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北美自貿協定第19章對加拿大為何如此重要

22018年8月30日,華盛頓DC,加國外交部長方慧蘭(中)接受媒體採訪。美加貿易谈判8月31日結束,雙方未能達成協議,將於9月5日繼續談判。(JIM WATSON/AFP/Getty Images)
2018年8月30日,華盛頓DC,加國外交部長方慧蘭(中)接受媒體採訪。美加貿易谈判8月31日結束,雙方未能達成協議,將於9月5日繼續談判。(JIM WATSON/AFP/Getty Images)
人氣: 1223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9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曲深溫哥華綜合報導)加拿大與美國貿易談判的主要障礙是《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第19章的內容,一個關鍵的貿易糾紛解決機制。渥太華甚至願意與美國談判奶製品關稅問題來挽救第19章。

加拿大與美國自去年貿易談判開始以來,渥太華一直認為第19章內容是不可談判的。早在20世紀80年代後期,加拿大談判代表為了這一章進行了一場豪賭,不接受第19章內容就放棄與美國的談判,結果美國讓步了,第19章寫進了兩國自由貿易協定。

令加拿大非常尷尬的是,在最近達成的美國墨西哥新協議草案中,該條款被刪除了。

《環球郵報》報導,一些專業人士認為,解決貿易爭議的條款已經過時了,取而代之的是世界貿易組織(WTO)。另一些人(包括曾參與美國貿易協議的前加拿大外交官)則認為,川普政府也對世界貿易組織的相關內容也提出了異議,這使得第19章內容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重要。

解決懲罰性關稅爭議的機制

第19章內容提供了處理懲罰性關稅爭議的解決制度。該制度採用雙邊小組制度來裁決反傾銷和反補貼案件。這套體制誕生於20世紀80年代後期,是加拿大和美國之間簽訂的,早於《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當墨西哥加入三國自由貿易體系後,這個制度移植進《北美自由貿易協定》。

過去依靠第19章條款解決了加美之間蘋果和豬肉貿易爭端,最近依然是依靠第19章條款解決美國對加拿大軟木木材徵收懲罰性關稅爭端。

加拿大工業還有其它途徑可以質疑他們認為被徵收的不公正的關稅,例如最近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對龐巴迪(Bombardier)公司徵收關稅案件。儘管如此,加拿大貿易專家赫爾曼認為墨西哥在與美國談判中刪除了第19章、加拿大談判立場的一個關鍵組成部分,表現出對加拿大的「惡意」。

曾在加拿大和美國工作的貿易律師馬克‧華納(Mark Warner)不同意這一觀點。華納說:「我認為墨西哥人對這個問題做出了正確的判斷。」華納指出第19章系統存在漏洞,缺乏如何遵守裁決的機制,在軟木案中這個缺陷非常突出。

對華納而言,不值得以三邊貿易協定為代價挽救第19章系統。他說:「第19章在1988年加拿大美國兩國簽訂自由貿易協定時很有意義,因為當時還沒有世界貿易組織強大的爭端解決機制。」

有助於加拿大平衡競爭環境

前總理布萊恩‧馬爾羅尼(Brian Mulroney)的人事長官德里克‧伯尼(Derek Burney)對當年加拿大為了第19章在談判中冒的風險記憶猶新。伯尼說:「如果沒有它(第19章),我們就不簽協議。當美國人不願意討論這個問題時,我們就離開了談判桌。」 伯尼認為由於美國市場龐大的規模,第19章條款對於加拿大來說一直是至關重要的。

伯尼說:「當你與經濟規模是你10倍的國家打交道時,你必須有能夠平衡競爭環境的東西。」「它可以制衡美國一些機構經常表現出來的反復無常的行為。」

蒙特利爾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道格拉斯‧波特(Douglas Porter)表示,第19章制度所具有的經濟優勢「幾乎是不可替代的」。波特說:「我個人確實認為,現在的情況下,我們至少要有一個額外的保護層,這非常重要。」第19章給予加拿大公司避免對手隨心所欲製造貿易爭端的保證。

隨著加拿大對美墨協議的最後回應時間一分一秒的流失,伯尼承認渥太華已陷入困境,但是事在人為。伯尼回憶說:「 1987年在談判截止日期前10天加拿大離開了談判桌,我可以告訴你,做出那個決定非常不容易,但最終成功了。」 ◇

責任編輯:李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