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康國雄:我的右派爸爸康心如

——《反右運動55周年留言》

人氣: 2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9月11日訊】我的父親康心如是西南地區的一個銀行家。他出生於1890年。1910年他由於右任介紹加入中國同盟會。後考入早稻田大學政治經濟學專科。1927年他得到了劉湘的支援,將中美合資的美豐銀行變成一個華資銀行,是中國最早將外資變成中資的一個創始人之一。在抗日戰爭最緊要關頭,他作為陪都重慶的參議長,積極抗日,做出了卓越的貢獻。

八路軍辦事處在重慶設立之後,我父親和康氏家族以及他的美豐銀行,在多方面為共產黨做了工作(見黨史出版社2005年出版的《中國共產黨歷史》第762頁)。1949年身為國大代表的父親沒有跟國民黨去台灣,也沒有留在香港經營他的外貿公司(兆豐公司),而是和我母親從香港回到重慶,怕國民黨把他強制帶走躲到了北陪。他盼望並等候共產黨曾莊嚴承諾的那個民主自由、包括各階層各黨派共襄國事的聯合政府。

1949年11月30日共產黨軍隊進入重慶。美豐銀行被迫在1950年4月4日停業。1951-1955年我正在南開大學經濟系學習,曾經收到過我父親寫給我的一封信,記憶很深。他在信上說「我怕你不服從真理,應該好好學習」。1957年他中了毛澤東的陽謀之計,被定為二類右派,降級勞改。1966年8月他家被抄,鍋碗瓢勺全部拿光,片紙未留,僅剩身上穿的衣服。1969年11月他病危,「經工宣隊、軍宣隊經研究批准住院」。入院後三天,與世長辭。

小時候,我與蔣介石夫婦和蔣緯國有過一些鄰里交往。儘管他們待我很親切,那也沒能左右我對國民黨腐敗無能的判斷。我成為公認的「反蔣急先鋒」。1949 年我20 歲,其後聽到「你們像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希望寄託在你們身上」這樣的「最高指示」時,滿心歡喜,渾身是勁。那時我真是太想規規矩矩地跟著共產黨走,真是太想為中國的富強做貢獻了。結果卻是浪費了我的青春和壯年,讓我無法像父親那樣報效祖國。如今我已經是垂暮之年,有人說我的一生是個傳奇,我說:不是。我只是一個小小的釘子,把那個太過沉重的備忘錄,釘在歷史的哭牆上。

--原載新世紀

責任編輯:朱穎

評論
2018-09-11 11: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