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被遺忘的木刻戲偶

作者:黃若瑜

賴泳廷師傅師承國寶級大師陳錫煌,是中生代木刻戲偶的支拄。(圖 / 賴泳廷、黃若瑜)

    人氣: 17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賴泳廷師傅是當今雙北難得一見的中生代木刻戲偶師,師承國寶級大師陳錫煌(李天祿之子)。賴師傅十歲時因跟著大人去迪化街補貨,在媽祖廟前經常看到當時熱門的小西園布袋戲演出,加上後來黃俊雄霹靂布袋戲在電視火紅,他默默決定將來要從事木刻戲偶這一行。

「初胚」、「細胚」和上漆後的龍偶。(圖 / 賴泳廷、黃若瑜)

從鋸頭、修飾、妝點到上漆

雖然布袋戲已日漸式微,賴師傅仍每日清晨四、五點起床,一整天不厭其煩地刻偶頭。和善親切的他說,雕刻跟繪畫一樣,必須一步步從基本功打底開始。刻偶步驟如下:初胚(鋸頭)→細胚(修飾)→上色(妝點)→上漆。

「假設我現在要做一顆頭,最簡單的複製方式就是,把圖畫出來(三面)。然後把木頭拿過來,正面、側面各一張,會有三張,耳朵從正面的耳朵到側面的耳朵都要對準,就按照整個形狀去用大型的機具先鋸出形狀。在機具轉動的時候,手跟著微調。以前沒有機具的時候則是用手鋸,可是鋸下來是四方形,所以你要把四方形變圓形,這個時候就等於要看經驗。以前學的時候,我師傅都教我把圖記在腦子裡。前幾年去捷克交流學習時,那邊的老師還會問我設計圖在哪裡?我才發現捷克的老師會把圖放在面前,一邊刻一邊對。」

把頭刻好以後,一刀刀仔細修飾偶頭的步驟叫「細胚」。刻好後,可以開始上色。上色完之後,在外表上漆更為美觀亮麗。

賴師傅解說:「裱紙是傳統上色前的動作,因為從前的膠都是天然的,若沒有糊一層紙在偶頭上面,會不好漆、不方便上色。裱紙的另一個好處是:萬一漆不好顏色,或使用久了哪邊掉漆,可以洗掉顏色重作、重新上色。而且紙主要作用就是不會讓這些顏色直接附著在偶頭上面,不會染色。」

裱紙和補土的小細節

「補土則是一道工法,現在可能越來越少人做這個動作。因為古時候沒有砂紙或紗布,刻好偶頭後必須用竹刀沾水刮,在推的時候由於偶頭是黃土做的,土碰到水就會變軟,水也會跑到土的毛細孔中,就會比較好推、好修飾。偶頭與臉都會變得比較平滑,而且多做用竹刀推的動作,偶頭之後會比較耐撞。這樣做法還有一個好處,例如:小生小旦,在做的時候萬一有點小落差,我可以重新把土補厚一點,重新再修飾,比方讓他兩個眼睛一樣大、補回去等等。偶頭要漂亮,還是要有土!」

待竹刀推完,賴師傅覺得OK了之後,會再使用最細的砂紙磨,讓偶頭的光滑度變得很細緻。如同汽車板金一般,再上色或烤漆後,感覺就很不一樣。

幾款特殊戲偶造型

歷經布袋戲的輝煌時期到現在的傳統式微,賴師傅承襲傳統,也與時俱進融入現代風格,以下簡介幾款賴師傅的作品:

(圖 / 賴泳廷、黃若瑜)

【關公】同一時期不同的劇團,因為每位師傅所長與喜好不同,做出來的戲偶就大相逕庭。有的關公特色是鷹勾鼻;有的關公臉打上白底,紅色上上去會很淺,要上好幾層;而賴師傅的關公臉不打白底,直接在木頭上上色,而且不會直接用廣告顏料紅色的顏料。我們所看到比較明亮的洋紅色,實際上是用三種顏色調出來的。賴師傅認為棗紅色則是比較暗比較好看,符合他心目中關公正義凜然的形象。

(圖 / 賴泳廷、黃若瑜)

河豚】河豚的靈感來自於賴師傅觀看電視節目動物奇觀和海底世界後,發現製作河豚戲偶是個蠻不錯的主意,在木偶界相當罕見,剛好有牛皮就做,傳統戲偶的耳朵部分也就變成了魚鰓。

(圖 / 賴泳廷、黃若瑜)

老虎】賴師傅總是在新潮與傳統之間取得平衡,適時變換畫法,自有一套心得。仔細觀察賴師傅的畫法,紅與白之間自然漸層,顏色堆疊協調。而以前傳統畫法,線條相當筆直,顏色涇渭分明,紅就是紅,綠就是綠。賴師傅笑說,以前跟陳錫煌師傅去表演教學時,如演出「武松打虎」,老虎因為要吃人(偶頭),所以嘴巴必須做得很大。一回表演結束後,有個小朋友跑到後台跟陳老師傅說:「你不知道現在老虎是保育類動物嗎?不可以把牠打死!」讓操偶師傅們莞爾大笑。

訪問這天來到賴師傅的工作室,午後安靜的小巷弄裡,拉開的藍色鐵捲門,賴師傅正對著門口,坐在工作桌前聚精會神地雕刻木偶。時光如同那天午後的陽光與微風緩緩流動著,而賴師傅的藝術人生,從少年到中年,始終如一、專心致志地雕琢著。

▍黃若瑜

法國里昂二大藝術管理碩士畢業。

擅長抒情敘事、主持官方記者會與法文翻譯,擁有法式的浪漫情懷與日式的嚴謹作法。

總在理性與感性中遊走,夢想成為全職斜槓青年。

──轉自萬海航運慈善基金會《停泊棧》期刊75期

責任編輯:楊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相信許多耳聞北海道的朋友,第一個想到的都是函館夜景。函館夜景的確美不勝收,但北海道的交通不比東京有蛛網般四通八達的電車,即使是聞名遐邇的觀光名勝,也需要一段路程。若是自由行且沒有自駕的朋友,要到函館山看夜景,得先乘坐函館路面電車至十字街站,接著徒步到半山腰,再坐纜車上山。
  • 那天,偷得浮生半日閒,我到天母一家大型購物百貨中心的地下室,坐在長板凳上,悠哉地吃著泡芙冰淇淋。兩旁有許多花車,販賣著各式各樣的折扣商品,其中一台賣鍋具的花車旁,站著一個清瘦的售貨員,圍著紅色圍裙,面無表情地整理著花車上的貨物。看著她時,我胡思亂想著,她應該很疲累,也許身體不舒服,也許情緒不佳,否則這麼多五顏六色充滿設計感的鍋具,怎麼無法使她愉悅。
  • 當在臉書上即時分享夜宿漁村的旅畫時,朋友問:「為什麼選擇南方澳?」因為想知道,單純離開了海產與媽祖廟之外,我還能從南方澳讀到什麼?
  • 大學時看過一部電影《大吉嶺有限公司》(The Darjeeling limited),電影主要講三個情感疏離的兄弟,於父親葬禮後決定前往大吉嶺旅行。當時深為電影中混亂的奇異世界所吸引,也對搭乘印度40多節車廂火車的長途旅行很嚮往。雖然電影並不是在真的在大吉嶺拍攝,但為了一圓旅行夢,我決定來趟大吉嶺火車之旅。
  • 三月下旬前往花蓮,停留兩天一夜作了四場演講。在花蓮高商進行兩場演講,下午是向日間部同學、晚上則是對進修部同學演說。在我們那個年代不叫進修部,而是夜間部,許多學生都是半工半讀,由於他們是自己選擇繼續讀書,所以動力遠遠超越一般的學生。
  • 法國街頭有許多不同類型的街頭藝人,各個身懷絕技。來法國前對街頭藝人這個行業充滿了幻想:是藝術家,又能到處旅行;把歡樂帶給別人,又能賺錢;工作時間自己決定,又沒有頂頭上司。這種人生真是完美啊!
  • 戲劇工作,總是在場與場之間不斷地轉換。上一場,妳是17歲的妙齡年華,等著雀躍、等著欣喜;下一場,也許就是一個遲暮之年的老太婆,等著老朽、等著無奈失去。換場的過程,除了仰賴整體造型給予的專業支持,表演者在心境上的沉澱、想像,為擔任的角色抓出生命累積的脈絡,甚是關鍵。
  • 於嘉義縣東石鄉外海的外傘頂洲,是台灣沿海最大的沙洲,素有「漂流中的國土」之稱。因受到波浪及季風影響,隨著時代變遷而逐年漂移,仿如無時無刻漂泊不歇的旅人。
  • 有時候,牠們才是人類真正的靈魂伴侶,代替忙碌的父母,陪孩子度過無憂無慮的童年,面對渾然未知的世界;也取代疏離的子女,撫慰孤寂的老人家
  • 一般人對兔子的印象大多是外表可愛、充滿活力,相較於原著中作者較為溫馨的畫風, 真人動畫似乎更符合大眾想像,也更符合「現實」,設定與原著相同。比得兔和父母同住在鄉間一棵大樹底下的窩,父親卻被外來居民殘忍殺害,母親耳提面命不要接近人類,但電影將故事集中於母親離世後的挑戰,片中比得兔正值叛逆期,他獨自帶著妹妹和表哥一起生活,雖養成他一肩擔起責任的好習慣,卻也變得自負,並多次陷入危機中。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