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楊寧:如此弱不禁風 北京政權還能挺多久?

黨媒文章透露,中共已經感受到貿易戰將對其政權造成威脅。(Getty Images)

人氣: 2844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9月01日訊】近一段時間大陸連續發生的一些事情,讓人們深切地感受到了一直大言不慚地聲稱「四個自信」的北京政權,不僅談不上什麼自信,而且已經有些弱不禁風了。

8月7日晚,江蘇南通一女子因在微信群中說了句「土匪在查酒駕」,就被認為「擾亂了公共秩序,妨害了社會管理,已構成尋釁滋事」,被行政拘留。

8月23日深夜,深圳沙井派出所警察在無任何手續的情況下傳喚被傳喚人,強闖民宅,威脅被傳喚人陳桂香,其要帶走被傳喚人的理由是「憑我們是警察」,而原因是「你在網上說了什麼?」

8月26日,在壽光被大水淹沒後,山東省壽光公安局官方微博發布通告稱,兩名女子因散布「壽光北邊發生瘟疫」的所謂「謠言」被拘留。而實際情況是,張姓女子不過是在微信中勸諭朋友少吃豬肉雞肉,購買消毒液擦地。徐姓女子則是轉發了微信和災區圖片。

要知道,中共憲法明確規定公民有言論自由,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公民的人格尊嚴不受侵犯,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祕密受法律的保護,上述警察所為明顯在打中共政權的臉,且將「依法治國」的遮羞布徹底撕掉。而且明明做了壞事還不讓人評說,連網上的微言都承受不起,不是弱不禁風又是什麼?

再看北京政權對近期一些熱點事件的報道刻意忽略,也是弱不禁風的又一體現。7月引爆網絡的假疫苗,8月的壽光人為水災、哈爾濱火災以及日益嚴重的豬瘟蔓延疫情,乃至退伍軍人上訪等等,我們在中共媒體上看到的都是「正能量」,而假疫苗受害者的哭聲、無助,壽光受災的嚴重情況和災民的痛苦,包括自殺者的哀聲,哈爾濱火災遇難者的詳情,豬瘟的來源和檢疫部門的失職,退伍軍人無法抑制的反抗……都只能在海外媒體的報道中得以窺見。

至於當前關係到中共存亡的一件大事中美貿易戰,中共媒體更是假話連篇,避談中美貿易失衡的實質乃是中共政府不遵守世貿規則、推行不公平的貿易,避談貿易戰給中國民眾帶來的傷害,甚至還恬不知恥地呼籲民眾與中共「共克時艱」;同時將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和美國政府醜化,誤導中國民眾,激起他們對美國的反感。

據說中共中宣部的規定是:多報道人性惡的事件,少報道制度惡的事件。很明顯,北京政權害怕的是這些真實的情況曝光的越多,就會激起越多民眾的不滿和反抗,中共的統治根基就越發動搖。因此,有網友總結道:中共對於棘手的問題就這兩招:一、將麻煩事貼上政治問題的標籤,不許民間過問詳情。二、將麻煩事貼上「境外敵對勢力」插手或干預的標籤,誰再議論誰是漢奸、賣國賊。

同理,近幾個月來北京政權對中共黨員「信教」的控制,對宗教信仰的進一步鉗制依舊是其弱不禁風的表現——而北京高層提出的「宗教信仰自由」仍言猶在耳。更為搞笑的是,8月27日,河南少林寺在建寺1500年來,首次升起了「國旗」,以行動實踐著對中共的效忠。與此同時,中國的家庭教會遭到大規模的清查和取締,還有不少教堂和教堂中的十字架被強拆。針對新疆穆斯林的打壓更超過以往……讓中共害怕的太多了。

在中國歷史上,水患一直不斷,幾乎每朝每代的統治者,都將治水作為一項基本國策,畢竟水於中國民生至關重要。兩千多年來,關於如何治水,主要有兩種主張:「堵」與「導」。「堵」即通過鑄造堤壩來堵截洪水;「導」,疏導,即因勢利導,將洪水分流,並輔之以「堵」,達到治理的目的。歷史發展證明,以疏導為主,兼顧堤防、水利、分流灌溉、泄洪和上游環境治理是治理水患的必由之途。

治國焉知不是這個道理?面對社會風起雲湧的抗爭,中共高層不從自身尋找原因,不願切實解決老百姓問題而拚命維護自身利益,不順從民意結束一黨專政,反而變本加厲,採取暴力手段多方打壓、封堵,這樣的政權還能維持多久呢?

兩千多年前西周末年厲王的結局就是一個前車之鑑。當時,西北連續六年大旱。持續長時間的大旱,加上厲王的腐朽殘暴,結果是餓殍遍野。國人紛紛表達對他的不滿。

為了控制社會的言論,厲王從衛國請來巫師,藉助巫術去偵察人們的竊竊私議,發現了後就來報告,立即殺掉。這樣一來,人們都敢怒而不敢言,路上相見也只能互遞眼色示意而已。鎬京城內,一片恐怖氣氛。厲王見此非常高興,就告訴他的大臣召公說:「我能消除人們對我的議論了,他們都不敢說話了。」

召公卻說:「這只是把他們的話堵回去了。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堵住人們的嘴巴,要比堵住水流更厲害)。水蓄積多了,一旦決口,傷害人一定會多;不讓民眾說話,道理也是一樣。所以,治水的人開通河道,使水流通暢,治理民眾的人,也應該放開他們,讓他們講話。民眾把話從嘴裡說出來了,政事哪些好哪些壞也就可以從這裡看出來了。好的就實行,壞的就防備這個道理,就跟大地出財物器用衣服糧食是一樣的。民眾心裡想什麼嘴裡就說什麼,心裡考慮好了就去做。如果堵住他們的嘴巴,那能維持多久呢!」但是厲王根本不聽勸阻,繼續一意孤行。

厲王三十七年(前842年),在天災、人禍的雙重折磨下,西周爆發了聲勢浩大的武裝起義。不可一世的厲王,被國人暴動嚇破了膽,逃奔於彘(今山西霍縣),結束了其殘暴的統治。

歷史仍在重複。已然防民甚於防川的中共,在弱不禁風中,在與世界大勢背道而馳中,正在走向死亡的終點。#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8-09-01 4:4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