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時代】

兩個法裔年輕人

傳奇時代博客

兩個法裔年輕人Felix(圖右)和Martin(圖左)。(傳奇時代提供)

    人氣: 68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這是一群人在倫敦中共使館對面的人行道上和平抗議的故事,
這個故事從2002年開始,一直持續到十六年後的今天,
並且是以每週七天24小時不間斷的方式進行著。

在媒體上看到有兩個來自倫敦最好的法語學校的年輕人,把銘慧請到學校去講她的遭遇,我們對他們為什麼會這麼做產生了興趣。

他們是Felix和Martin,那時還在位於南肯辛頓(South Kensington)的戴高樂中學(Lycée français Charles de Gaulle de Londres)讀高三。南肯辛頓是寸土寸金的倫敦城裡價格最昂貴的地區,而戴高樂中學是法國境外最好的法語學校。

採訪地點定在Martin家裡。僻靜的小街,青磚地,爬牆虎,在陰沈的冬日倫敦,依然顯得頗有生氣。開門的是一位典型的清秀的法國女子,她很快帶著小兒子出去了,留給我們一幢整潔安靜的房子。

Martin的家是連棟小樓,樓下是飯廳,客廳和Martin的臥室在光線充足的二樓。整個屋子的格調乾淨透亮,又不失藝術氣息。白牆、電視、淺色沙發,剩下的裝飾,就是家人的照片,和一排又一排,一架又一架的書籍。所有可見的家具上也都擺著書。

Felix個子很高,美、法、巴基斯坦混血給了他一頭油亮的頭髮和帥氣俊朗的外表。Martin則更像是典型的英國人。我注意到他的手臂很長,而且壯碩有力。我問他們平時玩什麼。高個子的Felix回答他喜歡打籃球。而Martin玩的是英式足球(Rugby)。

看過《老友記》的人,應該記得Ross為了在英國女友Emily面前證明自己是個男子漢,逞強參加英式足球(Rugby)比賽,最後血泥交加的被攙扶著回到了Central Perk咖啡館。對,就是那個Rugby。(編按:《老友記/六人行/Friends》是一部美國情景喜劇)

Martin的房間裡就有他留著鼻血渾身泥土的照片。「那個時候我就打敗了比我個頭高很多的人。」指著照片,Martin有點小得意。牆上巨大的M上,掛著他贏過的大大小小的比賽的獎牌。

Martin(圖中)的房間裡有他留著鼻血渾身泥土的照片。(傳奇時代提供)
牆上巨大的M上,掛著Martin贏過的大大小小的比賽的獎牌。(傳奇時代提供)

我問Martin有沒有受過傷。他說他曾經折斷過自己的胳膊(或許是手)。我問他為什麼沒有選擇足球?(我其實是想說,也許玩足球就不至於受傷這麼厲害)

他回答,他喜歡Rugby的團隊精神,而足球則更多彰顯個人英雄主義。他不喜歡那種自我中心(ego)的東西,他喜歡大家一起合作,一起拼搏。

他的回答給我印象極深,也讓我對他有些肅然起敬。

雖然片子裡用到的採訪不多,但是我們的採訪進行了一個鐘頭。他們很詳細的講述了他們接觸到法輪功這個話題,一直到他們很努力的把這個話題帶入課堂的全過程。

最早知道法輪功,如片中所說,Martin和父親路過使館前的抗議點,父親給他解釋了法輪功遭到迫害是怎麽一回事。後來習近平訪問英國,兩個年輕人路過議會的時候,看到了法輪功的請願,就和學員聊了起來。他們聽到的故事,讓他們震驚,於是開始自己在網上蒐集訊息,包括閱讀近80頁的相關的聯合國報告,大衛喬高和大衛麥塔斯的報告等等。

他們還對比了海外的報道和中共官媒,包括CCTV的報導(Martin補充說,「CCTV」這個名字十分貼切 CCTV news, which is quite perfectly named,Felix聽到這裡哈哈笑了。在海外,CCTV通常是「中央監控電視」的縮寫)。中共媒體給的數字很簡單,而聯合國報告報告則十分詳盡:有醫院的證詞,迫害法輪功的時間和醫院裡器官移植數量暴增驚人吻合等等。Felix補充說,他印象最深的是,在美國加拿大英國可能要等一千來個日子才能等到一個器官。而在中國只要十五天!你甚至可以預訂你器官移植的日子(就是說供體將會,或者說必須,在患者預定的那天死亡)!種種跡象都證明,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的這個驚人指控絕非空穴來風。

然後把他們的研究結果帶入課堂。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兩個年輕人需要自己準備一切:先要得到老師的支持,然後自己安排研討會的內容,找到法輪功學員做講解,邀請觀眾(他們邀請的對象不光是自己同班同學,而是全校兩千多名學生),做研討會的教室經常被預定,所以需要既是教室空閒的時間,又能保證學生能來聽研討會⋯⋯

這是一個冗長的計劃、安排和走行政流程的過程。因為純粹是他們自己發起的,老師沒有義務幫助他們,甚至老師也是需要聽到這些故事的人。一切的一切都是這兩個年輕人自己安排的。為了這一次研討會,他們足足籌備了好幾個月。

最後,他們的研討會迎來了一百來名個學生,十位老師,還有兩位行政人員。研討會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是播放《自由中國》的影片。第二部分,包括銘慧在內的幾個法輪功學員走上講台,講述他們的故事,並回答學生和老師的提問。

Felix(圖左)和Martin很詳細的講述了他們接觸到法輪功這個話題,一直到他們很努力的把這個話題帶入課堂的全過程。(傳奇時代提供)

銘慧的出現,讓研討會變得感性起來。正如Martin所說,你可能聽說了很多數字:一千個這個,一萬個那個,可是當你看到一個活生生的例子,看到一個有血有肉的人,講述她親身經歷的苦難的時候。這些數字被賦予了更加沉重的意義。

他們的願望是希望再舉辦更多的這樣的研討會,邀請更多的學生和老師來參加。話題也不僅限於法輪功,還有西藏問題,維族問題等等。

採訪結束後,我們在Martin的房間裡拍空鏡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還是鋪天蓋地的書。書桌旁,書籍做的書架上(這是近年來最in的DIY書架)摞著二十多本書。

這是兩個很有思想的年輕人。Felix對政治很感興趣,這也是他將來的學習方向。在倫敦的法語學校,他們除了雙語流利,還會同時學兩國的文化、文學。Martin的房間裡有經濟學的複雜數學公式,也有亞里士多德的哲學教誨。Felix所說,哲學和政治是相通的。哲學思想似乎也在幫助他們理解當今世界發生的種種。

採訪結束,我們約他們一起去附近的土耳其餐廳吃肉捲。這顯然讓有中東血統的Felix大為開心。Martin知道了我們的計劃,什麼也沒說,直到我們進了小店,他才去附近的超市買了一條麵包——他好像是對某些食物會過敏。我們十分過意不去,他卻向我們道歉說是他的飲食比較挑剔。

▽影片:【傳奇時代】街對面的燭光

──轉自傳奇時代網站:legendsunfolding.com

(點閱傳奇時代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自古以來人們在探尋功夫的真諦,種種絕世武功,是歷史的真實,還是虛幻的傳說?在忙碌的現代社會,到哪裡能找尋那一種初心和古意?又如何明瞭紛亂世事之外的真機?
  • 「這讓我看到這群抗議者的決心是多麼堅定,還有他們所面對的惡劣氣候環境。對我來說是一天,對他們來說,是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不管天氣多冷,多濕,都是這樣。」——Phil Le Gal
  • 小倩說銘慧極為難過的時候會去她的房間,聊完了就睡在她那裡,瑟縮在床的一角,打雷都打不醒。她說這也許也是老天給她的一點補償,不然那麼多寄人籬下的日子,該怎麼過呀。
  • 這個使館前的抗議點能堅持下來,是因為有高姐做那個永遠不會宕機的後備,更因為有一百多個像她這樣的普通人,甘願把自己多姿多彩的人生,凝縮成使館前這樣一個平靜的身影。
  • 羅元值週六晚上的大夜班值了十幾年,曾問過他最大的困難是什麼,他說一個是冷,冬天不管穿幾層羽絨服,在那裡坐一會兒就像什麼也沒穿一樣了;第二,是值到第二天早上,到點了卻沒人來接班。
  • 像李勇這樣在勞教所裡吃盡苦頭的,會覺得這點雨不算什麼,就算下雨也會堅持在那裡打坐煉功。高郁冬也這麼說:「有人不是喜歡在雨中散步嗎?還覺得挺浪漫的。其實我覺得在雨中打坐,感受到的是修煉人的一種——超然。」
  • 十五年前的一天,媽媽把銘慧帶去公園與父親相見,那是銘慧最後一次觸碰到爸爸溫暖的手,再後來就是銘慧父親十五年的牢獄之災。銘慧的母親也因為修鍊法輪功被判刑十一年。形同孤兒的銘慧,獨自面對生活的挑戰和其他種種困難,現在還保留著孩童一樣的天真。
  • 12月,是萬物蟄伏的時節。冰寒蕭索是表面,皚皚白雪下,孕育的是希望的種子,期待著最嚴厲的霜雪考驗後,破土而出。
  • 十多年前的6月5日,在中國大使館的街對面出現了一群人,從那天開始,無論白天黑夜,他們從來沒有離開過。他們為什麼要晝夜不停的待在哪裡呢?面對強勢的中共政權,他們的行動又能起到什麼樣的作用?在他們安靜的身影後又是怎樣的人生?
  • 羅子昭,少年輟學,28歲成為北京五星級飯店廚師長。人生得意時,卻陷兩年牢獄之災,­如今又在紐約坐鎮世界級廚技大賽。他大起大落的人生又有著怎樣的故事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