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西方專家談中共活摘罪行 引澳洲人思考討論

9月19日晚,來自加拿大與澳洲的律師、學者在悉尼市中心的韋斯利會議中心(Wesley Conference Centre),與聽眾共同探討一個正在中國發生的罪惡。(安平雅/大紀元)
人氣: 70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9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安平雅、燕楠悉尼報導)「中國,地球上人口最多的國家,已成為一個器官移植產業快速發展的國家。在過去十餘年間,大量良心犯被按需殺害。」這是9月19日晚,來自加拿大與澳洲的律師、學者們舉行的一場座談會上播放的短片的內容,也是當晚研討的主題。

在悉尼韋斯利會議中心(Wesley Conference Centre),專家學者們與聽眾在共同探討如何讓更多的人了解發生在中國的罪惡,並探尋應做些什麼來阻止罪惡的繼續。

麥塔斯:罪惡的規模與持續性令人擔憂

獲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提名的加拿大人權律師麥塔斯(David Matas)特別釐清了在中國發生的大規模活摘良心犯器官用以移植牟利與某些國家的器官非法交易的不同之處。他說:「中國的器官移植濫用是政府控制的,所有的軍隊醫院都在參與。而一些國家是黑市上的私人行為。」

麥塔斯表示,中國的大規模移植始於中共實施對法輪功的迫害之後。在中國,器官可以提前出售給病人,醫院甚至可以打電話到法庭或監獄找器官。

座談會播放了韓國《朝鮮日報》的媒體人假裝成病人去大陸做器官移植,祕密拍攝製作的專題片《殺了才能活》。影片中看到,大量韓國人赴中國做器官移植。等待時間只要兩週,多付錢還可以更快進行手術。

澳洲人權律師事務與人權小組委員會的聯合主席、國際人權律師布里奇特(Madeleine Bridgett)表示,「在韓國換器官通常要等待五年,很多國家的自願捐贈器官系統很薄弱,澳洲有2.14萬人在等待移植器官。但在中國拿起電話就能很快獲得器官,中國發生的事情很不尋常。」

聽眾中一名具有醫學背景的律師認為,需要有更多人了解在中國發生的活摘(罪行),而且最好能有更多的調查。麥塔斯表示,他的調查是從各個方面進行的,其中包括一些不願透露姓名的醫生。因為中共不可能允許有獨立的調查。他表示,問題的關鍵不在於某些個案,而是中共活摘器官的規模和持續性令人擔心。

不合法的人體展涉活摘

座談會的專家學者也談到了引發爭議與多方質疑的在悉尼舉行的「真實人體展」與中共活摘有聯繫。該人體展在悉尼摩爾公園(Moore Park)持續了數月,於9月16日提前關閉,外界相信其提前關閉與各界對其的質疑有關。

國際人權律師布里奇特表示,應注意到兩點,這個展覽不提供屍體來源文件,除此之外,也不提供捐贈同意書,也就是當事人同意死後將身體或身體的某部位被使用在這個展覽上的證明文件。「就我個人的意見,這個展覽是不合法的,違反了器官法。」

布里奇特說,悉尼人體展的展體來自中國大連鴻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隋鴻錦1999年建立了這個屍體加工廠,與中共大規模抓捕法輪功學員的時間點相同。

教授打給中國醫院的電話

悉尼大學醫學教授辛格(Maria Fiatarone Singh)對比了中美兩國的器官捐贈數據,顯示中共的所謂自願捐贈器官數量遠低於官方實際進行的移植手術數量。

辛格教授講述了自己做的電話調查,今年的6月5日,她聯繫了北京一家醫院的腎病科大夫,表示自己是腎病末期患者,討論了移植手術的價格,三週的治療費用為1萬美金。如手術失敗,那位大夫強調會將她轉去北京的另一家醫院,那裡做大量的移植手術,腎臟移植價格為6萬元。但當辛格問到等待周期及那間醫院的名字時,那名大夫變得很警惕。

辛格教授表示,「我越問細節和等待時間,他的聲音聽起來越緊張。我們達成協議,我將我的『病例』發給他以便進行下一步程序。」

悉尼人:制止罪惡應做些什麼?

一名在新州衛生廳工作的女士提問時說,強摘器官是非常不人道的,因為器官被摘取時,這些人很可能還有意識。她問嘉賓們可以做些什麼來制止活摘罪行。

人權律師布里奇特表示,一方面她鼓勵更多的人捐獻器官,並且給自己的議員寫信表示關注此事。另一方面,她認為由於中共封閉了外界的調查,看不到那裡發生了什麼,所以現在知道這方面情況的人應該打破沉默,不斷地討論這個話題,以便讓更多人了解和關注這些問題。

麥塔斯則說,為了獲得更好的器官質量,中共方面在摘除器官時會減少對受害人使用麻醉藥,甚至不用。他舉例,「作為警察的王立軍沒有經過醫療培訓,但卻能夠建立一個移植實驗中心」,而他的其中一個研究是如何減少藥物的使用以保持器官的品質,該實驗經過殺死數千人後得到了他希望的結果。

悉尼科技大學的一名醫療政策講師講到,她的學生認識的一個家庭的兒童到中國做腎臟移植手術,她也對這種兒童的移植器官來源提出質疑。

麥塔斯說,兒童器官的來源是另外的情況,與良心犯的器官不同。但他表示,「因為(中國的)人權侵犯問題泛濫後,形成了體制。」也就是在迫害法輪功的系統形成並運作成熟,它可以沿用到其他群體,比如維吾爾人、西藏人,甚至處於弱勢的兒童。#

責任編輯:堯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