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監獄的一個骯髒祕密:產品供應鏈

在金鄉,監獄勞工是公開的祕密。沛縣拘留中心附近兩家不同商店的業主表示,每天至少有一兩輛大蒜卡車進入拘留中心。(AFP/AFP/Getty Images)
人氣: 10557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8年08月31日訊】(大紀元記者沙莉編譯報導)黎明時分,看守所的大門打開了。一輛裝滿數噸新鮮大蒜的卡車駛入院中。三個小時過去了,同一輛卡車駛出,裝載著已經去皮的大蒜。它將驅車兩小時到達世界大蒜之都——山東省金鄉的一個倉庫,在那裡包裝出口到印度。

英國《金融時報》為此進行了追蹤報導。根據國際貿易法,出口監獄生產的產品是非法的。儘管如此,中國許多供應鏈中都存在監獄勞工的證據,從手提包到洗衣機。國際特赦組織東亞區研究主任羅助華(Joshua Rosenzweig)表示,「中國監獄省級管理局設立的許多公司從外部看就像普通公司一樣。」「外國公司難以盡職調查,確定他們的供應鍊是否存在監獄勞工。」

監獄勞工在中國司空見慣,這種制度被稱為「勞動改造」。

強迫勞動在中國不是一個新現象,但是隨著工資上漲和勞動年齡的人口減少,這種現象越來越普遍。

中國勞工觀察組織負責人李強表示,美國零售商的供應商告訴他,他們將部分訂單轉移到監獄,以削減成本。

製造商將工資成本降低到支付監獄或拘留中心的水平,因為監獄或拘留中心保留了大部分,如果不是全部報酬的話。用金鄉一家小型蒜加工公司老闆的話來說:「勞而無獲。」

「我們已經看到公司利用監獄勞工作為降低成本的一種方式,」美國移民和海關執法局的高級政策顧問肯尼迪(Kenneth Kennedy)說。採用中國供應商的全球最大零售商沃爾瑪(Walmart)的一位發言人表示:「我們經常對工廠進行評估,並建立適當的系統來調查投訴。」

根據由當地大蒜商人和《金融時報》獲得的監控錄像,在金鄉以南90公里處的江蘇省沛縣鎮的一個看守所內,被拘留者正在處理新鮮的大蒜頭。一些囚犯正在等待審判,另一些已經被定罪並將被轉移到監獄。前囚犯說,大蒜中的辛辣酸可以融化指甲,露出刺痛的肉。那些不能再用手剝大蒜皮的人只得用牙咬大蒜皮。

沛縣的被拘留者只是那些被迫在中國出口供應鏈中工作的人的一小部分。據《金融時報》採訪前囚犯,距離金鄉數千公里的西南城市桂林的囚犯製作在亞利桑那州出售的手袋,而東北部城市通化監獄加工的手袋則出口到韓國。金鄉附近的煙台的囚犯組裝了全球銷售的家用電器。

在金鄉,監獄勞工是公開的祕密。沛縣拘留中心附近兩家不同商店的業主表示,每天至少有一兩輛大蒜卡車進入拘留中心。一名拘留中心警衛也證實了這一點。下午,一輛垃圾車離開拘留中心,裡面裝滿了大蒜皮,沿著人行道滴下灰水。與警方建立良好關係對於公司獲得監獄勞工至關重要。

一家大蒜公司的老闆說:「這不是任何人都可以獲得的服務。需要和官員搞好關係。」

《金融時報》追隨了90公里返回金鄉的卡車運載了大約2噸去皮大蒜,用網眼袋包裝著。卡車進入了一個印有「金鄉雙龍」的場地入口處。在場內,駕駛叉車的工人在倉庫周圍移動著大蒜袋,並不按加工來源進行區分。 「我們地區向許多國家出口去皮大蒜,」雙龍老闆告訴英國《金融時報》,「發達國家對去皮大蒜的需求越來越大,因為客戶希望節省時間。」

他補充說,該公司出口去皮大蒜。但是,當英國「金融時報」稍後聯繫這家公司要求置評時,雙龍表示它沒有出口去皮大蒜,只賣給了國內市場。

另一家金鄉的大蒜公司的代表說,他的公司過去依靠當地監獄和拘留中心的勞工剝蒜出口到日本,但因為和警方關係不好沒有繼續。結果,到2017年底,他公司支付的去皮大蒜的價格在兩年內上漲了50%。金鄉生產的大蒜占全球出口大蒜的80%。據貿易數據諮詢公司ASKCI,美國80%的新鮮大蒜從中國進口。根據美國和中國的數據,中國進口占美國大蒜消費量的20%至30%。但將強制勞動產品進口到美國是違法的。如果針對外國生產場地提出投訴,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將發布「扣留放行令」 ,意味著對該來源的貨物必須在邊境扣留,並且還可能對進口商展開刑事調查。

然而,強迫勞動的使用並不僅限於大蒜產業。它也發生在其它中國供應鏈中。在美國發布的29個有效「扣留放行令」中,有23個針對中國廠家。

顧客在英國和美國銷售的商品中,從聖誕飾品到襪子,發現了被囚犯隱藏的字條 。去年購買沃爾​​瑪自有品牌手提包後,一位亞利桑那女士發現了一個紙條。手寫的便條用中文寫道:「中國廣西英山監獄的囚犯每天工作14個小時,」「完不成定額的人會被打。在中國當囚犯不如美國的一條狗。」

這個字條的署名是在2012年被判處在英山監獄服刑15年的男子的名字。打給英山監獄的電話證實,它有一個生產和銷售部門。

沃爾瑪向英國《金融時報》證實,在調查此事後,它已經撤掉了一家向英山監獄分包的供應商。

但至少有55家監獄公司的註冊信息詳細記錄了各種製造甚至建築工作。有些公司明確以「監獄」為名,如江西省監獄集團。其它公司由省監獄局擁有,或者由負責監獄局的官員擁有。許多公司描述其從事出口行業,特別是浙江、江蘇和山東沿海地區的公司。

沛縣拘留中心和中共商務部都沒有回應對這個報導發表評論的請求。中共外交部拒絕發表評論。

「監獄公司的運作方式與公司一樣,擁有自己的銷售團隊」,中國勞工觀察的李先生說。與公司不同,監獄不執行勞動法。 「我們經常需要從早上五點勞動到晚上九點,這樣監獄才能賺到更多錢」,一名在吉林省通化市服刑五年的前罪犯說,他在那裡製作出口韓國的花環。去年在服刑四年後從山東省煙台監獄釋放的另一名囚犯也證實了每天要從早上5點勞動到晚上8點,每個月最多只有一個休息日。他說,囚犯為威海瑞草電子公司捆綁電線,這一公司是韓國跨國LG的供應商。

LG證實,威海瑞草是LG供應商SL Electronics 的供應商。此後LG在一份聲明中告訴英國《金融時報》:當SL無法獲得明確證明威海瑞草遵守LG的行為準則時,SL Electronics切斷了與威海瑞草的業務關係。

「跨國公司往往依賴一系列本地中介機構和供應商,他們往往對使用監獄勞工進行保密。驗證可能非常困難。據前囚犯說,監獄不會打印收據或簽署正式合同,儘管有些監獄銷售部門會回應英國《金融時報》裝作買家時的電話詢問。但對於囚犯來說,別無選擇。 「對囚犯的激勵不是金錢,」一位權利倡導者說, 「從事勞動是減刑或假釋的先決條件。囚犯通過勞動獲得積分。」#

責任編輯:李緣

評論
2018-08-31 2: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