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轉化再教育」下的悲劇(2)

2016年7月30日,孫毅在馬三家男子勞教所一所高牆的外面。這個所的三大隊(法輪功專管大隊)是他遭受嚴厲酷刑之地。(杜斌攝)

人氣: 168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9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葉楓綜合報導)河北石家莊。2010年8月2日,以替人縫補衣服為生的袁平均,在「出攤」做生意時突然被警察綁架,扭送至「轉化學習班」。8月11日上午,她的丈夫張運動正在單位上班,突然有人來告知:妻子在「轉化學習班」裡死亡。

山東濰坊。陳子秀去世前一天,綁架她的人又一次要求她放棄法輪大法的信仰。在又一輪的電棍電擊後,這位幾乎失去了知覺的老人還是頑強地搖了搖頭。

遼寧馬三家勞教所。馬克思和毛澤東的掛像被高懸在專管大隊大廳,中間是一個宣誓欄,每個法輪功學員都被要求在宣誓欄上簽名,必須宣誓與法輪功「決裂」,宣誓堅決擁護中國共產黨。2008年的冬天,孫毅被關進馬三家法輪功專管大隊。

袁平均、陳子秀、孫毅,這三人的被強制「轉化」遭遇只是一個縮影。19年來,中共針對法輪功的「轉化再教育」,掀開了人類歷史上最黑暗的一頁,製造了難以計數的人間悲劇。

「轉化」,即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為了逼迫學員放棄信仰,完成「轉化率」指標,中共各級監獄、勞教所、洗腦班不惜使用一切手段,包括酷刑、性侵害、精神病藥物……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全部圍繞著「洗腦轉化」(也稱「再教育」)這一核心,針對大陸所有法輪功修煉者。據中共公安部統計,1999年以前,法輪功學員人數達7千萬—1億人。

「轉化」的命令來自中共最高層,並層層下達,中共各級機構都不同程度地參與了這場企圖讓法輪功修煉人「精神上死亡」的迫害。

(接上文)

孫毅:最可怕的是「精神摘除」

西安法輪功學員孫毅被送進馬三家法輪功專管大隊,是2008年的冬天。萬聖節已經過去,他沒想到自己被拋進了「地獄的最底層」。

孫毅(雲昭提供)

《馬三家來信》一書的作者雲昭在其書中記錄了孫毅在這裡的遭遇。

不斷說假話、不斷背叛,在這裡成為唯一安全的生存方式。「千萬別把自己當人」,成了勞教們的口頭禪。蹲著與警察說話,被逼說謊,被逼辱罵自己的師父、父母,被逼唱紅歌,被逼背誦監規直至瘋癲……

但孫毅認為,放棄信仰是比活摘器官還要殘酷的「精神摘除」,他拒絕這種毀滅靈魂的自辱自毀。專管大隊便開始對他實施酷刑,警察聲稱:「政法委給我們特批了兩個死亡名額。」

酷刑的目的是「精神摘除」,並不想讓他死,他甚至有專門醫生的「看護」,隨時被檢查身體。醫生向警察提供他的各項身體指標,避免發生意外,使酷刑順利進行。

馬三家勞教所酷刑:「抻床」。(孫毅手繪親身經歷)

一個普通架子床,卸下床板,就成了刑具:「抻床」。警察認為,「抻床」避免了電擊的疤痕,能使人痛苦,不容易留下明顯外傷。當痛感減輕或麻木時,他就會被迅速卸下——上抻床就不起作用了,恢復知覺後,再繼續上刑。

孫毅回憶當時的心態,「意志必須像一根擎天立柱,絕不能有一絲一毫偏移,否則就會立即被巨難壓垮,只有最正、最直的角度,才能刺穿這萬斤閘門。」

他曾連續不間斷被掛168小時,期間被剝奪睡眠。

醫療用開口器也成刑具。長時間戴開口器,拿下來嘴就閉不上了,下巴也合攏不回去。看管他的人往他嘴裡吐痰、撣菸灰 ……

馬三家勞教所酷刑組合:「死人床」與「上開口器」。(孫毅手繪親身經歷)

普通的醫用護理床,被勞教人員叫做「死人床」。

逃跑是不可能的了,呼喊都是不可能的。當上面來人參觀時,他被牢牢銬在「死人床」上,嘴還被用膠帶一圈一圈纏上,只留鼻孔呼吸。

他曾經想藉助外在的力量,但後來,他明白了一個道理:「真正的力量只能來源於自己,一個人的力量就足夠強大。」看守他的人滿懷敬佩地回憶說:「受刑時他從沒有因為疼痛而喊叫。」

胳膊韌帶被拉傷,腿部肌肉萎縮,他的身體愈來愈虛弱,卻感覺離神性更近了,「一種非常強大的力量,從生命的深層湧出。」

在這個必須蹲著與警察說話的地方,他平躺著,雖然四肢都被捆綁得不能動彈,卻讓最凶殘的警察感到了恐懼。

他發現:外部的邪惡其實沒有那麼強大,它不過是利用你的弱點逼迫你自己就範。如果一個人能戰勝自己,那就沒有任何外在的東西能夠戰勝你,超越一切高牆鐵網和酷刑的力量,就在自己內心的深處。

袁平均在「轉化學習班」裡死亡

袁平均,女,石家莊法輪功學員,裁縫手藝不錯,生意口碑非常好,所以找她做衣服的人很多。丈夫在一家工廠上班,孩子正在上大學,家庭說不上富裕,但生活是安寧幸福的。

袁平均生前和孩子(明慧網)

中共發動迫害後,人們問到她時,她並不因法輪功被鎮壓而說謊,而是真誠地告訴人家:「我修煉法輪功很好啊」,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不做任何違法亂紀和不道德的事,沒一點錯啊。

因堅持信仰,袁平均被列入中共「轉化學習班」的名單。

2010年8月2日那天,石家莊新華區「610」辦公室(中共專職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指使轄區警察綁架了袁平均。

接著,警察抄了袁平均的家,同時向她的丈夫張運動強行索取550元錢作為這次袁平均參加封閉式「學習」的「學費」。

「轉化學習班」,其目的就是要給人洗腦——改造思想,轉化成共產黨想要的樣子。「教育」、「學習」、「感化」是好聽的名詞,實際則是中共暴力洗腦的黑監獄。

8月11日,袁平均的丈夫張運動接到噩耗,他看到已經死去的袁平均躺在洗腦班的地上,後腦有個雞蛋大的血窟窿向外淌著血。

洗腦班的人告訴張運動,說袁平均從五樓上掉下來了,後又改口說袁平均自殺了——袁平均自己用房間裡的DVD砸開了窗戶玻璃,然後跳了下來。

新華區610辦公室(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的張姓書記,還蠻橫地對張運動和袁平均的娘家人提要求:一是認清形勢,「轉化班」不是一個人讓辦的,是各級政府直到中央政法委讓辦的;二是「從政治角度、敏感問題」看,不要和政府漫天要條件;三是儘快火化屍體,政府就會給予一定的「救助」,而不是「補償」。

為了轉化法輪功學員,中共在全國開辦了無數洗腦班。這些洗腦班對外使用不同的名稱,如:法制教育中心、法制教育學習班、教育轉化中心、關愛中心等等。

拒絕轉化 陳子秀被折磨致死

陳子秀,女,山東濰坊法輪功學員,家住濰城區北關徐家小莊。

陳子秀和孫子、孫女(明慧網)

2000年2月16日,陳子秀準備去北京上訪。中共1999年7月20日下令全面鎮壓法輪功。出於對政府的信任,各地不斷有法輪功學員去北京上訪。

陳子秀未能抵達北京。她在濰坊火車站被非法綁架,關押在濰城城關街道辦事處,被強制「轉化」。

在「轉化看管中心」裡,政府官員用塑膠棍棒和電棒打她的腿、腳、後背下方,並用趕牛用的刺棒打她的頭和頸部。和她同一獄室的人說,整夜都能聽到從行刑室裡傳來她的慘叫聲。

那些人不停地吼叫著要她放棄法輪功,每一次,陳子秀都拒絕了。

《華爾街日報》報導,2月20日早,奄奄一息的陳子秀被逼赤腳在雪地裡爬,兩天的折磨使她的雙腿淤傷,她短短的黑髮上粘著膿和血,她在外面爬,嘔吐,倒了下去。她再也沒有恢復知覺,於2000年2月21日去世。

2000年2月22日,陳子秀的女兒張學玲看到了母親的遺體:身上到處是傷:大塊的紫黑色印跡,耳朵腫大青紫,牙齒裂開斷裂,留著血跡,小腿瘀黑,背上有6英吋長的鞭痕。解開壽衣,只見遺體腹部腫脹,臀股及以下部位大面積瘀斑呈黑色 。

陳子秀被迫害致死後,當地政府官員叫囂:「只要放出去的,就是寫了保證書不再煉的;只要是沒寫保證書的,就是正常死亡,死著出去的。誰願意上吊,就給誰根繩子。」

「即便出了事,我們這些人判刑,也是今天進去,明天出來。」

「轉化」的命令來自中共最高層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表示,「轉化」「洗腦」法輪功學員的命令來自中共最高層。

1999年7月20日,中共前黨魁江澤民下令全面鎮壓法輪功。

1999年7月20日前後,中共出台一系列文件通知標誌著對法輪功的正式鎮壓開始。《中共中央關於共產黨員不准修煉「法輪大法」的通知》(以下稱《通知》)是其中最重要的文件之一。

而到了8月24日,新華社發表了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的通知(兩辦通知),要求「進一步做好絕大多數『法輪功』練習者教育轉化和解脫工作」。

「轉化」成為鎮壓法輪功的最重要目標,主導了鎮壓的全過程,並且,作為任務自上而下通過黨政職能機構層層下壓。

中共為何迫害法輪功

在下令鎮壓之前,江澤民給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關領導的信中這樣寫道,「難道我們共產黨人所具有的馬克思主義理論,所信奉的唯物論、無神論,還戰勝不了法輪功所宣揚的那一套東西嗎?果真是那樣,豈不成了天大的笑話!」

2004年,大紀元發表《九評共產黨》系列社論,從五個方面論述江澤民利用共產黨的組織原則來迫害法輪功的原因:

1. 法輪功講「真、善、忍」,共產黨講「假惡鬥」;

2. 信仰使人無畏,而中共卻要靠恐懼維持政權;

3. 法輪功在道德上的高標準使中共很難堪;

4. 法輪功的發展與管理方式讓中共十分嫉妒;

5. 共產黨認為法輪功信仰「有神論」危及其執政合法性。

正義崎嶇路

目前,以孫毅在馬三家的遭遇為主題的電影紀錄片《求救信》正在北美熱播,引發巨大反響。但是,2017年10月2日,故事主人翁孫毅在流亡印尼期間離奇「去世」,他生前遭到中共國家安全局的人的接觸和問話。

石家莊市法輪功學員袁平均被迫害致死後,當局欲強行以10萬元威逼家屬「私了」,遭到拒絕。家屬擺脫警察的威脅與阻撓,請到正義律師,期望討個公道。

陳子秀死後,她的女兒張學玲也走上了為母親尋求正義的崎嶇之路。

2015年7月19日,山東濰坊濰城居民魏得會,向最高檢察院控告元凶江澤民,她在控告書中作證,她是陳子秀被迫害致死一案的見證人。

據不完全統計,從2015年5月底到2016年10月25日,近21萬大陸和海外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向北京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控告江澤民。#

(資料來源:明慧網、大紀元、華爾街日報、中國人權雙週刊、追查國際)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8-09-18 2:1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