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送外賣工人薪水低風險高 中國送餐公司被指剝削員工

人氣: 6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9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肖婕澳洲悉尼編譯報導)一家中國送餐服務公司被指盤剝員工。這些騎著車背著黃色送餐袋的中國人冒著風險在悉尼中國城的餐館間穿梭,他們沒有任何保險,整天忙碌,收入卻達不到澳洲的最低工資標準。

這家在網上被稱為中國優步送餐服務(Chinese UberEats )的公司正面臨著與在線食品快遞巨頭一樣的剝削指控。

馬來西亞留學生基特(Kiet)在澳洲學習英語,他整天穿梭於悉尼中國城的中餐館和外賣客戶間。對他來說,送外賣是一份靈活的工作,但報酬並不高。他要為送外賣等很長時間,底薪僅每小時6澳元,這意味著一整天的工作可能使他淨掙不到150元——低於澳洲的最低工資標準。

基特告訴澳洲民族台:「有時候我不得不等待一兩個小時,其它時間就得騎著車在繁忙的公路上冒險。」「我沒有任何保險,一旦出了事,我無法提出索賠,這項工作真的很危險。」

基特通過悉尼外賣(Sydney Delivery)應用程序接單,該程序是為澳洲外賣聯合集團(ADUG,也稱EASI)旗下運作的生意遞送外賣的五個城市外賣應用軟件之一。

悉尼外賣軟件據稱被下載了20萬人次,其送餐員工穿著黃色制服騎車送餐,在網絡論壇上被稱為「中國優步送餐服務」。EASI的服務在澳洲大城市正日益普及。

但對零工經濟持批評態度的人士表示,已引起工人抗議、媒體關注和法律訴訟的網絡食品外賣巨頭有爭議性的做法,正在被一些小型運營商使用,而他們仍可以 「不受監督」。

運輸工人工會(TWU)全國祕書長謝爾登(Tony Sheldon)說:「由於一些(外賣)運營商規模較小,他們的剝削行為不會像大型運營商那麼容易被發現。」

參加在線外賣的員工通常都是獨立合同工,這意味著他們沒有員工應有的福利,比如獎勵工資、退休金和賠償。

持度假工作簽證的李女士(Lee)為了多掙錢,通過UberEats和EASI的墨爾本外賣(Melbourne Delivery)送餐。

做全職可以使她每週最多淨掙800元,勉強高於最低工資標準,但通常都掙不到這麼多。她的前24份訂單的收入用於支付自行車的周租金180元。她說與中餐館相比,這個收入不算太差。

李女士最擔心的是公路安全,與優步送餐服務不同的是,墨爾本外賣公司不為送餐員工提供保險。「有一次我差點被車撞了,這種情況時常發生,因為澳洲人開車速度很快。」還有一次她被困在一個公寓樓的樓梯井裡,沒有手機信號而無法呼救。

澳洲外賣聯合集團不承認他們虐待,說送餐人是分包工,而非正式員工,因此他們應對自己的繳稅義務和保險負責任。

責任編輯:堯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