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這些前中共紀檢官員為何控告江澤民(3)

包括原中共各級紀檢官員在內的法輪功學員,在控告江澤民的訴狀中,通過親身遭遇將迫害的真實情況呈現在世人的面前。(大紀元)

人氣: 728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9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章洪綜合報導)由江澤民與共產黨互相利用發動的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持續19年,包括原中共各級紀檢官員在內的法輪功學員,在控告江澤民的訴狀中,通過親身遭遇將迫害的真實情況呈現在世人的面前。

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大陸控告江澤民,早在2000年8月已經出現。隨後在國際上,海外法輪功學員逢江澤民出訪,在其到訪的國家或地區對他進行起訴。從2015年開始至今,更有逾20萬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大陸再掀訴江大潮。

2018年5月29日,美國國務院發布年度《國際宗教自由報告》,其間也赫然出現「法辦江澤民」相關信息。江澤民是首個在台上就被中國民眾告上法庭的中共國家元首。

遭遊街和被輸不明藥物  原河北一紀檢官員控告江澤民

原河北省平山縣紀檢官員劉書元,2015年6月25日向最高檢察院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

在控告書中,劉書元簡述了他一家遭受迫害的故事:

劉書元的妻子劉婷婷,1976年被逼做結紮手術後出現嚴重的後遺症,從此成了「藥簍子」,在病痛折磨中耗日子。1997年5月,為了給妻子治病,劉書元陪同妻子參加了九天法輪大法錄像傳授班。奇蹟出現了,劉婷婷一下子從一個病秧子成了一個無病一身輕的健康人,完全像變了一個人一樣。此事當時轟動了她家所在的地區,幾十人因此走入大法修煉。

見證奇蹟的劉書元,也被法輪功的法理所吸引、折服,一直尋覓真理的他也加入修煉的行列,並義務當起了當地的法輪功輔導員。

用妻兒威逼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下令鎮壓法輪功。隨著迫害法輪功的不斷升級,剛剛調來的新縣委書記趙新朝急於搞「政績」,劉書元成了他的目標。劉書元數次被綁架、毒打、非法拘押、遭遊街侮辱、非法判刑,公職被開除、房子被霸占。

2000年11月30日,劉書元被非法關押在縣公安局。劉書元家、劉書元在縣紀委的辦公室、劉書元老家先後遭非法抄查。

在非法審問中,劉書元質問道:「我一生清廉,沒有做過任何違法的事,讓我說什麼?」政保股的陳文進手裡掂著電棍恐嚇說:「你是不是想嘗嘗電棒的滋味?」

Image result for 熬鷹酷刑 明慧網
熬鷹酷刑。(明慧網)

劉書元說:「連續幾天的審訊無果,他們就開始用熬夜手段對我進行迫害,連續三天三夜不讓我睡覺,發現打盹,就用涼水往我頭上澆。」

政保股股長封慶芳等人審訊無果後,把劉書元投入縣看守所非法關押。

2000年12月8日,劉書元被叫到提審室,封慶芳帶他的妻子進來,封說:「姓劉的,今天只問你一句話,你是按我們的要求把那天的筆錄再重新做一個,還是把你老婆也塞進來,然後再判她幾年勞教!」

在這樣的脅迫之下,劉書元違心地答應了封慶芳。後來才知道,封慶芳實施株連,把妻子和兒子都抓到公安局,對他妻子威逼、恐嚇,對兒子毒打逼供、又勒索二千元錢(無收據)。

被當典型 遊街示眾

時隔一週,在縣城俱樂部廣場召開的所謂的公捕大會。數九寒天,劉書元被剃了光頭戴著手銬,兩個警察抓押著,在大卡車上,從縣城橋西到橋東,約三公里的長街掛牌遊街示眾、侮辱人格。

證據造假 仍遭非法判刑

後來,劉書元被實施非法審判,可是被當作證據的真相傳單都是假的。

劉書元說:「驗證在我家搜查出的物品時,法院拿出了一張法輪功真相傳單讓我辨認,我說『這不是我的,大家看看,這傳單背面還有漿糊和牆上的泥渣,難道我還把貼在外邊牆上的傳單揭下來放回自己家中嗎?』引得哄堂大笑。審判長趕緊說『弄錯了,弄錯了』。」

最後,劉書元仍被非法判刑五年,他絕食抗議並上訴。

石家莊中級法院來人核實,改判三年半。中院法警私下說道:這案子本不該判刑,是縣裡硬頂著,抓典型,不判不行。

被輸不明藥物 身體嚴重受到傷害

在河北省第一監獄(保定),劉書元曾被強行穿著單衣弄到寒風中凍,以致被凍得拉肚子,一直拉了七天。

過了一段時間,突然獄醫來檢查身體,說劉書元有病,派了兩個人把劉書元送進監獄醫院,強行輸液。

輸液後的第一天劉書元就感到渾身發冷,第二天就像得了感冒一樣,第三天開始咳嗽、吐痰,第四天又拉膿便血,也不想吃飯了,而且還出虛汗。

Image result for 不明藥物酷刑
不明藥物酷刑。(明慧網)

他說:「我在潛意識中感覺到一種暗藏的殺機正悄然襲來,這些不正常的『症狀』是否注射了不明藥物?」

回到原駐地後,同監室的人們看他的樣子,大吃一驚:怎麼好端端的人到醫院「治療」成了這個樣子?

從醫院出來後,劉書元留下了咳嗽、吐痰、出虛汗等後遺症。每晚要吐半方便麵袋子的痰;出虛汗把被褥濕透,第二年春天晒被褥時,褥子和床板黏在了一起。由於身體虛弱,他曾經摔倒好幾次。

房被強占 被開除公職

2001年從石家莊市調來的縣紀委書記田振堂緊隨江澤民迫害政策,強占了劉書元在紀委的集資房,並於2004年9月(出獄後三個月)宣布開除劉書元的公職。

劉書元曾經找到田振堂的辦公室當面質問:「按紀委當時的規定,我完全符合各項條件,而且還按規定交了錢,為什麼取消我的建房資格?」田說:「就是因為你煉法輪功。」

劉書元問:「有政策依據和具體規定嗎?」田答:「沒有,你煉了法輪功就應該這樣。」

遭追蹤迫害 女兒女婿被騷擾

劉書元在監獄期間,妻子經常受到平山縣城關派出所杜新中等人的騷擾,有時直接進家,有時電話查問,幾乎沒有安穩日子。在所謂的「敏感日」,兒子多次被綁架到公安局,限制人身自由,甚至遭受毒打。

劉書元出獄後,由於生活所迫到石家莊市打工(兩個女兒均在石家莊市居住)。平山縣「六一零」(中共專職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現改稱「防範辦」)多次找他兒子和兒子的單位查問他的住址,封慶芳又去石市查找他的下落,在他女婿工作單位門前蹲坑,又騷擾他女婿單位的領導無果。

封慶芳還通過市「610」和派出所給劉書元的單位施加壓力,讓單位給他女婿施壓,幾乎天天上門或電話騷擾,搞得一家不得安寧。

臨近2008年奧運,派出所又打電話,劉書元女兒在電話中質問他們:「都十年了,你們還是這麼折騰,還讓老百姓過日子嗎?!」

2008年11月上旬,石家莊市公安局國保大隊的鄧方,通過西里派出所、居委會探聽到了劉書元的住處,將他綁架到西里派出所非法審問,並非法送到石家莊市行政拘留所。

紀檢委副主任被迫害死 妻子控告江澤民

今年76歲的河南省南陽市趙文秀女士於2015年7月1日向最高檢察院郵寄控告狀,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趙文秀的丈夫、原南陽市臥龍區委機關黨委副書記、紀檢委副主任張全德被江澤民集團迫害致死。趙文秀本人被多次非法關押。

趙文秀在控告狀中講述了他家的遭遇。

紀檢委副主任修煉法輪功 沒有醫藥費可報

趙文秀體弱多病,1996年8月經人介紹開始修煉法輪功,煉功後她全身的疾病全部消失。1998年的一天,張全德突然得了腦血栓,全身不會動,趙文秀就給他播放法輪功創始人的講法錄音聽,張全德一個星期就能下床活動了,因此他也開始學煉法輪功,很快恢復了健康,身心受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_images/2012-5-22-cmh-shenyang-april1999-04.jpg
1999年4月初,大陸晨煉法輪功一景。(明慧網)

退休後,區委機關經常打電話,通知張全德去報銷醫藥費,張全德表示沒有醫藥費可報,他說:「我煉法輪功後,就沒吃過藥,我現在沒有病了。」

1999年7月,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張全德一家人平靜美好的生活被徹底破壞了。

因警察一次次的抓捕 被奪去了生命

曾當過機關黨委副書記、紀檢委副主任的張全德成為打擊對象之一。南陽臥龍公安分局、車站路派出所警察幾乎天天來張全德家騷擾,全家晝夜不得安寧。

2001年臘月十五日晚上,張全德被南陽市車站派出所警察帶走,隨後被送到方成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了一個月,後又被轉送到南陽市第一看守所。子女們到處托關係找人活動,共花了一萬多元錢,張全德被非法關押了兩個多月才被放回。

http://zhoubao.minghui.org/mh/haizb/media/files/2015/03/1503221626011002.jpg
警察騷擾。(明慧網)

張全德回家時,身上長了一身的癩癬,已經不能行走了,但車站派出所警察經常來家裡騷擾。

2003年1月15日中午,張全德又被臥龍分局的警察帶走,仍舊逼迫他放棄修煉法輪功,讓他罵法輪大法,罵法輪功師父。張全德說:「我煉法輪功,有了一個好身體,師父讓我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處處事事考慮別人,哪錯了?什麼好,什麼壞我自己清楚,法輪大法就是好!」

由於南陽臥龍公安分局的多次騷擾與非法關押迫害,張全德於2003年皇曆四月初,突然昏迷倒地。張全德於16日含冤離世,終年67歲。

趙文秀說:「警察一次次的抓捕,奪去了我丈夫的健康身體,奪去了我丈夫的生命。」

經常遭警方騷擾 被迫流失所

趙文秀在控告狀中說,在去北京上訪回家後,警察經常到家中擾亂,無奈只好和丈夫流離失所。2001年剛回到家,張全德就被抓走了。

2014年,趙文秀在大街上向人們講述法輪大法的美好和自己身心受益的情況,被警察非法抓捕。南陽市光武路派出所一個警察凶惡地威脅道:「這麼大年紀不在家待著,出來幹啥?共產黨就得槍斃你們。」

原山東邊防總隊紀檢辦主任告江

原山東省邊防總隊紀檢辦主任周冬東女士在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發起和維持的迫害中,多次遭非法關押、強制洗腦、並遭不明藥物迫害。

周冬東2000年10月5日到北京上訪,希望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在天安門被警察非法抓捕。隨後周冬東被單位派來的人非法劫回濟南,繼續關押在總隊的後勤基地,並派八九個人看管,逼迫周冬東放棄修煉,十五天後放回。此後,周冬東被迫搬到大辦公室上班,讓本處人員監視看著。

2001年1月臨近過年,總隊要求周冬東寫保證不去北京上訪,遭周冬東拒絕。臘月二十六日,周冬東被總隊關押在綜合樓五樓,窗戶現釘的防盜網,布置通訊女兵看守,周冬東絕食絕水抗議七天後才被放回。當時擔心在班上隨時被押送到洗腦班,周冬東只好回家,無法上班。

2001年12月總隊受公安部邊防局,省公安廳等上級部門施壓,打算把周冬東劫持到王村女子勞教所,對她進行強制轉化,被周冬東拒絕。總隊又把周的丈夫叫去,威脅其丈夫,揚言周冬東必須強制轉化。12月26日,總隊用依維柯並派出十餘人,把周冬東押送到漿水泉女子勞教所,進行強制轉化,次年3月20日放回。

在這之後,周冬東多次遭到綁架。2009年10月10日,周冬東在一位法輪功學員家時,遭歷下區六一零、姚家派出所綁架,後被非法關押在濟南看守所。

在此期間周冬東抵制迫害,絕食絕水三十天。周冬東說:「勞教所則每天對她進行兩次暴力灌食,每次插管由四五個嫌疑犯強按著,那殘酷場景讓殺人犯都流淚。」

周冬東還被注射不明藥物,身體受到及大摧殘,很多器官已衰竭。

2011年2月28日,周冬東因張貼不乾膠,來了三十多位警察非法抄家,但是周冬東沒有被綁架走。

2014年2月,周冬東送人神韻光盤,被誣陷而非法拘留15天。2015年1月13日,張貼不乾膠,遭人構陷被非法拘留十天。

四川前縣紀委副書記控告江澤民

2015年6月16日,中共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確認簽收原四川省巴中縣紀委副書記彭克敬控告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的訴狀。他是為其女兒彭樺英和其他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設立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六一零」辦公室,破壞法律,製造冤獄。

彭克敬的女兒彭樺英因工作拖垮身體而癱瘓,於2008年夏開始修煉法輪功。

1992年,四川巴中撤縣建地區,彭樺英負責地、縣兩級統計局的財務會計事務,並代管地局的印鑑等工作。由於經常在高度緊張中工作,通宵達旦加班,彭樺英在2002年拖垮了身體。至2004年,彭樺英患頸椎變形、腰椎突出、腰管囊腫等疾病,此時她已經基本癱瘓、生活不能自理。

2008年夏,彭樺英經人介紹知道法輪功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後,開始躺在床上(因身體不便)閱讀法輪功書籍《轉法輪》和聽錄音。逐漸的,彭樺英能坐和下床行走了;一月後,彭樺英所有疾病痊癒,並能騎自行車上班。

2010年2月,當地一些機關幹部和街道居民聽說彭樺英一個基本癱瘓的人煉法輪功煉好了,前來問她,彭樺英如實告知對方真相。不想,彭樺英「因此」遭江北公安分局綁架、抄家、奪走現金兩萬元,被非法判勞教一年半(所外)。

Image result for 抓捕 明慧網
非法抓捕。(明慧網)

當局還脅迫彭樺英所在單位對其降職、降級、降薪、開除公職、開除黨籍,到退休年齡不予以退休,甚至停發每月僅僅700元生活費。彭樺英後來只能依靠父親彭克敬微薄的養老金悽苦度日。

2012年5月,彭樺英在北門菜市場給了熟人一些法輪功遭受迫害真相資料,遭巴州區公安分局綁架、抄家,巴州區法院以所謂「組織利用邪教破壞法律實施」罪,非法判刑彭樺英三年,緩刑四年執行。

2014年9月,彭樺英向中共中央赴四川巡視組檢舉了江氏集團周永康在巴中政法系統裡的代理人的劣跡。其中被檢舉人之一的巴州區法院刑庭庭長蒲申元與市、區政法系統相關領導和責任人相互串通,徇私枉法。以所謂不服從管教,將彭樺英抓到四川成都龍泉驛女子監獄服刑。

彭克敬在訴狀裡說:「法輪功使我那已經癱瘓的女兒彭樺英站起來了,重獲新生,使我們一家解除了護理彭樺英的經濟負擔、人力負擔和思想壓力。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對彭樺英及我一家恩重如山,感恩之心無以言表。」

彭克敬說:女兒彭樺英重獲新生後,嚴格按照法輪功「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真誠處事,善心待人,遇到矛盾找自己的原因,做事不傷害他人。他在控告書中質問:法輪功哪一點不好?!「真、善、忍」又哪一點不好?!「真、善、忍」教導人做好人、說真話、做真事、做一個誠實守信的人,哪一點不好?!

他要求:清除江澤民挾持國家、政府的名義對法輪功所作出的一切不公正的定論、規定、禁令、限制和影響;立即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被拘、被判刑的法輪功學員;依法恢復被害人名譽和賠償一切經濟損失等。

人權律師:中共當局以國家名義在犯罪

1999年7月,江澤民揚言「三個月消滅法輪功」,發動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從開始就是一場政治迫害,沒有法律依據。三個月後,消滅法輪功的目的沒有達到,1999年10月8日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才匆匆出台《關於辦理組織和利用邪教組織犯罪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因這兩個部門是執法機關,作出這樣的解釋是違反憲法的,立法權及其解釋權只有全國人大;在「兩高」的「解釋」過去22天後,人大匆忙補充了《關於取締邪教組織、防範和懲治邪教活動的決定》,但從頭到尾都沒有出現「法輪功」的字樣。

人權律師彭永和表示,在當前法律體系下,「利用X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給你定義,任何國家機關都無權界定的,包括最高院和最高檢。但是現實中國就是這麼一種狀況,從第一個法輪功案到現在還沒有結束,基本上都用這去定罪。」

他表示,「我們認為,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也定罪,是以國家的名義在犯罪。」#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8-09-15 3:0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