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二部分 革命、內戰和恐怖(2)

《共產主義黑皮書》:被斬斷的紅色觸手(1)

德國

作者:史蒂芬‧庫托伊斯(Stéphane Courtois)、讓-路易斯‧潘尼(Jean-Louis Panné)

大紀元獲得授權翻譯、發行《共產主義黑皮書》中文版。(大紀元製圖)

人氣: 47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9月10日訊】共產國際和內戰

就在貝拉.庫恩及其同伴試圖把匈牙利變成第二個蘇維埃國家之際,列寧決定成立一個國際組織,其宗旨是將革命傳播到世界各地。共產國際(the Communist International,縮寫爲Comintern),也稱為第三國際(the Third International),於1919年3月在莫斯科成立,並立即開始與社會主義工人國際(the International of Socialist Workers,即第二國際,於1889年成立)展開激烈競爭。1919年的共產國際代表大會並無真正的組織能力,實際上只是滿足共產主義宣傳的迫切需要,以吸引當時正震撼歐洲的自發革命運動的注意。共產國際的真正基礎,反而應當追溯到1920年夏季的第二次代表大會。當時制定了21項加入的條件。凡有意加入該組織的社會主義者,均須符合這些條件。其後,作為「世界革命的總部」,該組織極為集權,完全由布爾什維克黨所控制。該黨在財政、軍事和外交層面上賦予共產國際以知名度、經驗和真正的政治權力。

從一開始,列寧就把共產國際視為國際顛覆的幾個工具之一(其它工具包括紅軍、外交和間諜活動);它的政治議程密切遵循布爾什維克的核心觀點,即停止對話、進行武裝鬥爭的時間到了。第二次代表大會通過的宣言得意地宣稱:「共產國際是暴動和無產階級專政的國際參與方。」因此,這21項條件中的第3條明確稱:「歐美幾乎所有國家的階級鬥爭正進入內戰時期。在這種情況下,共產黨人不能再相信資產階級法律,有責任在各處創立與合法組織並行的一場地下運動。該運動能夠在關鍵時刻採取果斷行動,為革命服務。」這些委婉說法的意思顯而易見:「關鍵時刻」是指革命暴動的時刻,「果斷行動」則是指參與內戰。該項政策被應用於所有國家,不論其政治制度如何,包括民主國家、共和國和君主立憲制國家。

第12項條件概述了由內戰籌備所帶來的組織上的必要性:「在內戰正酣的當下,共產黨只有在如下情況下,才能完成自己的角色:以完全集權化的方式進行組織;實行和軍隊一樣嚴格的鐵的紀律;其中央機構擁有廣泛的權力,獲准行使無可爭議的權威,並享有成員的一致信任。」第13項條件還規定了在激進分子中存有異議的情況下要採取的行動:「各共產黨……必須繼續對其組織進行周期性清洗,消滅所有屬於小資產階級或別有用心的成員。」

1921年6月莫斯科舉行的第三次代表大會,有許多新成立的共產黨參與,方向闡述得更明確了。《論戰略》(Thesis on Tactics)指出,「共產黨要用言行教育大部分的無產階級,並反覆灌輸這樣的理念:在環境有利的情況下,任何經濟或政治鬥爭都可以轉變為內戰;在此過程中,無產階級有責任奪取政權。」此外,《共產黨的結構、方法和行動論文集》(Theses on the Structure,Methods,and Action of Communist Parties)還長篇大論地鼓吹「公開的革命起義」和「戰鬥的組織」,要求每個共產黨都要對此加以煽動。這些論文清楚表明,只要「暫時不可能組建正規紅軍」,準備工作就是絕對必要的。

從理論到實踐的那一步是1921年3月在德國邁出的。在那裡,共產國際策劃了一場由貝拉.庫恩領導的大規模革命行動。在此期間,他已獲選為共產國際主席團成員。薩克森州(Saxony)的「三月行動」(March Action)在布爾什維克鎮壓喀琅施塔得起義之際發起,成為一場真正的暴動嘗試。儘管涉及暴力手段,包括企圖炸毀從哈雷(Halle)到萊比錫(Leipzig)的特快列車,但這場暴動卻遭遇失敗。這次失敗立即導致對共產國際內部隊伍的首場清洗。

德國共產黨主席和創始人之一的保羅.列維(Paul Levi),因批評他所稱的「冒險主義」而被邊緣化。從制度角度來看,各共產黨只不過是共產國際在各國的分部。由於先前就受到布爾什維克模式的影響,各共產黨迅速變得越來越居於從屬地位,之後完全臣服於共產國際。這種從屬關係既是政治上的,也是組織上的,因為共產國際逐漸為這些政黨作出了所有重大決定,並最終決定了所有的政策問題。「造反傾向」(insurrectionist tendency)很大程度上歸因於格里戈里.季諾維也夫,但遭到列寧本人的批評。儘管列寧基本上與保羅.列維看法一致,但他還是把德國共產黨的控制權交給了列維的反對者,以加強他本人對共產國際的控制。

1923年1月,法國和比利時軍隊占領了魯爾(Ruhr),依《凡爾賽條約》(Treaty of Versailles)的規定,向德國索取賠款。此舉使民族主義者與共產主義者因共同反對「法國帝國主義」而出現和解。具體而言,這場軍事占領促使民眾發起消極抵抗運動。該運動得到了政府的支持。已經不穩定的經濟形勢迅速惡化,貨幣價值暴跌,到8月1美元價值1,300萬馬克。罷工、示威和騷亂十分普遍,革命一觸即發;8月13日,威廉.庫諾(Wilhelm Cuno)政府倒台。

在莫斯科,共產國際領導人認為,發動一場新的十月革命依然是可能的。托洛茨基、季諾維也夫與斯大林之間關於誰領導新革命的分歧一得到解決,共產國際就著手準備武裝暴動的嚴肅事宜。在亞歷山大.斯克沃多夫斯基(Aleksander Sklobewski)(別名戈列夫﹝Gorev﹞)將軍等內戰專家的陪同下,特使們(奧古斯特.古拉爾斯基﹝August Guralsky﹞和馬加什.拉科西﹝Matyas Rakosi﹞)被派往德國。該計劃要靠一個由左翼社會民主黨人和共產黨人組成的工人政府來實現,要利用它來為群眾獲得武器。在薩克森州,拉科西計劃炸毀一座連接該州與捷克斯洛伐克的鐵路橋,以刺激該國捲入,從而造成更大的混亂。

這些行動計劃在布爾什維克革命(the Bolshevik Revolution,譯者註:即十月革命)周年紀念日發起。莫斯科興奮情緒升高。在那裡,人們相信勝利是確定無疑的。紅軍在西部邊境被動員起來,準備協助這場暴動。10月中旬,共產黨領導人加入了薩克森州和圖林根(Thuringia)州政府,奉命增援數百名無產階級民兵。這些民兵由25%的社會民主黨工人和50%的共產黨人所組成。但在10月13日,古斯塔夫.施特雷澤曼(Gustav Stresemann)政府宣布薩克森州進入緊急狀態,直接控制了該州,國家防衛軍(Reichswehr)準備進行干預。儘管形勢出現這種變化,但莫斯科仍號召工人戰鬥;剛從莫斯科返回的海因里希.布蘭德勒(Heinrich Brandler),則於10月21日開姆尼茨(Chemnitz)召開的工人大會上,呼籲舉行總罷工。由於社會民主黨拒絕聽從共產黨的領導,這一行動歸於失敗。共產黨人隨後取消了罷工,但由於通訊故障,這個信息從未傳達到漢堡(Hamburg)。10月23日早晨,200至300人的共產黨戰鬥隊在那裡襲擊了各警察局。儘管行動出其不意,他們卻未能達到自己的目標。警方與國家防衛軍共同反擊。經過31小時的戰鬥,漢堡共產黨人陷入完全孤立,並被迫投降。所期望的「第二個十月」未能實現。儘管如此,「M-Apparat」(軍事機構)仍是德國共產黨的重要組成部分,直到上世紀30年代,並被其領導人之一揚.瓦爾坦(Jan Valtin)(其真名是理查德.克雷布斯﹝Richard Krebs﹞)詳細介紹過。#

(編者按:《共產主義黑皮書》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了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本書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後,震撼歐美,被譽為是對「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專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總結」。大紀元和博大出版社獲得本書原著出版方簽約授權,翻譯和發行中文全譯本。大紀元網站率先連載,以饗讀者。文章標題為編者所加。)

譯者:春漾、言純均,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8-09-11 4:2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