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清泉:610畫皮背後的猙獰

「610」是在江澤民直接操作下成立,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大紀元)
人氣: 268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9月10日訊】當流氓一邊行惡,一邊鼓吹自己做了什麼善事;一邊欺壓良善,一邊編造如何幫助他人,無論表演得再逼真,有正常分辨力的人都不會相信。人們知道他之所以費盡心機、花言巧語,目的就是掩蓋罪行,迷惑人心,利於他繼續行惡。也許大家說,這道理誰不明白啊?可如果這流氓披上合法的外衣,霸占了話語權的時候,你可不一定能分辨出來。請看《齊魯晚報》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日A07版的所謂報道《出獄後流落街頭 一個電話改變了他的人生》。

《齊魯晚報》又登假新聞

文中說天橋610主任馬寧接一個因學法輪功被判刑多年的人出獄時,給他留下電話號碼。那人出獄後什麼技能也沒有,甚至跟社會格格不入,只好給馬寧打電話。馬寧把他送到濟南天之驕廣告公司,公司總經理每月給他4000元,還教他談業務,這人迎來了新生云云。

不明真相的讀者也許真被這位610的馬主任給感動了呢。這610是個什麼機構啊?是做慈善的嗎?如果當大家知道610的真實身分,就會明白這又是一篇造假新聞了。

畫皮下的真實面目

臭名昭著的中共「610辦公室」是中共前頭目江澤民於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為了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犯罪機構,類似中共文革時期的文革小組和納粹德國的蓋世太保,從中央一直常設到全國最基層。該犯罪機構從成立、組織結構、隸屬關係,到運作和經費等各個方面都打破了中國政府的原有構架,並有超出中國現有憲法和法律的權力和任意使用的資源,是一個無法無天的犯罪組織,罪惡深重。

十九年來,在這場邪惡的迫害運動中,邪惡「610」組織作為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私人犯罪指揮系統和執行機構,全面控制了所有與迫害法輪功有關的犯罪活動。數百萬法輪功學員被中共非法剝奪人身自由、關押、勞教、誣判重刑;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致死、致殘或被活摘器官致死;千千萬萬個幸福美滿的家庭被迫害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上億法輪功學員被中共污衊,受到精神侮辱和打擊,喪失了人類應有的自由和尊嚴。「610」在迫害法輪功學員中血債纍纍,罪不可恕!歷任610大頭子們如劉京、李東生、張越、周本順等均不得善終,各級610因貪腐、惡疾、非命等惡報不斷。中共內部都知道,610是名副其實的「死亡職位」。

可疑的610馬主任和虛構的故事

一般來說,610人員知道自己幹的這種工作缺德又危險,所以,一般不願別人知道自己的身分。文章中反而高調宣傳的天橋區610的主任馬寧,其真實度太可疑了。

不但如此,文中涉及的所謂的法輪功學員,既沒有個人信息,也沒有介紹他為何被判刑,在何處關押,關了多少年,連新聞的首要要素都不符合,談何可信度。

文中還有更多自相矛盾的環節。說他出獄時是天橋區610去接的他,這就很奇怪了。人家又不是沒有家人(文中說他有父親),出獄時為何沒見到親人呢?這無意中泄漏了610的又一非法行徑: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或勞教期滿後,監獄或勞教所通知當地610來,直接把人關進當地洗腦班,再經過當地610的洗腦或暴力摧殘後,認為其達到「轉化」標準了,甚至還要勒索家人一定數額的錢財才放人。這就等於出了大獄進了小獄,610就是這麼無法無天。

文中又說他回家後無法謀生,只好又回到濟南,暗示其人是外地人。這就更奇怪了,一個外地的法輪功修煉者出獄時,為什麼反而是濟南天橋區的610去接呢?大概編這個稿子的人也心虛,如果說是濟南的法輪功學員,未免太容易被人識破了,就編了外地的,還不說是哪裡的。他以為自己挺聰明,其實是欲蓋彌彰。

文中說那人與社會格格不入,誣陷法輪功。這純粹是在重複多年來中共給群眾灌輸的謊言。真實情況是,法輪大法是不脫離世俗的佛法修煉,修煉者人人都有自己的工作,不但要做好人,還要干好本職工作,對家庭負責,對社會負責。是中共的迫害使他們失去了安寧的生活環境。

文中說610費勁給他找工作,以顯示自己的偽善。其實導致法輪功學員失去工作和家庭,被迫與世隔絕、身心遭受摧殘的原因正是中共發動的這場慘絕人寰的迫害。教師無法教書育人,醫生被迫離開崗位,有公職的被開除,幹個體的失去了賴以為生的生意,學生不能繼續學業,退休者無法安享晚年……使老無所養,幼無所依,甚至被酷刑折磨、被打毒針、被活摘器官而失去生命。近二十年來,一起起人間悲劇,在神州大地不斷上演。

天之驕廣告公司,不要利用慈善來做廣告

《電話》一文中唯一的真實信息,濟南天之驕廣告公司確實存在,總經理確實是張天深。但具體天橋區610——張天深——天之驕——《齊魯晚報》之間有什麼關係,就不得而知了。如果天之驕的張經理做慈善,是出於人的善良本性,那無可厚非。但如果為中共的迫害站台,那不是善,而是助惡為虐。

真實的迫害案例揭示610的邪惡本質

每一個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經歷,都是實實在在的。不用半點虛構,都足以令人動容。以下列舉幾個真實的迫害案例,讓大家看看,邪惡610是如何充當迫害善良的劊子手的。

◎原重慶大學生呂震被山東省監獄毒打致死

拋開真假不論,《電話》一文中所指的小伙應該曾被關押在山東省監獄,說他今年四十二歲。那咱們就舉一個被山東省監獄折磨致死的真正的法輪功學員——呂震的例子。如果他現在仍活著,恰好是四十二歲了。

呂震

呂震,男,漢族,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五日出生,山東蒙陰縣蒙陰鎮西儒來村人,重慶大學國際金融專業學生,品學兼優。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大法後,呂震與重慶大學的學員們毅然去北京依法上訪。多次遭到重慶大學、蒙陰縣當地惡徒們的追捕迫害,二零零四年三月,呂震在蒙陰鎮趙峪村再次被惡徒們綁架,非法關進蒙陰看守所、臨沂市洗腦班。他被非法羈押了十個多月後,蒙陰縣610、蒙陰縣法院將其誣判十一年重刑,投進山東省監獄,

呂震入獄後,被關進十五號嚴管室,因拒絕所謂的「轉化」,警察李偉指使刑事犯人強制他每天頭和腳緊貼著牆、雙手抱頭蹲著,從早上5:00一直蹲到夜裡2:00~3:00,每天只能睡二個小時。

二零零九年六月的一天,呂震向王姓監獄長陳述了十一監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嚴重情況,王姓監獄長當時惱羞成怒,惡狠狠地說:「你想幹什麼,這是共產黨的天下!」隨後甩手就走。

第二天呂震就遭受嚴管迫害,在十一監區陳岩等惡警的指使下,殺人犯謝曉剛、李大鵬、蔡和傑、李鵬、張登雲、周雲龍、李宏祥充當打手,對呂震拳打腳踢,施予各種迫害手段。呂震被折磨致昏迷後,他們用涼水潑醒,再打……一連十幾天,最後將奄奄一息的呂震的雙手、雙腳捆綁在一起,頭朝下、腳朝上吊掛起來,直到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一日凌晨, 呂震被活活毒打致死,年僅三十三歲。其境慘不忍睹,令人髮指。

後經家人及正義人士的抗爭,山東監獄承認呂震被毒打致死並賠償二十六萬元人民幣。可是多少錢也換不回一個善良、陽光的年輕生命啊!

◎原山東省政府門診針灸醫師苗培華被610反覆迫害致使精神失常

苗培華,女,五十多歲,原是省政府門診部推拿針灸大夫。二零零七年二月三日被歷下區公安610李東方、孫輝等綁架,被山東第一女子勞教所非法關押一年。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中共邪黨人員對濟南法輪功學員張興武教授非法審判,極端恐慌的610指使公安綁架了多名法輪功學員。苗培華也是其中一位。後來被非法勞教一年九個月。到期後,由於不放棄信仰被延期十一天。勞教所提前與610勾結,苗培華剛走出勞教所的大門卻又被濟南市610劫持到洗腦班強制洗腦。

洗腦班用非常具有欺騙性的手段對長期受盡折磨的苗培華進行另一種方式的迫害。他們十多個人圍著她一個人,晝夜不停地灌輸歪理邪說和謬論。在這樣的情況下,致使苗培華的意識不清醒,精神達到崩潰的邊緣。大年三十那天,洗腦班把苗培華強行送進了精神病院。她遭到的迫害更嚴重。一天三次被迫服用十多種精神病藥物,一天兩次用電針電擊,致使她口齒不清,每天迷糊不醒,並且全身顫抖,面部變形,大腦一片空白。醫護人員有的同情但也無奈,有的嘲笑諷刺。苗培華被迫害的生不如死。

因苗培華曾從事過推拿針灸的醫務工作,猶大李振芳想利用苗的技術為自己掙錢。到610要求擔保她,同時承諾可協助610監控苗。她們將苗培華從精神病院接到李振芳處時,市610頭子李梅與苗合影想以此邀功。

擺脫邪惡的關押與洗腦後,苗培華回到家正常學法煉功,很快恢復了健康。

二零一五年六月九日,苗培華在濟南西客站附近講真相時又一次被綁架到看守所。二零一六年四月六日,槐蔭區興福派出所的副所長韓寶岩、王副所長與兩名610的人員以及警察魏俊華來到濟南市看守所,強制把已經被非法關押近十個月的苗培華劫到精神病醫院做鑑定,企圖把苗培華關入精神病院進行藥物摧殘。

苗培華被強制戴著手銬劫持往精神病醫院,她非常理智,給參與此事的人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講善惡有報的道理。然而失去理性的王姓副所長叫囂:「我不怕報應!」車到醫院門口後,王姓副所長使足力氣拽著苗培華的手銬強硬把她拖下車,苗培華就大聲地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大聲說講述曾經遭受過的迫害。

苗培華被強行拖進一個科室裡,那裡有三個醫生,苗培華仍然給他們講真相。醫生說:「別激動,慢慢講。」苗培華還當場表態她不會配合做任何鑑定的,醫生聽完她的敘述後說:「好了,走吧。」王姓副所長著急地說:「還沒做鑑定呢。」醫生說:「不用做了,她思路清晰。」就這樣,惡人的計劃未能得逞。

◎計算機教師楊峰一家被嚴重迫害

楊峰

楊峰,男,一九七零年出生,畢業於山東濰坊信息工程學院並留校任職,是一位很優秀的教師,深受領導賞識。修煉法輪功後,更加英俊儒雅,脾氣溫和、身體強健。楊峰在繁忙的工作之餘,還拿到了碩士研究生的學位。二零零零年四月,楊峰上北京信訪辦為法輪功鳴冤,被單位停發工資。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八日,楊峰從非法關押他的濰坊610洗腦班走脫,來到濟南打工。從此開始了長達十一年的妻離子散的流離失所生活。濰坊警察多年來一直監控楊峰妻子、岳母家,並監視跟蹤其家人。警察發現楊峰的岳母往來濟南,於是,濰坊警察和濟南警察合謀,抓到了一個可以炮製「跨地區」所謂大案的藉口實施迫害。二零一四年七月二日,楊峰和母親在住處被濟南天橋分局國保大隊長黃健帶隊,夥同大橋鎮派出所和濟南市公安局十多個警察綁架;楊峰的岳母於桂芳在另一個法輪功學員家串門時也被綁架,當晚被關進仲宮看守所。七月三日,楊峰的妻子陳冰囡在濰坊被綁架。

楊峰岳母於桂芳,退休前任濰坊市法制局副局長。她不僅能力強,還多才多藝。在她剛二十歲左右時,就成為一家國營企業的廠長。在六十年代,她作為山東省女民兵「特等射擊能手」、「游泳能手」,受到省級表彰,成為當時名揚全濰坊的「五朵金花」之一。於桂芳因堅持修煉法輪功多次遭到中共的迫害。

自二零一四年七月二日,楊峰和於桂芳被綁架後,被非法關押在濟南看守所長達一年之久後,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二日,濟南市天橋區法院在濟南市看守所裡對楊峰和於桂芳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九日,楊峰被非法轉到山東省監獄十一監區。

二零一六年初,家人去監獄探視時,看到楊峰的身體被迫害的很嚴重,心臟憋悶疼痛,腿上腫了個大包,肌肉僵死腫脹,胃不好、吃不下飯,精神狀態堪憂。

◎長清區黨校教師、律師劉如平因迫害失公職,要求恢復工作再被冤判

劉如平,男,今年五十七歲,原為濟南市長清區黨校法律研究室主任兼律師;妻子張承蘭,五十四歲,濟南市長清區經濟和信息化局工程師。

劉如平

劉如平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以前患有的腸胃炎、神經衰弱、咽喉炎等疾病不翼而飛,道德也得到昇華,無論是法律教學工作、律師業務,還是平時生活,他時時處處以真、善、忍來要求自己,講真話,辦真事,與人為善,受到了同事、當事人及街坊鄰居的廣泛好評;法律教學工作得到了學員的廣泛認可。

然而,劉如平卻因為堅持修煉「真、善、忍」做好人,曾經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判刑七年,被劫持到山東省監獄迫害,長期被關禁閉一級嚴管,二零一六年七月六日才出冤獄。妻子張承蘭曾被非法勞教一年半,所在單位將其工資降至最低辦事員等級。

長期以來,長清區610一直監控、跟蹤劉如平、張承蘭夫婦。610頭目劉洪水對他們二人用手機拍照和錄像。

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九日上午,長清區新城派出所警察在張承蘭的工作單位將張承蘭綁架,並非法抄家,搶走許多私人物品。傍晚六點左右,兩個警察將劉如平劫持到長清區的濟南第三看守所非法關押。

綁架劉如平的藉口是,劉如平在向原單位長清區黨校和長清區政法委、組織部、信訪局等部門要求恢復工作職務、工資、編制的「恢復工作申請書」中講述,即使按中國現行法律,法輪功在中國是合法的,法輪功是上乘的佛家修煉功法,法輪功教人向善,提高人的思想道德水準,祛病健身有奇效,迫害法輪功是違憲違法的等等真相內容。從而引起這些部門人員恐慌。以此綁架報復迫害劉如平。

二零一八年一月三十日上午,長清區法院非法開庭迫害劉如平律師和他的妻子張承蘭以及71歲的法輪功學員朱玉芝。從非法庭審的陣勢上來看,中共迫害修煉真善忍的好人心虛到何種地步。法庭內塞滿了長清區政法委、610、公安、社區的人,不允許家人朋友依法參加庭審。法院門口如臨大敵。周圍遍布幾十個穿警服和著便衣的警察,5個警察排成隊在法院大門口來回巡邏。來往的市民都議論紛紛,不知審理什麼大案要案。兩名律師為他們做了有理有據的無罪辯護,法官與公訴人無言以對,當庭未宣判。後來為他們做無罪辯護的律師得知消息,在610的授意下,法院對劉如平和張承蘭非法判四年半和三年半。這個聚少離多的家庭再次被迫骨肉分離。

後記:正告刀筆寫手齊尚科

這篇報道的署名又是「齊尚科」,這是一個多次推出污衊文字的官方寫手。多年來,他或他們就靠惡毒的誹謗和惡劣的謊言造謠生事,欺騙群眾。

邪惡610非法組織不甘心被天理、法律懲處的必然結局,一方面暗地裡指使公檢法對法輪功學員痛下黑手,一方面霸占話語權為自己塗抹畫皮,必將都成為將來清算的證據。

古人云:文責自負。一支筆,可寫出生花的美文,流芳千古;亦可枉法奸佞,遺臭萬年;更可混淆是非,顛倒黑白,助濁浪滾滾,毀人自毀!

在此奉勸「齊尚科」們不要為了眼前的蠅頭小利而葬送了未來。唯有良知,能識別善惡;唯有膽識,才能擺脫中共610魔爪!

文章來源:明慧網

責任編輯:普山

 

評論
2018-09-10 5:0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