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案】咄咄逼人

作者:溫嬪容 中醫師

蓮花 (司瑞/大紀元)

  人氣: 58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在掛號的隊伍中,有一位女士直喊喉嚨痛、頭痛得無法站立,櫃檯小姐見狀,進診間問可不可以先幫她看。

從南部來的56歲瘦小女士,臉色發白發青,嘴唇紅絳,痛苦的臉扭成一團,一進診間就說:「喉嚨痛得要命!」我檢查一下,她連張嘴都覺困難,好不容易張了口,一看整個喉壁、面頰內側近喉處,紅腫得厲害,只剩一個小口,連水都難以吞下,更不用說是食物,正發燒39度,陪同的先生說病發前已咳嗽近4個月。

這是急症,急下針,刺少商、商陽穴出血,瘦弱的她,出血只幾滴:針天突穴,用疾進徐出法瀉火熱;深刺合谷透勞宮穴,以瀉陽明火旺;孔最穴為肺經郄穴,是治喉要穴,針之並宣通肺氣;加針中渚、曲池、內庭穴去熱毒。針完30分鐘出針後,她跑來診間急著說:「醫生,我喉嚨還是很痛,可不可以再針一次?」我告訴她:「妳的元氣、胃氣都很弱,短時間恐怕承受不起連續2次強刺激。」先開處方:銀翹散、普濟消毒飲,加魚腥草、蒲公英。先服兩包,之後2小時服1包。

她離去後,我一直掛念她的病狀,也一直思索為什麼她針後一點都沒改善?第2天她旋即來門診,剛上診,就見她慌張地說:「喉嚨還很痛,無法吞藥。」我請她用舌頭舔藥,借由口水溶化後慢慢嚥下。針灸處理:先針百會穴提氣上升,並鎮靜精神;在少商、商陽穴放血;為防苦寒藥傷胃損正氣,針內關、足三里穴;調解免疫系統的作戰力,針風池、曲池、合谷、三陰交穴;其他針法如前。再開處方:黃連解毒湯、芍藥甘草湯,加山豆根,與前方,2小時交替服用。針灸完,她說喉嚨有鬆一點點,但還是在痛,體溫下降至37.8度。

門診結束後,家人送她去大醫院急診。醫生叫她馬上住院,要照電腦斷層掃描,並作切片,要將喉嚨腫組織作手術切除。醫生說她的病情很嚴重,很危急。可是她堅持不肯接受西醫治療。醫生很驚訝的警告她說,如果不立即手術,一旦喉內的膿爆破,流到腦部或肺部則不可救。但她仍然不為所動,醫療人員急得咄咄逼人,說他們都是這樣處理這類型疾病,只有她不配合就醫,警告她後果自己負責。家人都急得團團轉,全面一面倒的強力主張配合醫生的手術。

第4天第3診,她由妹妹陪診,還沒等我開口,妹妹就聲色俱厲的質問我:「姐姐不肯接受西醫的治療,只肯給你看,你到底有沒有把握把我姊姊的病治好?是不是應該叫她去給西醫治療……」連問幾次,興師問罪,咄咄逼人,有如河東獅吼。姊姊在旁很痛苦、很尷尬,不知如何是好。我按捺著看老妹怒氣衝天的臉和充滿殺氣的眼神,我差點「拄杖落手心茫然」,心想:不知道是世風日下,還是老天要來考驗我的心性?

我先檢查姊姊的喉頭,紅腫稍退,還可以少量進食,而且沒有發燒,知道病情應該已控制住了。我心平氣和的對老妹說:「如果照西醫說的她的膿有那麼嚴重,應該會發燒到39、40度,這是基本常識,但妳姊姊現在沒發燒;而且喉嚨腫痛不一定會有膿,即使有,也不一定會跑到腦,跑到肺。要看哪個醫生,由妳姊姊自己決定,那是她的身體。」我也不知道病人為什麼那麼堅持給我看?她是初診病患,以前沒來過,而且一、二診病情減輕不多。她身受病苦,瘦小卻抵擋得住周圍親朋好友強大的壓力!

第5天第4診,她的喉痛己減輕大半,腫也消了一半,針灸處理如前,不放血,處方:黃連解毒湯,茵陳蒿湯,芍藥甘草湯,加山豆根、魚腥草,一天服藥改4次。第7天第5診,她的喉嚨已完全不痛了,紅腫全退,扁桃腺看起來有大了一點,可完全正常飲食。她笑著離開診所。第9天第6診,她的警報完全解除,針灸改常態保養作為收尾收功。@

選自《明慧醫道——情理法天》/博大出版http://broadpressinc.com/

《明慧醫道》封面(博大出版提供)
明慧醫道 封面(博大出版提供)

責任編輯:李昀

點閱【溫嬪容醫案專欄】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她如泣如訴的說著先生的事,一個月前,先生一如往常去爬山,一向健朗的先生,爬到半山腰突然昏到,送醫途中即已斷氣,揮別塵世,人生無常,瞬息萬變!夫妻有如同林鳥,大限來時各自飛!這突如其來的惡耗,晴天霹靂!在一陣慌亂悲淒中,把繁雜的後事處理告一段落,一下子她好像老了10歲,情真傷人哪!
  • 現代醫學隨著科技的發達,把疾病的病因、發展過程、預後都研究得有條有理,雖然醫學如此浩瀚,可是就有不按醫理進展的病情,是不是醫學遺漏了什麼重要物質?
  • 想要順其「自然」,就必須明瞭宇宙運行之道。溫醫師說:「中醫治療包括情、理、法,可知中醫的『中』,不僅是只指『中國』醫學,他最重要是指『中和』、『中介』的意思。」
  • 中醫師溫嬪容(龔安妮/大紀元)
    繼前三本叫好又叫座的中醫書籍出版之後,睽違僅只一年,溫嬪容醫師第的四本新書——《明慧醫道:情理法天》即將問世。融合多年來潛心視病問診、苦心孤詣深研醫理,以及修煉的心得體會。
  • 我說:「看來你是備受煎熬。你回想一下,當初你一定很愛她,才會選擇和她廝守終身。你多久沒表達對她的愛意了?有一首《雁丘詞》其首句寫道:『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其實這個典故說的不是情侶。」他睜大眼睛看了我一下。
  • 腳水腫的部分,治療了2個月,反反覆覆的還是有一點腫。推測和她服用的西藥有關,代謝變慢。請她拿西藥單來看,上面寫著服藥副作用會引起水腫。只要出現水腫就會龜步行走,她很是苦惱,我告訴她養生有龜息大法,前賢勉人處世要學得烏龜法,得縮頭時且縮頭,反而是長生之道。她因此就放下許多心中事,變得快活,繼續治療巴金森氏症。
  • 於是我再對他說:「我跟你講一個8歲小女孩的事:在歐洲的一個小鄉鎮,某一天早上,小女孩走路上學的途中下起大雨,打雷又閃電。媽媽急著開車去接她,只見小女兒正擺著可愛的姿勢,朝著閃電方向笑。媽媽問她:『妳在幹嘛?下那麼大雨為何不趕快找地方躲雨?』小女孩回答說:『上帝正在用照相機幫我拍照啊!我要擺個好姿勢。剛才閃光燈打得好響好亮哦!』小女孩高興的呵呵笑。之後,她也沒有因此而感冒。」看他傻愣愣地聽著,好像不懂這和他的病有什麼關係。
  • 我好奇的說:「很多關心妳的親朋好友,應該會問妳,倆個人都這麼年輕,會不會怕先生喜出望外,窗外有藍天。」她馬上回答說:「我家是窗內有藍天,先生說他不是用睪丸酮思考的人,也不會被賀爾蒙控制,而且他每天準時上下班,也很疼愛我和孩子。」我在她的話語間,聽到了一種充滿幸福快樂的韻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