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杜彼得:憂時元是詩人職 莫怪吟中感慨多

人氣: 16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9月10日訊】

無膽量、背叛

紐約時報5日登出一篇題為「我是川普政府內部抵抗力量的一部份」的文章,內容表示,政府官員都想政府成功,他們不得不致力反對川普一時衝動做出的錯誤決定。這位匿名批評者大力批評川普的「不正常行徑」,指他沒有指導決策的原則,也沒有共和黨人特有的理念,稱川普即興決定是反貿易、反民主的。文中更指川普衝動、敵對、瑣細及無效的管理模式,大部份會帶來災難,且說大部份官員正努力令他們的行動不受川普一時興起決定的影響。

匿名者又說,與川普開會經常跑題,他作出語無倫次的侃侃而談,即興做出的決定導致不成熟、資訊不全,有時魯莾的事後又要倒回去。匿名者強調:「我們認為,我們官員的首要職責是向這個國家負責。但總統卻繼續以不利於我們共和國健康的方式行動。」最嚴重的是神秘者爆料,指川普內閣成員曾考慮引用第25修正案,通過確定川普不適宜擔任總統將他革職,但文章又說,他們不想引發一個「憲法危機」。

今天有很多人問:「這會不會影響到人民對川普的看法?」我們認為一點也不會,因為川普從2017年上台後,幾乎可以被打擊的項目,從來就沒有斷過,他也一直在如影隨形的張力下,一步一個腳印的按照他心中的理想施政,而且是有效的立竿見影。反而是這封匿名信,嚴重的打擊了川普現在內閣的每一個成員,其中含副總統彭斯,他們每一個人現在一定戰戰兢兢,因為沒有人知道匿名者是誰?重點是除了總統本人之外,幾乎每一位高官「個個沒把握、人人有希望」成為匿名人。

我們認為紐約時報的這篇報導,會給白宮內部造成一定程度的加分,所有內閣為了怕被懷疑,必然配合並全面執行川普命令。因為強大的力量,往往來自於互動相連的莫名記憶創傷,誰現在敢在決策上首先反對川普,等於是自掘坑把自己埋葬,就像副總統彭斯目前自清的說:「這樣的人就不適合在川普政府工作。」在一個禁地開始漫長伸延的故事線,這裡面已經出現某種相反的張力。

幾乎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張力之複雜性,它呈現的是「內部與外部的作用力與反作用力」,各種迴異張力的各朝反方向發酵,而擴張且僵持的張力,竟達到極盡平衡的崩潰邊緣,對總統川普反而有利。最後最受傷的可能會是媒體本身,因為不論川普是否精神狀態不佳,他在美國憲法上,就是現任的美國總統,百分之百受到法律保護。沒有任何理由,一個媒體可以用匿名信,去攻擊一個國家元首,就算是民主與自由的國家中,從法理上、道德上都說不過去。

如果川普在18個月以來一帆風順,這二天媒體的內容就會俱有一定的「殺傷力」,只可惜假設川普從一開始就穿防彈衣,到現在恐怕已破了好幾件,再多加幾顆彈,只會引起人民反感,對川普影響不大。有前膽與理性的民主黨人,都不見得會感到高興,除非不懂美國政治,或是真正神經的「激進左派」。

總統川普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向記者表示,Bob Woodward的新書「什麼都不是」,又稱書中內容提早在本周披露,旨在幹擾Brett Kavanaugh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的確認提名聽證會,他不認為提名會因此而受影響。我們也相信不會,但這也值得川普總統省思,為什麼爭議會這麼多?

極左的自由主義現象

本月4日芝加哥市長Rahm Emanuel突然宣佈,他將不再競選連任市長,但沒有解釋原因。這位在奧巴馬政府時期,在奧巴馬的積極支持下當選芝城市長的政治明星,今年才58歲,記者會上他是與妻子一起出席,用「期待一起撰寫我們旅程的下一篇章」做為與妻子的未來規劃。他也語重心長的表示,芝加哥市長的工作是一個需要花終身時間的工作,但不是終身的工作。令人費解的是,早在之前他早已為競選連任籌得超過1,000萬元的經費。

Rahm Emanuel不只是在奧巴馬政府服務,也曾經在克林頓政府擔任過職位,累積了許多政治資本及人脈,仕途原本頗被看好,不過在他任內,為預算緊縮關閉許多政府機關,無法管控槍枝暴力氾濫,使得他的管治能力不斷受到質疑,甚至在他宣佈下台後,批評他的聲浪沒有降低。2012年芝加哥教師進行了歷史性罷工,並獲得壓倒性的公衆支持,雖然他也揚言要使芝加哥成為非法移民庇護城市,但綜觀他的施政,應該是「理性」的民主黨人士。

最後扳倒Rahm市長的連任稻草,應該是治安,就在上周長週末,整個芝城發生多起槍擊案,至少4死23傷,加上之前芝加哥不斷的槍擊事件,要求市長引咎辭職的聲浪不斷。芝加哥警察局長Eddie Johnson表示警局在上週末部署了1400名警力巡邏街道。儘管作了準備,週五入夜後又是2人受傷,週六有8人中彈,其中2人死亡,周日又有2死8傷,週一另有6人受到槍傷。(我們很難想像,倘若沒有1400警力巡邏,芝加哥在長週末要冤死多少人?)

麻州4日完成了州長、國會議員、州議員等職位的黨內初選,波士頓市議員Ayanna Pressley成功擊敗了民主黨的連任老將Michael Capuano,有希望成為首位代表該州的非裔女性國會議員。這次是繼自由派民主黨的Alexandria Ocasio-Cortez在紐約擊敗爭取連任的Joe Crowley後,又一老國會議員被民主黨自由派新星打敗的案例。民主黨內存在的這股強勁的左派進步人士,很容易使人連想到幾年前,終極一時的Tea Party,他們也是從共和黨分裂出來的。已過世的馬侃將軍,當年要不是找激進的茶黨佩玲搭檔,他有可能早已成為美國總統。

但這也並不意謂著,左派的「進步者」一定會在各地民主黨初選中遍地開花,曾擔任德拉瓦州長71歲的卡伯,在今年爭取第四度連任德拉瓦州的聯邦參議員,就輕易的擊敗了38歲曾是空軍退役軍人的哈裡斯。哈裡斯年輕,「進步」到公開承認自己是同性戀者,打著年輕改革的旗號,強調要廢除移民及海關執法局(ICE),但這些「進步」的因素,因為不是在紐約或加州,所以沒有被麻州選民接受。

結語

德拉瓦州資深的聯邦參議員卡伯,雖然已71歲了,由於是民主黨人,也經常批評總統川普,他的作風卻一向屬理性的中間派,與民主、共和兩黨的國會議員均能合作,因此深得各界敬重。

「中庸之道」在未來的美國,一定會成為值得推崇之道,畢竟勤於工作,努力做生意,安份守己的華人族群,根本不需要在政治上走鋼索,我們的選票不夠多,「嘩衆取寵」走不了太遠。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8-09-10 10:0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