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人氣: 367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9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美國雜誌《新共和》(The New Republic)近日發表長篇調查性報告說,美國大學在中國問題上存在自我審查,其程度令人擔憂。華人面臨的挑戰更大。這種「傳染病」限制了校園內的辯論,並使學生和學術界人士遠離那些可能觸犯中共的話題。

此調查性報告由亞洲協會美中關係中心的資深研究員、記者費什(Isaac Stone Fish)所寫。在過去六個月,費什對美國大學的教授、學生、行政人員和校友進行了100多次採訪。結果表明,美國大學對中國問題自我審查的普遍程度令人感到不安。

費什說,這不僅削弱了大學的學術和誠信,而且削弱了他們與北京在研究、學術合作以及中美機構之間聯合項目等問題上的談判能力。

美國大學學生學者的自我審查

對於那些觸及中共敏感話題的外國專家學者來說,中共的一貫懲罰伎倆是請他們去「喝茶」,拒發去中國的簽證,或者是威脅他們在國內的家人。比如,美國新聞網站Buzzfeed中國分社社長李香梅(Megha Rajagopalan)因報導中共侵犯人權等敏感問題,在中國申請續簽記者簽證被拒。李香梅8月22日在推特上證實說,中共外交部5月份拒絕給她簽發新簽證。

費什說,一些在美國的研究生承認他們經常進行自我審查。「我已經達到了不去參與任何和中國(共)政府相關的過於政治化的事情。」美國一所頂尖大學的一位白人研究生說。

她直言,自己這樣做是擔心觸犯敏感話題後,可能影響未來獲得中國簽證。

費什說,和多數受訪學生一樣,這位白人研究生要求保持匿名,因為她擔心,公開討論自我審查將會帶來風險。但她希望費什可以在研究報告中提及她的種族,因為在她看來,有色人種或華裔美國人和白人相比,在公開談論中國問題上有更少的自由。

今年3月,費什在亞洲研究協會年會上與俄亥俄州立大學研究中國文學和民俗學的編輯和翻譯Anne Henochowicz女士進行了交談。她的部分研究涉及內蒙古的傳統和民間音樂。令她一直掙扎的問題是,在她的研究報告中,有關潛在的政治性爭議話題,要寫得多直接。猶豫的部分原因是她擔心若觸犯了中共,或在將來被拒發去中國的簽證。

一位美國的中國歷史學家表示,經常聽到研究生和年輕學者被建議不要在他們的研究中探索敏感的中國話題,這樣他們就可以保住他們的簽證。

十幾個與費什交談過的人說,他們沒有進行自我審查,但他們偶爾會對要表達的事情進行不同措辭,以免「冒犯」合作夥伴。

十多年來,喬治城大學教授米爾沃德(Jim Millward)去中國一直受到嚴厲的限制。顯然是因為他的研究是關於中共敏感的中國新疆問題。他表示,曾有一次,他在中國的一個會議上展示他的研究文章,但中國翻譯人員在翻譯時卻將其中一個敏感部分刪掉了。他理解為,那是在對「特殊群體」進行翻譯。

華人群體面臨自我審查的壓力更大

費什的調研還發現,海外的中國學生、中國教授和華裔美國人在美國大學面臨的自我審查壓力要大於美國白人,因為後者在中國基本上沒有家人,也從不持有中國公民身分。那些在中國有家人的學生學者,在美國大學裡面臨的挑戰更加嚴峻,因為他們一旦觸動了中共的敏感神經,就會給中國的家人造成困難。

費什認為,這種現象破壞了一個特別有用的知識來源,因為和美國同行相比,中國教授和學生經常對中國有更加深入的理解。

費什說,他曾和一位美國大學的中國博士生交談。該博士生告訴費什,2008年當她還在一所中國大學就讀研究生時,一位同學找到她,並問她是否想要在中共國家安全部效力。

「他知道,我申請了一所美國大學,並詢問我是否想要獲得『第二份助學金』」,這位博士生說,並補充道,她有禮貌地拒絕了該同學的提議。

一些中國學生、美國教師以及人權衛士等都認為,來自中國的學生與教師有時會監視其他中國學生,甚至是美國教授。

2017年5月發生在馬里蘭大學的中國留學生楊舒平事件,震驚全球。楊舒平在大學畢業典禮中感歎美國的清新空氣,並引申到言論自由和公民權利像空氣一樣重要。她的此番有感而發的發言一天內遭到中共多家黨媒的批判。黨媒《環球時報》、中國青年網微信公眾號在當天都轉發了這段致詞影片,並截取部分言論抨擊楊舒平。一天後,楊舒平家人的居住地址在網上被廣泛傳播,促使楊舒平為自己的演講發表了一份公開道歉。

「我總是擔心,教室裡會有人在舉報他們所聽到的內容」,一所美國大學的一位政治學助理教授說,「幾乎可以肯定,他們也在彼此舉報。」

一位白人美國研究生告訴費什說,她擔心中國留學生在監視她的言論和行為,「如果我在課堂上說了些什麼,一名學生舉報了我,那麼也許我會受到嚴格審查」。「這是美國教學的一個雷區。」她說。

美國大學的自我審查

費什說,哥倫比亞大學現代西藏研究項目前負責人巴奈特(Robert Barnett)強調,雖然該大學從不主動限制他的工作,但是大學裡往往「有很強的傾向」,不分派類似做他這種研究項目的學者到中國進行學術合作,或與中國代表進行對話。而且,美國的許多著名的機構也都如此。

費什認為,雖然自我審查是全球商業中的熟悉概念,但學術自我審查尤其令人不安。中國國內的審查令中國記者和在該國工作的學者效用降低,而美國大學和智庫便成為有關中國信息的最佳來源。自我審查若存在於美國機構內,會限制美國決策者、商人、人權倡導者和公眾對如何與中國互動做出明智決策。

自我審查現象還延伸至那些在中國設校區或與中國大學合資的美國大學。而且很多美國頂尖大學都在中國有業務,如哈佛北京書院、上海紐約大學等。

知情人士透露,幾年前,中共更新了《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列明禁止組織舉行威脅中共國家安全和團結的活動。在更新後,哥倫比亞大學設於北京的全球中心取消了原定在2015年春季和夏季舉行的多次會談,原因是擔心這些活動會令中共官員感到不安。知情人士表示,取消活動明顯是自我審查的例子,雖然哥倫比亞大學對此表示否認。

加州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政府學教授裴敏欣形容這些在中國的機構是「人質」,北京可以在很多方面令他們的生活變得悲慘,例如限制簽證、加強健康與安全檢查,甚至威脅要關閉其在中國的校園。

費什的研究報告還提到了和多所美國大學有合作關係的孔子學院。新澤西城市大學的孔子學院主管尹秀麗(Yin Xiuli,音譯)坦言說:「我們避免敏感問題,諸如台灣和法輪功。」

中共資助的孔子學院遍布全球,在146個國家和地區有525所,註冊學生超過900萬。僅在美國就有100多所。

孔子學院在全球的運作已經引發多國關注。多個調查報告披露,孔子學院表面上是一個文化教育機構,但實際是向學生傳播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審查大學言論,扭曲中國歷史。

今年以來,美國國會的盧比奧(Marco Rubio)和穆爾頓(Seth Moulton)等議員分別寫信給美國多所大學,要求他們停止與孔子學院合作。

盧比奧呼籲這些大學說:「中共積極地『滲透』到美國的教室,扼殺自由的提問,顛覆海內外的言論自由,敬請考慮終止(和中共的)『孔子學院』協議。」

穆爾頓說,中共政府在全美範圍內建立和擴大孔子學院的目標和目的是明確的,即扭曲有關中國的學術討論,威脅並讓人權捍衛者噤聲,創造一個「不能容忍異議聲音」的氛圍。

美國8月份通過的《2019財年國防授權法案》明確規定,限制國防部對那些有孔子學院的美國大學中文項目進行資助。

費什指出,很多做中國研究的教授在中國花了足夠的時間,最後總結說,他們不想生活在中共的世界中。美國學術界應該批判性思考一下,應該如何去回應中共日益增長的影響力,而不是按照中共意願進行自我審查。#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8-09-11 11: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