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抑鬱來襲她苦交戰 他的美麗字條打動心底

人氣: 157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10月10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Benjamin Brown報導,謝佳雯編譯)去年6月的一天,美國加州女子莎拉·洛克斯(Sarah Loucks)正在廚房收拾餐具,一切似乎很正常,但她突然停下了手中的活……「我的心情開始變灰暗,能量一點點地抽離身體,只留下空虛的靈魂。」莎拉在投書健康論壇「The Mighty」時寫道。

憑經驗,她知道自己的抑鬱症要發作了。

莎拉·洛克斯正在廚房裡收拾餐具,抑鬱症突然發作。(Sarah Loucks提供)

莎拉患有一種叫做「躁鬱症」(Bipolar Affective Disorder,也叫雙相情緒障礙、雙相情感障礙)的心理疾患。每隔一段時間她就會陷入抑鬱,有時起因於別人說的一句話,有時因為在書本或報紙裡看到一句話,而更多時候沒有任何理由。

「沒有任何理由我就會覺得心情十分糟糕,胸膛也痛起來,罪惡和羞恥感完全包圍了我,感覺糟透了。」莎拉寫道。

如果抑鬱不是太嚴重,莎拉還能繼續承擔作為家庭主婦的責任,但很多時候她的心情低落到極點,什麼都做不了。

莎拉和丈夫邁克爾·梅菲爾德(Michael Mayfield)有三個孩子,最小的孩子只有4歲。莎拉儘量不讓自己的病影響到孩子,她只得給正在上班的丈夫打電話。

「我討厭自己在他工作時打電話」,莎拉寫道,「但我知道再有幾個小時,我所有的一切都將變成一片灰暗的天地。」

看完整影片»

邁克爾了解妻子的情況,他很快就安排好手上的工作,並請假回家。

丈夫進門時,莎拉仍蜷在沙發上,她沒有什麼反應,似乎連打招呼的力氣都沒有,只是站起身爬到床上,一躺就是幾個小時。

抑鬱發作時,莎拉在床上一躺就是幾小時、 幾天。(Sarah Loucks提供)

對眼前的狀況,邁克爾並不陌生。莎拉犯病期間,他擔負起父親和母親的雙重角色——給孩子們做飯、 照顧他們寫作業,或陪伴他們看電視、玩遊戲。他也不放心妻子,每隔一段時間就去查看一下。「她在被子裡頭都不轉一下,看到她這樣真的讓我很難受。」邁克爾告訴「Humanity Today」。

莎拉在床上同一位置一連躺了幾天,不換衣服也不刷牙,甚至也很少用洗手間,但是她腦海中自責的聲音卻停不下來。她不停地責怪自己,罵自己是個失敗者,還埋怨自己是個傻瓜——因為沒有選擇一份更傳統的職業。

「我為自己的生活感到羞愧。」莎拉寫道:「我攻擊自己的弱點,攻擊自己最在意的事情,我回想過去的傷心事,把它們重溫一遍。 我用羞恥、悲傷和痛苦折磨自己, 我討厭自己。」

莎拉臥室的床。(Sarah Loucks提供)

邁克爾心疼妻子,但也無能為力,他把水和食物拿給妻子,但她基本不吃什麼。「抑鬱嚴重時,我不想吃也不想喝,對食物和水沒有任何想法。」莎拉告訴Humanity Today

貼滿牆的暖心字條

幾天後的早晨,莎拉終於決定起床,她走出臥室,迎接她的是滿牆的黃色紙貼。讀著上面的字,她感動得哭了。

丈夫的字條貼了滿牆。(Sarah Loucks提供)

紙條上寫著:

「我需要你。」
「我愛你。」
「你不是負擔。」
「我知道你很艱難,但我不會放棄你。」
「有你,就足夠了。」
「你很重要。」
…………

原來,邁克爾曾看過一個視頻,介紹應該對抑鬱症患者說的話,於是他把自己想說的話都寫下來,貼滿了一面牆。

平常,他也時常寫紙條給妻子,還曾經在浴室的鏡子上寫詩。「我沒有想她會是什麼樣的反應,只是覺得這樣做很美好,這些都是她需要聽到的話。」邁克爾說。

顯然,丈夫的貼心舉動意義重大。莎拉選擇自己最喜歡的20張紙條貼在床邊的牆上,這樣每天早晨醒來第一眼、晚上睡覺前的最後一眼都能看到這些話。至今這些話已經貼了一年多了,有的都變乾掉下來,莎拉再把它們重新貼回去。

莎拉走出臥室,迎接她的是滿牆的黃色紙貼。(Sarah Loucks提供)

莎拉是個擅長寫作的人,她曾經寫書《我的水桶有漏洞:帶著躁鬱症過活》(My Bucket Has Holes: Living with Bipolar II)記錄自己患病的經歷。

這些紙條的故事,已收錄在她2018年的新書《修補漏洞》(Patching The Holes)中,她希望自己的故事能夠幫助到更多的人。

· 抑鬱症10人中就有1人 這些症狀拉響警鐘

· 中醫治療「憂鬱症」 疏肝解鬱 補養心神 

· 有關抑鬱症的7個驚人事實

責任編輯:蘇明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