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廣東暴力強拆 多人被打 幼兒嚇得持續高燒

人氣: 665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9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蕭律生採訪報導)「我媽媽一個人帶著三個孩子很不容易。但就因為我們是弱勢(人士),他們就敢強拆我們的房子。」廣東順德維權人士李碧雲的外甥女梁巧儀在回憶一週前當地政府暴力強拆他們家的房子時說道。

從2015年8月1日開始,廣東佛山市順德區大良逢沙村的村民就被要求強徵土地,梁巧儀家就是其中的一戶。「沒有說什麼原因,只是說徵收作為土地儲備。」

自此,當時已經離婚六年的李彩雲帶著女兒梁巧儀等,通過司法申請方式持續維權,希望政府能給他們應有的補償。可是,他們家不僅沒有拿到補償,反遭遇法院不斷更改政策,甚至遭強行斷水斷電、房子被強拆、人被毆打。

令人驚魂的被強拆經歷

9月8日,李碧雲正和弟弟李添強在妹妹李彩雲的屋外摘菜時,聽見妹妹李彩雲的女兒梁巧儀喊「救命」。此時,梁巧儀正被前來強拆他們家房子的人扣押在車裡。

「我阿姨把我拉下來了,等救完我,因跑得不快,就被抓住了,他們用腳踩著我阿姨的頭,摁在地上。」梁巧儀對大紀元記者說,阿姨的右手臂被打骨折,舅舅被推進泥坑裡,人都休克了。

李碧雲右胳膊被打骨折。(受訪者提供)
李碧雲右胳膊被打骨折。(受訪者提供)
李碧雲弟弟也被打傷。(受訪者提供)
李碧雲弟弟也被打傷。(受訪者提供)

「但是沒有人來救。他們(當局)用水潑到他(舅舅)身上,全身都是泥,他們(當局)就潑水,然後毆打。」梁巧儀表示,當時自己的腿也受傷了,前來強拆的人有兩百多人,除了二三十個警察外,剩下的都是帶著口罩、身分不明的壯漢,其中包括順德大良街道逢沙村主任潘禮全。

就在梁巧儀與舅舅、阿姨被控制後,潘禮全帶著這些人衝進梁巧儀家中,綁走了她的媽媽李彩雲,強行搬走家中財物,並貼上封條,後強拆房子。李彩雲曾一度失蹤,直到14日從監控她的地方逃回家,手上留下很明顯的勒痕。

這一切暴力行為發生在梁巧儀1歲多的兒子和她舅舅3歲多的女兒面前。

「他們(孩子)不敢哭,嚇壞了。等我見到我兒子時,他神情呆滯,到現在仍是反覆發燒。他們看到警察就會很害怕,一直說他們是壞人。」梁巧儀說,兒子也因此食慾不振,消瘦不少,「他們還把我們家的東西全部都搶走了,我弟弟連書包都拿不了,要拿了就說我們同意拆遷協議了。」

 

 

梁巧儀的兩個弟弟一個讀初二,一個讀高二,正是需要費用的時候,「我只好讓弟弟跟學校反應,說一下家裡的情況。到現在還沒有補齊書本費。」

更為氣憤的是,當地政府專門派了幾個人去盯著梁巧儀的弟弟,「把我弟弟嚇到了,陌生人找他說話,學校保安又不讓他出去⋯⋯」

維權始末

在經歷這般毆打之前,梁巧儀一家還遭當局強行斷水斷電三次:8月27日斷水斷電,持續到下午4時;9月1日又斷水斷電,甚至直接拆了家裡的電表;9月7日又斷水斷電。

「我們在等中央領導下來,9月4日把這個事情上報給領導,結果發現我們的信被調包了。」梁巧儀說,「郵局跟它們有連同關係。」

她還表示,這個強拆事件從三年前就開始了。當時他們上報給警方,警方不處理;打114投訴,也不處理;一級一級上訴,也不處理,甚至不立案。

李碧雲右胳膊被打骨折。(受訪者提供)
李碧雲右胳膊被打骨折。(受訪者提供)

據梁巧儀的媽媽李彩雲介紹,2015年8月1日,順德區大良逢沙村徵收土地的決定書下來了,不久就下發了強拆通知。他們當時向順德法院提交了一份異議申請書,結果不給立案。等到2016年5月26日,順德法院發給他們終止執行強拆通知書。

2018年3月24日,當地政府又重新發放強制拆房子的通知。梁巧儀家向佛山市中院提出恢復異議申請書,中院不予立案;又向高院做出恢復異議申請書,也不予立案。

2018年7月14日,大良街道辦書記找李彩雲談話,稱會給他們新方案考慮。7月31日,李彩雲收到順德區法院的文書,說此前的強拆通知確有錯誤,對她家的徵收情況須重新偵查。

結果李彩雲一家在9月8日遭遇上述「新方案」——強拆。

 

 

李彩雲還介紹說,當地政府整個拆遷項目的目的是要徵收一千多家的土地,目前還有六百多戶沒有徵收;而他們家旁邊還有十多戶沒有同意拆遷。

「我們不接受低價徵收,只是要求按照正常合理的價格賠償,不是獅子大開口,是合理合法的。」目前全家只能在外租房子的梁巧儀說,「這個社會太需要行為正當的人存在,需要你們媒體的幫助,讓大家都知道,在這個所謂的法制社會,老百姓的生活卻是這樣。」#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8-09-16 1: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