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河南疫苗受害家庭的苦難歷程(一)

疫苗事故頻發,引發了公眾對藥品安全的擔憂。(AFP/Getty Images)
人氣: 141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8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顧曉華、李新安採訪報導)疫苗安全觸動了中國人的道德底線,疫苗事故往往給受害者家庭帶來毀滅性的打擊。大紀元記者採訪了多位疫苗受害者家庭,他們講述了各自悲慘的遭遇。

河南新鄭疫苗受害家長王曉芳說,孩子從小身體素質特別好,對打疫苗針後發生的異常反應和孩子多次流鼻血並未在意,更不會聯想到有可能孩子血液板減少。

打疫苗後大出血 艱難求醫路

王曉芳的兒子劉忠陽,2015年3月4日在鄭州新鄭縣城關鄉衛生院打的麻腮風疫苗。当时8岁的他打完疫苗後,牙齦出血,身上多發皮診,拉完肚子就發燒,反覆咳嗽,這些症狀反反覆覆。

孩子最嚴重有兩次大出血。2015年8月份孩子再次流鼻血後,身上出現多處大塊紫癜,當時以為男孩淘氣,磕絆造成的。後來身上滿是出血點,在新鄭中醫院查血小板50(正常值為100到300),家人決定帶孩子去河南醫科大學附屬醫院(河醫大)徹底檢查。

當天是2015年9月7日,晚上家人一塊商量準備第二天去河醫大就診,當晚十二點左右看孩子還沒事,第二天五點左右起床發現孩子臉上、脖子、枕頭及薄被上滿是血,鼻孔血已凝固,身體非常虛弱。

他們趕到河醫大,一查孩子血小板只有4,急診入院,孩子一直說累,躺下就睡著了,臉色和嘴唇發白,奄奄一息,立即轉入監護室。大夫讓家屬不停用棉簽醮水抹孩子嘴唇,過一會叫叫孩子的名字。

醫生幾次建議轉去北京兒童醫院治療。在監護室住院那段時間,王曉芳已經得知孩子得病與接種疫苗有關,只是很難想像孩子打疫苗針前參加學校長跑比賽,級段八九百名同學,孩子長跑成績十三名,過了短短幾個月孩子卻不能正常行走,需要大人背著去求醫。

在河醫大監護室裡住了二十來天,病情一直沒有好轉,用什麼藥物治療,中醫、西醫、包括激素、丙球都用了,藥效都不好,最後沒辦法,到北京兒童醫院用化療的藥物。

2016年1月15日傍晚,孩子鼻孔又開始流血,醫生開藥後便吩咐讓回家。回家後在床上吐了一大灘血,趕緊讓孩子爸再背著孩子去醫院,臨走前又吐了一大灘血和血塊。三歲女兒見狀抱著媽媽哭鬧不止,不讓把她丟家裡。王曉芳只得在家看女兒,望著一灘灘血,淚流滿面,想到孩子能否度過晚上還是問題,她只能祈禱上天能拯救孩子,讓孩子渡過難關。

孩子住院後流鼻血沒斷,兩個鼻孔都被塞上了。第二天早上孩子不停去廁所大便,幾次都是黑紅色的水,醫生確定是血水,說是腸胃出血了。

所有的治療方案都用完了,沒有什麼好的辦法,只好再次去北京。孩子爸背上生命垂危的孩子,連夜趕到北京。他們找到北京兒童醫院的一位專家,「如果他要是不給我們收住院的話,我就給他跪下,所有的治療方案都沒效,只有跪求那個醫生幫孩子住院治療。」王曉芳說。

孩子鼻子還流著血,再血流不止孩子就沒命了,醫生一直說忙加不了號,最後看了她手裡拿著化驗單,直接開了住院證。

血小板減少治療一般五天一個療程,最多七天,治完就可以出院。化療那段時間他們在北京住了兩個月左右,害怕用完那個藥沒得救不敢回家,就在北京租房子,出院了再進醫院,一個月當中多次住院。

王曉芳介紹,在北京住院貴,光丙球數一天就要六七千,孩子大了按體重算的,三五天就要幾萬塊錢,到後來有專家說有不用藥維持丙球的治療方案,我們就用了這個方案,因為那個藥太貴了,像我們農村人根本承擔不起。

她說,現在已經用完化療藥物,不是說很好,病情得到了控制,沒有病危住院的情況。現在定期去北京拿藥,每個月去北京給孩子取藥。以前連路都走不了,現在配上中醫,病情好轉,孩子也能上學了。但是這種病危險性高,孩子的血小板忽高忽低很不穩定,康復治療一刻也不敢怠慢。

衛生局前募捐被打 去北京治病遭「維穩」

王曉芳說,孩子的病做過鑑定,醫生也說是疫苗引起的。向疾控中心反映情況,他們說的是沒關係,但是他們在診斷書上造假了,診斷書寫的是「關聯性不強」。王曉芳認為,關聯性不強還是有關係,是他們在推諉。

他們的診斷書上,孩子牙齦出血、多發皮疹等症狀(血小板減少的症狀)都沒寫,只寫了咳嗽發燒。日期也寫錯了,寫的四月份。

給孩子治病沒有政府的資助,王曉芳用「輕鬆籌」自己搞募捐。2016年9月9日,她在新鄭市衛生局門口募捐的時候,衛生局的信訪主任還出來打人。王曉芳住院十多天,頭暈走不了路,還要帶孩子看病,被迫出院。當時也報了案,但是至今沒人給處理。

王曉芳說,後來政府給過十來萬,因為打人的事,政府跟衛生部門協商,衛生部門給借了一萬塊錢,打了借條,後來他們再也沒管過。「當地鄉政府給了十萬,拿過一張紙,讓我不要再追究衛生部門的責任,當時我沒有簽字,我孩子是打疫苗得的這個嚴重的病,那個十萬塊錢夠幹嗎的,他只是拿了一張紙,我沒有給他們簽。」

為了不讓王曉芳去北京,當天政府天天看著她,有時還住到他們家裡面。去年,孩子爸不在家,一群人住在她家裡面。孩子的病情嚴重,他們會拖到過了那個敏感時間,重大會議的時候一般都不讓去治病,要去他們就跟去。

王曉芳說,「這次(7月29日)也不讓我去,說上面有指令。火車票買了都不讓去,最後他們開著車帶我老公和孩子去的,我在家裡。」

王曉芳在幼兒園工作,丈夫做電焊,因為孩子的事丈夫也工作不了,有時成月成月地不讓去上班,在家裡面,生活補助什麼都沒有給過。遇敏感時期就沒工作了,不讓上班。

衛生部門鑑定不公 家長給殘兒討公道

頻繁住院,求醫問診於各大權威醫院,四處走訪於各個部門,王曉芳發現孩子疫苗接種後異常反應跟全國各地同病歷異常反應及相關文獻記載完全符合。她向多位權威專家求醫諮詢得知孩子患病跟疫苗有關。

王曉芳說,「為給孩子尋求公道,哪怕有一點希望我們都不會放棄,直到接觸到全國各地疫苗受害家長,才發現不是想像中的那樣。衛生部門診斷和鑑定不公,既當運動員又當裁判員,是否異常反應他們說了算,他們造假卻得不到一點懲罰。多年來大家都在經受同樣的痛苦和折磨,多少家庭因疫苗致殘、致死而支離破碎,苦不堪言。殘兒得不到及時有效的治療,飽受疾病的折磨,為了給殘兒討公道,好多家長還要遭受非法打壓拘留,有的甚至遭受刑拘。」

孩子的爺爺在孩子一度病危時,爺爺從鄰居那裡聽說孩子病情嚴重,得不到控制,老人突然跌倒,被送醫院搶救後,離開了人世。

王曉芳說,疫苗致殘,孩子身心遭到了重創,嚴重影響了他的人生,家庭外債高築,家人承受巨大的經濟及精神壓力,還要經受殘暴,家中老人因此被活活氣死。我們疫苗致殘家庭希望得到國家的重視,減少疫苗傷害和家庭災難,能夠嚴懲造假生物企業和部門,建立公平公正的診斷及鑑定機構,讓專家們敢於說真話,還疫苗致殘兒童一個公道。#

責任編輯:李沐恩

評論
2018-08-10 10:0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