兒提出保外就醫,獄醫說不夠條件。她女兒說:「難道人死了才夠條件嗎?」

直到同年8月23日,盛春梅才被保外就醫,身體已極度虛弱,不能進食,癱瘓在床,於10月12日含冤離世。

盛春梅(明慧網)

回家時骨瘦如柴、奄奄一息

楊蘇紅是體重僅有23公斤、身高1.2米的殘疾人,家住昆明市西山區馬街辦事處積善社區。她從小命運坎坷,8歲開始就病魔纏身,先後患了「結核性腹膜炎」、「白血病」;1998年,又患了「骨癌晚期」。醫生說她活不了幾個月。

就在她生命的最後時刻,她修煉了法輪功。漸漸地她身上的各種病症消失了,她丟掉了10多年的藥罐子。曾為她診斷過的醫生再見到她時,驚歎道:「想不到你還活著!」

自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輪功後,「610」、派出所、殘聯的人員經常騷擾、逼迫她放棄修煉。

她寫道:「要我放棄修煉法輪功,不就是讓我又回到痛苦的過去,又讓父母再承受巨大的災難嗎?這是在往絕路上逼我呀!」

她還寫道,她並不圖得到常人中的什麼東西,「但是我現在是生活在中國土地上的中國公民,需要有一個維持正常生活的基本物質條件,有自己的思想,有選擇自己信仰的自由。我分得清好壞與善惡,我決不會昧著良心說瞎話,決不會在強權重壓之下放棄自己的信念」。

2004年11月30日,楊蘇紅被昆明市西山區國保大隊警察綁架至大板橋雲南省女子勞教所。她堅決拒絕在判決書上簽字,堅決拒絕所謂「轉化」(放棄修煉)。

在勞教所半年的時間內,楊蘇紅被迫參加與正常人一樣的超強的體力勞動,被折磨得骨瘦如柴,於2005年5月被送回家,僅一個多月的時間,含冤去世。

被迫害得成皮包骨的楊蘇紅。(明慧網)

被摧殘得全身癱瘓

孫宏豔,女,年齡未知,瀋陽市遼中縣人。2000年7月末,她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被非法關押在瀋陽市龍山教養院。期間,她絕食反迫害,被強行灌食,灌得出血。

2001年2月的一天,警察把孫宏豔送入瀋陽市大北監獄(遼寧省女子監獄的前身)醫院,關押在單人的地下室。她經常被打罵,遭張、魏兩個科長的恐嚇,讓她在誹謗材料上簽字、按手印。

孫宏豔堅決不屈服,被強行注射藥物。家人去看了她幾次,發現她已被折磨得不成樣子,坐都坐不起來,每次都是被人從地下室抬出來。她大小便失禁,半個月後全身癱瘓。

孫宏豔(明慧網)

孫宏豔在離世前的極度痛苦中,表達了自己的兩個心願:一、她死後想把自己因迫害致死的消息登在明慧網上;二、請同修代筆寫了嚴正聲明:她在被治療期間,在一次昏睡時,被迫在已準備好了的誹謗法輪功的材料上按了手印。對此,她心裡很難過,死也不認這個帳,聲明作廢。

還有很長的一串名字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自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截止2018年8月30,通過民間途徑能夠傳出來的消息,已有4251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他們中很多人被中共綁架、關押,飽受種種酷刑折磨,直至生命垂危,才被放回家,不久就離開了人世。在此僅舉10例:

耿仁娥,遼寧大連甘井子區居民,2015年7月因控告江澤民被騷擾、綁架,被非法判刑4年。在遼寧女子監獄遭酷刑迫害,被犯人打罵,導致大出血。2017年7月,保外就醫出獄後,被直接送到醫院,於10月22日含冤離世。

王彥秋,錦州市人,在2014年1月被冤判4年後,被關押在遼寧女子監獄馬三家監區遭受迫害。在出獄前的一個月,她一直昏迷不醒,處於「植物人」狀態。經歷5個月的痛苦掙扎後,於2017年12月29日早上7點半悄然離世,終年56歲。

王彥秋生前照片。(明慧網)

萬銘芬,甘肅省白銀市居民,被非法判刑3年,2015年2月被投入甘肅省女子監獄,被迫害得生命垂危。2016年12月28日出獄,第二天被家人送至醫院,檢查出10種病變,於2017年7月30日含冤離世,終年63歲。

齊素華,約55歲,河南省黃泛區農場五分場居民,曾兩次被非法抓捕;2016年末,被送到河南省新鄉女子監獄迫害;2017年6月,在河南省新鄉女子監獄被迫害至生命垂危,才被監獄送回家,一個多月後離世。

唐淨梅,江蘇南京市居民,2015年3月被綁架,後被非法判刑2年,先後被關押在看守所和南京女子監獄,期間受盡摧殘。於2017年3月23日出獄,回家後不久,於7月7日含冤離開人世,終年66歲。

柴玉蘭,河南焦作市人,2016年4月,被關押在焦作看守所期間被迫害成重病。在被非法關押在新鄉第五女子監獄期間,她多次要求看醫生,獄警劉霞和所長劉某不理不睬,致使她從五監獄出獄後不久即含冤離世。

柴玉蘭(明慧網)

陳世康,瀘州市人,2013年6月26日晚上,在家門口被綁架,而後被龍馬潭區法院非法判刑5年,在成都龍泉監獄被迫害致生命垂危;2016年過年前,被祕密送回家,回家僅20天左右,於正月16左右含冤離世,終年59歲。

魏海明,青海省西寧市人,2007年12月15日,與妻子趙宗華一起被西寧市大通縣惡警綁架、非法抄家,後被冤判5年,被青海省門源監獄迫害;2012年12月,出獄;半年多後,於2013年7月被迫害離世,年僅58歲。

湯金妹,女,71歲,樟樹市沙田里人。遭洗腦班關押迫害3個多月,期間還要「軍訓」,70多歲的湯金妹老人被折磨得大量吐血;被釋放回家後不久,於2002年皇曆元月含冤去世。

姜嘯天,籍貫不詳,1997年前在公主嶺獄內學的法輪功。在中共迫害法輪功開始後,因維護信仰拒不在「保證書」上簽字,被整天吊掛在監獄大門上。種種非人的折磨最後把他折磨得精神失常。2002年,他刑滿釋放回家不久,就離開了人世。

中共的瘋狂和失敗

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命令:「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截斷」「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

監獄獄長叫囂:「不死不放人!」「不轉化不放人!」。

明慧網統計,中共為「轉化」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實施了上百種酷刑手段進行迫害。

多年來中共的暴行不斷受到國際社會的譴責。

2018年5月9日,在多倫多法輪功學員千人集會上,加拿大政要、人權組織到場聲援,他們公開發言:

「通過推廣『真、善、忍』的理念,全世界數以百萬計的民眾受益於法輪大法的教導。」

「你(中共)可以殺死一位信仰者,但你沒法殺掉信仰者心中的信仰。」

「你們(法輪功學員)每一個人都是英雄,都是在創造歷史的英雄。」

2018年6月20日,在美國國會山前6,000多名法輪功學員的反迫害集會上美國政要們發聲:

「當美國人都了解到你們今天所做的,你們代表的價值、誠實、禮節及對人類的關愛,他們將充滿敬佩地站在你們這一邊。」

「你們一直在最前方,不屈於這場鎮壓和違反人權的罪惡。你們做的一切不僅是為了法輪功,更是為了所有在中共集權體制下受迫害的人們。」

2018年6月20日,6,000多名法輪功學員在美國首都舉行集會,呼籲制止中共對法輪功長達十九年的迫害。(明慧網)

(完)#

資料來源:明慧網、大紀元

文字整理:李潔思,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8-09-06 8: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