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位中國鄉下老師 獲美國參眾兩院關注

人氣: 744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9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岳青坦帕報導)由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主席、國會參議員盧比奧和聯合主席、國會眾議員史密斯發起的 「讓中國的英雄自由」計劃,將鄧翠蘋——中國雲南鄉下的一名小學老師,列為中國的英雄之一。美國國會眾議員丹尼斯·羅斯(Dennis Ross)也為了她致信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鄧翠蘋的女兒魯苑青是任職於南佛羅里達大學的註冊會計師。魯苑青在小小的年紀就經常遭受失去媽媽的痛苦。在魯苑青的人生裡,記憶最深刻的秋季,是十二年前她剛升入高三的那個秋季。高三開學的第一個週一,是她的母親被開庭庭審的日子。

孩子所面對的現實

魯苑青對當日發生的事記憶猶新,「當時家裡沒有讓我去法院旁聽,怕對我精神上衝擊太大而影響學習」。週一中午放學時,魯苑青在教室走廊裡接到父親的電話,父親沉默了一會後說他們從法院出來了,讓她出來和其他家人一起吃個飯。

餐館地點離魯苑青的高中不遠。她到了之後看到飯桌旁有外婆、舅舅和兩位姨母。全家人在壓抑的沉默中食不知味地吃著飯,席間偶爾聽到兩位姨母勸說怔怔流淚的外婆「難受也得吃一點」。魯苑青始終開不了口詢問當日開庭的結果。

直到吃完飯,她的小姨才單獨告訴她:她的媽媽被法院判了三年刑。壞消息還不止於此。小姨面色難看地說:「你媽瘦得已經只剩骨頭了。」

魯苑青當天下午默默地回到了學校。高三的新課表上週二至週五下午安排的都是模擬考試:依次是理綜、英語、數學、語文。在一張張白花花的試卷裡,魯苑青徒勞地想用無休止地做題來逃避自己充滿憂慮和畏懼的內心。同時她清楚地意識到,自己在母親被抓走後辛苦維持的平靜表象正在一點點露出裂痕。終於,緊繃的神經和堆積的抑鬱瀕臨極限。三天後的數學考試,身旁的人一個接一個站起來交卷,魯苑青死盯著手裡的考卷,上面的字一個也看不懂。

第二天早上的數學課,古板的數學老師在講台上把不及格學生的名字吼得震天響,其中就有魯苑青的名字。「150分的試卷我當時只考了76分,而且還遲交試卷。」十二年後的魯苑青已經能夠笑著說出這段回憶。

但對從小到大一直是優等生的魯苑青而言,在當時這不啻於一次沉重的打擊。然而這並不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當天下午的語文考試前,魯苑青突然被老師叫出了教室,門外站著兩個陌生人,自我介紹說他們是她母親的領導,告訴她:「我們已經幫你跟學校請過假了,現在可以帶你去見你媽媽。」

此時的魯苑青已經近半年沒有見過母親。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讓她整個人震住了,她只記得自己回答了聲「好」,然後在頭腦一片空白中回教室收拾了東西,把早上發下來的數學試卷塞進書包,就跟著那兩個人坐上了去看守所的車。

魯苑青說:「我當時不知道我會面對什麼,我只是單純地以為他們把我媽送到監獄之前給了我一個見她一面的機會。」

山雨降臨 風滿樓

從2006年5月,鄧翠蘋一直被關在看守所。鄧翠蘋原本是一名普通的鄉下小學老師。魯苑青的整個童年,都是在母親任教的小學校園裡度過的。90年代的鄉下小學,師資稀缺,魯苑青的母親擔任班主任,往往還身兼多課,有時既是語文老師,又是數學老師,同時還要帶音樂、美術等副課。在繁重的工作任務下,她的健康隨著年齡增長每況愈下。在1997年底,魯苑青的母親在同事的介紹下開始修煉法輪功。後來鄧翠蘋在法庭上是這樣描述自己為什麼煉功的:為了強身健體,能夠更好地教書育人。

魯苑青說:「修煉法輪功不僅使媽媽的身體狀況得到了極大的改善,心態也變得開朗樂觀。」欣喜之餘她還將法輪功介紹給了家裡其他人。此時誰也沒能預見來日的風雨傾覆。

所有的平靜在1999年7月戛然而止。聲勢浩大的信仰迫害在一夜之間席捲了整個中國,包括魯苑青從小長大的這個邊遠城市。魯苑青無憂無慮的童年終結在這場聲勢浩大的迫害裡。她目睹著家裡發生的一樁樁變故:媽媽被停課了,被送去接受「轉化」,家裡半夜被十多個警察突擊搜查……而這一切僅僅是開始。

不安的氣氛持續發酵蔓延。從大人的交談中,魯苑青得知從前認識的修煉法輪功的叔叔阿姨們相繼被關到了看守所。她不明白為什麼這些善良的人都被抓走,他們明明沒有傷害過任何人。終於相同的厄運也降臨到親人的身上。2000年底,魯苑青的小姨在北京天安門為法輪功和平請願時被抓。不久後,魯苑青的母親在前往北京上訪的途中也被抓。鄧翠蘋在看守所被關押了一個多月才被釋放,而鄧翠蘋的妹妹很快被送往勞教所。接下來的幾年裡,魯苑青全家遭受了更為嚴密的監控,鄧翠蘋不時被傳訊審問,多次被送到洗腦班,在學校中被勒令停課和「隔離」。

2006年4月初的一個週六,魯苑青從住校的高中回家,開門後看到家裡一片狼藉。父親頹唐地獨坐在沙發上,告訴她,她的母親因為黏貼了法輪功真相的傳單被國保抓走了。

鄧翠蘋被關押後,她和父親一直沒能見到鄧翠蘋本人。從4月到9月,他們只在看守所裡打聽到零碎的消息,聽聞鄧翠蘋在被關押中通過絕食來抗議遭受的非法迫害。在焦灼的等待裡,魯苑青努力維持著日常的學習生活,少有人知道她背負的沉重。父親沒在她面前表現出憂慮和悲痛,但她發現原本健壯的父親前額開始長出刺眼的白髮。

2006年的9月1日,父親和家人終於在法庭內再次見到被告席上的鄧翠蘋。此時的鄧翠蘋已經骨瘦如柴,不能站立。

母女相見 是喜還是憂?

從學校出來後,魯苑青和母親的前領導們乘車駛往五十公里外的看守所。到了後魯苑青被帶到了看守所的一個會議室。坐在裡面的是「610」的辦公室主任和下屬。她們語氣冷淡地說:「你媽從收到開庭通知後就一直在絕食,現在讓你過來就是勸她把絕食停了,你要能勸的話我們就讓你見她。」魯苑青還沒從空白的情緒中回過神來,麻木地點頭同意了。在等待母親過來的時間裡,她甚至拿出了來之前順手塞到書包裡的數學試卷,重新從第一題算起,在數字計算中逐漸冷靜下來。

這種冷靜一直維持到看到媽媽在別人的攙扶下走進會議室。只瞥了短短一眼,魯苑青就飛速地轉開了目光。這一眼就足夠在她腦海中刻下刺痛的印象:草綠的衣料貼在單薄的身體上,鎖骨、顴骨凸露。

此時的鄧翠蘋異常消瘦,瘦到面前的女兒不忍再多看一眼。

母親雖然無比虛弱,眼神卻明亮堅定。她似已猜出對面「610」人員的用意,在女兒身邊坐下後,她挺直脊背,拿起筆在女兒手邊的練習冊上寫下幾句詩詞表明了心志。魯苑青看完母親寫下的話,明白了媽媽的意思,強忍下眼淚,對「610」人員說:「我尊重我媽的任何決定。」

「610」人員聽到後勃然大怒,對鄧翠蘋和女兒極盡嘲諷,惡毒地辱罵鄧翠蘋的信仰。魯苑青無法忍受他們對母親的這種言語羞辱,站起來說道:「我要回去上課了,反正我是不會照你們說的去做的。」結果「610」辦公室主任帶人緊追到樓下,破口大罵:「你上什麼課?!不想勸你媽停止絕食,你就給我待在看守所裡。」意圖將魯苑青扣留在看守所,來逼迫鄧翠蘋服從安排。

在女兒和「610」的僵持之中,鄧翠蘋最後為了保護女兒選擇了妥協。魯苑青看著媽媽緩慢地走到樓下,說:「你們放我女兒回學校吧,她是個高三學生。我聽你們的就是了。」鄧翠蘋隨後馬上被帶走。

眼睜睜看著媽媽被再次帶走的魯苑青情緒終於崩潰,淚水決堤橫流。她從未有一刻如此痛恨自己的無能為力:她不但無法保護自己的母親,反而還要羸弱的母親來保護她。

晦暗歲月中的堅守

鄧翠蘋幾天後被轉移到雲南省第二監獄。高三和大學期間,魯苑青只在放假時和母親有過幾次短暫會面。每次見面,鄧翠蘋都安慰女兒說自己在裡頭過得很好,讓她在外面學會照顧自己。直到多年後魯苑青才得知事實並非如此。苑青說:「進入監獄後,母親因拒絕『轉化』,沒多久就被送進『嚴管區』關押,每天在其他犯人的監視下從早到晚坐在一個小凳子上,不允許有任何的挪動。長時間的血液循環不暢,導致她大腿和臀部生滿褥瘡,痛苦不堪。之後又被送到環境惡劣的生產車間,忍受每日長達十多小時的高強度勞動。」

2008年底,鄧翠蘋終於回到家中。

歲月變換,魯苑青已經順利考入武漢大學,此時已是一名大二的學生。但在中國大陸,對法輪功的迫害仍在繼續。次年的夏天,魯苑青和母親聽聞被關押在同一個監獄的另外一位煉法輪功的朋友,在關押期間被酷刑折磨致死。廣袤而歷經磨難的中華大地上,仍有許多這樣的人士為堅守良知而承受著非難和打壓。面對著這樣沉重的現實,任何的歲月靜好都不過是偏安一隅的苟且偷生。

雖然經歷過牢獄之苦,鄧翠蘋還是選擇了為法輪功繼續發聲。十多年的詆毀與摧折,無法改變的是那顆清白的初心。她篤信只要懷著善意去講清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國人們終有一天會覺醒,正義終有一天會來臨。

2012年,魯苑青在母親的鼓勵下來到美國留學。面對著來之不易的自由,她心中更多想起還在國內的親人。她在學校勤奮刻苦,希望早日在美國站穩腳跟,把媽媽也接到美國來。畢業後,魯苑青順利地在南佛羅里達大學的會計部門找到一份工作,距離她的夢想似乎只有一步之遙。

然而,2016年7月,鄧翠蘋在向民眾派發真相資料時再一次被國保抓走。家中的父親、外婆、姨母在得知母親被帶走關押後,去當地政府要求釋放鄧翠蘋。然而他們在門口等候一個多小時後,竟然出現了三四十個身穿黑衣黑褲的打手,威脅他們必須在五分鐘內離開。

美國政要幫助救母

大洋彼岸的魯苑青聽聞家中的情況後,馬上向所在選區的國會議員尋求幫助。佛羅里達國會議員丹尼斯·羅斯(Dennis Ross)了解了她的故事後,很快給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去信,請求釋放魯苑青的母親。不久之後羅斯議員又與其他三名議員發起聯名信,要求中共政府釋放鄧翠蘋和其他良心犯。然而,這些信件並未收到任何回應。

在看守所被關押八個月後,魯苑青的母親等來的是毫無公平可言的開庭審判。鄧翠蘋被當地法庭非法判刑六年,她提出了上訴。

長達八個月的關押傷害著鄧翠蘋的身體。提出上訴後,魯苑青和家人從人權律師口中得知,她的腿上出現腫塊,多日不愈。

鲁苑青在習近平與川普車隊的必經之路上打出了寫著「請釋放我的母親」的橫幅。(鲁苑青提供)

此時正值習近平訪美,與川普總統在佛羅里達棕櫚灘舉行首次會晤。會晤當天,魯苑青天未亮就趕到了棕櫚灘,在習近平與川普車隊的必經之路上打出了寫著「請釋放我的母親」的橫幅。議員丹尼斯·羅斯(Dennis Ross)先生也特別致信白宮,呼籲川普總統在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雙邊會談中將中國的人權問題置於首位。另外,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主席盧比奧參議員和聯合主席史密斯眾議員,在中美峰會前夕發起一項名為「讓中國的英雄自由」計劃,呼籲川習會關注包括被關押或被失蹤的中國人權律師在內的人權活動人士。這項計劃書也將鄧翠蘋的案例列入其中。

2017年母親節來臨前,魯苑青懷著對媽媽的思念,寫下了自己的故事《母親節心願:還我媽媽自由》,該文在美國最大的新聞媒體之一《今日美國》上刊登發表。不幸的是,母親節的次日早上,魯苑青在國內的家人接到電話,被法院告知維持原判,親屬在母親被送到監獄前半小時與她告別。

當日,鄧翠蘋的家人來到看守所,隔著玻璃為她接通了遠在重洋的女兒的電話。時隔十個月,在模糊不清的噪音裡,魯苑青終於再度聽到了媽媽的聲音。短暫的問候後,母女二人卻不得不再次面對久別。魯苑青的外婆和兩位姨母站在看守所外的路上,含淚目送關著鄧翠蘋的車開往她曾被迫害過的監獄。

救中國母親 南佛州大學學生政府通過決議案

南佛羅里達大學學生政府參議員斯賓塞·泰特(Spencer Tate)和魯苑青(右)手舉南佛州大學學生政府通過的決議案。(Hill Liu/大紀元)

魯苑青2017年4月26日在南佛州大學校園舉行了請願徵簽,徵集簽名支持釋放自己的母親。徵簽活動獲得許多學生的關注和支持,其中包括身為學生政府參議員的斯賓塞·泰特(Spencer Tate)。在聽完了魯苑青母親的經歷後,泰特主動伸出援手,決定在學生政府中發起一項決議以幫助魯苑青的母親。

經過一個半月的不懈努力,南佛州大學學生政府於2017年6月30日通過一項針對法輪功被迫害的決議案,要求中共政府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立即釋放鄧翠蘋女士和其他良心犯。這項決議案的副本被寄送給中國領導人習近平 。

泰特表示:「馬丁·路德·金曾說過『任何一地的不義都是對其它地方正義的威脅』(Injustice anywhere is a threat to justice everywhere)。我很高興自己能夠幫助魯苑青。我們會幫助她的母親重獲自由。」

以下為決議案全文譯文:

第58屆議會
58−002號決議案
參議院決議案
南佛州大學學生政府參議員共同決定:

鑒於,法輪功是一種中國的精神修習方法,它包含了以「真、善、忍」為原則的德行教導、打坐和「氣功」功法;

鑒於,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在全國範圍內發動嚴重的迫害運動,意在清除法輪功;

鑒於,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在勞教所、看守所和監獄;

鑒於,南佛州大學員工的母親、鄧翠蘋女士因為拒絕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於2017年年初被判刑六年;

鑒於,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將鄧翠蘋女士列入了由其發起的名為「讓中國的英雄自由」的計劃;

因此,謹代表南佛州大學學生,學生政府參議院向因為堅持個人信仰而在過去數年間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表示同情;

因此,謹代表南佛州大學學生,學生政府參議院支持立即停止對法輪功長達18年的迫害,支持迅速釋放鄧翠蘋女士和其他良心犯;

因此,此項決議案的副本將被分別送往中國共產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辦公室,南佛州大學校長茱迪·甘夏夫特(Judy Genshaft),南佛州大學學生院長丹妮爾·麥克唐納(Danielle McDonald), 南佛州大學教授參議院,南佛州大學員工參議院以及南佛州大學員工魯苑青。

正義會遲到 但永遠不會缺席

2017年7月,魯苑青在美國最大的請願網站上發起了營救母親的請願。時至今日,已有近三萬六千多人在請願上簽名。

2017年10月底,鄧翠蘋的家人到監獄探視卻被拒絕,被告知鄧翠蘋因拒絕「轉化」而被「嚴管」,失去通信和探視的權利。魯苑青聞訊後十分焦急,將請願簽名、營救信等在美國的營救活動材料寄往監獄,並持續寫信至監獄,勸阻監獄停止對母親的迫害。三個月後,家人終於在舊曆除夕前接到了鄧翠蘋的電話,知道對她的嚴管已經取消。

魯苑青和父親仍在一天天等待著鄧翠蘋的平安歸來。正義雖然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魯苑青深信在不久的將來人們都會明白這場迫害的荒謬和殘酷,會主動站出來制止悲劇的繼續發生。她說:「不論時局多麼艱難,正義和良知值得我們去堅守。」#

責任編輯:吳蔚溪

評論
2018-09-04 8:2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