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洲多團體指控中共活摘器官 籲國際制止

澳洲新疆、西藏等不同團體指控中共迫害,尤其是活摘器官的罪行。(安平雅/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9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燕楠悉尼報導)美籍華人博士黃萬青日前專程到悉尼「人體展」尋找失蹤15載的弟弟,他指控中共對他的弟弟、法輪功學員黃雄的迫害。隨後,澳洲的新疆、西藏團體和法輪功學員們紛紛譴責中共對信仰團體和少數族裔的大規模鎮壓,指控中共使用各種手段,抓捕監禁民眾並進行活摘器官等的罪行,導致許多良心犯或宗教人士死亡或失蹤。

美籍華人博士黃萬青日前專程到悉尼「人體展」尋找失蹤15載的弟弟。他出席澳法輪功學員在坎培拉國會山莊前集會。(駱亞/大紀元)

澳洲維吾爾人協會主席:新疆人被強摘器官

澳洲維吾爾人協會主席艾拉(Mamtimin Ala)說:「中共在新疆系統地建立了世界上最殘酷的洗腦轉化教育中心。『再教育營』內的生活是令人驚駭的。中共使用的手段都是高壓強制的,包括政治教育,精神洗腦和群眾煽動。據倖存的維吾爾人披露,強姦、酷刑折磨和強摘器官在集中營內普遍存在。」

澳洲維吾爾人協會主席艾拉(Mamtimin Ala)指控中共強摘新疆人的器官。(安平雅/大紀元)

長期研究新疆問題的美國新奧爾良羅耀拉大學歷史系助理教授圖姆(Rian Thum)曾對美國之音表示,新疆一些地區的村子,警察為了達到抓人指標就隨便找理由抓人。

近期,中共對新疆維吾爾人的打壓受到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聯合國人權組織確認有上百萬新疆人被關押在中共「再教育營」。

艾拉認為,「中國的器官移植業之所以發展迅速並能夠商業化,很可能受益於被關押在集中營的新疆人激增。由於缺乏透明度,中國的器官摘取業持續蓬勃發展卻鮮為人知。」

由於中共的監控和封鎖,艾拉說他只能通過祕密渠道與還在新疆的人聯繫。他得知,「一些新疆維吾爾人在關押期間被殺害,而當他們的屍體被送回家時,家人發現他們的器官已經不見了,尤其是他們的腎,這些都是違背他們本人意願的。」然而中共政府卻不允許受害者家屬質疑死者器官缺失的原因,甚至不允許家屬為死者舉行符合他們文化風俗的宗教式葬禮。

艾拉對不久前在悉尼閉展的「人體展」同樣持質疑態度。「這些屍體到底是從哪裡來的?他們真是囚犯嗎?是法輪功修煉者或新疆人自願捐出的嗎?當然被塑化的屍體不能告訴我們他們是誰,以及他們是怎麼被做成標本的。我們必須徹查屍體的來源,因為他們是人類,不是塑料品。」

藏人行政中央駐澳洲代表:很多藏人失蹤

中國的西藏人多年來也一直遭到中共的鎮壓。藏人行政中央駐澳洲代表處華人事務聯絡官格桑堅參表示,藏人被抓捕,然後失蹤的情況比比皆是。

他說在2008年,西藏首府拉薩爆發了大規模的藏人抗議活動,之後中共就不斷地鎮壓西藏人。「(當時)從青海、甘肅、四川、雲南來的很多藏人被中共抓捕,我們得到的可靠消息是,當時有5000多藏人不知道被關押在何處,他們失蹤了。」

藏人行政中央駐澳洲代表處華人事務聯絡官格桑堅參在坎培拉國會山莊。(駱亞/大紀元)

美國國務院曾經在人權報告中批評中共持續實施高壓治藏的政策,並列出被中共軍警槍殺、監禁和失蹤的藏人名單。那些爭取人權的藏人被監禁、失蹤、拷問,受到種種暴虐,甚至遭開槍鎮壓。

格桑還說,2008年數千人失蹤後,在拉薩火車站的一個貨物倉庫裡發現關押了800多位藏人。「很多人在裡面由於六七天都沒有食物和水的供給,而導致死亡。」

他說:「根據我們得到的消息,最可怕的是在2008年的這次屠殺活動中,拉薩的很多火葬場裡都堆滿了藏民的屍體,有些人還沒有斷氣就被送到火葬場裡。」

格桑還表示,中共當局當時還將在火葬場裡工作的藏人全部換成了漢人,「聽說還有兩個火葬場的工人後來瘋了,因為他們看到這麼殘忍的景象。」

法輪功學員:關押期間強制驗血

自1999年中共發動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以來,中共的公檢法系統使用了洗腦、酷刑、虐殺等手段,逼迫法輪功學員們轉化、放棄信仰。

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麥塔斯指證,「有令人信服的證據表明,法輪功學員是人體塑化和器官的主要來源。」

一些從中國大陸逃到澳洲的法輪功學員證明,他們曾在被中共非法關押期間被驗血,外界懷疑這是為移植器官匹配所用。

來自遼寧的法輪功學員安媛曾於2004年3月被非法關押在瀋陽蘇家屯的看守所,期間遭受殘酷迫害,並被強行驗血。

法輪功學員安媛曾在瀋陽蘇家屯勞教所遭到強制驗血。(駱亞/大紀元)

曾多次被非法抓捕的法輪功學員吳玉梅2009年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勞教所勞教兩年。2010年所有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全部被抽血驗血,勞教所並沒有告訴他們這樣做的理由。她形容馬三家是「人間地獄」,經常使用酷刑。

法輪功學員吳玉梅在馬三家勞教所被關押期間遭強制驗血。(駱亞/大紀元)

2001年初被非法抓捕至上海女子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莊瑋同樣指證,關押期間兩次被驗血。其中有一次是所有當時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都被強行驗血。2012年她再次被上海警方抓捕後做過一次全面的身體體檢,包括各個器官做B超、驗血等,之後莊瑋被送往監獄遭受迫害。

法輪功學員莊瑋在上海女子勞教所被關押期間遭到強制驗血。(駱亞/大紀元)

澳洲法輪大法協會會長露西‧趙博士說,中共的迫害導致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家破人亡,能突破封鎖在明慧網上報導出來、知道身分的就有四千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1400多名法輪功學員失蹤,而實際人數遠遠不止這些。她呼籲更多人能站出來發聲,制止中共的迫害。

中共迫害蔓延至更廣泛人群

麥塔斯認為,在中國信仰團體遭受「摘取器官」這一形式虐殺的,包括西藏人、維吾爾人、地下教會基督徒等,而法輪功修煉團體情況最為嚴重。而中共對法輪功迫害的體制形成後,已經延伸到更廣泛的人群身上。

他說,2006年他和喬高(David Kilgour,加拿大前亞太政務司司長)撰寫的有關中共活摘器官的調查報告發布時,「如果立即採取全球性的行動來阻止這種強摘器官的罪行,而不是假裝它沒有發生,那麼今天發生在維吾爾人身上同樣的迫害可能就不會出現了。」

麥塔斯進一步說:「因為(中國的)人權侵犯問題氾濫後,形成了體制」,這樣的迫害機制就很容易沿用到更多民眾身上。「我的觀點是人權侵犯發生的時候就要阻止和抵制,否則這種迫害就會蔓延。」

正如艾拉最後的呼籲,中共在向自由世界施加壓力,迫使自由世界對中共的罪惡保持沉默。但沉默會讓「施暴者和見證者之間的道德界線將變得模糊。每個人都或多或少變成了施暴者。如果這個世界對這最可怕的有組織的反人類罪行都不站出來發聲,那我們將來還會為什麼站出來發聲?」#

責任編輯:宗敏青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