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兩無」疫苗致兒殘 母親7年維權籲疫苗立法

2018年7月,北京兒童醫院骨科病房,正在做脊椎牽引的董穎。(受訪者提供)

人氣: 96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8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易如採訪報導)在北京兒童醫院的骨科病房裡,再過兩天就滿13歲的董穎坐在做牽引的椅子上,為了使脊椎能被拉伸,她一頭漂亮的長髮已被剪掉,剃掉頭髮的頭上帶著鐵環,鐵環上的兩個鋼釘從額頭刺入頭骨,以便能使頭吊起20多斤的重量,牽引脊椎。

董穎的母親黃秀宏說,整個牽引過程是非常痛苦的,董穎幾乎每天都要哭好幾次,而心疼女兒的她表示,對疫苗恨之入骨,「沒有這個疫苗,我孩子不會受這樣的痛苦,也不至於殘疾到這麼重的程度。」

董穎因當年接種疫苗致雙下肢截癱後,目前整個腰部以下沒有知覺,腰部也沒有力量,隨著年齡增長,加上長期坐輪椅,導致脊柱嚴重側彎,壓迫右腎。黃秀宏說,這次他們不得不湊巨款給董穎做脊柱矯正手術。

2018年7月,北京兒童醫院骨科病房,正在做脊椎牽引的董穎。(受訪者提供)
2018年7月,北京兒童醫院骨科病房,正在做脊椎牽引的董穎。(受訪者提供)
2011年10月31日,董穎接種疫苗後致截癱,之後脊椎嚴重側彎。(受訪者提供)

在中國每年有超過10億劑次的疫苗預防接種人數,中國的媒體和醫院說,有百萬分之一的人接種後會產生不良反應,患上疫苗後遺症,而患者家屬通常會被告知,孩子或許就是那個百萬分之一中最不幸的一個。

然而,事情並不那麼簡單。事實上,由於中共一向隱瞞真相,自2007年以來,更多疫苗受害者,由於官員的不作為甚至瀆職,他們根本就不被政府確診是疫苗受害,甚至有的孩子接種的本身就是假疫苗,致殘致死的冤屈也無處申訴。

而政府一次次的打壓,拘留判刑,讓成千上萬絕望中的家長自發組織疫苗家屬維權群,上訪當地政府或中共權力中心北京,僅為表達一個訴求:這樣的災難不能讓老百姓買單,要求疫苗立法,建立保障政策。

「這樣的訴求天天都在發生,每天都有新人加入我們的群體,每天全國各地都有案例不斷地發生,但是,國家這個管理體制和他們的不作為始終就這樣。」黃秀宏說,自長春長生被爆出假疫苗引發外界關注以來,國家衛計委門前上訪維權的家長一直沒有停過,但都遭到公安警察的打壓。

而在這次曝光假疫苗的過程中,黃秀宏才注意到她過去忽略了一個很關鍵的細節。「我也去翻看接種疫苗本,才發現女兒董穎打的疫苗沒有生產廠家,也沒有生產批次。」黃秀宏質疑,背後「層層造假,暗箱操作」。

層層造假

2011年7月,打疫苗前的董穎歡蹦亂跳,特別討人喜歡。(受訪者提供)
今年年初,董穎畫的一幅表達天真快樂活潑的童年生活的畫榮獲第十一屆中華民族藝術特長生選拔大賽少兒組金獎。(受訪者提供)

董穎於2005年8月9日出生在重慶南岸區,學齡前的她歡蹦亂跳,特別討人喜歡。2011年10月31日,6歲的董穎在重慶市南岸區學府醫院同時接種乙腦、百破兩種疫苗,23天後的11月24日,董穎突然失去知覺,送進重慶兒童醫院被確診為急性脊髓炎。

黃秀宏說:「發病就診當天有值班醫生就懷疑與近期接種的疫苗有關,而根據脊髓炎發病成因,應是疫苗接種後出現的異常反應。

「而政府疾控診斷得出沒有明顯依據與疫苗有關,疫苗異常鑑定組專家鑑定的意見說,我孩子容易得這個脊椎脊髓炎,尚不能完全排除疫苗關係,給出不屬於疫苗異常反應的結論。鑑定結論不尊重事實。」

但讓人生疑的是,接種本子上沒有疫苗生產廠家和疫苗批次,「在孩子的鑑定書上卻突然冒出兩個廠家——上海生物和成都生物,不過,也沒有寫明廠家生產批次。」

黃秀宏說,疫苗異常鑑定辦法規定,如果鑑定出的結論不是疫苗異常反應,就要有不是疫苗異常反應的理由,而且要有5至7名鑑定專家一一簽名,「但我的鑑定書裡沒有」。

鑑定書最後的公章必須是疫苗異常反應鑑定專家組專用章,「我的鑑定書上蓋的章是南岸區醫學會的章」。

黃秀宏說,官方企圖推脫責任層層造假,「從那時到現在,重慶醫學會再也沒有給董穎本該有的第二次鑑定,不承認不擔當。」

7年艱辛維權

董穎和她的爸爸董傑、4個月大的雙胞胎妹妹在重慶市衛計委大門口上訪維權。(受訪者提供)

為了爭取再一次鑑定,澄清疫苗導致孩子截癱的事實,為了應有的補償,黃秀宏一家三代走上了艱辛維權之路,他們3年信訪區市無果,被迫多次進京上訪。而在這7年的上訪路上,他們不斷受到打壓。

「最大困難就是走正常程序得不到解決。」監管疫苗疾控的國家衛計委、信訪局等部門只做登記記錄,「根本不解決我們的問題,反而利用公安系統打壓。」2014年,黃秀宏的媽媽張正媛去北京衛計委反映問題,被北京當地派出所拘留5天。

黃秀宏說,在這7年的艱辛中,董穎對維權的認識讓她感到欣慰。「她說,媽媽,其實自從長春長生爆料出來,我的判斷就是,他們每天都在生產假疫苗,這次因為其它事情把員工得罪了,事情被披露出來。你們是不是希望他們多舉報,讓更多人來關注,一起來報導,呼籲疫苗立法和保障政策,對我們維權會更好。」

疫苗災難的後果

今年7月5日,董穎住院前在國家衛計委反應情況,表達訴求,希望能獲得一個後期的保障。(受訪者提供)

疫苗災難的後果不僅使董穎身體受到殘害,其巨額的治療費用幾乎拖垮整個家庭,自2011年發病後,董穎休學2年,四處求醫無效,其間治療費就花了近50萬,從2014年到現在花了十多萬。這次因為董穎久坐輪椅做脊柱矯正手術,一次性就要30萬,以後的醫療和康復的費用也會相當高昂。

黃秀宏說,由於董穎雙下肢全癱瘓,肌力為零,大小便無感覺,「大便靠手指掏出,小便靠導尿。」為了護理女兒,她沒有工作,也沒有經濟來源,「之後又生了雙胞胎女兒,現在是3個孩子,要養他們、照顧他們,還要培養他們,真的很難。而董穎的後續保障仍然沒有著落。」

9月開學董穎就上初一了,但要去哪所學校至今還沒有收到通知。黃秀宏說,今年「兩會」期間,當地政府害怕她去北京上訪,答應給孩子安排到一所市重點中學,「而現在那位領導說,孩子做完手術回來肯定會落實的,他們其實是忽悠我,怕我上訪,就忽悠我答應解決問題。」

黃秀宏認為,作為一個負責的政府,給老百姓帶來這麼大的傷害,對於孩子,就應該給孩子一個全方位的照顧,「因為我們孩子是為國家公共衛生事業、國家的免疫工程犧牲自己終生的健康。」

而眼看暑假就要結束了,孩子的學校還沒有落實,黃秀宏說,「我不去上訪都不行,很多事情都是被逼的。」

呼籲疫苗立法

「為什麼疫苗傷害的一直不走法律程序,就是因為沒有立法。」黃秀宏說,一旦疫苗相關保障政策出台後,「我就會有一個鑑定書,若干年後,孩子能享受應該享受的政策,生活有所保障。」

但一再被政府忽悠的黃秀宏也質疑,「即使立法,有法能依法嗎?」

黃秀宏說,很多事實案件讓老百姓失去信心,「說是司法獨立,但司法不獨立,讓我們老百姓很絕望,走上維權道路,也付出很多很多的代價。各地政府還相互學習打壓經驗,打壓越來越厲害,媒體也被噤聲。」

而承受著牽引帶來的痛苦,特別開朗的董穎心裡想著,「快點下來吧,別牽引了。」她對記者說,她非常憤恨那劑疫苗,「如果沒有疫苗的毒害,怎麼都不至於讓我如此重度的殘障,連大小便都不能自解,這是這輩子讓我最最痛苦的事情。」#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8-08-08 1:0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