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國的企業精英不應在社會墮落中推波助瀾

胡少江

人氣: 78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9月01日訊】「滴滴出行」代表著成功的資本運作和快速的互聯網發展,它也的確為中國普通民眾的出行帶來了便利。但是八月底發生的一起命案,將這家公司推向了風口浪尖。上週五(24日),二十歲女孩趙培辰在浙江樂清乘坐滴滴順風車時失聯,轉天發現她已經被順風車司機鍾元強姦並殺害。滴滴公司在這一事件發生的過程中處理不及時,貽誤了救援時機,在配合警察調查此案時也態度消極。更加引起眾怒的是,在此案發生的前一天,已經有乘客投訴該司機意欲圖謀不軌,滴滴公司並沒有及時處置,人們認為該公司應該為此事負責。

時隔四天之後,「滴滴出行」的創始人程維和公司總裁柳青向公眾發出致歉信。他們在信中承認,在短短幾年裡,該公司「靠著激進的業務策略和資本的力量一路狂奔」;並表示這次事件令公司開始深刻檢視甚至質疑自己的價值觀。滴滴公司還免去了包括滴滴順風車部門總經理黃潔莉在內的兩位高管的職務,並且下線了順風車業務。不少人認為,正是黃潔莉和公司對順風車的定位和帶有性暗示的曖昧宣傳,容忍和鼓勵了一些人將順風車作為勾搭異性的渠道,導致了多起強姦凶殺案的發生。

無疑,互聯網在日常生活中的應用還是一個新事物,人們應該在發展的過程中逐步使之完善,而不必一遇到挫折就對新事物本身進行指責。在事件發生之後,絕大多數網民是通情達理的,雖然網上也有人用激烈的語言發洩不滿,但是不難發現,人們不滿的並不是互聯網技術及其應用本身,更多的是指責「滴滴出行」與類似的大公司在追逐利潤的同時,沒有表現出應有的社會責任感。在這種大眾不滿背後也顯示了人們的一個直覺,那就是中國的不少企業和它們背後的一群精英們正在帶領中國社會迅速墮落。

似乎有意與普通民眾的不滿針鋒相對,一些精英們在姦殺案之後採取了一個令人費解的集體行動,似乎要有意證明民眾對精英們的指責和憤怒是有道理的。

在事件發生之後,「滴滴出行」的總裁柳青在杭州湖畔大學的一些同學們竟然在同學的群聊中排隊喊出了「柳青加油」的呼聲。你盡可以將此看作是一種同學之間的同情和友誼,但是在這裡卻絲毫看不到這個人群對逝去的年輕生命的惋惜,對大型企業發展過程中承擔社會責任的思考,他們的聊天真正令人齒寒。

根據湖畔大學創建人馬雲的定義,這群人曾經聚集的湖畔大學是一所企業精英薈萃之地,是一所要與哈佛、劍橋媲美的學府,柳青所在的第四期學員,身後代表的也都是利潤數以億計的大企業。但是這個群體在此次事件之後對柳青的聲援卻反映了中國企業家低下的道德水平和麻木的社會觸覺。他們表現出一種墮落的價值觀:事業的成功或者企業利潤才是最重要的,才是值得不顧一切去達成的目標;至於小人物的利益甚至生命,對此目標都應該退讓三分。他們不僅自己這樣想,而且還肆無忌憚地要讓全社會知道他們在這一點上的集體意志。

這件事也使我聯想起數年前馬雲本人在香港的一次談話。在那次接受報紙採訪中,在提及企業負責人決策的重要性時,馬雲突然主動提及發生在北京的「六四」屠殺事件,他將鄧小平作出的派兵鎮壓學生的決定稱之為「最正確的決定」,稱之為「一個領導者必須要作出的決定」。顯然,在馬雲那裡,經濟的發展重於人的生命。如今,馬雲創立的企業精英學校的跟從者們也認為,「滴滴出行」的發展高於一個無辜的青年女性的生命,這似乎是一脈相承的。

當然,我也知道中國的企業家們的日子並不好過,在一個一黨專制的政治體制下,他們實際上也是寄人籬下,得隨時隨地看著領袖和政府官員們的眼色行事,他們在政府官員和國有企業的夾縫中生存發展。中國社會墮落最根本的源頭在於執政黨的墮落、政府官員的墮落,這些在夾縫中求生存的企業家們只不過是跟隨者。但是,這絕對不應該成為他們同流合污的理由,更不應該成為他們出賣靈魂換取利益的理由。無論如何,我希望中國的企業精英們不要為中國社會的整體墮落推波助瀾。#

(轉載:自由亞洲電台)

責任編輯:林詩遠

評論
2018-09-01 2:2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