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青年女子組金獎得主陳竺君:藝術永無止境

第8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青年女子組金獎得主陳竺君,表演劇目《芳草江南岸》。(戴兵/大紀元)

第8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青年女子組金獎得主陳竺君,表演劇目《芳草江南岸》。(戴兵/大紀元)

人氣: 126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9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黎維紐約報導)在紐約翠貝卡舉辦的第8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9月21日圓滿落幕。青年女子組金獎得主之一的陳竺君表示,「對自己獲得金獎挺驚訝的,但也深感榮幸。」「藝術是永無止境的。過程中,我也看到自己不足的地方,也在其他許多選手身上看到了比我好、值得我學習的地方。」

目前就讀於飛天藝術學院的陳竺君剛邁入青年組年齡段,這次參賽劇目是演繹古代女性溫文婉約的特質。她表示在這次參賽中,更能放開融入劇中角色,「舞台上,自己就像劇中的女子欣賞著江南的溪邊風景。」

來自飛天藝術學院的407號選手陳竺君。(奧立弗/大紀元)

評委Vina Lee對陳竺君給予肯定:在舞台上的心理非常平穩,表現平和, 動作方面也完成得很好。

陳竺君這次參賽劇目《芳草江南岸》,刻畫的正是古代女子的婉約含蓄,她形容劇中的江南景致有小橋、流水、人家,在春夏交接之際饒富詩情畫意。

來自飛天藝術學院的407號選手陳竺君9月19日下午在初賽中表演舞蹈劇目《芳草江南岸》。(愛德華/大紀元)

談到劇中人物時,她說:古時候大戶人家的女眷幾乎是足不出戶,尤其是未出嫁的閨女,但多知書達禮。「偶爾有機會到戶外欣賞風景時也會有玩心,但依然是溫婉儒雅,進退有節。」陳竺君提到劇中一個小片段:女子在溪邊側彎著身子用羅扇撥弄流水;當發現有人在看時,又會趕緊用羅扇遮住臉龐。

評委陳永佳說:「做為舞蹈演員來說,既要控制身體,又要表現人物,這很難。」舞蹈完全是用肢體表達。不像戲曲可以用說話、唱腔等來輔助。

他補充說,「技術畢竟只是烘托氣氛,渲染氣氛,畢竟是短暫的。做為演員主要是看他在整個戲當中人物表現是否連貫?是否在人物當中、在情境當中?」

陳竺君分享了自己是如何踏進中國古典舞的世界。她說,小時候是跟著父母觀賞神韻表演而興起學習中國古典舞的念頭。剛開始的拉筋、劈腿時感到很辛苦,但慶幸自已從小就修煉法輪大法,隨著修煉中心性的提高,克服了練舞過程中一關又一關的考驗。

中國古典舞有許多高難度的技巧,需經過無數刻苦的練習才能掌握一系列翻騰的技巧。陳竺君說道,修煉對克服這些難度很有幫助。「一個技巧很長時間都練不起來,就得靜下心來,查找自己哪裡不足。」她舉例:「先前很怕練『前挺』,翻騰時總覺得做不過去,總想用手去觸碰地板。」「但想著自己是修煉人,應該去掉怕心,同時在同學們的鼓勵下,慢慢克服了。」這次比賽時陳竺君成功地完成「前挺」這項動作。(編者註:前挺完全不用手觸地的空中向前翻騰。)

如何掌握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理解?「開始是從學校課堂上學的歷史、文學課,但理解不是很深……經過學習古典舞,期間要揣摩人物,還要對時代背景、山川大地的了解,需要額外閱讀些詩詞,看些古畫圖片,慢慢掌握中國文化的內涵。」

以前拿過銅獎、銀獎,這次是得到金獎,陳竺君謙虛地說,「本來只是想通過大賽提高自己,並沒有想到要得到什麼獎項,得到這項獎項確實是很大的鼓勵,將會督促自己更加努力。」#

第8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青年女子組金獎得主陳竺君,表演劇目《芳草江南岸》。(戴兵/大紀元)
第8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青年女子組金獎得主陳竺君,表演劇目《芳草江南岸》。(戴兵/大紀元)
第8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青年女子組金獎得主陳竺君,表演劇目《芳草江南岸》。(愛德華/大紀元)
第8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青年女子組金獎得主陳竺君,表演劇目《芳草江南岸》。(愛德華/大紀元)

責任編輯:楊亦慧

評論
2018-09-21 10: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