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P2P金融難民北京大集訪 更多內幕曝光

大陸全國P2P部分金融難民聚集北京銀證監會前大上訪。公安部提起部署,層層攔截,現場警方配備萬名警力和上百輛大巴進行應對。(大紀元合成圖)

人氣: 41809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8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採訪報導)近期大陸各地P2P金融平台密集「爆雷」,令千萬投資人一夜之間血本無歸,變成金融難民。P2P金融難民相約8月6日到北京銀保監會前集會,遭到北京警方攔截,不過仍有二千多人最後成功抵達集會現場或附近地區。親歷者向大紀元披露了當時現場更多情形和相關內幕。

親歷者:可能約一個師的警力布置在金融街

P2P投資受害人李先生告訴大紀元記者,他提前一天(8月5日)抵達北京,入住金融街兒童醫院附近的家庭旅社。因為不需要提供身分證登記,所以,他跟另一名受害人(一個大學教授)成功避開了警察的騷擾。

住宿的地方離集會地點只有10分鐘距離,他們還對銀保監會的周邊做了實地考察,摸清楚了周圍的地理情況。

他表示:「『8.6』維權活動令人既緊張又期待,為我們帶來微小的希望。」

8月6日早上7點鐘,他和教授吃完早點,於7點半冒著小雨就出門了,一路走到金融街對面的天橋底下,雨也慢慢停了。

他說:「我感覺四周可能大概有一個師的警力將金融街包圍起來,三步一崗、五步一哨。那種氣氛令人感覺非常緊張、非常害怕。」

在路口,他們看見大量穿著灰黑色雨衣的警察在對行人進行盤問,特別是揹著雙肩包的人成為警方的重點對象,「當時人很多,警察叫他們停下並出示身分證,並用手上的機器掃一下,很快就確定了對方是不是P2P上訪黑名單的人,然後把上訪者押到停靠的大巴上去。」

當時,沿街停放了一長排望不到首尾的大巴,他說:「我們獲悉在各大樓裡面也分散隱藏了很多的警力。」

有網友當天在社交媒體曬出聊天截圖,朋友表示自己父親是北京的警察,叮囑她繞開金融街怕出事,北京警方調動萬名警力來應對「8.6」當天進京維權的金融投資人。

而公安部此前發令要求各地做好維穩工作,打贏這場所謂的「維穩戰」,相關文件也被網路爆光。

  (沿途停靠了一百多輛大巴用來維穩裝進京金融難民

  (一早上訪者已經被陸續送往停靠銀證監會附近的大巴)

他們發現銀保監會對面的警力沒有門前那麼多,所以他們就試圖從那裡向核心區域靠攏。在靠近過程中,有警察盤查他們來這裡干什麼,「我說我們是哪個省的路過此處,就被警察很強勢攔在核心區域之外。我們最後只能選擇在銀保監會大廈的右邊角位置。這是早上警力最薄弱的位置,我們在那裡等待更多難友到來。」

李先生表示:「一直等到上午10點,我們才意識到,我們等的大部隊,實際上已經被中共當局的警方維穩部隊給攔截在火車站、汽車站、家裡,甚至有些人剛下火車站、剛到北京機場就被遣返回去了。」

他表示:「當天到北京的火車和飛機都出現了大面積的延誤。這全部是當局有計劃針對我們的一個打擊行動,把我們合理的維權活動扼殺在萌芽中,這絕對是侵犯人權的事情。」

親歷者:像白色恐怖

當天傳出的好幾段視頻顯示,警方暴力對待P2P的投資受害人。在金融街靠月壇處,一個老太太被警察掐著脖子帶走,受到驚嚇的老太不斷大聲求救;還有警察強行將女難友拖走,也有一群群警察極其粗暴對待男性難友,像押犯人一樣押著他們離開。

李先生披露,他們省的一個手臂被截肢的女難友,在金融街被四五個五大三粗的警察圍著盤問,當掃描其身分證就發現問題,就押她去大巴那邊,還對她嚷:「你走快一點、老實一點……」她回應說:「我已經是老弱病殘了,我還要怎麼樣走,再快一點,我就是要跑了。」

李先生表示,「中共當局出動這麼大的力量去針對我們金融受害人的維穩,裡面還充斥著大量的素質很差的協警,但就是『正規軍』面臨這麼大規模的維權時,也常暴力執法、侵犯人權。作為當事人,當天給我的感覺就是白色恐怖、非常的不好。」

當天至少二千人押送久敬莊

李先生表示,上午10點多他們也被抓上了大巴,11點左右到久敬莊。

他說,「首先刷身分證,(身分證相關信息)直接進入每個人當地身分證監控網路。從此我們就成了帶頭鬧事的危險分子,全部上了黑名單。以後就不可能像旅遊者一樣自由進出北京的景點。」

隨後,他們被關進不同的房間,警察在那裡通知各省市所在的駐京辦、當事人所在相關單位、派出所等,將他們帶回去。

久敬莊的看管人員向金融難民披露,光上午大巴就陸續送來了一千多人。北京警方為此準備了120輛大巴。

李先生表示,「一輛大巴上裝載的人數大概30人左右,平時久敬莊的人流量也就是二三百名左右。看管人員透露當天到久敬莊的人超過平時的10倍甚至更多。我估計至少二千多人,還有更多的人沒到北京就被攔截了。」

親歷者:各地派出所進京抓人

金融難民張女士在北京站大廳等待其他難友時,被當地派出所抓回去了。她曾問對方,如果自己改從北京之前的保定火車站下車,是不是就抓不到了。對方說,保定那邊也派了警察在等她。

她表示,之前已被警方威脅,「我們被規定不能去中南海、中紀委等國家機構,也不能去信訪辦,因此這次我們去北京上訪是拼了命的。」

「我們以為中央不知道這個事情,我們這麼多人去,他們起碼能聽一下我們的聲音吧。」她說:「但沒想到,我們還沒有到,凌晨大批的警力已經開始部署等著我們,去一個抓一個。」

張女士說,「我被遣返後當天夜裡直接拉到當地派出所。先被搜身,手機、銀行卡、鑰匙等所有的東西都不能帶在身上,必須上繳,然後錄口供、拍攝像、簽字畫押。」警察還將她當罪犯一樣拷問,被遣返回去的人基本上都跟她差不多遭遇。

她說:「他們將我們當成罪犯,說我們煽動、散布謠言,隨便可以扣上罪名,現在不僅僅嚇唬我們,而是動真格,直接給我們傳喚證、拘捕證,並不需要任何解釋。」

金融難民選擇銀保監會上訪的原因

張女士表示,進京上訪的原因,「第一,想弄清楚事實真相。第二,我們的錢都是在銀行交易,我們的基金都是銀行監管的,現在平台幾個億的資金都沒有了,都上哪去了?第三,證監會是管金融的,政府是P2P的總後台,是不是國家缺錢用,我們的錢被政府搶了?所以我們要去北京問清楚。」

李先生表示,這次進京上訪是表達各自的心聲,「憲法中核心內容——公民的人身和財產權利神聖不可侵犯。但是一個P2P金融爆破,明顯是侵犯了每個公民、每個家庭的財產權利。我們上訪是代表自己、代表家庭為維護自己的財產進行抗爭、怒吼。」

李先生還表示:「你不能拿走我們的錢,還要捂住我們的嘴巴。這次是我們對公民財產權保護的一個正常發聲。」

李先生介紹,「8.6」北京維權行動地點選在銀保監會的原因,除了這是國務院的下屬機構並管所有的金融行業,P2P集中「爆雷」導致投資者財產受到了極大侵害,需要監管金融機構出面解決外,還跟6月14日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在第10屆陸家嘴論壇上的發言有很大關係。

郭樹清當時在會上提到集資風險時說,高收益意味著高風險,「收益率超過6%要打問號,超過8%就很危險,超過10%就要準備損失全部本金。」

李先生認為,「郭樹清作為金融界的高官,這是極不負責任的講話。顯然是讓更多的平台老闆跑路,進行犯法的操作可以一走了之,而受苦受難的是廣大的投資平民。他的話引爆了近兩個月的P2P集中『爆雷』事故。」

他認為,「他(郭樹清)稱利率超過10%,就讓老百姓血本無歸。尤其我們有些人是(將)一輩子的棺材錢,或者是準備結婚的錢,全都投到P2P平台。如果P2P出事了,最直接侵害了大家的利益。」

他說:「作為銀保監會,你不能保障每一個公民的財產權利,而且中國(中共)並沒有相關這方面的問責制度。所以這次集體維權也是人民被壓抑很久的一種集中爆發。這次維權行動,儘管失敗被鎮壓,但是這些行動累加到最後都能匯聚成汪洋大海。」#

責任編輯:李穹

評論
2018-08-08 10:4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