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噬民企三大陰招 明搶、暗箭、軟刀子

藉經濟改革牌徵重稅侵吞民企 民營企業家被誣判為國企六倍

中共體制決定了公有制經濟是主導,私營經濟只是國有經濟的補充。(大紀元合成圖)

人氣: 257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9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何堅報導)五年前,曾上榜「中國企業改革十大傑出人物」的湖南民營企業家曾成傑,在被法院判處祕密處決前,就已經預見了死亡的結局。因為在他被捕之後、法院立案之前,其所擁有的23.8億元(人民幣,下同)資產,就被地方政府以3.3億元的賤價賣給湖南省財政廳下屬企業。

曾成傑的悲劇雖然極端,但並非特例,更像是中國民營經濟的一個微觀縮影。在中共統治下,民企就像是圈養的牛羊,養肥了就殺。

對照中共最新經濟數據分析,似乎從宏觀層面上印證了,民營經濟正在被「宰割」。

企業數據反差隱藏衰退

中共統計局定期公布規模以上(年收入2,000萬以上)工業企業經營數據。今年八月公布的企業數據出現異常:工業企業收入和利潤 「累計同比」與「累計值同比」出現巨大偏離。

這裡的「累計值同比」是用統計局發佈的截至今年的累計數據,與去年同期進行對比的結果。而「累計同比」是統計局發布的同口徑對比結果。

比如說統計局公布的2018年一至七月(規模以上)工業企業主營業務收入,累計同比增長9.9%,看似不錯。

但用今年一至七月主營業務收入60.5萬億元,與去年同期69.8萬億元進行對比,結果是累計值同比為-13.3%,形勢嚴峻。一增一減,相差23.2個百分點。

而統計局公布今年一至七月工業企業利潤總額,累計同比增長17.1%;但用今年一至七月利潤總額39,038.1億元與去年同期42,481.2億元對比,累計值同比變化是-8.1%,相差25.2個百分點。

工業企業數據為何出現如此巨大的反差?

統計局的解釋是,規模以上的企業統計數量在動態變化。

不過,符合年收入2,000萬以上規模標準的工業企業數量減少,本身就意味著大陸經濟在衰退,而非增長。

而企業數量減少,導致收入和利潤同比數據出現近四分之一的巨大差異,則代表著中共光鮮的經濟數據下,隱藏著嚴重的衰退真相。

大陸民營經濟在快速倒退

如果細分國企和私企的利潤偏差,可以發現,今年一至七月國企利潤累計同比增長30.5%,與累計值同比(28.5%)只相差2個百分點;而私營企業累計同比增長10.3%,與累計值同比(-27.9%),相差38.2個百分點。

這說明工業企業經營數據的巨大反差,主要源自規模以上私營企業數量大幅減少,反映大陸民營經濟正在快速倒退的現實。

招商銀行研究院對此分析指,在規模以上統計樣本中消失的企業,主要是私營企業,它們或者是慘淡經營、收入降低至規模以下,或者是徹底死亡、關門倒閉。

即使是倖存下來的私營企業,在中共去槓桿(去債務)壓力下,處境也變得更艱難,資產負債率在快速上升。

招商銀行研究院認為,大陸民營經濟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

中共公有經濟體制吃定民企

大陸民營經濟及民營企業家的悲劇命運,其實早被中共體制鎖定。

中共體制決定了公有制經濟是主導,私營經濟只是國有經濟的補充。

那麼,私營經濟如何「補充」國有經濟?在中共體制下,就是被黨、政府和權貴階層給吞噬。

中共吸收,或者說吞噬民營經濟的方式,不再是上世紀50年代大規模沒收私營企業的「公私合營」,而是改用「明槍」、「暗箭」、「軟刀子」三大手段。

懷璧其罪奪民產

「明槍」,其實就是明搶,中共政府通過司法公權力,給企業家扣上「違法犯罪」的帽子,直接搶奪民營企業的資產。曾成傑就是典型,生命和資產都被政府剝奪。

《2017企業家刑事風險分析報告》顯示,2017年被定罪的中國企業家(2,292人)中,國有企業家(328人)占比14%;民營企業家(1,964人)約占86%。

民企老闆一旦獲罪、或者遭受刑事指控,其資產往往也會任人宰割,這或許是民營企業家獲罪比例奇高的根源,或者說懷璧其罪。

例如五年前,擁有三家紡織公司、資產市值逾10億的山東蒙陰縣民營企業家石立軍,一夜之間身陷囹圄,10億家財被地方官清算。石立軍後無罪出獄,但被侵吞的錢卻再也拿不回來。

逼破財消災暗藏招災

對於中國民營企業而言,政府的司法「明槍」躲不了,行政上的「暗箭」更難防。

工商、稅務、衛生、消防、環保,中共五花八門的行政部門都能利用手中權力,讓企業舉步維艱,甚至關門倒閉。

民企要生存,就不得不破財消災,收買官員。而此舉又會成為民企老闆「腐敗犯罪」的證據,隨時可能被中共用「明槍」來收割其財富。

從宏觀經濟的角度,中共吞噬民營經濟最快的方式,還是用「軟刀子」──經濟政策。

經濟政策包裝重稅及兼併

比如說中共最新的社保改革,將社保費改由稅務局徵收,會增加企業約1.5萬億元的社保費支出,而且增加的支出主要集中在民營企業。預期會有大批中小民企因激增的社保開支而倒閉。

中共年年推減稅政策,結果是越減稅政府稅收越多:2017年稅收收入同比增長10.7%,今年一至七月稅收收入漲幅提高至14%。

中共的減稅政策,在實踐中是減了國企的稅,但加強了對民企的徵稅,從而加重了民企負擔。

中共最近三年還大力推行所謂的「混合所有制」國企改革。

該政策被外界稱為公私合營2.0版,中國經濟學家夏業良指出此為變相的國企兼併民企。

種種跡象均顯示,中共正在利用「明槍」、「暗箭」和「軟刀子」三大手段,從民營企業身上割去大塊肉,加速吞噬民營經濟以自肥。

重慶打黑  民企老闆家破人亡

利用中共三大陰招作為政治上位手段最「爐火純青」之一的,要數出身於血色權貴家庭,在文革時當過紅衛兵聯動分子將父親肋骨打斷的薄熙來。

當年為爭十八大入常,薄熙來在重慶營造「打黑」政績,以民營企業家祭旗。據中國憲法學者、華東政法大學教授童之偉對重慶打黑的全面調查報告,打黑主要打擊民營企業家,單憑薄熙來等人一句話,許多家財億萬的民營企業家被打成黑社會頭目,資產被沒收充公,一夜之間家財被洗劫一空,變成階下囚,有的甚至性命不保、家破人亡。其手法是大搞株連、嚴刑逼供、迫害律師、脅迫證人等,製造 無數冤案血案。

如重慶第二大民營企業家、擁有40億資產的俊峰集團董事長李俊,被薄熙來指涉黑,李被逼逃亡泰國,其親友最少25人被株連、遭受酷刑或判刑。重慶資深律師趙長青為李家辯護,遭薄熙來當面恐嚇要查他、他女兒及女婿。此外,重慶大民營企業家陳明亮被判死刑,其數十億私產被沒收。

雖然薄熙來於2013年因受賄、貪污、濫用職權等罪成,被裁定終身監禁,但千億被其充公的財產不知所蹤。

人緣極差的薄熙來在中共政壇崛起,主要是靠父親薄一波與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的一筆政治交易。據指,江為了在十五大逼退喬石,由當時八大元老唯一尚存的薄一波向喬石施壓,換取江做其子薄熙來仕途的保護傘。於是在江的蔭護下,薄熙來步步高升,先任遼寧省長、商務部長、重慶市委書記等職務,再於十六大以極低票當中央委員,十七大進入政治局。

薄在政治上得勢還依靠同為太子黨的曾慶紅,曾慶紅1999年任中共中組部部長後,推行血統論,安排大批高幹子弟進入權力核心。◇

責任編輯:昌英

評論
2018-09-12 9:4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