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TIFF大師級別訪談

姜文TIFF受訪:製作中西方都賣座的電影很難

9月12日,姜文在多倫多電影節上接受採訪時表示,如果寫劇本的時候想到審查就沒法寫了。(TIFF提供)

人氣: 40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9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周月諦多倫多報導)著名電影人姜文出席多倫多國際電影節(TIFF)時說,製作一部電影在中西方市場都很受歡迎的電影很不容易。

姜文作為今年影展「大師級別訪談」的最後一名嘉賓,上週三(9月12日)接受影展藝術總監佰利(Cameron Bailey)的採訪。

姜文是大師級別訪談的最後一位嘉賓。(TIFF提供)

佰利:如何讓一部電影在中國和西方國家都獲得很好的票房?
姜文:我也期望有一部電影能做到這一點,這對電影的要求很高。奇蹟也會發生,但是很難。

例如:我參演的《星球大戰》(Rogue One: A Star Wars Story)在美國非常火爆,但在中國的票房紀錄一般。難以想像如果沒有我,會是什麼樣子?

我的兩個兒子從小就熱愛《星球大戰》系列電影,他們看完我演的那部片子之後說:「還行吧,不如以前的好」。

佰利:為什麼您的電影節奏那麼快?
姜文:我缺少耐心。電影只有兩個小時,但我想說的話很多。拍攝後,我會剪掉很多多餘鏡頭,好讓觀眾的思想集中在一個點上,同時確保動作是流暢的。

我23歲那年參加過一個西班牙電影節,看到一些西方影片節奏快,同時也能打動觀眾。相比之下,一些中國片子很慢。我那時就告誡自己,絕對不能拍這麼慢的電影。

佰利:如何看待電影審查?
姜文:我不喜歡電影審查,全世界都不喜歡電影審查。我創作劇本的時候,不想電影審查的事,否則沒法寫劇本。

佰利:為何從1994年開始做導演,而不只是演戲?
姜文:我做演員的時候,經常幫導演寫劇本。在我參與過的很多電影當中,部分劇情是我寫的。有些導演感到很高興,有些則心裡不高興,還叫我自己當導演。

佰利:有人稱您是中國第五代導演之一。
姜文:我們兩人(姜文和佰利)都生於1963年。我不認為可以用「代」來形容創作者。電影是不同人做出來的,同一代人也有不同的做法。我感到很幸運的是,我與很多中國導演合作過,他們的年齡在45歲~100歲之間。

「大師級別訪談」即將結束時,姜文看到能容納約100人的劇院空了一半座位。他立即對工作人員說:「請關燈,讓我看不到空座,多謝。」

新片首次舉行國際首映

9月14日,姜文執導並主演的動作喜劇片《邪不壓正》(Hidden Man)在多倫多萊湯遜音樂廳(Roy Thomson Hall)舉行國際首映禮。這是該片在大陸公映後首次登上國際舞台。

9月12日晚上,姜文在多倫多走星光大道。「多倫多影展非常可愛,非常可愛,讓我很放鬆,」他說。

他的妻子周韻陪他一起參加影展,並擔任《邪不壓正》的主演兼製片人。

《邪不壓正》的其他主演包括彭于晏、廖凡、許晴等。周韻在影片中與彭于晏發生一段戀情。該片主題曲《偶遇》由王菲演唱。

故事發生在上世紀30年代的北京,劇本改編自張北海的小說《俠隱》。該片以「七七事變」為背景,講述一名慘遭滅門的俠客在海外學成歸來後,為師門報仇的故事。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