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華人親歷9·11:轟一聲 我每根頭髮都被衝起來

「第二架飛機撞了上來,『轟』的一下…….我的每一根頭髮都被熱浪衝起來」

圖右二為新建的世貿中心1號大樓。(王新一/大紀元)

人氣: 88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9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王新一紐約報導)「我的同事衝進來,告訴我飛機撞上大樓的時候,我還以為是一場失事的小事故。我走出辦公樓,十多分鐘後,我聽到轟鳴聲,第二架飛機撞了上來,『轟』的一下,我的每一根頭髮都被熱浪衝起來。」2001年9月11日恐襲當天,紐約曼哈頓華埠居民陳家齡就在事發地五個街區之外上班。

陳家齡曾經的公司在他背後這棟樓中,就在被撞的世貿中心對街,他說,當時大樓的一角被坍塌時的碎屑砸掉,所幸自己當時在另一處辦公室。
陳家齡曾經的公司在他背後這棟樓中,就在被撞的世貿中心對街,他說,當時大樓的一角被坍塌的碎屑砸掉,所幸自己當時在另一處辦公室。(王新一/大紀元)

「我就站在那,看到大樓裡的紙、文件飛得滿天都是,還有一些動的小黑點,後來才發現,那是有人因忍受不了樓內大火,從窗戶跳了出來。」陳家齡吸了口氣說,「你都能看到他們在揮動手臂,很慘。」

陳家齡回家查看母親安全後,就往世貿中心走,那時已經是下午5點多,兩棟大樓都已坍塌。「剛走到一個街區外的Church St.,大樓坍塌的灰塵已經到膝蓋那麼深,我抬頭,看到眼前是一座灰塵的山峰,一直延伸到兩個街區外的西街。」陳家齡說。

「那時我就知道,完了,裡面的人出不來了。」他說,「因為坍塌後,你看到的不是磚瓦、鋼筋、建築的碎片,而是全部化成了很細很細的灰塵,由於溫度太高,整個樓像是被分解了一樣。」

「當時有人讓我拍照片,我沒有拍,因為你想那些灰塵是什麼,當時樓裡有多少人沒有出來,還有進去救援的警察、消防員。誰也沒有想到樓會塌。」陳家齡說,「出於對死者的尊重,我想我不能拍照。」

當時除了消防員沒有人組織救援,陳家齡和一群自發幫忙的人一起,在濃濃煙霧中給那些幸運從大樓跑出來的人指路,「很多人都被炸迷糊了,失去了方向感,我們一群人在那大喊,『往那邊跑!』」

第二天,他回到現場,「那時已經來了更多的消防員,他們運來了大量的水,給坍塌的廢墟降溫,剩下的人都在旁邊看著,誰都沒有說話,很肅靜。因為大家都知道,你什麼都做不了了,當時沒跑出來的人,就出不來了。」

「我的一位朋友,恐襲前的週日晚上,我們還在一起喝酒慶祝他找到新的工作,就在世貿大樓。週二、9月11日是他上班的第二天,他沒能出來。」陳家齡說。

9·11之後,我戒掉了酒,我開始跑社區事務。我想,如果那天早晨我沒有因為讀報、喝咖啡耽誤了時間,很可能會像往常,在世貿中心散個步。我們的人生,可能沒有太多時間可以浪費。」◇#

責任編輯:文燁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