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博士萬里尋親 現身悉尼人體展要求鑑定DNA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9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燕楠悉尼報導)黄萬青站在悉尼的街頭,風塵僕僕。「真實人體展」(Real Bodies: The Exhibition)的大廳就在不遠處。幾個小時前,他剛下飛機,跨洋飛行將近20個小時,他為了失蹤的弟弟黃雄而來。

黃雄15年前在上海失蹤至今,這麼多年過去了,黃萬青從未停止尋找的腳步。9月16日,黃萬青來到敦促調查人體展的悉尼新聞發布會現場,要求對展覽的人體標本進行DNA測試,他需要知道這個「人體展」中身分不明者遺骨的真實身分,以確認弟弟是否在其中。

美國公民黃萬青博士赴悉尼人體展尋找失蹤15載的弟弟,他懷疑弟弟被中共迫害致死後,屍體被做成標本展覽。(安平雅/大紀元)

新州警方接受報案

幾天前的9月11日,居住在美國的黃萬青已經委託律師向澳洲新州警方報案,要求警方調查位於當地悉尼摩爾公園(Moore Park)娛樂中心(The Entertainment Quarter)的「人體展」。該展覽共展出了20具屍體以及200逾件解剖標本。

黃萬青對警方申訴,他認為弟弟黃雄的身體或器官可能就在這個「真實人體展」上被展出。因為該展覽的所有者Imagine Exhibition總裁曾對澳洲新聞集團網說過,展覽的人體「毫無疑問來自中國」,但無法提供同意捐獻身體的證明。

警局的兩名警探經過了1個多小時的問詢,做了詳細的筆錄,並索取了一些詳細文件後,11日當晚即向律師提供了報案號(Event Number)。

按照程序,接受報案的警方會對展覽進行正式調查,以幫助確認這些展覽屍體的身分。

16日,黃萬青到悉尼的新州警察局進一步提供報案材料之前,與多個團體在展覽附近召開新聞發布會。

驗DNA收集證據

醫生、人權活動組織以及黃萬青本人均提出相關部門應該對被展覽人體進行DNA測試,以便進行家族DNA比對,這是一個可行的確認被展覽屍體身分的方法。

尋找弟弟的黃萬青認為,「如果這些展覽公司不能提供文件證明死者(或遺囑執行人)自願、知情且同意死後身體或器官組織被塑化,並用於商業目的的展覽」,那麼他「要求警方採樣DNA」,並進行比對,這有助於確認弟弟黃雄是否被迫害致死,他的屍體是否被用在這個展覽上。

黃萬青還提出:「所有從展覽人體和器官組織上經過測試或其它方法獲得的DNA樣本應作為證據存檔,以確定死者身分。」「提出這樣的要求是基於有很多像我一樣的海外中國人在大陸有親人失蹤的事實,與我的情況類似。」

英國國際醫學專家、調查員尼克爾(David Nicholl)近期正要求對伯明翰的一個相同的展覽進行DNA採樣。他在聲明中說:「法醫遺傳學的巨大進步意味著從塑化組織中提取DNA的真正可能性。」「我們建議使用這些方法來幫助確認展覽的『無人認領屍體』⋯⋯很多人在中國大陸的親人多年來一直失蹤。」

調查記者、《屠殺》一書的作者古特曼(Ethan Gutmann)對此表示贊同:「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裡,中共對超過4000萬人進行了DNA測試(較低的估計),他們還說想測試每個人的DNA。如果我們可以訪問該數據庫,理論上我們可以把展覽上的人體DNA和家裡有失蹤人士的人的DNA進行匹配。」對於失蹤的法輪功學員、維吾爾人、西藏人、基督徒,或者是一個政治犯,他認為有理由來檢查世界上每一具塑化的人體標本來尋找他們的真實身分。

公眾呼籲調查

多個團體在展覽附近召開新聞發布會,要求調查人體標本的身分。(安平雅/大紀元)

反強摘器官醫生組織(DAFOH)澳洲分部、結束中國移植濫用國際聯盟(ETAC)、澳洲反對人體展團體、維吾爾人團體等紛紛呼籲調查「人體展」上那些中國人屍體的身分。

澳洲反對人體展團體代表菲斯特(Emmy Pfister)表示,將人體遺骸變成了商品,並以「藝術」和「教育」的名義在世界範圍展出,這是對人類尊嚴的嚴重侵犯。

專程來到悉尼的國際知名加拿大人權律師麥塔斯(David Matas)在發布會上點明,展覽屍體來源沒有合理的解釋,這與中國移植用的器官來源情況類似。而他多年調查的結論是,中國移植器官來源於法輪功學員為主的良心犯。

一同呼籲調查「人體展」的澳洲維吾爾人協會主席艾拉(Mamtimin Ala)在發布會上表達了維吾爾人的堪憂處境。維吾爾人大量被關押,也是潛在的器官和塑化人體的來源。

澳洲法輪大法協會發言人戴勒(John Deller)要求確認「人體展」上人體標本的身分,以尋找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在中國大陸大量失蹤的法輪功修煉者。

除了黃雄,現場一些民眾手舉一些在中國大陸失蹤的法輪功修煉者的照片,要求新州警方幫助在「人體展」上尋找。在中共對法輪功實施群體滅絕的政策下,突破網絡封鎖向明慧網提供有姓名和居住地的失蹤法輪功學員截止發稿時共1457 名。

加拿大人權律師麥塔斯(David Matas)認為人體展的屍體來源和中國移植的器官來源情況相似,很可能就是中國的良心犯。(安平雅/大紀元)

麥塔斯:中共為器官移植和塑化人體虐殺良心犯

加拿大人權律師麥塔斯(David Matas)多年調查對中共活摘器官的指控,並因此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提名。他認為,在中國信仰團體遭受「摘取器官」這一形式的虐殺,包括西藏人、維吾爾人、地下教會基督徒等,而法輪功修煉團體情況最為嚴重。

他說:「有令人信服的證據表明法輪功學員是人體塑化和器官的來源。塑化為虐殺無辜者提供了立即的、廣泛的,公開可見的現實展現。」「我們的結論是,中共為獲取器官虐殺以法輪功學員為主的良心犯,並賣去做移植旅遊或賣給需要的病人。」

「人體展上的屍體來源類似,也是警察局的在押犯人,沒有身分。我們確實知道中共廣泛虐待良心犯。」他認為展覽方沒有提供證明屍體來源正當,正是問題所在。

麥塔斯說,「人體展」的來源應該和移植器官的來源遵循相同的法律準則。一方面要有可確認身分的死者生前同意的證明;另一方面即使有同意證明,也不能用中國良心犯的身體或器官,因為這種同意沒有意義,很可能不是自願的。他認為應該立法確保未來不會再有這樣的展覽對外展出。

弟弟失蹤

黃萬青和弟弟最後一次通電話是在2003年4月19日,當時在上海的黃雄說馬上要去雲南,到了雲南會再跟黃萬青聯繫。從那之後弟弟便一直杳無音信。

黃雄是一名法輪功學員,失蹤那年他只有25歲,因為派發法輪功資料當時正遭到上海公安的通緝。

大紀元時報記者曾在2004年7月致電上海當地公安,當時的胡姓處長在接受記者採訪時承認他非常了解黃雄的情況,但是稱不能說。黃萬青曾委託國內的一位律師確認了黃雄在2003年被公安綁架。2005年黃萬青的家人再次詢問有關黃雄的下落時,他們得知當局已經從資料庫中清除了黃雄的身分證字號與記錄。而這通常是在一位囚犯死後中共警方才會這麼做的。

根據追查國際的調查報告,「真實人體展」的合作方、人體標本的提供方大連鴻峰生物科技公司董事長隋鴻錦曾稱,部分「屍體」是來自中共公安部門。

黃萬青在報案材料中說,「由於中共監獄之間的頻繁轉移和中國多家塑化工廠的存在,我認為我弟弟的身體很可能已經被展覽。」

結束中國移植濫用國際聯盟代表Susie Hughes呼籲鑑定人體展標本的DNA。(安平雅/大紀元)

可疑的「無人認領」年輕屍體

抵制「人體展」的西悉尼大學醫學院教授梅斯菲爾德(Vaughan Macefield)指出了引起他注意的一點——多數展出的都是年輕男性屍體,然而一般捐贈到澳洲醫學院的遺體都是歲數較大的。

黃萬青發現弟弟的戶籍被註銷是在2005年,這意味著黃雄很可能二十幾歲時在被中共當局關押期間死亡了。但公安對黃雄的去向閉口不談,否認知情,更讓黃萬青懷疑當局對弟弟做了見不得光的事,尤其看到這些來自中共公安的不明身分的屍體標本,以及在中共當局被指控活體摘取良心犯器官的背景下。

「真實人體展」的主辦方一直對外聲明他們的屍體來源合法,是由「大連鴻峰生物科技公司提供」,屍體「都是有關當局向中國醫科大學捐贈的無人認領的屍體」,是「合法捐贈的,不是任何形式的囚犯」。

然而中共的公檢法系統在執行對法輪功的迫害命令時是凌駕於法律之上的。黃雄被上海公安逮捕、被註銷戶籍(這幾乎可以證明黃雄在被關押期間死亡)的時候,當局從未告知家屬任何信息,中共警方甚至還有意隱瞞黃雄的去向。如果黃雄被迫害致死,家人因為不知情,不可能去認領屍體,而這就可以是中共治下所謂「合法」的「無人認領」屍體來源。

用藝術名義包裝中共罪惡

「追查國際」的報告中說,人體塑化業的興起正是中共對不放棄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大規模迫害與虐殺的高峰期。

人體標本提供方的隋鴻錦曾稱,設在遼寧的屍體加工廠能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塑化人體產業基地」,全靠「國家各級領導」的「關懷和支持」。他與數個展覽公司合作,以藝術展的形式將加工後的人屍體呈現在公眾面前。

大連是迫害法輪功的重災區。人權律師麥塔斯還進一步點出,隋鴻錦的塑化工廠所在的大連,是王立軍器官移植研究試驗地,也是迫害法輪功頭目之一的薄熙來曾經主政之地。「那些地區建立了大量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拘留所。」

「追查國際」的報告中還說:「在中國大陸蓬勃發展的『人體塑化』行業,有可能依賴於中共政權對法輪功的迫害,被非法抓捕而拒報姓名的法輪功學員最容易成為『新鮮屍體的主要來源』。追查國際經查證,中共公檢法系統既是對法輪功學員實施迫害的主要部門,也是『新鮮人屍體』的供給部門。」

聯合國近期確認了上百萬新疆維吾爾人遭到囚禁,維吾爾人協會主席艾拉說他已經獲知有被關押的維吾爾人在中共監獄或再教育營裡被迫害死後,家人收到的屍體上有傷疤,疑似器官被摘取。

黃萬青在最後呼籲:「我希望澳洲政府和警方幫助我和我的家人找到弟弟黃雄的屍體,允許我們為他下葬,讓他能夠獲得安息。」

澳洲維吾爾人協會主席艾拉(Mamtimin Ala)在發布會上表達了對維吾爾人處境的擔憂。維吾爾人大量被關押,也是潛在的器官和塑化人體的來源。(安平雅/大紀元)
法輪大法團體代表戴勒(John Deller)呼籲尋找大量失蹤的法輪功學員。(安平雅/大紀元)

責任編輯:宗敏青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