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橫河:貿易戰中的美中台關係

人氣: 559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9月20日訊】(按語:本文是美國時事評論員橫河在希望之聲廣播電台訪談。以下為節目實錄。)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新一輪的中美貿易談判又要開始了,這次是否能夠有實質性的進展呢?是令人注目。因為最近北京方面在實際行動上開始放軟身段,同時又加強搞好和美企的關係,也允許全資的海外公司在中國開設加油站,直接挑戰國有的石油行業,這些在外界看來都是中共無法抗拒美國施壓的一些舉動。其實中美的對抗不僅表現在貿易方面,在貿易戰的同時,在台灣的關係上也是對抗升級,我們今天就來討論一下,美國力挺台灣能得到什麼?

我們今天討論的這個話題是跟歷史相關的,橫河先生,我想請您先梳理一下49年以後中台關係的幾個階段。

橫河:我想中台關係在上個世紀後半段大概可以分這麼幾個階段,從50年代開始基本上是一個內戰的延續,那時候代表性事件,我們知道有金門戰役,一江山島和大陳島戰役,另外還有炮擊金門。中共是一定要解放台灣,台灣是反攻大陸。

到了60年代以後,中共陷入內外交困的狀態,大躍進失敗了,然後是三年大饑荒,然後是四清和文革,這時候中共基本上處於一個閉關鎖國的狀態,極端孤立,除了極少數的例外,像很少的例外就是在非洲。而台灣這段時間外交方面相當成功。

到了70年代是一個重大的反轉,71年中共取代中華民國進入聯合國,那年1月份,基辛格祕密訪華;到8月份的時候,美國就提出來要討論中共加入聯合國的提案,但是美國提的是「雙重代表權」,他要求不要把中國民國排除出聯合國,但是投票被否決。這就是我們上一次講的,坦贊鐵路修了以後,非洲絕大部分的票投給中共,中華民國就退出了,中共隨後就加入。

到了第二年、72年的時候,美國承認了中共政權,日本和中共建交,美國79年正式和中共政權建交,整個70年代就是中台的國際地位徹底翻轉了。在這個期間,雙方仍然堅稱自己代表中國,而且是代表全中國。

80年代中台雙方都發生了重大的變化,台灣是向民主轉型的一個關鍵時期,中共在經濟上開始改革開放。這個時期的後期,雙方的政治關係發生了一些重大的變化。台灣方面最先的變化是發生在國民黨的內部,國民黨到了台灣以後,不可避免的要經歷一個本土化的過程,這樣到了88年的時候,台灣本省人李登輝當選為國民黨主席和中華民國總統,開始推動台灣本土化。這個轉型非常重要,而且牽涉到將來台灣有一個趨勢,就是不再以反攻大陸或者是再實際統治中國大陸為目標了,這個引發了中共的不滿。

到了90年代以後,台灣完成了民主轉型,而且民主已經開始逐漸走向成熟,對中共造成的威脅就更大了,因為實際上真正對中共的威脅是台灣的民主樣板。96年台灣第一次總統直選,中共非常惱火。你說台灣進行總統直選跟它有什麼關係?它這時候祭出武力威脅來試射導彈,造成了第一次台灣海峽的導彈危機。

2000年以後,中台關係出現了一個政經分離的現象,經濟關係越來越緊密,各方面的交流也增加了,但是因為台灣在2000年實現了政黨輪替,雖然後來馬英九時期國民黨再次執政以後關係有所改善,但是雙方的政治關係總的來說是越來越趨於惡化的,特別是在民進黨再次上台。這期間,2005年中共制定了一個《反分裂法》,這時候雙方的關係跟以前完全不一樣了。

需要說明一下的就是所謂「九二共識」,其實「九二共識」並非是雙方政府訂的條約。92年在會面的時候,甚至連書面文字都沒有,所以是否真的存在一個共識其實都是一個問題。這個在兩岸關係當中,除了中共方面的宣傳以外,基本上沒有什麼意義。這是簡單梳理一下中台關係。

主持人:我們知道美國在二戰期間,其實曾經一度放棄了蔣介石政權,後來他其實又把台灣當作在亞洲的第一道屏障,但是我覺得這個中間的過程肯定是有一些變遷的,比如每一個總統心裡對台灣的權重肯定是不同的,所以也請您梳理一下美國對台灣關係的變遷。

橫河:其實美國不是在二戰的時候放棄台灣,他是在國共內戰的時候放棄中華民國。要梳理戰後,尤其是中共建政以後的美台關係的話,第一個最重要的事件就是朝鮮戰爭。我們剛才講的美國在國共內戰當中是放棄中華民國的,中華民國當時在大陸的失敗,其實並不是在軍事上打不過中共,而是中共有蘇聯的全力支持,而國民黨方面卻沒有得到美國的全力支持,各方面受到限制。中華民國退守台灣以後,美國採取了一個政策,叫做「袖手旁觀(hands-off policy)」。

美國政策什麼時候轉變的?是在朝鮮戰爭爆發以後。朝鮮戰爭爆發的第三天,就是1950年6月27日,第七艦隊就進入台灣海峽防衛台灣了,這個政策馬上就變了。

為什麼會轉變呢?需要提醒一下的是,1950年的1月5日,就是朝鮮戰爭爆發的半年前,美國總統杜魯門宣布台灣和韓國不在美國的防衛範圍之內。而當天,中蘇友好條約簽定,就是中國和蘇聯結成了軍事同盟,中蘇正式結盟。

這個同一天發生的事情說明了什麼呢?如果美國作為自由世界的捍衛者,他一旦顯示出軟弱來,他宣布不防衛韓國的話,那就鼓勵了北朝鮮對韓國的入侵,這就是朝鮮戰爭爆發的原因。就是美國要是顯示軟弱的話,等於鼓勵共產極權對外的擴張和冒險,這是50年代朝鮮戰爭的影響。

第二個大的影響就是承認中共政權拋棄台灣,這是當時世界上最大的對抗,就是冷戰、美蘇對抗,或者兩大陣營對抗造成的結果。對美國來說,蘇聯當時是最大的敵人。

60年代後期,中蘇分裂有兩個重大事件決定了美國後來選擇聯中抗蘇的政策。哪兩個事件呢?一個是蘇聯當時差一點要對中共的核武器進行「外科手術式」的打擊,但是按照美國和蘇聯的協定,蘇聯就提前通知了美國,因為他怕美國誤解,美國進行核報復,結果就被美國阻止了。這是一件事情。第二件事情就是中蘇爆發了邊境衝突,當然在這之前雙方論戰、罵街,那是另外一回事,所以美國當時就做了這麼一個選擇。

因為美台關係和美中關係其實是一體的,就是美台關係有一部分是通過美中關係來表達的,所以我們很難把它分開描述,這裡就一併介紹一下。美中關係主要是三個公報:「上海公報」、「中美建交公報」與「八一七公報」,這個內容我們聽眾都很熟悉了。但是我想簡單說一下,這裡的英文的當中有一些說法,這個差別,其實中文當中也有,但是因為在中文語境當中,如果你不去看英文的話,很難意識到這個差別。

在「上海公報」當中對一中的描述大家都很熟悉了,就是海峽兩岸中國人都認為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美國對這一立場不提出異議。這裡其實中文用的這個「認識」,就是美國認識到了這一點;英文當中用的「acknowledge」,「acknowledge」什麼意思呢?就是他不是說同意了,而是我知道了,你說這個我知道了,就這意思。

而不提出異議呢,其實它英文是not to challenge,就是我不來挑戰你這個說法,但是並不表示我對這個說法沒有不同意見,只是我不來挑戰而已。這些如果你單看中文的話就過去了,不會去引起這麼大注意。

主持人:這個我想插一句話,您覺得這個翻譯它是故意為之嗎?那美國方面他沒有說先要去認可一下你這個翻譯沒有錯嗎?

橫河:這個中英文是雙方都同意了的,你也沒有辦法說翻譯是錯的,因為他用「acknowledge」,中文說成「認識到」,其實也沒有錯,只是說在中文語境當中習慣了,你不去看英文做比較的話,你意識不到這個「認識到」並不是「同意」的意思,只是這個意思。

主持人:也就是說這個非常微妙,然後看你怎麼樣去引導是吧?

橫河:對,你只能看英文去理解它。「建交公報」裡面它沒有什麼爭議的,就是美國承認中共政權,它英文用的是「recognize」,這個沒有爭議。

爭議最大的是「八一七公報」,這「八一七公報」實際上全稱叫什麼呢?「中美就解決美國向台出售武器問題的公告」,就是說是解決美國向台灣出售武器的。美國在這個公告裡頭做了三個承諾,一個是向台灣出售武器在性能和數量上不超過中美建交以後近幾年供應的水平,就是說不能增加;第二個是逐步減少對台灣的武器出售;第三個是經過一段時間要最後解決。就這個,中共方面一直指責美國,說沒有減少和停止對台灣的武器出售,甚至數量和質量還有所增加。

主持人:那當時這個公告裡面有沒有規定是說在什麼條件下,他要開始減少這個供應的水平,還是說什麼都沒有,只是說強硬規定幾年就必須要解決?

橫河:他沒有說幾年就必須要解決,只是做了個承諾,就是說最終會解決。關鍵問題是什麼呢?是美方並沒有在條件方面有任何爭論,美國方面說的是,這裡就要提到另外一個問題了,就是美台關係的一個法律依據叫《台灣關係法》,美國的爭辯就是說《台灣關係法》在法律地位上要比這個「八一七公報」高,美國是遵守《台灣關係法》,就是國內自己的法律的,他必須遵守。

怎麼回事呢?1979年不是中美建交了嗎?和中華民國斷交了,這個是美國政府的決定。結果國會就認為有必要,因為外交政策是政府訂的,國會沒有辦法,但是國會認為有必要在這裡把美台關係要釐清一下,所以當時就制訂了《台灣關係法》,這個《台灣關係法》經過總統簽署以後成為法律。它主要的內容是維持台海現狀,包括繼續出售防衛性武器抵抗訴諸武力的行動;但是他沒有說他有出兵保衛台灣的義務,但實際上沒有義務不表示不能,這是兩回事情。

還有一個就是,怎麼樣在沒有外交關係的情況下去維持美國和台灣的經貿、文化關係等等。同時規定設立一個官方的聯絡機構,就是美國在台協會,這個實際上就是一個準外交關係了。這是《台灣關係法》,美國的法律規定的。

美方對中共指責他們沒有執行「八一七公報」,他就是用這個來對應的。從這個以後,就是70年代末,美國承認中共,實際上也就是冷戰開始,中共進入聯合國以後,美台關係就一直沒有發生很大的變化。你雖然說不同的總統有不同的看法、不同的觀點,或者是不同的做法,但是它這個大框架沒有變。

一直到最近一年多,主要是川普總統當選以後,就是不僅是總統,也包括了國會、智庫,就是美國的上層基本上是在全方位的重新檢視美中台關係,這個呼聲越來越高,而且國會正在付諸行動,這個是這麼多年來第一次發生重大變化。

主持人:那麼我們同時看到最近一兩年來,就是民進黨的蔡英文上台之後,中共對台灣的打壓力度是明顯的加大,這裡面的原因是什麼呢?而且同時這幾年因為發生的事情很多,就是中共在國際環境下打壓台灣,讓台灣失去話語權、失去生存權的案例很多,您也可以給我們簡單的總結一下嗎?

橫河:中共對台灣的打壓力度現在明顯增加,這個我覺得跟剛才講的美國政策重大變化有關係,因為這個轉變正在進行中,所以最終達到什麼程度?我們現在還難以預測。

我們先看一下,就最近發生的幾件事情,這是都連在一起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美國大選之前,各個國家都有一個慣例,就是向兩黨的競選辦公室提交申請,就是說要求和當選總統,就是不管哪一個總統當選以後,他們會打電話去通話祝賀。

中華民國外交部按照慣例,他也向美國提出來,也是向兩黨提出來,就是要和當選總統通話。中華民國提這個要求從來沒得到回答,沒想到這次川普總統當選了嘛,就要處理這件事情了,馬上就同意通話了。川普總統通話,他同意的理由也很簡單,他兩個理由:一個,蔡英文是民主選出來的領導人;第二個是台灣買了很多武器,就同意通話了。這個通話是破了例的,這是一個重大變化。

第二個就是《台灣旅行法》通過了。這是從《台灣關係法》,就是1979年《台灣關係法》,自此以後跟台灣就沒有立新法,這次就通過了一個《台灣旅行法》,這個就解決了美台政府官員互訪的障礙。馬上蔡英文訪問南美的友邦國家,出境美國,實際上是對新通過的這個《台灣旅行法》進行了一次檢驗,結果大家也知道,她第一次在過境美國的時候,舉行了正式的記者會,這個是近40年來第一次。

第三件事件就是剛剛通過的2019年的《國防授權法》。這個《國防授權法》當中有一些和台灣相關的條款正式成為法律了。要注意,美國的法律很多不是單獨的名稱下有單獨的內容的,它很多是附加在其它法律當中通過的,一旦通過以後,它就成為法律,也是要執行的。就是在實際應用當中,你怎麼能知道什麼時候通過了一個法律,裡面有一個什麼內容呢?你查不到的,太難查了。

怎麼辦呢?美國國會有個機構,就專門把通過的法律相關內容,因為一個法律裡面可能有很多很多不相干的內容,把它分門別類整理。整理出來以後,別人就可以分類查詢了,這就叫「美國法典」。

在2019年的《國防授權法》裡面,他要求美國支持台灣發展現代化的國防軍力,就是維持台灣足夠的自衛能力,而且他們強烈支持對台灣的軍售,甚至將來可能會要參加,雙方互動嘛,甚至將來可能會參加軍演等等這方面的。

再一個就是剛剛發生的事情,9月5日的時候,美國有跨黨派的4名參議員提出了一個「台北法案」,這個還沒有討論,但是這個趨勢很明顯,就是美國手中有很多可以立法來支持台灣的。

這個是針對中共就最近,妳談到的,在國際上對台灣的施壓和霸凌的手段,他希望加強台灣在世界的各個組織當中在各地的地位,同時防止相關國家和台灣斷交。最近不是有好幾個被中共買通了嗎?

主持人:對,好幾個小國都斷交去領錢。

橫河:美國想制訂相關的法律來阻止這種事情發生,就是說你跟台灣斷交,要付和美國交惡的代價。這4個美國跨黨派的參議員提出這麼個法案,它實際上不叫「台北法案」,是幾個英文詞彙的第一個英文字母,它是叫做「台灣盟國國際保護與增強倡議法案」,正好把每個字的第一個字母拼起來是台北,就跟TAIPEI這個拼法一模一樣,所以簡稱叫做TAIPEI Act,實際上它正好又是跟台灣有關的法案。

我覺得中共現在為什麼對台灣施壓這麼厲害呢?我覺得是跟這個貿易戰是有相當關係的,跟美國的戰略轉型有關係的。目前正是貿易戰開打之際,中共它總得選個對象來表示一下它自己不是這麼無能的,不是這麼不經打的,它又必須要對國內有個交代,主要是對國內有交代,當然國際上也得有個交代,給一些小國家盟友來交代一下。

選誰呢?它當然不能選美國,美國當然一方面,川普總統軟硬不吃,另外一方面,美國正在要制裁它,你要是去跟美國打的話,那不是憑空送個理由讓人家制裁更有理由嗎?它沒有理由去惹美國,讓美國各界同仇敵愾,這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候,日本已經試過了,就最好這個時候不要去惹美國。

歐盟和日本本來是中共想拉攏的對象,現在拉攏不成了,但是它也不能把他們當作美國陣營去打擊吧,那打了沒用的,對它自己沒有好處。所以怎麼辦呢?這個網上有人總結了世界各國,說是打擊的對象,中文不一定準確,但是確實是很形象。比如他說美國是想打誰就打誰;英國是美國說打誰我打誰;俄國是誰打我我打誰;那最有意思的是中共,中共是誰打我,我就威脅打台灣!這個其實很形象的說明了現在對台灣的這個打壓是這個意思。

我倒並不認為所謂台獨問題真的是中共最關注的問題,歷史問題對中共也不是那麼重要。我們最簡單的一個例子,最近發生的在海蔘威進行的聯合軍演,就是實際上是俄國人的軍演,邀請了中國參加,中共派了3千多個士兵參加了海蔘威的軍演。台灣難道比海蔘威更具有歷史性嗎?如果你要說歷史的話,領土完整的話,主權的話,為什麼台灣是,海蔘威就不是呢?難道真的有人以為一個政權可以到被外國占領了本國領土海蔘威,和侵略者一起進行軍事演習的政權,他會在乎領土完整嗎?所以說我認為現在這一段時間的打壓是這樣子的原因,而倒不是真的跟台獨有直接的關係。

主持人:那是不是有另外一個原因,比如說台灣獨立,或者台灣脫離了大陸的統治,這個是全中國人都知道的,但是蘇聯侵佔了中國很大的一片土地,但是國內很多人不知道,因為這件事情被隱瞞起來了,所以是不是表面上台灣就更加明顯一些?

橫河:不是不是,人人都知道,怎麼可能不知道呢!你看大陸的,就這次參加軍演和上一次參加海軍軍演,大陸的很多媒體、很多自媒體,或者是社交網絡上都在討論這個問題,我想不知道這個的人並不多。

主持人:那您剛才講到說川普總統上台之初,他就給了台灣一個破例,那麼後來他在外交領域和政策各方面一直也對台灣傾斜。那我們知道其實川普上台之前,他就想到要在貿易手段上加稅,因為他要把貿易平衡拉齊。那您覺得他當時對台灣這種禮遇和傾斜,主要原因是想抗衡中共呢?還是有別的理由呢?

橫河:我覺得不是。川普總統講了兩個理由,其實都不是在抗衡中共上。剛才我們講的美國全面檢視美中台的關係嘛,美中台其實類似的有美中俄的關係,因為我們今天討論的內容和這個直接關係不大,所以我們今天就不說了。這個關係是70年代初出於冷戰抗蘇考慮制訂的,本來這個政策在冷戰結束以後就應該調整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一直拖到現在,到現在沒解決。此一時彼一時,現在中共是美國最大的對手,而且中共是最大的極權國家的旗手,就是前共產主義旗幟落到了中共手裡。現在有人在考慮新冷戰嘛。

而台灣早就完成了民主的轉型,已經是民主自由國家的陣營了,我覺得這方面非常非常重要,就是說這和70年代完全不同了。蔡英文是民主選舉出來的領導人,所以說無論從意識形態、社會制度、價值觀,還是實際戰略考慮的話,美國現在對台灣的禮遇,從美國的立場、從自由世界的立場,都是一個正確的做法。

主持人:那中共壓縮台灣的生存空間,我們目前也看到了,的確有好幾個小國給台灣斷交,台灣的邦交國其實越來越少。那您覺得中共目前的手段,它能不能最終達到它的目的?

橫河:我想在中共勢力的上升期,西方國家對中共實行全面綏靖政策的時候,它都沒有能夠做到;而現在整個局勢都已經改變了,美國首先認識到其實中共是最大的威脅,而採取了全面的對應措施。在這個時候,而且中共它的勢力在國內,在世界上已經處於,至少不是上升期了,有的可以說是在下降期了,就是它可以說是內外交困,焦頭爛額的時候。它現在只能找一些私營公司,你像航空公司,還有對台灣強硬來出出氣,它還能做什麼?連私營航空公司都能想出辦法來對抗,用貨幣的名稱來替代城市和國家的名稱,都能想出來對抗。

而美國的「台北法案」一旦立法通過以後,北京連挖牆腳,挖台灣邦交國的手法都會失效,所以說北京的手段是非常有限的。而美國還有很多手段和選擇可以祭出來。更重要的是北京的打壓手段是沒有理的,所以我覺得中共打壓台灣的這個生存空間,目前它這些手段是達不到目的的。

主持人:好,那麼我們最後再花一兩分鐘的時間,麻煩您請講一下,因為最近的情況是不僅美國會出手挺台灣,歐盟也在開始挺台灣,那麼歐盟挺台灣,他想從台灣這裡得到什麼呢?就是他想從這個政策中得到什麼呢?

橫河:我倒不覺得歐盟是想得到什麼東西,這次歐洲議會他主要是道義上的,更多的是在價值觀和道義上對台灣的支持,他並不想換取什麼東西。歐洲議會這是一個報告,它比較類似於美國國會的決議案,就是resolution,它不是法案,歐盟不一定要執行,它只是一個建議。但是通過這個可以看到歐洲的民意,它更多的是一個民意的反映。

我覺得主要出於價值觀和正義。幾個方面,一個是北京對台灣的霸凌到了讓人無法忍受的程度,而且是對所有的航空公司要求改名。相當多的航空公司是歐洲的,雖然航空公司屈服了、改名了,但是歐洲議會對這個事情是不滿意的。

它(中共)還在各方面排斥台灣正常參與國際組織和國際社會的活動。而中共最近的很多表現,包括在貿易上、人權上、監控上、信息封鎖、一帶一路、軍事擴張等等,在這些方面,歐洲和美國的基本觀點是一致的。所以有很多人說中國的情況,這種現在的一些變化,使得歐洲也同樣在放棄綏靖政策。我覺得歐盟挺台灣,主要是出於這幾個方面的考慮。

責任編輯:蕭明

評論
2018-09-20 4:4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