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他還活著」 前中國醫生追述強摘器官的恐怖

【大紀元2018年09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小清綜合報導)「流了很多血。他還活著。」在講述親身經歷,指證中國醫院和公安系統協作,從政治犯身上強摘器官牟利時,維族前外科醫生安華托帝(Enver Tohti)如是說。

專家小組力促政府禁「器官旅遊」

2017年7月6日,愛爾蘭「外交事務、貿易和國防聯合委員會」舉行聽證會,托帝作為器官移植專家小組成員提供了證詞。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和美國記者、中國問題專家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也在會上發言,他們兩人都因對中共強摘器官的調查而獲諾貝爾和平獎提名。

2017年7月6日,愛爾蘭議會舉行「中共活摘器官」介紹會。(視頻截圖)

該專家小組向委員會提出了一系列建議,包括敦促政府禁止「器官旅遊」——公民通過辦理去中國旅遊,支付費用在當地接受器官移植手術,已發展成利潤巨大的產業。

作為器官供體的主要是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中共針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自1999年延續至今,這個龐大的群體一旦進入監獄勞教所體系,就很容易進入器官供體數據庫,成為按需殺人的對象。

葛特曼表示,2008年以色列立法禁止公民前往中國進行器官移植,之後西班牙、台灣、意大利也頒布相關法律。這些國家這樣做是出於「清正廉潔」,以及從歷史中借鑒到的智慧。

他接著說,在這個極其關鍵的歷史時期,當下是個極其關鍵的時刻,「是時候採取行動了」。

一個中國醫生的懺悔

安華托帝醫生說,他在20世紀90年代任職烏魯木齊鐵路局中心醫院腫瘤外科門診部時,進行過一次活摘器官的手術,當時他認為自己正在履行「消滅國家敵人」的職責。

「每次我追述這件事,都像是一次懺悔。」他的發言這樣開頭。

看完整影片»

那是1995年,兩位首席外科醫生將他叫進辦公室,讓他立即組團隊,準備做一台「最大的手術」。第二天早上,托帝帶著護士和麻醉師,從醫院被送到西山刑場,受命等待槍響。

「聽到槍響後,我們衝進了刑場。」他說,「一名武警將我們帶向右邊遠處的角落,我可以看到一名穿著便衣的男子躺在那兒,右胸中了一顆子彈。」

之後,兩名首席外科醫生下令並督導他摘取了肝臟和兩個腎臟。他在縫合傷口時注意到,男子的血管在搏動,那是心跳的跡象。「那個男人還活著」,他說,傷者試圖掙扎,但全無抵抗之力。

部署這次野外「作業」的上司隨後叮囑:「記住,什麼事也沒發生。」

托帝回憶,摘取的器官被裝進了一個模樣怪怪的盒子。(AFP)

獨一無二的國家器官生意

托帝接著說,在共產主義統治的中國,人會成為充滿自豪感的奴隸,一個「完全程式化的社會成員,準備好不提問題而完成任務」。

在多數國家,一旦患者在器官移植名單上登記,可能要等上數月或數年,時間長短取決於移植哪個器官。研究者卻發現,前往中國的患者可在幾週、幾天、甚至幾小時內買到器官。

對器官的高需求,正是推動「器官旅遊」生意高速發展的因素之一。

托帝引用了中國器官移植網站的宣傳語「無限量供應」「包退包換」和「預約你的心臟移植手術」等,來說明器官產業的毫無人性。「在器官移植領域看到『買一贈一』的購物模式,這是讓人不能接受的。」他說。

維族全民體檢的真相

他還提到,他看到很多報導,中共從2016年6月開始,以「提高維族人生活品質」為名,在新疆地區推行免費「全民健康體檢工程」,只針對維族人抽血。維族人口約1500萬至2000萬,據葛特曼去年的調查,已有99.7%的維族人完成抽血。

「我們懷疑中共正在為國家器官貿易建立數據庫。」托帝說,作為穆斯林少數民族的維族,也是中共迫害的目標和器官摘取的目標。

新疆當局瘋狂迫害維族人和法輪功學員,街頭警察林立。(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據他了解,中共以管束極端主義分子的名義,將四分之一維族人口送到所謂「學習班」,但被送去的人「很多都沒回來」。在新疆某機場,還出現為特殊旅客、人體器官運輸專門開闢的快速通道。

新疆某機場,出現為特殊旅客、人體器官運輸專門開闢的快速通道。(安華托帝提供)

中共為掩蓋罪證,把抽血計劃改名為DNA檢測,托帝指出,做檢測只要用棉棒擦過口腔即可。他認為中共就是在做器官移植的血液匹配。

2016年6月,葛特曼、麥塔斯和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曾聯合發表一份近700頁的報告,指中國每年約進行「6萬到10萬例器官移植手術」。

今年8月10日,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指控中共在新疆祕密囚禁百萬維族人。這只是中共集中營的冰山一角,多年以前,外媒報導中共集中營囚禁人數超過550萬。

2015年9月2日,在倫敦的「真善忍」美展開幕式上,安華托帝(左)觀看畫作《活摘器官的罪惡》。(明慧網)

安華托帝醫生1999年流亡英國,找到了一份新工作——公交車司機,而那次手術的經歷,他卻始終無法忘記。多年之後,當說出埋在心底的懺悔,他的心靈也獲得了自由。他是迄今唯一一位出面指證活摘器官的中國主刀醫生。

責任編輯:高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