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詩解黨話詞語系列(65)

伍新:解「京劇唱段《共產黨員》」

共產黨員是個木偶黨牽線

人氣: 259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8年08月31日訊】

共產黨員是個木偶黨牽線,①
專揀重擔壓在肩。
聽信要砸碎千年鐵鎖鏈,
未想到開出那代代血淚泉②。
明知征途有艱險,
越是艱險越推向前③。
無奈風雲多變幻,
革命手段不擇手段④。
立假愚公移山志,
增多萬重困難關⑤。
一顆恨心似火焰,
化作灰煙轉瞬間⑥。

注: 

1、「真假兩個共產黨」:「共產黨一貫善於祭起『道德』的大旗,但那些道德口號的內涵完全是以服務中共為終極目標的。比如,『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是要服務黨所定義的人民,對党所定義的敵人卻要象秋風掃落葉一樣殘酷無情;要『大公無私』是把心窩窩都交給黨;『學習雷鋒好榜樣』的重點是要學他鮮明的階級立場和象螺絲釘一樣對黨的忠誠;『五講四美三熱愛』離不開『熱愛共產黨,熱愛社會主義』,『心靈美』一定要美在熱愛共產黨領導下的社會主義;『精神文明』講的是要用馬克思主義思想去占領思想文化和輿論陣地;『以德治國』就是要以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為『德』的最高境界;『和諧社會』強調的是和黨保持一致的『社會主義和諧社會』,是對黨所喜歡的人的和諧;『八榮八恥』是以黨的喜惡來劃分何為榮何為恥。正是由於中共的道德運動都是以服務共產黨為道德的最高境界,所以,對推動道德教化根本沒有用處,只是運動一陣風,反而造成中國社會道德的日益墮落,道德危機現已成為中國公認的社會危機。但是,在客觀上這些『道德運動』會給中共披上一層『道德』外衣來迷惑民眾,同時,中共一貫把歷史上它所犯的一切錯誤都歸結到少數替罪羊身上,喉舌宣傳更把中共描繪成『抵禦外侮、振興中華』的化身。那麼這樣長期下來,無論民眾在歷史上吃過多少共產黨的苦頭,還是在很多人的心目中樹立一個假像共產黨,以為這個『假像』才是共產黨的『本質』和『主流』,因而即便自己受到了莫大的傷害和委屈,仍然用善意揣度中共,認為『黨』的出發點是好的。」(《【解體黨文化】之五:宣傳中常見的黨文化(上)》)

「人永遠只能低估魔鬼的惡,卻無法高估魔鬼的惡。」(《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第一章 共產主義魔鬼毀滅人類大勢鳥瞰──魔鬼毀人之三十六計,大紀元2018年05月21日)

所謂「現代革命樣板戲」京劇《智取威虎山》楊子榮唱段《共產黨員》,在對於「假共產黨」的欺騙宣傳方面,起到了極其惡劣的作用,至今流毒甚廣甚深,並且還在傳唱放毒。

2、「解放全人類」,是共產邪惡主義的誘餌。「說是讓人們獲得幸福生活」,說說而已,哄人罷了。而今,連楊子榮們的祖墳地和宅基地都早就被共產了。

「值得一提的是共產黨動員人民起來鬧革命的一個基本套路,就是用所謂的甜頭把人引誘來,再灌輸仇恨讓他們去打倒共產黨的所謂敵人,然後再卸磨殺驢。」

「邪靈的目的並非讓人過上好日子,也沒有安排什麼國家的復興,給人一點甜頭,苦頭還在後面呢。現代經濟起飛並能持續穩定發展的兩個翅膀—法治(而不是法制)和信用(而不是關係)—恰恰是中國最缺乏的,而『依法治國』和『信用社會』的根基就是道德。『因為不講道德,經濟才能暴發;因為沒有了道德,經濟必然垮塌。』」(《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二章 紅魔陰謀 毀滅人類)

「『受苦的還是工人和農民』所揭示的秘密」:

「縱觀共產黨國家,奪得政權之前,是利用工人和農民當炮灰鬧革命,奪得政權之後,工人和農民仍然是被壓迫的最底層,看看那些所謂的革命老區,人民仍然苦不堪言。中共的前三十年工人和農民苦,『改革開放』後受苦的還是工人和農民。幾億農民工為中國的經濟打拼,卻永遠生活在社會的底層。一個戶籍制度就把多少人變成了『二等公民』。共產黨的既得利益集團佔有了絕大部分的國家財富。」

「可是養活他們的工人和農民卻在『看不起病,住不起房,上不起學,養不起老』中苦苦掙扎。」

「消滅階級的本身又在創造著新的階級,一切又回到了原點,如此往復,折騰來折騰去,受苦的還是工人和農民。」

「『受苦的還是工人和農民』揭示了邪靈安排共產主義的時候,根本就沒有給它安排出路。馬克思的共產主義社會根本就不可能實現,難怪馬克思也就不說如何過渡了。從人的層面上看,馬克思主義就是走到哪兒算哪兒,不了了之而已。」

「這個『不了了之』的背後,隱藏著共產主義的天大陰謀—毀滅人類。」(《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二章 紅魔陰謀 毀滅人類)

3、「共產黨抱著不惜一切手段也要砸爛舊世界的決心出世,卻發現它不得不首先面對一個更為現實的問題:如何能不被消滅而生存下來。因此,共產黨始終生活在害怕被消滅掉的恐懼之中。生存,成為共產黨邪教的頭等大事,一切的一切。到了今天,在國際共產陣營完全解體的情況下,中共的生存危機愈加嚴重,『亡黨』的劫難論在八九年以後越來越接近現實。」(《九評共產黨》之八)

「永恆的恐懼感是中共黨史的最大特徵,維持生存成為共產黨與生俱來的最高利益。這種延續生存的最高利益,以強力支撐著那變換無窮的皮中之恐懼本質。它像原生癌細胞一樣擴散、滲透了肌體的每一個部位,使其他正常細胞死亡,任由惡性細胞瘋長。」(《九評共產黨》之二)為了自己的生存,共產黨不惜犧牲廣大黨員的生命,要求自己的黨員「把一切獻給黨」,「隨時準備犧牲自己的一切,乃至生命、兒女、親友」;做到「明知征途有艱險,越是艱險越向前」。

4、共產黨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奪取政權鞏固政權。「惟有一個東西不會改變-那就是党的集團目標、集團生存、集團權力的宗旨不變,維護共產黨的權力和統治不變。」(《九評共產黨》之二)而其維護自己權力和統治的最終極目的,則是毀滅人類。

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它的原則就是無原則,什麼都是手段,手段則是不擇手段。

5、「共產黨也是一種生命,但其反自然、反天、反地、反人,是一種反宇宙的邪惡生靈。」(《九評共產黨》之一)

「共產主義是反宇宙的力量,為天理所不容,所以它自從出現就一直處於危機中,為了維持其存在,就在危機中不斷助長它的各種強制手段,包括殺人。」(《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二章 紅魔陰謀 毀滅人類)

「德國古典哲學家黑格爾的辯證法學說,究其實質,無非是邏輯思維的一般規律,在中國先秦思想裡早有精要的闡明。馬克思主義片面吸收了黑格爾的辯證法學說,並無限誇大矛盾雙方的對立和鬥爭。共產主義的目的不是統一矛盾或解決矛盾,而是「使世界的矛盾,儘量擴大,使人類的鬥爭,永無止境」(蔣介石語)。在實踐中,共產邪靈在人群當中煽動仇恨,製造和擴大矛盾,最後在混亂中趁機發動革命或者政變掌權。這種模式已經重複了無數次。」(《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第一章 共產主義魔鬼毀滅人類大勢鳥瞰—魔鬼毀人之三十六計【第五計】鬥爭哲學,大紀元201 8年05月21日)

6、「共產邪靈由恨構成,它又刻意把恨注入人的心裡,把恨的物質因素灌進人的一層微觀身體裡,使其成為人生命的一個組成部分,讓其激發人性中惡的東西,如妒嫉、鬥、暴戾、嗜殺等等。因此,在共產中國的物質場中,幾乎所有人都浸泡在恨當中,幾乎每個人都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恨。只要共產邪靈煽動挑逗,這種噴吐欲出的物質,就會化成巨大負面能量,迅速覆蓋人的生存範圍。」

「人們不知道『恨』是構成邪靈的物質因素,是邪靈強行灌注到人身體裡的,還誤以為這種無緣無故的「恨」是自己的感情。這種『恨』的物質使今天的許多中國人充滿暴戾之氣,任何時候、任何場合都可能爆發出來。其強度之大、表現方式之惡毒,甚至會使當事人感到震驚和不解。」

「『恨』是一種物質。『恨』造成的行為是混沌的、無理性的、肆無忌憚的、瘋狂的、不計一切後果的。共產黨要以『恨』征服世界、毀滅包括人類在內的一切,在此過程中它自己也必然會被毀滅。這就是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及其實現方式。」(《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六章 以「恨」立國 國已不國(上),大紀元2017年12月04日)同時,灌輸無神論、唯物論、進化論和鬥爭哲學洗腦,教人蔑視生命,也輕視自己的生命,「活著幹,死了算」,「活為黨的人,死做黨的鬼」,甘當殉葬品。

附:現代革命京劇《智取威虎山》楊子榮唱段《共產黨員》唱詞:

共產黨員時刻聽從黨召喚,
專揀重擔挑在肩。
一心要砸碎千年鐵鎖鏈,
為人民開出那萬代幸福泉。
明知征途有艱險,
越是艱險越向前。
任憑風雲多變幻,
革命智慧能勝天。
立下愚公移山志,
能破萬重困難關。
一顆紅心似火焰,
化作利劍斬凶頑。

責任編輯:趙元
評論
2018-08-31 6:1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