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假毒疫苗害慘家庭 家長向大紀元訴遭遇

人氣: 4758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8年08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蕭律生採訪報導)大陸假、毒疫苗事件爆發後,在中共當局的打壓下,大陸媒體被集體噤聲。投訴無門的疫苗受害者家長求助於大紀元。

湖南衡陽市疫苗受害家長朱春暉、湖北黃岡市受害家長王路(化名)(體制內人士)、江西贛州市疫苗受害家長廖房升分別講述了自己孩子飽受假、毒疫苗侵害的經歷,整個家庭承受精神、經濟壓力的過程,以及維權無門的苦悶。

記者:請介紹一下孩子什麼時候打的疫苗?出現了什麼樣的狀況?

朱春暉:我家女兒朱昭詩,2013年9月1日健康出生,2017年10月21日接種了長春祈健生物製品有限公司生產的水痘減毒活疫苗,三天後孩子全身出現散紅斑,貧血面容。

我們帶著孩子到曲蘭鎮衛生院、南華附屬第一醫院、廣州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就診,最終於廣州中山大學第三附屬醫院確診為:再生障礙性貧血(極重型),一種非常嚴重的血液病(骨髓造血功能衰竭性綜合徵)。

也就是孩子沒有血小板。她拉的大便出血;眼睛、嘴巴都出現血紅斑;碰到哪裡哪裡就瘀青,出血不止。醫生還說,即使孩子治好了,長大以後也不會有生育能力了。

朱春暉家的女兒朱昭詩,被確診為再生障礙性貧血。(朱春暉提供)
朱春暉家的女兒朱昭詩,被確診為再生障礙性貧血。(朱春暉提供)

王路(化名):2016年9月2日,女兒是在我老家(湖北黃岡)疾控中心醫院注射的「百白破+Hib」四聯疫苗。當時是他們推薦的貴的疫苗,誰知道疫苗會不安全啊,就想著貴的比便宜的好。

她接種的時候才1歲8個月,打完不久(注射的地方)就腫成雞蛋這麼大的包,第二天就發燒,送到我們家附近的婦幼保健院,醫生說屬於正常,用毛巾敷一敷就好了。

結果就在婦幼保健院輸液時,孩子就抽搐了,昏迷了20來天。醒來後,眼睛也看不見了,頭也不能動了。最後確診為急性散播性腦脊髓炎,現在還在博愛做康復。

沒打疫苗之前,孩子能唱歌、跳舞、背唐詩;打完疫苗之後,到現在還是不會走路,手不能自己吃飯,智力比同齡孩子低。

廖房升:我兒子廖鵬宇,2015年5月19日,1歲半的時候接種了北京民海的B型流感嗜血桿菌疫苗,幾天後出現發愣現象,隨後就一直低燒,反反覆覆,再後來就抽筋,昏迷了17天;6月初醒來後左手左腳都不能動。

我們到上海、廣州、北京四處求醫,最後在廣州市兒童醫院做核磁共振,確認兒子右腦1/3的腦細胞壞死,臨床判斷患上病毒性腦炎後遺症。我也不知道怎麼叫痛苦,就哭,也不知道怎麼辦,就只能哭了。

當時只要有的疫苗,我們都讓孩子打了,不知道疫苗有問題啊,不管要錢、不要錢的,都打。結果現在,5歲的孩子仍舊有癲癇的症狀,左手、左腳沒有力,走不起路來,說話也跟不上。

兒子1歲半之前好好的,活蹦亂跳的,甚至還會翻箱倒櫃,現在稍微一絆就會摔倒。

記者:家裡為此花費多少錢?家裡經濟條件如何?

朱春暉:花了90多萬,現在還在不斷地花。女兒一直要靠輸血維持——輸一次血只管4-5天。前一段時間就把我的骨髓移植給她,結果有很大的排異現象。我們家是在農村,現在經濟也出現嚴重狀況,根本沒有承受能力。全家就指著我養活⋯⋯

現在找政府、找醫院解決,都沒有任何答覆。我們只是說想辦法請他們解決一部分,家庭實在是承受不起了。

女兒出事後,我們又要了一胎,是雙胞胎兒子,現在全家的重擔都在我身上,我的工作又遇到一些狀況,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朱春暉家的女兒朱昭詩,被確診為再生障礙性貧血。(朱春暉提供)
朱春暉家的女兒朱昭詩,被確診為再生障礙性貧血。(朱春暉提供)

王路(化名):我們一共花了大概150~160萬。現在在北京康復,一個月至少5萬,沒有5萬根本做不下來。前期昏迷20天的搶救費用,也是很貴的。我已經差不多兩年沒有回家了,一直陪孩子在這邊治療。

我是30多歲才生的女兒,我們家唯一的一個孩子,全家都疼愛得不得了,當時整個家庭的天都塌了。出現這種事情,真的是沒有想到。搞得現在我沒法工作,孩子爸爸北京老家兩頭跑,做科研也靜不下心來做,工作基本都丟在一邊。

廖房升:我們倆夫妻都是打工的,3年多,花的有120萬左右。我媽媽72(歲),爸爸71(歲)了,還得在老家幫我帶另外兩個大的孩子(現年10歲、11歲),妻子在廣州打工,一人做三份工,我在北京帶著孩子做康復。

100多萬,我們是拿不出的,都是靠借啊,或者把房子賣了。我們全部房子都賣了,把我爸媽的房子也賣了,我們的房子也賣了,還借了好多錢。我們就是普通家庭,哪有那麼多錢?但是孩子慢慢長大,我們不可能放棄。

找政府、找醫院,他們推來推去,給你找一百個理由。每個地方、每個人都是推來推去,不聞不問。

記者:有做維權嗎?有遭到當局打壓了嗎?訴求是什麼?

朱春暉:我沒有去上訪。但是真的是有苦說不出。我們曾多次找當地縣疾控中心理論,疾控中心的態度卻是:先做調查診斷,其餘管不了。

2017年12月1日,衡陽縣預防接種調查診斷專家組給出了「偶合症」的調查診斷結論,說孩子接種減毒活疫苗後所患再生障礙性貧血不屬於疫苗接種異常反應。我們不服,想進一步討說法,當地政府除了給孩子辦了低保,不再給予進一步的救助,而疾控中心的態度則是:若想證明所患疾病與接種疫苗有關,就必須去做鑑定。可是鑑定是他們自己出的啊。

衡陽縣預防接種調查診斷專家組給的診斷報告,稱朱春暉家的女兒朱昭詩的症狀是「偶合症」。(朱春暉提供)
衡陽縣預防接種調查診斷專家組給的診斷報告,稱朱春暉家的女兒朱昭詩的症狀是「偶合症」。(朱春暉提供)

疫苗的事情真的是引發每個人心中的不平衡、不滿。不僅是害了我家一個,害了全中國的兒童。這個時候不出來說話,不出來維權的話,這個社會就沒救了。

希望媒體幫助我們如實報導,討回更大的說法。但是大陸媒體現在隻字不提。

我們就是希望有關部門承擔起自己本該承擔的責任,還這個風雨飄搖的家一個公道,救一救這個活潑可愛的小女孩,她本該健康長大,而不是每天被困在醫院冰冷的病房裡。

王路(化名):我們有跟疾控中心反映,但其實基本上所有的經歷都放在搶救上、康復上。當時就是擔心孩子會有什麼後遺症,結果醫生說,不要跟我說後遺症的問題,活不活的下來都難說。

我和孩子爸爸都是體制內的工作人員,我們沒有直接去做維權,只是有同其他家長一樣連署聲明。現在正在跟政府協商,我們也不希望把事情搞僵,我們就是希望能幫助我們一起救治孩子。逼得走投無路的話,再做進一步打算。

廖房升:預防接種中心診斷稱這異常反應屬於「接種疫苗後偶合發病」,我的另外兩個孩子都是健康的,這個孩子1歲半之前也很好,出了問題,他們就不承認了。我們到縣、市、省裡找他們,但是他們就是推來推去。找了一年多,沒有結果,最後沒有辦法,就到北京維權。

最近在國家衛計委、藥監局的示威,我都有參加。

我們就是希望政府能起責任,能幫助我們一起救治孩子。

但是,來北京時,當地政府就有派人老是跟蹤我,去醫院、買菜也是跟蹤,怕我上訪維權。要是上訪了的話,就被打壓,你看其他疫苗受害家長,只要是上訪的全部都被打壓。

政府對我們,不是維穩,就是推諉。中國的錢都去哪裡了?都被狗官貪污了。本來孩子得這麼重的病,怎麼也應該要幫助的。更何況又是與疫苗有關係,國家更要負責。

那些人做得不好的,要他們承認錯誤啊;你要給孩子安排治療、做好後期保障、康復治療⋯⋯

沒有,他們理都不理我們,找他們,他們就打壓。對這個政府真是失去信心。

好好的家庭,本想好好過日子,有份工作,一家人健健康康,沒有戰爭,沒有災難,就知足了。搞得這樣子,死不死,活不活的,我們心情很不好,對政府的這些政策、做法恨透了。#

責任編輯:李穹

評論
2018-08-08 5:2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