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習嗎?媽媽

作者: 李淑楨

「學習」是一種求知的過程,是一種知的喜悅。(圖 / 李淑楨)

  人氣: 19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小妹,國中一年級,聽說課業壓力還沒有開始。全班30名左右的學生,大約只有七、八個沒有參加課後班;這七、八個沒有參加課後班的學生中,應該只有一、兩個不必趕著去安親班或是補習班,我家的小妹就是其中一個。

讀過《當偶像遇上明星》的朋友可能知道,小妹小三開始,因為我又開始回到戲劇圈工作,所以小妹必須在放學之後去安親班。我努力不讓安親班成為壓榨小妹主動學習的機器,所以不寫評量、不檢查對錯。這樣做其實很困難,花了不少時間跟老師溝通,甚至中間還因為老師「非常關心」小妹的成績,而偷偷地塞給她評量。此事讓我深刻地了解,教育的觀念被成績徹底綁架。

學習貴在貫通那一刻的快樂

小妹升上國中的暑假,我聽到很多的規勸。「媽媽,妳不讓她補習,她會跟不上。」、「媽媽,沒有妳想得那麼簡單啦!妳到時候想追都追不到!」、「國一可能還可以,到了國二,妳就知道了!」當然,聽到這樣苦口婆心的善意恐嚇,我通常都是笑笑的,然後原文傳達給小妹,再故意問問她:「妹,聽起來好恐怖,不然我們去補習?」她會白我一眼,完全不搭理。因為她知道,我絕對不會允許她把「學習」這件事的責任,推給任何人。

「學習」是一種求知的過程,是一種知的喜悅。「學而時習之,不亦樂乎」,在學習的過程中,最快樂的莫過於從茫然到貫通的那一刻,就像是世界杯足球賽,在90分鐘的拉鋸之後,體力用盡、口乾舌燥,到最後商停時間剩下30秒,足球以高速旋轉,「刷─」一聲攻破球門的那一秒,球員興奮喜悅之情,往往會做出自己都難以理解的亢奮舉動。在學習的過程中,當理解的那一瞬間,除了興奮,你會知道過去所有的努力都值得。

身為童星,國小、國中加起來九年,我在學校的日子並不多。記得國一時,因為拍戲,我燙了一頭漫畫裡面富家女才有的捲髮。當時國中有髮禁,我在青春期如此與眾不同,絕對不是好事。難得回去學校的日子,下課時間會有許多我不認識的「同學」,等著要跟我「交朋友」。即便如此,因為沒有什麼機會上學,所以即使非常害怕,我還是期待著去學校學習的日子。最後的高中聯考,我考上了還不錯的高中。

讓孩子自己找方法解決問題

小妹在四月的第二次段考,數學41分。那一陣子,感覺得出來,她的心情相當沮喪,雖然嘴上講「反正成績又不重要」,等成績出來的一個星期後,導師便召喚她,語重心長地希望她急起直追。在我與她細細討論後,我發現科任老師在課堂上教的,她沒有辦法即時聽懂,礙於課程的進度,老師也不可能為她一個人停下腳步;礙於面子,她沒有去尋找解決的方法,所以考41分是當然的結果。了解整個狀況之後,我要求她做兩件事:第一件事,去向數學老師坦承自己完全聽不懂;第二件事,請她安排時間學習數學,由我陪伴。

在心不甘情不願的狀況下,小妹在隔天完成了第一件事。第二件事呢,我遲遲沒有動作,一直到三天後,她終於忍不住問我:「媽媽,妳什麼時候有空教我?」其實在她問我之前,我跟導師通了電話,從談話中,我感受到老師對小妹的期待與焦急的心情。即便如此,我還是等著,等著她問我。

「媽媽,你什麼時候有空教我?」我說:「寶貝,我隨時可以教妳喔。妳知道為什麼這幾天,就算妳的數學小考成績依舊4、50分,我還是不問妳嗎?」她想了想,告訴我:「因為學習是我的責任。」是的,因為學習是孩子的責任。只有她自己承認、去面對、去找方法、去解決,那麼這個成果才真正是屬於她的。

專欄作家

李淑楨

以電影《魯冰花》榮獲金馬獎最佳女配角,從影生涯持續30餘年。

以台大社工系畢業的背景,這幾年積極投入社會公益主持、演講。

著有《當偶像遇上明星》。

──轉自萬海航運慈善基金會《停泊棧》期刊77期

責任編輯:楊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相信許多耳聞北海道的朋友,第一個想到的都是函館夜景。函館夜景的確美不勝收,但北海道的交通不比東京有蛛網般四通八達的電車,即使是聞名遐邇的觀光名勝,也需要一段路程。若是自由行且沒有自駕的朋友,要到函館山看夜景,得先乘坐函館路面電車至十字街站,接著徒步到半山腰,再坐纜車上山。
  • 那天,偷得浮生半日閒,我到天母一家大型購物百貨中心的地下室,坐在長板凳上,悠哉地吃著泡芙冰淇淋。兩旁有許多花車,販賣著各式各樣的折扣商品,其中一台賣鍋具的花車旁,站著一個清瘦的售貨員,圍著紅色圍裙,面無表情地整理著花車上的貨物。看著她時,我胡思亂想著,她應該很疲累,也許身體不舒服,也許情緒不佳,否則這麼多五顏六色充滿設計感的鍋具,怎麼無法使她愉悅。
  • 當在臉書上即時分享夜宿漁村的旅畫時,朋友問:「為什麼選擇南方澳?」因為想知道,單純離開了海產與媽祖廟之外,我還能從南方澳讀到什麼?
  • 大學時看過一部電影《大吉嶺有限公司》(The Darjeeling limited),電影主要講三個情感疏離的兄弟,於父親葬禮後決定前往大吉嶺旅行。當時深為電影中混亂的奇異世界所吸引,也對搭乘印度40多節車廂火車的長途旅行很嚮往。雖然電影並不是在真的在大吉嶺拍攝,但為了一圓旅行夢,我決定來趟大吉嶺火車之旅。
  • 三月下旬前往花蓮,停留兩天一夜作了四場演講。在花蓮高商進行兩場演講,下午是向日間部同學、晚上則是對進修部同學演說。在我們那個年代不叫進修部,而是夜間部,許多學生都是半工半讀,由於他們是自己選擇繼續讀書,所以動力遠遠超越一般的學生。
  • 法國街頭有許多不同類型的街頭藝人,各個身懷絕技。來法國前對街頭藝人這個行業充滿了幻想:是藝術家,又能到處旅行;把歡樂帶給別人,又能賺錢;工作時間自己決定,又沒有頂頭上司。這種人生真是完美啊!
  • 戲劇工作,總是在場與場之間不斷地轉換。上一場,妳是17歲的妙齡年華,等著雀躍、等著欣喜;下一場,也許就是一個遲暮之年的老太婆,等著老朽、等著無奈失去。換場的過程,除了仰賴整體造型給予的專業支持,表演者在心境上的沉澱、想像,為擔任的角色抓出生命累積的脈絡,甚是關鍵。
  • 於嘉義縣東石鄉外海的外傘頂洲,是台灣沿海最大的沙洲,素有「漂流中的國土」之稱。因受到波浪及季風影響,隨著時代變遷而逐年漂移,仿如無時無刻漂泊不歇的旅人。
  • 有時候,牠們才是人類真正的靈魂伴侶,代替忙碌的父母,陪孩子度過無憂無慮的童年,面對渾然未知的世界;也取代疏離的子女,撫慰孤寂的老人家
  • 一般人對兔子的印象大多是外表可愛、充滿活力,相較於原著中作者較為溫馨的畫風, 真人動畫似乎更符合大眾想像,也更符合「現實」,設定與原著相同。比得兔和父母同住在鄉間一棵大樹底下的窩,父親卻被外來居民殘忍殺害,母親耳提面命不要接近人類,但電影將故事集中於母親離世後的挑戰,片中比得兔正值叛逆期,他獨自帶著妹妹和表哥一起生活,雖養成他一肩擔起責任的好習慣,卻也變得自負,並多次陷入危機中。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