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間集錦 文化漫步

【文史】一葉知秋 梧桐有信

作者:允嘉徽
「梧桐生矣,於彼朝陽;越海鸞鳳,非梧桐不棲。」圖為梧桐開花。(圖片來源:莊溪《認識植物》網站/莊溪提供)
    人氣: 193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秋天到了,那深深的記憶中「梧桐」(註1)的影像颯然對了焦,清晰起來。古人說一葉知秋,講的就是梧桐落葉。桐葉有信,「立秋」一到,桐葉凋落。

梧桐開花在夏天,小花可愛秀緻清雅,卻總不及「朝陽梧桐」魁碩豐偉、清輝亮麗。金秋怡人,秋天詩意,牽繫著一些典故、一些情意,千載同瞬息,穿梭華夏古今,待梧桐娓娓道來。

梧桐報秋

梧桐葉。(圖片來源:莊溪《認識植物》網站/莊溪提供)

宋朝宮廷中,以梧桐落葉來報「立秋」的節氣。梧桐和楸都是逢秋節早落葉的樹,為何宮中選擇梧桐來報秋呢?因為梧桐還有高貴氣質和德光清輝的加持。

在《莊子.秋水》篇說,鵷雛這種高貴的鸞鳳,橫越南海到北海,飛越幾千里僅僅遇梧桐樹才棲息,「鵷雛發於南海而飛於北海,非梧桐不止」,這意味著梧桐是高貴的樹木,所以博得鑾鳳青睞。

《詩經‧卷阿》一篇吟:「梧桐生矣、於彼朝陽 」,梧桐生在日出之處,最早沐朝陽而映輝,所以梧桐具有德輝光耀的表徵。因此古代宮中都種植梧桐,象徵君主和德政同位。

梧桐茂盛 社稷樂生

大陵卷曲寬厚、涵容廣闊。(姜斌/大紀元)

「鳳皇鳴矣,於彼高岡。梧桐生矣,於彼朝陽。菶菶萋萋,雝雝喈喈。」這是《詩經‧卷阿》的一章,本篇是周朝初年周成王時代的作品。史上,詩大家都認為此篇是「召康公戒成王,言求賢用吉士」之作。卷阿(音同權疴)是一座山陵,是座卷曲寬厚涵容廣闊的大陵。《竹書紀年》記錄成王遊卷阿,「三十三年,遊於卷阿,召康公從」,可能在這個時空情境,當時隨行的宗室長輩召公、康公就藉此比興,以勉勵成王作一個溫仁樂德的明君,譬若梧桐生於朝陽初升處,廣納各方賢士、德化邪風,仁厚養民。

高崗梧桐浴朝暉,菶菶萋萋一片茂盛,有如君主道高德隆,天命有歸,招來鸞鳳共鳴高崗,好像賢臣奉君為國,家國一片祥和雍寧。成王治世仁風遐揚,幾十年刑錯不用。上德下賢,君臣共竭其力,國家一片光明。明德之君宛如一棵碧梧桐,沐浴朝陽得到蒼天的祐護。

《詩經·卷阿》:「梧桐生矣、於彼朝陽」。圖為唐寅繪《桐陰高士圖》。(公有領域)

桐葉封弟」梧桐信誓君無戲言

周武王早逝,成王幼年就即王位,由周公輔政,加上召公、康公的輔佐,成就了治世。

在《呂氏春秋‧重言》、《說苑‧君道》和《史記‧晉世家》都記載了一段周成王無心的「玩趣」,也是典故「桐葉封弟」的來源。桐葉記載君無戲言的信誓。

有一天成王和小弟叔虞閒居,成王剪梧桐葉當作玉珪,而授給叔虞說:我把這個封給你(「余以此封汝」)。叔虞欣喜,把這件事告訴周公。

周公就此事請問成王:「天子封了叔虞嗎?」
成王回答說:「我一個人和叔虞玩遊戲呀!」
周公對答說:「臣聽說,天子無戲言,天子所言都留在史上,後代讀書人都會學習的。」

成王於是履行諾言封叔虞於唐(註2)。叔虞也就成了姬姓唐氏小宗的始祖,史稱唐叔虞。那麼為何以「桐」封汝,代指以「唐」封汝呢?是諧音的關係嗎?那麼成王為何還要剪桐葉呢?有學者指出,「桐」與「唐」的金文字形很相近,可能因此衍生這個「剪桐(唐)」封地的典故。看看桐和唐兩字的金文字,據此來理解成王剪桐葉封給弟弟,的確是滿載文化內涵的遊戲。

「唐」與「桐」的金文字比較。(允嘉徽製作/大紀元)

南北朝明臣和大文學家沈約就有一首《詠梧桐詩》,對這件「桐葉封弟」的典故留下註腳:「秋還遽已落,春曉猶未荑。微葉雖可賤,一剪或成珪。」現實生活中,梧桐葉雖是微物,卻又承載著歷史鑑證的「信誓」。遵守「信誓」的表徵又給華夏梧桐文化添了豐蘊。

梧桐微葉雖可賤,一剪或成珪,留下「桐葉封弟」的典故。(圖片來源:莊溪《認識植物》網站/莊溪提供)

 梧桐相待老的信誓盟約

梧桐的信誓精神,從宮中到民間,從德治興邦傳遞到人間定情。漢代樂府詩《孔雀東南飛》唱出婚姻遭家庭阻難的夫妻雙雙殉節的信義,唱出梧桐相待老的盟約。梧桐信誓足以媲美繁花。
《孔雀東南飛》寫劉蘭芝和小官吏焦仲卿這對夫妻,他們的婚姻得不到翁姑的愛護被迫生離別。兩人初分手時發下守節情不移的信誓,等待時間移去障礙再復合。劉蘭芝返娘家後不意卻遭催婚再嫁。這一對在現實婚姻中遇到障礙阻難的夫婦,兩人前後雙雙殉節,終得同穴合葬華山傍。他們的墳墓左右種植的梧桐,結成了連理枝:「左右種梧桐,枝枝相覆蓋,葉葉相交通。中有雙飛鳥,自名為鴛鴦,仰頭相向鳴。」

漢墓畫像石上的梧桐「連理木」(右圖左上方),上有雙飛鳥。(公有領域)

《孔雀東南飛》的故事中,雙雙殉節的夫婦合葬墓上梧桐樹結成連理枝,見證夫妻守節情不移的信誓,傳示後世人「戒之慎勿忘」,留下「梧桐相待老」的深切情意。

從佛家對生命的觀點來看,生命一生生都帶著天命而來。然而生生世世中因為無明、無知所造下的業也要承受償還;在承受磨難苦痛的同時,生命也得到了洗淨昇華!自殺雖然一時與生命決裂、將磨難拋下,卻沒能真正跨越挑戰的關卡,而舊的罪業未能償還,也失去昇華的機會。

「梧桐相待老」,為梧桐的象徵意涵添加了真情守節的一卷詩篇;從生命永遠的歸宿來看,真正聯繫著的是跨越磨難考驗的機緣!解下愛恨嗔癡生離死別的枷鎖,喜得生命的昇華。唐代張籍的《湖南曲》吟:「瀟湘多別離,風起芙蓉洲。江上人已遠,夕陽滿中流。鴛鴦東南飛,飛上青山頭。」記取前人的教訓,不僅以「梧桐相待老」,而是離開墓塋域飛上青山頭,返本歸真,永遠青春自在!

盡將千古聖人心  付與三尺梧桐木

高大魁梧的梧桐樹,喜向陽沐輝,樹幹直挺上升,葱鬱干雲。《封神演義》慨然寄懷:「盡將千古聖人心,付與三尺梧桐木。」梧桐,宛然為坦蕩蕩聖潔偉君子的化身,清輝奕奕,偉岸超凡。

明代藍瑛《秋色梧桐圖》(公有領域)

一葉知秋 梧桐貼近人生的智慧

「梧桐一葉落,天下盡知秋」,梧桐落葉,預示了萬物衰落的徵兆,提醒人預警未然的先機。春夏秋冬演替有時,秋來,冬天也不遠了。誰在「春風桃李花開夜」記取「秋雨梧桐葉落時」!早一步,更早一步,未雨綢繆、防微杜漸,不就是清澈警醒以保身的明哲嗎?!

註1:梧桐是錦葵科木槿屬的落葉灌木。木質輕又韌,可作家具及樂器,聞名的焦尾琴就是梧桐木資源再生做成的。莖內皮纖維可作紙。種子可食,油可供製皂或潤滑油用。

註2:唐地在河、汾之東,方百里。武王崩、成王立時,唐有亂,周公誅滅了唐。叔虞是姬姓,封在唐,所以稱唐叔虞。唐在後來晉國的屬地內,後來唐叔虞成了晉國的第一代諸侯王。

參註:卷阿(先秦‧詩經)

有卷者阿,飄風自南。豈弟君子,來游來歌,以矢其音。(一章)

伴奐爾游矣,優游爾休矣。豈弟君子,俾爾彌爾性,似先公酋矣。(二章)

爾土宇昄章,亦孔之厚矣。豈弟君子,俾爾彌爾性,百神爾主矣。(三章)

爾受命長矣,茀祿爾康矣。豈弟君子,俾爾彌爾性,純嘏爾常矣。(四章)

有馮有翼,有孝有德,以引以翼。豈弟君子,四方為則。(五章)

顒顒卬卬,如圭如璋,令聞令望。豈弟君子,四方為綱。(六章)

鳳皇于飛,翽翽其羽,亦集爰止。藹藹王多吉士,維君子使,媚於天子。(七章)

鳳皇于飛,翽翽其羽,亦傅於天。藹藹王多吉人,維君子命,媚於庶人。(八章)

鳳皇鳴矣,於彼高岡。梧桐生矣,於彼朝陽。菶菶萋萋,雝雝喈喈。(九章)

君子之車,既庶且多。君子之馬,既閑且馳。矢詩不多,維以遂歌。(十章)

@*#

(點閱花間集錦 文化漫步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方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茉莉原產於印度,可以說在中國之土成名,「南方第一花」稱頌茉莉,茉莉「沒利」通佛理去利益之心。茉莉花幾千年來一香妙用無窮……
  • 蓮花超凡脫俗,是花中君子,是凌波仙子,也是高層次生命境界的象徵。蓮,入世、出凡,成仙、成佛,說盡俗仙的境界。
  • 在中華文化中,說「不可一日無竹」也不為過……王徽之、蘇東坡、白居易、鄭板橋、衛武公,這些歷代名人都有與竹子連結的典故,竹德安閒、貞節……
  • 周代《禮記》的〈月令〉寫:「仲夏之月木槿榮」,中華民族早就觀照木槿。木槿可以吃、可以觀、可也興、可以嘆:為何木槿自古以來擔任籬笆的角色?中國有怎樣的「槿籬」文化?「無宿花」木槿朝生暮落,詩人寄語後人生命幾何時,慷慨各努力」……
  • 「菖蒲節」就是端午節,菖蒲和端午節習俗淵源久,菖蒲是端午的「仙花」,可以制五毒、斬千邪。菖蒲留下成仙、長生傳說:漢武帝遇見異、安期生成仙留下一隻鞋子……石菖蒲、漢唐菖蒲不一樣唷,照過來……
  • 逢端午節話艾草好時節,艾草的多種功能中國人早知道,「艾」的豐富內涵超乎人們的想像!詩經中有詩傳史,《詩‧王風‧採葛》:彼采艾兮,一日不見,如三歲兮。……中國晉代有一位以艾草灸治法救人無數的女神醫鮑姑……
  • 端陽節期,濃豔的虞美人迎風招展,不幾日勾頸遺恨,楚楚一生轉首空。虞美人和霸王項羽留名史記,往事之多少?美人化作碧風去,霸王遺憾事。虞魂愴入苦情花,千年舞草逐夢,繞天涯!
  • 「國色天香」的王冠給了牡丹花王,而給花后「芍藥」的帽子,卻有千百種。早在《詩經》詩史上,展開相異的評論。芍藥有天授宰相的祥瑞徵兆典故故事……白居易看芍藥看到另外的空間……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