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 Laberinto de los Espíritus

小說:靈魂迷宮(2)

作者:卡洛斯·魯依斯·薩豐(西班牙)

《靈魂迷宮》(圓神出版提供)

    人氣: 22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就在這一剎那,費爾明聽見遠方天際傳來此起彼落的聲響。他抬頭往窗外一探,這才驚覺玻璃已開始顫動。

他走近窗邊,連忙撩起窗簾,抬頭望著窄巷兩側屋簷擠出的一線夜空。轟隆聲響漸趨頻繁,他腦海浮現的第一個念頭是從近海登陸的暴風雨,接著,他想像烏雲籠罩碼頭,一路拉扯著風帆和桅杆。

不過,他這輩子還沒見識過這樣的暴風雨,一陣陣金屬撞擊外加火光四射,海霧在夜空裂成飄零的破布條,霧一撕開便竄出一道亮光。漆黑暗夜裡,彷彿竄起了一隻隻龐大的鋼鐵巨蟲在夜空飛行。他嚥下口水,回首望著驚惶顫抖的蓮若和艾莉夏。小女孩手裡還拿著書。

「我們最好趕快離開這裡。」費爾明輕聲說。

費爾明又望向天空,這次清楚看見六、七架飛機掠過天際。他打開窗探頭出去,聽見震耳的引擎巨響正朝著蘭布拉大道前進。一陣尖銳的警笛聲傳來,彷彿在天空鑽孔開路。

霎時,一片靜默。他感受到一股突如其來的撞擊,一瞬之間,震耳欲聾的巨響凍結了時光,砲擊將一半的家具拋到半空,落地後陷入一片火海。凌空飛來一團火球擊中了他,彷彿點燃的汽油熾烈燃燒,火舌猛力衝撞窗子,穿透玻璃,觸及陽臺的金屬欄杆。

他亟欲起身脫外套,卻感覺腳下的地板正在萎縮。不到數秒鐘的光景,整棟建築在他眼前化為一場瓦礫和惡火紛飛的風暴。

費爾明趕緊起身,立刻脫下冒煙的外套,探頭到客廳張望。一大片嗆鼻的黑煙正放肆地竄入牆角,炸彈粉碎了建築的中間部分,只剩下外牆,還有冒出火舌的樓梯間四周的第一個房間。他剛剛走過的那條走道,什麼也不剩了。

***

他搖搖晃晃走進客廳。方才的轟炸把艾莉夏拋出去撞上牆。她的身體卡在倒下的搖椅和牆角之間,身上沾滿了粉塵和灰燼。費爾明在她面前跪下,伸手從她兩側腋下緊緊攬住。艾莉夏感受到他的手勁,隨即睜開眼。她的雙眼布滿血絲,瞳孔已經放大。費爾明知道,這雙眼睛受了傷。

「妳跟我一起走。我們兩個一起離開這裡。」

艾莉夏點點頭。費爾明把她抱在懷裡,在她衣服上摸了又摸,檢查是否有傷口或骨折。

「妳身上哪裡會痛嗎?」

小女孩伸手摸著頭。

「很快就不痛了。」費爾明安撫她。

「我們走吧?」

「我的書⋯⋯」

費爾明在瓦礫堆尋尋覓覓,終於找到那本幾乎燒焦的書,但基本上還是完整的。他把書交給艾莉夏,小女孩緊緊抓著書,彷彿那是護身符。

「別弄丟了,知道嗎?妳還要跟我說故事的結局⋯⋯」

費爾明抱著小女孩站了起來。或許是艾莉夏比他預期的重了些,又或許以他的體力根本逃不出這個地方。

「妳要用力抓緊啊!」

他轉過身,沿著空襲炸出的大洞,走向原本鋪著花磚的走道。走道如今只剩屋簷的寬度。他從樓梯口往下一看,發現火舌已沿著階梯竄升。他緊抱著艾莉夏,踩著階梯往上,一路暗自揣想,若有幸爬上頂樓,就能從那兒跳到鄰棟的屋頂平台,或許,還能夠活著敘述這段經歷。

***

陷入漆黑夜幕的巴塞隆納滿目瘡痍,火柱和濃煙彷彿在空中擺弄的魔爪。幾條街外的蘭布拉大道看似一條惡火與濃煙交錯的巨河,一路流向市中心。費爾明緊抓女孩的小手,拉著她往前走。

「乖!我們不能停下來。」

才往前幾步,上空再度傳來轟隆巨響,腳下這棟建築震得搖搖晃晃。費爾明回頭望,發現加泰隆尼亞廣場附近正緩緩升起巨大的火柱。

一道紅色閃光掠過整座城市的屋宇,火花四射的風暴之後,灰燼如雨的空中,又見成群戰機呼嘯而過。費爾明的視線緊隨著戰機飛行路線,隨即看見一連串炸彈落在瑞瓦區的住宅。

距離他們所在的屋頂平臺大約五十公尺,一排房屋在他眼前連續爆炸,彷彿一串點燃火藥線的小鞭炮,將無數窗戶炸得粉碎,空中降下陣陣玻璃雨,一整排屋頂化為瓦礫。費爾明聽見街上傳來淒厲的哀號。

***

費爾明回眸一望,他們所在的建築正在火海中逐漸解體,彷彿海中沙堡。兩人跑到屋頂平臺邊緣,從這裡可以縱身跳上區隔鄰棟樓房的那道牆。

費爾明擦撞著地,左腿頓時一陣刺痛。艾莉夏依舊拉著他的手,隨即扶他起身。他摸了摸大腿,發現指間沾滿溫熱的鮮血。烈火光芒照亮了他們跳上的高牆,眼前清楚可見嵌在牆面的玻璃碎片沾了血。

艾莉夏繼續拉著他走。他拖著受傷的腳,一路在地磚留下暗紅卻剔透的血跡,跟著小女孩來到高牆的另一邊,隔牆另一側是面向彩虹劇院街的樓房。他咬牙搬來幾個木箱靠牆堆疊,探頭打量隔壁的屋頂。

那幢建築外觀散發不祥的氛圍,古老的大宅,緊閉的大窗,宏偉的外牆,似乎已在這片樓宇沼澤中矗立多年。宏偉的玻璃圓頂燈火通明,彷彿宅邸上方的一盞燈籠,頂端豎起一支避雷針,彎彎曲曲的細針鑄成了一條龍的側影。

腿上的傷口不聲不響地傳送劇痛,他必須扶著牆簷才不致昏倒在地。他感受到鞋內溫熱的鮮血,接著又是一陣更嚴重的噁心。他很清楚,這樣下去自己遲早會失去意識。艾莉夏一臉恐懼地望著他。費爾明努力擠出一絲微笑。

「這沒什麼⋯⋯」他說:「只是一點小擦傷而已。」

遠方天際,戰機群已從海面上空折返,掠過港口碼頭,再度飛往市區。費爾明向艾莉夏伸長了手。

「快抓住我!」

小女孩緩緩搖頭。

「我們在這裡不安全!一定要到隔壁屋頂的另一邊,想辦法下樓到街上,從那裡就可以去地鐵站了。」

他嘴上這樣說,但自認沒什麼說服力。

「不要。」小女孩輕聲說。

「快抓住我的手,艾莉夏!」

小女孩躊躇片刻,終究還是伸出手。費爾明使勁將她抱到木箱堆上方,再抱上簷口。

「快跳!」他在一旁督促。

艾莉夏把書緊抱在胸口,頻頻搖頭。費爾明聽見後方砲擊屋瓦的爆裂聲,急忙推了她一把。艾莉夏跳到高牆的另一側,隨即轉過身來伸手要拉費爾明,但她的朋友卻不在那裡。他依舊緊抓著高牆這一側的簷口。只見他面色慘白,眼皮低垂,彷彿已近意識不清的狀態。

「快跑!」他用盡最後一絲氣力催促她。

「快跑!」

費爾明雙膝著地,往後一倒。戰機從正上方呼嘯而過,他閉上雙眼之前,瞥見一連串炸彈從天而降。

***

艾莉夏拚了命往前跑,越過屋頂平臺,目標朝向那座雄偉的玻璃圓頂。她不知道砲彈的落點會在哪裡,遭殃的會是這幾棟建築的外牆,還是在空中就爆炸了?

一股震耳欲聾的風暴在空中竄起,猛力將她往前推了一把。一片片火燙的金屬碎片與她擦身而過。就在此時,她感覺有個拳頭大的東西強力插入她的臀部。猛烈的撞擊把她拋向空中,推著她撞上玻璃圓頂。艾莉夏破窗而入,跌入空蕩的圓頂內。那本書不小心從手中滑落了。

小女孩高速俯衝而下,穿越了恍若永恆的幽暗,最後落在一塊帆布上,失控的歷險總算暫停。那塊帆布承受她的重量而下壓彎折,最後,她仰臥在一片類似木製平臺的板子上。

上方大約十五公尺處,清楚可見她破窗而入時在圓頂留下的大洞。她試圖側躺,卻發現右腿毫無知覺,腰部以下幾乎無法活動。她繼續張望,這才發覺從手中脫落的書正躺在平臺邊緣。

她以雙臂支撐,慢慢爬過去,伸手摸了摸書脊。新一波轟炸撼動了整幢建築,一陣搖晃之中,書被拋向半空。艾莉夏趕緊探頭往平臺外看了看,發現書頁凌空振動,就這樣墜入深不見底的黑洞。

屋外夜空映入的火光,成了散布黑暗中的微光。艾莉夏睜大雙眼,簡直不敢置信。倘若雙眼沒有欺騙她,映入眼簾的是個巨型螺旋格局空間的高處,一座由許多走道、通道、拱門和長廊建構的無盡迷宮,簡直就像一座大教堂。但與她印象中的教堂不同,這裡並非由石頭砌成。

而是書籍

玻璃圓頂映入的光芒,在她眼前顯現出多處石階和天橋相連的景象,數以千計的書籍打造出曲折迂迴的空間。下方的黑洞深處,隱約可見緩緩移動的昏黃燈光。

忽然,燈光停駐原地,仔細一看,艾莉夏看見一個滿頭華髮的男子,手持提燈,正不斷往上張望。臀部的疼痛有如刀割,她的視線頓時模糊起來。她闔上雙眼,隨即陷入昏迷。◇(節錄完)

——節錄自《靈魂迷宮》/圓神出版公司

責任編輯:李昀

點閱【小說:靈魂迷宮】系列。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星期五終於到了。我抵達辦公室的時候,同事已經圍在煮水壺的四周,聊著肥皂劇。他們沒理我,而我很久以前早就不再主動找他們聊了。
  • 之後她又被提審過兩次,手腳又被戴上大鐐銬,審案的警察不再問她知道多少,而是暴力地刑訊逼供,她的案子現在已經很清楚了,是她自己找死,一紙說明書就能換來自由,她卻非賴在牢房裡不肯走,三句兩句把揭批鄰居劃清界線的悔過書給寫了,就什麼事都沒了。
  • 我這碗湯,並不是為了抹掉你的過去,而是為了讓你的新生,不受過去的約束」,孟婆溫言道:「一生的記憶,對於每一個人來說,都無比珍貴,但也無比沉重。人生在世,就猶如負重攀爬,只有不斷減輕負擔,才能一路前進…
  • 本來應該下午三點到站的班車,現在都快六點了,還沒一點兒影子。前門外東火車站裡面等著去天津、等著接親戚朋友的人群,灰灰黑黑一片,也早都認了。
  • 八歲的薩米亞喜歡跑步,她和鄰居阿里在沙灘練習、在街道奔跑。阿里指定自己當她的「專業教練」,為她計時,鞭策她達到目標。對他們來說,在多災多難的索馬利亞,薩米亞的跑步生涯是生活中的唯一期待:她有天分,也有決心要參加奧運,就像她的英雄——偉大的索馬利亞跑步選手莫・法拉。
  • 柏利安大喊,同時三步併作兩步往艙裡去。一盞昏暗的燈左搖右晃,微光中看得出裡頭約有十幾個孩子因為害怕而緊縮在沙發或小床上。
  • 大學四年,他穩坐學校代表隊當家捕手位置,雖然學校出外比賽成績一直不理想,但他個人表現始終得到所有人肯定。他的無私及樂於助人,為他贏得最佳人緣,而永不放棄的奮鬥精神,也使他眾望所歸地在大學最後兩年都得到擔任隊長的榮譽。
  • 三枝子拚命忍住想將這件事告訴身旁兩位評審的衝動,雖然她事前完全不看參賽者資料,但西蒙通常會瀏覽一遍,思美洛則是習慣清楚掌握資訊,所以他們不可能沒注意到這行字;而且更令人驚訝的是,上頭還標示著「附有推薦函」。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