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貿易戰激烈 中共在四方面被川普「掐脖子」

中共官媒說,北京誤判了川普以及美國國內形勢,對中美貿易戰有「四個沒想到」;外界認為,對中共當局而言,讓步和硬扛都是輸,區別在於怎樣更體面。圖為上海洋山深水港。(JOHANNES EISELE/AFP/Getty Images)

人氣: 2101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8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綜合報導)美、中貿易戰正酣,川普政府在四個方面掐住了中共的脖子——出口、人民幣匯率、投資美高科技以及國際政治等。美方在這四個方面重兵把守。

在中、美貿易戰逐步升級的情況下,製造商選擇避險離開中國大陸、重新定位產業鏈,而人民幣貶值的算盤也比不過美國提高關稅稅率的速度,同時「印太自由開放」策略也在激活外國對美重返亞洲、制衡中共的期望,加上美國剛通過的《外資投資審核法案》,中共靠「買」科技發展的路也被堵上。

中共官媒7月發文說,北京對中美貿易戰有「四個沒想到」,指誤判了川普以及美國國內形勢。外界認為,對中共當局而言,讓步和硬扛都是輸。

抑制出口 掐住中共財富積累的脖子

「中國是一個出口導向型經濟。它的財富就是從這累積的。」福布斯(Forbes)自由撰稿人雷普拉(Kenneth Rapoza)寫道。在中、美雙方升級的貿易爭端中,「川普正在掐中國(中共)脖子,而中國(中共)也感覺到了。」

他表示,中國的出口不會停滯,但製造商正在離開大陸。

原本因勞動力成本和土地成本上漲,已有一些外國公司,包括港、台企業,慢慢將生產線轉移到馬來西亞、越南和其它東南亞地區,但現在他們更是在為避開中、美貿易戰,尋求安全避風港。

香港利記集團行政總裁、青年工業家協會會長陳婉珊在接受《南華早報》採訪時表示,不少製造商已開始從大陸搬遷生產線,若貿易戰再度升級,影響可能會延伸至玩具、時裝和塑料,屆時香港企業家將受到更大打擊。

「自從川普宣布計劃對中國產商品加徵關稅,許多香港和大陸的製造商都開始認真考慮到馬來西亞或越南搭建一條備用生產線,以備最壞打算」,她說。

另有技術零件製造商也表示,備用生產線對他們而言是一個安全選擇,目前並非完全放棄大陸生產線。

彭博社8月1日報導說,台灣的一些電子產品製造商也已經或計劃將更多產品生產轉移到東南亞。

台灣美律是全球知名的電聲廠商,主要生產耳機、揚聲器、麥克風、輔聽器及電池產品等。其財務長黃朝豐在近期的財報會上表示,「如果川普關稅將影響(我們)對美國的出口,我們的客戶希望我們能夠在不受關稅影響的地方削減成本和生產。」

川普前顧問班農近期接受媒體採訪時也表示,白宮的民族主義政策最終尋求重塑全球供應鏈,以便更有利於美國製造業。

外界認為,全球供應鏈重新定位、對準美國製造業「胃口」的話,中國(中共)將陷入非常被動的局面。

天則研究所學者張林近日在《南華早報》上發文說,中共當局誤判了川普,如果中共的出口模式停滯,中國經濟將陷入困境多年。

外界認為,若美國關稅能讓全球供應鏈重新定位,對準美國製造業「胃口」,中國將陷入非常被動的局面。圖為美國宣布對2,000億中國進口產品提高關稅稅率到25%後,福建一個生產游泳衣的服裝廠內景。(STR/AFP/Getty Images)

提高關稅 掐住人民幣貶值的脖子

近期人民幣貶值已經在強化國際上認為中共在拿匯率當貿易戰武器的觀點。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週五(8月3日)接受彭博社採訪時表示,他認為近期人民幣走軟是中共政府所為,後者以為讓人民幣貶值可以抵銷美國的貿易施壓。

高盛的經濟學家更表示,實際上讓川普決定將對華進口2,000億商品加徵關稅稅率從10%提高到25%的原因,可能就是人民幣疲軟。

自貿易戰開始以來,人民幣匯率已下跌7%左右,兌美元價格更接近過去十年來最低水平。

外界認為,雖然中共當局近期「甚少」公開表現干預人民幣匯率,但基於其過去頻繁操縱匯率的記錄,加上其從來不願真正讓人民幣「自由」浮動,這次讓人相信它「什麼都沒做」確實很難。

更有觀點說,中共是在順水推舟,把人民幣貶值當成一種策略在用,因為走軟的人民幣有利於緩解美國關稅的衝擊。

前國際貨幣基金(IMF)首席經濟學家布蘭查德(Olivier Blanchard)在一份報告中說,人民幣對美元若貶值6%至7%,理論上可抵銷美國最初擬定的對華2,000億美元進口商品加徵10%的關稅。

如果最終確定美國將對華關稅稅率提高到25%,那麼抵銷關稅影響需要人民幣貶值幅度提高到12%,也就是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從目前的約6.8元貶到7.2元的區間。

換句話說,人民幣貶值是趕不上美國提高關稅稅率的速度的,這相當於美國掐住了中共讓人民幣貶值的脖子。

在大陸設廠的時裝製造商也告訴媒體說,雖然人民幣貶值可能有助出口商在國際市場上競爭,但美國也同樣可能採取懲罰措施報復。

除關稅外,美國財政部半年度貨幣報告也一直是人民幣頭上的「緊箍咒」。美國財政部長姆欽(Steven Mnuchin)上月表示,財政部在盯著近期的人民幣貶值動態。如被發現操縱貨幣貶值證據、列入貨幣操縱國名單,給中國經濟將帶來更猛烈的衝擊。

此外,人民幣大幅貶值給中國經濟帶來的副效應也不可忽視,可能進一步嚇阻外資進入中國,並引起大規模資金外逃。

白宮顧問庫德洛近日警告說,人民幣下跌已讓一些資金離開中國,而隨著資金逃離,人民幣會進一步走軟。「如果這種情況持續下去,將真正傷害中國經濟」,他說。

美印太策略 掐中共「一帶一路」的脖子

美國除繼續直接對華貿易問題施壓,新的「印太自由開放」戰略也意味著美國重返亞洲,並有意針對中共的「一帶一路」。

中共「一帶一路」發展計劃被外界認為是施展其全球影響力的舉措之一,華盛頓已認為中國(中共)是其在亞洲的頭號競爭對手。

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在2017年的報告中,提醒美國國會警惕中共在加強亞洲區域的影響力,同時後者的「一帶一路」計劃可能給美國在東南亞地區帶來新的挑戰。

美國國務卿近日宣布,將對印太地區進行科技、能源和基礎設施的投資,首次投資金額是1.13億美元,同時,還將為東南亞國家提供近3億美元的安全基金,加強區域安全合作。

「無論美國去到哪裡,我們都尋求夥伴關係,而不是稱霸。我們信奉戰略夥伴關係,而不是戰略依賴。」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7月31日出席美國商會的「印太企業論壇」時表示。

「美國人民和全世界跟印太的和平繁榮息息相關。這就是為什麼它必須是自由和開放的。」他說。

許多分析家認為,美國對印太地區的新投資計劃是為了替代「一帶一路」,但做法上截然不同。比如:美國希望真正的資金靠私營企業,而非免費政府資金,同時也強調透明與法治價值觀,拒絕幕後祕密交易和老一套借貸做法。

國際律師事務所Dorsey&Whitney的律師凱勒(Troy Keller)說:「蓬佩奧的發言將在亞洲大部分地區受到歡迎。」

他表示,在美國18個月前宣布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時,那些尋求制衡中國經濟增長的國家感到失望,並漸漸適應這一新的現實。

「但因為中美兩國之間的關稅爭端,至少在方向上,讓當初倡議TPP的國家又產生了相同的激勵」,凱勒說,「蓬佩奧的友好言辭鞏固了這種情緒。」

嚴審外國投資 掐中共買高新技術的脖子

美國國會十年來首次通過對外資審查的重大改革,將擴大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的審核權限,旨在阻止可能危及國家安全的中共及其它外國投資交易。

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7月告訴美財經電視台CNBC,對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的改革法案將阻止美國的高科技「被北京買到後轉回中國」。

納瓦羅負責的貿易和產業辦公室6月發表《中國經濟擴張是如何危害美國和世界的技術及知識產權的報告》,列舉了50多項中共危害美國和世界技術、知識產權的行為、做法以及法律,來源包括:《2006年中國中長期科技發展規劃》、《中國製造2025》、《一帶一路倡議》等。

「它們正在攻擊我們皇冠上的珠寶,而且它們對此毫不掩飾。」納瓦羅補充說:「我們必須捍衛我們自己。」

在2017年11月發起外資審查改革法案時,國會參議員、共和黨黨鞭科寧(John Cornyn)說,從政治體系、軍事行動和科技投資三個層面來看,中共都是美國嚴重的地緣政治隱憂。

他認為,中資企業直接受控於中共政府,同時接受中共政府資助,而中共治下的中國是美國經濟和軍事上的競爭對手。

根據法案內容,除原來的財政部負責審查外,還增加商務部、國防部、國務院、能源部以及情報部門參與外資審查,識別哪些併購涉及美國關鍵科技,以及決定哪些外國投資併購需要上報。

對美國外國投資審查委員會(CFIUS)的改革法案於8月1日附在《國防授權法案》中,在美國國會參議院通關成功,目前只剩下總統川普簽字。

值得一提的是,《國防授權法案》中還包括:限制設立孔子學院的美國大學中文項目申請美國國防部資金;限制美國政府與中興及華為的技術合約,防止國安威脅等內容。

資深中國問題專家橫河表示,《國防授權法案》有兩類內容針對中共當局,一類是針對中共對美國的全面滲透進行防衛;第二類是在國際事務當中,對抗中共的進攻性挑戰。

「我覺得美國當下的目標,已經超出經濟層面,而進入政治、軍事,甚至意識形態和價值觀的層面了。」他說。#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8-08-05 7: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