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孫立平:中產階層——生活中的脆弱

人氣: 3458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8年08月30日訊】這是朋友傳過來的一個帖子,讓我談談對這個故事的看法。

(網絡截圖)

我之所以將其作為一個故事,是因為我也不知道這個事情的真偽。但之所以要談談對這個事情的看法,是因為它合乎邏輯,也就是說這個事情按照邏輯是可能存在的,只不過會程度不同地表現出來而已。

對於其中最後一句話,即這種事情即將大面積發生,為了堵住一些人的嘴,更是為了這篇文章能夠發出來,我們就將其理解為在某種範圍內不同程度發生就是了。因為這是照片,剪掉一段也不合適,望審查者理解。

很多朋友知道,最近一段時間,我一直在關注養老的問題。這可以見之於我寫的《從一段玩笑的話說說未來的養老問題》、《注意,我們現在面臨一系列棘手的問題》、《真正的大國重器是小民瑣事》等文章,以及有關以民生為導向的發展等一系列文章。

在當中的一篇文章中,我寫了這樣一段在某個場合說的多少有點玩笑的話:

現在六十左右的人,如果能熬20年,也許就能熬50年。什麼意思?就是說,隨著醫療技術和生物技術的發展,在未來的20年中,對生命威脅最大的那些疾病,如腦血管、心血管疾病,癌症等,應該基本上解決得差不多了。也就是說,現在六十左右的人,如果這20年能夠活過來,那些疾病對他的生命威脅就不大了。接著再活個30年,活到一百一二,就很希望了。

但是,人的身體進化是緩慢的。特別是,我們現在吃的是有毒食品,呼吸的是骯髒的空氣,喝的是污染的水。你是能活一百一二,但可能到八九十歲,很多人就老年痴呆了。那時候將會是什麼情景?大街小巷,一群群晃晃悠悠的都是傻呵呵的老頭老太太。可以想像一下,那時候中國養老的問題得有多大。

這時候,坐在我身邊的一位朋友說,孫老師,你這麼一說,這個問題還真的很可怕。假如我將來活到一百二,我兒子不也快一百了嗎?我孫子也七十多了。誰來養我呢?

上面這個故事,從一個實例詮釋了今後的養老問題。只不過,我那段話是從老年人的角度說的,這個例子是從他們子女的角度說的。

說的什麼呢?

第一,什麼是中產階層。近些年的一些調查或統計數字告訴我們,中國中產階層的數量在大幅度增加,按照通常的說法,現在可以列入中產階層的大約有將近三億人。其中有相當一部分,有著一份不錯的收入。如這兩口子,每月28,000元的工資,應當說不少了,遠遠超過城市中一般白領的工資水平。我看到這個數字的第一感覺就是:嗯,比我工資高。

第二,這個看起來還算光鮮的中產階層,其實非常脆弱。寫到這,我本來想說,正常的情況下還可以,一遇到點特殊情況就會陷入困境。但仔細一想,這是一個錯誤的習慣性的說法,真實的情況是,恰恰可能是那些通常的情況就會使他們脆弱不堪。因為我們過去實行的計劃生育特別是城市的一孩化政策,造就的是一種特殊的社會結構,而這個社會結構非常脆弱。

第三,中產階層的狀況在這幾年尤其不樂觀。現在相當一部分中產階層面對的是:財富縮水,債務加重,物價上漲,消費降級。在2015年的股災中,中產階層遭受重創。自2015年底開始的這一輪房價的瘋漲,不但耗乾了很多城市家庭的積蓄,而且家庭債務迅速上升。而到了今年,P2P暴雷、股市的跌跌不休,人民幣的貶值,物價的上漲,一齊向中產階層襲來。在這種情況下,消費降級已經成了許多人的選擇。一位朋友和我說,在他所在的地方,原來人均消費百元左右的飯館很多,但現在仍能堅持下來的,多是沙縣小吃這一類的小吃店。

第四,養老與育兒間的艱難抉擇。上面在那個例子中講到的那對夫妻,已經是45左右,孩子已經是在讀高一。我估計他們應該是沒有要二胎的打算。但那些更年輕的中產階層,生育特別是生育二胎,可能是一個更沉重的負擔。過去有一句話,叫上有老下有小,說的是中年人面臨的一種困境。而今天或未來的中產階層,有可能會想兼顧也無力兼顧。

第五,我們再設想一下,假如這對夫妻,前些年的收入比較好,現在除了自己住的房子之外,還有兩套小房子,也就是很多人豔羨的多房戶了。現在,雙方三位難以自理的老人投奔子女而來,不用另外租房子了,但需僱用兩個保姆。這樣,負擔似乎會輕一些,但房產稅很快要來了。按照有關方面流露的設想,三套房無疑是重點徵收的對象,而且很可能實行累進式的重稅。如果是這樣,作為子女的這年輕倆口將會面臨一種什麼樣的境況?

我們知道,中產階層是現代社會的重要組成部分。而且我多次講,現在是中國消費升級從而實現經濟轉型的關鍵時期。但由於種種原因,作為消費升級主體的中產階層的消費能力實際上已經處於枯竭狀態。在這樣的情況下,中產階層的未來會如何?是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

(轉載: 孫立平社會觀察

責任編輯:林詩遠

評論
2018-08-30 10: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