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卞世傳:江澤民篡改揚州抗日史的卑劣無恥

王燕文編造「江蘇省檔案館」的歷史「材料」,以偷梁換柱模式,篡改揚州抗日史。(作者提供)
人氣: 518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8月05日訊】江澤民在「江上青史料紀念館」中,公然篡改揚州抗日史,歪曲、否定江上青當年戰友和領導卞璟的行為,以事實印證了江澤民人格品行的低下性和卑鄙無恥性。

 卞璟,是揚州「七七事變」後,揚州地區進步青年自發組建的抗日組織——「江都縣文化界救亡協會」主席、「江都文化界救亡協會流動宣傳團」(簡稱:江文團)團長。卞璟是揚州地區抗日領袖,是江上青在「江文團」時期的直接領導。

卞璟(原名卞勝年),是民族護疆英雄卞寶書的曾孫,是我的高祖卞肈昌的小孫子,是我的小爺。

卞璟生於1914年,在揚州讀私塾,後遷徙北京,分別在北京孔教小學、四存中學、匯文中學、弘達中學讀書,1934年考入北京燕京大學神學系,1935年「一二.九」抗日救亡運動,卞璟作為中華民族具有傳統愛國主義光榮歷史的卞氏「忠貞世家」的一員,繼承了祖先「忠孝責任」的遺願,在民族危亡之際,義不容辭擔當起國家興亡的責任。卞璟積極投入抗日救國活動,卞璟參加了愛國學生運動,參加燕京大學民族解放先鋒隊,參加了燕京大學學生自治會,參與建立燕京大學「狂飆劇社」,演出了許多進步話劇。

1937年七七事變,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卞璟回到揚州,是揚州第一個自發地走向街頭組織集會宣傳抗日的熱血青年,由此掀起了揚州地區一輪又一輪的抗日浪潮。後由卞璟、陳素、江上青、莫朴、潘樹聲主要五人組建了「江都縣文化界救亡協會」,卞璟擔任「江都縣文化界救亡協會」主席,其他四人為常務理事。他們組織抗日集會活動,創建、編輯《抗敵》週刊,發表文章,宣傳抗日主張。隨著形勢發展,又成立了「江都文化界救亡協會流動宣傳團」(江文團),卞璟任團長,江上青為副團長。

2012年,由揚州市委組織完成的「江上青史料陳列館」中,在卞璟所領導的揚州抗日活動的歷史問題上,存在組辦單位揚州市委以及江澤民,不尊重歷史,以公權力肆意篡改揚州抗日內容史、揚州抗日組織史的情況。

一、在「江上青史料紀念館」中,存在篡改揚州組織史的情況,蓄意貶低「江文團」團長卞璟在「江文團」的歷史作用。

圖一:江澤民、王燕文在「江上青史料紀念」中的「江文團」組織排名,竟然將揚州抗日組織的主席兼團長卞璟,位列江上青的後面。為什麼江上青、王燕文以公權力,不按照當年「江文團」已有的組織內容排序?(作者提供)

「江上青史料紀念館」的「江文團」成員名單中,陳素(陳德銘)排名第一位,江上青排在第二位,而當年分別擔當「江都縣文化界救亡協會」主席和「江都文化界救亡協會流動宣傳團」(江文團)團長的卞璟,卻被江澤民別有用心地排在了江上青的後邊。為什麼不能按照當年「江文團」的組織史排名延續呢?為什麼江澤民不顧歷史,以卑鄙的公權力的手段,羅列謊言,篡改揚州抗日史呢?為什麼江澤民要直接將當年江澤民叔父江上青的領導和戰友卞璟,踩在了腳下?其實質就是掩蓋江澤民家族的父子漢奸歷史,掩蓋與人民為敵、出賣國家根本利益的家族造孽史。

由篡改、歪曲、詆毀卞璟的歷史,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江澤民以實用主義的利用原則,對己有用就巴結,對己無用就拋棄。哪管什麼情義感恩,凡是與其交往的人,均作為江澤民利益性的利用對象。一切以自我利益為宗旨,唯利是圖,善於利用體制達到自己的目的。江澤民可以將一切與他交往過的人,甚至有恩於他的人,他為了向上攀登,可以將其作為墊腳石,踩在腳下。這種人哪裡有人與人之間的感情,哪裡有人與人之間共同的情義,一切以他的自身利益為核心,只要利益需要,可以背後向一切有恩於他的人捅刀子。江澤民是一位精緻的利己主義者。

圖二:2007年,揚州市委組織編輯「江文團」事蹟的書籍。(作者提供)

江澤民罔顧揚州抗日史事實,在卞璟作為揚州抗日組織主席和團長,這麼一個事實俱在的小小環節問題上,還在領導人排名的前後名次方面,製造謊言,做文章,搞陰謀。說明江澤民這個人,善於玩弄權謀、耍詭計,以公權力篡改揚州抗日組織史,故意降低揚州抗日領袖卞璟的歷史作用,以偷梁換柱手段,抬高江澤民漢奸家族的紅色地位,貪揚州抗日之首功為江上青所有。其實質就是為了標榜江氏家族如何愛國,掩飾其江澤民父子賣國漢奸的罪惡家族史!同時說明江澤民所有涉及的問題,均應該重新審定。這個人是以自身利益為原則,是一個謊話連篇、善於搞陰謀詭計的人。為此在江澤民有生之年,習近平政府有責任將江澤民與國家核心利益相關的事情,以司法調查的模式釐清以免給國家和人民利益帶來不必要的損失。

圖三:揚州市委編輯的《烽火征程寫春秋》中,表述卞璟擔當「江都縣文化界救亡協會」主席的情況。(作者提供)

通過卞璟事件完全可以說明江澤民做人品質缺德性、陰暗性、齷齪性、恐怖性,也將江澤民利己主義、實用主義、投機主義家風行為暴露無遺。證實江澤民完全沒有基本人類的道德底線。表明江澤民將一切有恩於他的人,均作為利用對象,觸到自身利益之時,再向恩人踏上幾腳的極端利己、殘暴的人格特性。反襯出江澤民的無情、無義、無恥,沒有真話、沒有良心、沒有情義,是人格低下的無賴。這種品行的人,無惡不做!江澤民「賣國養家」的投機家風,形成了「上梁不正下梁歪」現象,已導致國風墮落、物慾橫流,致使中華民族傳統道德信仰已消失殆盡。

江澤民以公權力,竟恬不知恥地將江上青名字放在了「江文團」團長卞璟的前面。這是一種對揚州抗日(黨)的歷史以及對當年戰友及領導,極不負責的卑劣下賤行為。

圖四:揚州市委編輯的《烽火征程寫春秋》中,描寫卞璟擔當「江都縣文化界救亡協會流動宣傳團」團長的情況。(作者提供)

二、江澤民、王燕文以公權力公然篡改揚州抗日史,尤其是在揚州抗日領袖、「江文團」團長卞璟歷史定位問題上,這是對於「忠貞榴瑞堂」家族的侮辱。

江澤民、王燕文在揚州組建的「江上青史料紀念館」中「 喚起民眾 千里救亡」單元中,以編造謊言的行為,篡改揚州抗日史。公然剔除「江都文化界救亡協會」主席、「江文團」團長卞璟(民族護疆英雄卞寶書曾孫)對於揚州抗日史的歷史作用,篡改揚州抗日組織史、抗日內容史,竟在沒有任何事實根據的前提下,將卞璟作為主席的「江都縣(揚州)文化界救亡協會」,以及卞璟作為團長的「江都縣(揚州)文化界救亡協會流動宣傳團」的組織和領導工作的活動,全部篡改為「江上青所領導和組織這兩個抗日團體的活動」,而將當年擔任這兩個抗日組織主席和團長的卞璟名字,從組織和領導的抗日活動中剔除。

圖五:「江上青史料紀念館」的「千里救亡 喚起民眾」單元中,江澤民、王燕文編造江上青是組織和領導揚州抗日活動第一人。(作者提供)

在「江上青史料陳列館」中另一個「千里救亡 喚起民眾」的展覽介紹單元中,1937年8月份和11月份,為組織成立「江都縣文化界救亡協會」和「江都縣文化界救亡協會流動宣傳團」,「江上青史料陳列館」又有目的地將江上青排名第一位和陳素排名第二位,而這裡卻沒有卞璟的事。當年卞璟擔任「江都縣文化界救亡協會」主席的工作內容以及擔當「江都縣文化界救亡協會流動宣傳團」團長的工作內容,卻被當今的「江上青史料陳列館」的組織者揚州市委,取消了當年卞璟所領導、組織的抗日活動資格,而領導、組織的抗日活動,均「被」換成了副團長江上青所為,而將當年領導揚州抗日活動的團長和主席卞璟「有目的地開除了領導和組織抗日活動的名單」。

從「江上青史料陳列館」所提供的簡介材料中,卞璟這位當年揚州的抗日領袖,既沒有組建「江都縣文化界救亡協會」和「江都縣文化界救亡協會流動宣傳團」的成立,也沒有領導和組織這兩個團體的抗日活動。作為主席和團長的卞璟不去領導和組織工作,而副團長卻領導和組織了成立這兩個抗日團體的工作。這不是拙拙怪事?「1937年卞璟分別擔任主席和團長及負責的工作,卻在75年後他的副團長『江上青史料陳列館』中居然被揚州市委給下崗了。卞璟幹的抗日工作變成江上青的了。」卞璟的抗日活動,居然被江澤民以公權力偷梁換柱,改成江上青的名字,將卞璟從名單中開除。這不禁使人懷疑這個「史料陳列」內容的準確性和篡改歷史目的性。為什麼江澤民、王燕文公然篡改揚州抗日內容史,抹殺「江文團」團長卞璟在「江文團」的歷史作用?為什麼江澤民毫不臉紅無恥地抬高自己?

江澤民顛倒事實,混淆視聽,以罔顧事實的卑劣手段,竟恬不知恥地將叔父江上青,作為組織和領導「江都縣文化界救亡協會」和「江文團」的第一人來宣傳。打造江澤民賣國家族為紅色家族,捏造叔父江上青為領導和組織「江文團」抗日活動的領袖。將八十年前揚州自發成立的抗日組織「江都文化界救亡協會」主席、「江都文化界救亡協會流動宣傳團」團長卞璟(卞勝年),在揚州抗日領袖的位置上「慘遭下崗」。其實質江上青就是在揚州抗日領袖卞璟領導下,負責具體工作的人員,江澤民卻不顧史實,篡改揚州抗日史,其實質就是掩蓋江澤民家族的父子漢奸歷史,掩蓋與人民為敵的出賣國家根本利益家族造孽史。

江澤民這種品行低下的奸佞之人,人格秉性中充滿了陰暗、賊滑、狡詐、算計、冷酷、血腥、叛賣、謀反、流氓、無恥,其人生價值取向是如何榮華富貴、投機鑽營,是世間邪惡勢力的代表。江澤民這種小人一旦得權得勢,必然會禍害一方,小到荼毒親朋,大至禍國殃民,江澤民《他,改變了中國》,以江澤民的漢奸家風,改寫了中華民族的傳統信仰史,將民族的命運改寫成屈辱史,其給中華民族帶來了恥辱和災難。江澤民這種人能代表最廣大人民的思想品德及根本利益嗎?對於江澤民的道德品質,能代表中國人民的政治訴求、信仰要求、利益需求嗎?江澤民能代表中國最廣大民眾弘揚愛國主義為核心的民族精神嗎?江澤民精緻的利己主義者,能代表中國社會以民生的文化前進方向嗎?

三、關於江上青烈士的認定問題,卞氏「忠貞榴瑞堂」家族,曾其奔忙。

對於我的小爺卞璟的戰友,我一直懷著十分崇敬的感情,始終懷有一種親情和不期然的情感交集。這裡不僅有對當年與卞璟小爺出生入死的抗日戰友們,始終懷有一種發自內心的敬重之情。我無意損貶和拔高江上青的形象。但由於江澤民一貫以欺騙和謊言混淆視聽,無中生有,造成極其惡劣影響,甚至傷害了國家根本利益。我只是通過事實求實的歷史事件,打開歷史的問號,通過證據說話,並需中央相關部門配合揭露真相,以各細節證據鏈為基礎,甄別謊言、去偽存真,拆除包裝,還歷史一個真實的江上青。

我於2014年10月6日在卞氏家族網站「忠貞榴瑞堂前」( http://jdbs2009.blog.163.com/),發表了《江澤民不僅涉嫌「兩奸兩假」,還涉及為叔父公然造假》的文章。目前該文章已經被網監刪除。其中談到1945年日本投降之後,卞璟作為國民黨桂軍上校在抗戰結束後,曾帶警衛員騎著洋馬回過揚州。當時卞璟宴請江上青的弟弟、原「江文團」團員、江澤民的七叔江樹峰在卞家相聚時,江樹峰托請卞璟為江上青辦理抗日烈士一事,當時有很多卞家人在場,其中包括我的大叔卞家森(目前在美國休斯敦居住)也在場,可以作證。小爺卞璟的後人,也曾見過卞璟保留江上青墳墓的照片。相信卞璟的檔案中也會有相關記載的。這裡要澄清一個問題,即江上青是共產黨的抗日烈士,還是國民黨的抗日烈士?江上青是不是中共黨員?因為國共時期,國民黨員或共產黨員是公開的。當年「江文團」團員們的檔案中,可能有記載。

四、王燕文在江澤民授意下,無中生有製造的「江蘇省檔案館」中發現江上青檔案資料中「江上青先後負責內部教育及團長責任」事件。

圖六:王燕文編造「江蘇省檔案館」的歷史「材料」,以偷梁換柱模式,篡改揚州抗日史。(作者提供)

王燕文,在揚州任市委書記期間,為討好江澤民,2011年組建揚州「江上青史料紀念館」,編造、篡改揚州抗日內容史、組織史,王燕文與江澤民共同詆毀、歪曲揚州抗日領域卞璟的功績。為了進一步夯實以謊言堆積的「江上青領導和組織揚州抗日活動第一人」的偷梁換柱的行為,2012年,王燕文又以分管的「江蘇省檔案館」業務名義,無中生有地製造「江蘇省檔案館」,其中發現有江上青檔案資料中「江上青先後負責內部教育及團長責任」的論述。

為江上青是揚州領導和組織抗日第一人,編造依據,為剔除「江文團」團長卞璟的職務,真是費盡了心思,機關算盡。這是一種犯罪行為。這是一起江澤民賣國宣傳集團,有計劃有預謀地編造歷史的事件,以掩蓋家族與人民為敵的「漢奸史」。江澤民以公權力有目的誤導方向,混淆是非,不尊重歷史,毫不臉紅地抬高其賣國家族的位置。

2011年12月22日,王燕文由江澤民提名,任江蘇省宣傳部長。2012年4月1日,《揚州晚報》刊登《江上青最早史料現身江蘇省檔案館》一文中,由「江上青史料紀念館」獲悉,有《關於江上青同志》一文現珍藏於江蘇省檔案館,這裡有「上青同志在團體裡先後負責內部教育及團長責任」的論述。將「江上青負責團長職務」的證據來源,提前到1940年「江蘇省檔案館」保持的歷史史料,暴露了王燕文篡改歷史後繼續造假目的和依據疑點。即使就這麼個所謂的「檔案」依據,怎可將卞璟作為團長和主席的責任,移花接木為江上青的功績?王燕文涉嫌以違法手段,為漢奸的江澤民家族編造紅色歷史,以及歪曲、褻瀆、否定、詆毀揚州抗日領袖卞璟的歷史功績和愛國忠貞事蹟提供佐證,並在其分管職能部門,捏造發現檔案館存檔的《江上青同志》資料。王燕文在篡改揚州抗日史的謊言基礎上,又涉嫌蓄意編造檔案資料。

江澤民、王燕文的行為,已經嚴重侮辱了卞氏「忠貞世家」家族的歷史榮譽和尊嚴,造成了卞氏家族的傷害,這是忠貞血性的卞氏家族絕不能容忍的事情。卞氏家族已經請求中央對於江蘇省檔案館中是否存在《關於江上青同志》檔案的真偽情況,進行司法系列調查、鑑定,得出組織結論。

五、江澤民是否存在以黨的總書記身分綁架老幹部,為其叔父江上青包裝造假的問題。

圖七:這是王燕文編造傳播張愛萍將軍所書寫的「上青的殉國,……使中國革命大廈失去了位傑出的棟梁……」的文字。(作者提供)

江澤民、王燕文在「江上青史料紀念館」中,公然編造張愛萍將軍的手稿:「上青同志的殉國,……使中國革命大廈失去了一位傑出的棟梁……」

「江上青史料紀念館」的展覽宣傳資料中,提到張愛萍將軍曾書寫「上青的殉國,……使中國革命大廈失去了位傑出的棟梁」的問題。我認為這絕不是張愛萍將軍的本意。拋開江澤民曾為國家主席的因素,如果按歷史定位來說,作為「江文團」副團長的江上青,是中國革命大廈的傑出棟梁,那麼作為「江文團」團長的卞璟應該是什麼呢?即便此字真的出自於張愛萍將軍之手,也存在被當時的總書記江澤民脅迫的問題。在這裡卻作為揚州抗日史料來進行宣傳。

六、一個無恥市儈、人格低下之人,卻作為五千年文明古國的領導人,這是一個非正常社會所造成的歷史恥辱現象,應消除其影響。

由江澤民、王燕文以公權力,組建揚州「江上青史料紀念館」,篡改揚州抗日史。尤其是在揚州抗日領袖、「江文團」團長卞璟的問題上,江澤民貶低卞璟的歷史作用,指使王燕文編造「江蘇省檔案館」的歷史「材料」,篡改揚州抗日組織史、抗日內容史,偷梁換柱其叔江上青為領導和組織抗日活動第一人的行為,證實了江澤民人品的低劣性、無恥性、卑鄙性、不義性、險惡性、利己性、戕害性、冷酷性。

「歷史就是歷史,要還歷史本來面目,史料陳列必須真實。」揚州市委組辦「江上青史料陳列館」的宣傳,不能沒有底線,沒有原則,不能由於涉及原黨和國家主席的家族,就可以有目的肆意篡改歷(黨)史,而使其面目全非。作為卞璟的家人,要求揚州市市委對卞璟在揚州期間領導抗日工作的歷史定位問題必須說清楚,撤銷虛假不實的「江上青史料紀念館」,建議建立「揚州忠貞愛國史紀念館」,以弘揚揚州歷代愛國精英們的忠貞精神和責任意識,推進國家的偉大復興。我們堅信中華民族的愛國史,必將撥亂反正,實事求是地回歸到歷史本來面目。

這是江澤民為達到政治目的極其低劣無恥的行為。英雄們用鮮血和生命換來的歷史,決不能肆意篡改。貶低卞璟,對當年的戰友和領導既無情又無義。這是當年戰友後輩江澤民的所為嗎?就在這個歷史清晰、事實清楚的事情上,江澤民作為卑鄙無良者,還習慣於耍陰謀、搞詭計,說假話,玩權術,瞞天過海,當眾撒謊,編造歷史,置叔父多年戰友的感情於不顧,將其踩在腳下,作為江澤民利益所需要的台階,無情無恥,這足以說明江澤民、王燕文等篡改歷(黨)史者的品行有缺陷,做人不厚道。

「士大夫之無恥,是謂國恥。」中國領導人應該是道德高尚的典範。揚州市委在涉及到黨的總書記江澤民家族歷史「江上青史料陳列館」的宣傳資料中,在愛國歷史的發生之地,卻敢於冒天下之大不韙,公然不尊重歷史、篡改歷史,打擊別人、抬高自己,極力掩蓋當年歷史真相。尤其是一個關聯到黨的領導人江澤民家族的歷史,始終擺不正自己的位置,慣於伸手過長,以篡改歷(黨)史的行為,將對國家和民族產生什麼樣的後果?歷史會答應這種惡劣行為嗎?在對待卞璟的歷史問題上,是有著中華民族百年驅夷史的卞氏「忠貞榴瑞堂」家族,決不能容忍的事情。

古人云:「禮義廉恥,國之四維。四維不張,國乃滅亡。」四者之中,恥尤為要。孟子曰:「人不可以無恥。無恥之恥,無恥矣。」江澤民在「江上青史料陳列館」中,篡改歷史、不尊重歷史的行為,給國家樹立了一個壞典型,這種不顧廉恥的公然混淆視聽的篡改歷史的行為,是一種做人的基本品德問題。「禮義,治人之大法;廉恥,立人之大節。」一個不顧誠信廉恥基本節操的國家領導人江澤民,怎麼能立國,建立禮義社會道德和法制憲政的良好秩序?江澤民這種卑劣的品德能受到別人尊敬嗎?這是一個正人君子所為嗎?是國家領導人所行之事嗎?這種無恥無良的行為,將對國家和中華民族造成什麼樣的後果?引領什麼方向?為此,作為卞璟的至親,本著對歷史負責的態度,將向揚州市委追責,清除不良影響!

揚州「江都縣文化界救亡協會」和「江都縣文化界救亡協會流動宣傳團」的抗日工作,不是江上青一個人幹的,是全體揚州地區愛國人士的共同行為。

為什麼只組建「江上青史料陳列館」?卞氏「忠貞榴瑞堂」家族,以中華民族目前獨具百年驅夷史家族的傳統「忠貞世家」,獨具百年國恥戰爭年代與侵略者談判而成功捍衛國土主權和金融經濟主權的家族,以及近二百年為國計民生的管理創造史和一百四十餘年科技創造史的傳統「創新世家」,為秉承千年「忠孝傳家」家風,重拾傳統信仰,在卞寶書、卞璟的宅院,建設「卞氏千年『忠孝責任』家風百年驅夷家族史和揚州『忠貞愛國』城市精神護城抗夷史紀念館揚州忠貞愛國史紀念館」。通過與「江上青史料紀念館」的家風比較,使中華民族優化出一種「信仰目標」的管理文化,使其明明德、親民、止於至善,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助力民族復興,正如國學大師錢穆所言:「揚州一地之盛衰,可以覘國運。」消除江澤民的漢奸家風對於中國社會的惡劣影響。

「江上青史料陳列館」建立的目的以及所極力掩蓋的歷史真相,故意降低揚州抗日領袖卞璟的歷史作用,江澤民無非是抬高自己,貪揚州抗日之首功為副團長江上青所有。其實質就是為了標榜江氏家族如何愛國,掩飾其有損於國家根本利益的家族史!

責任編輯:朱穎

評論
2018-08-05 12: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