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不做黨奴 一位美麗女子的心靈之聲(2)

聶蘭近照(聶蘭提供)
人氣: 426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9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李辰採訪報導)功夫不負有心人。聶蘭的一顆真心,結出了纍纍果實。

出國五六年來,經她講真相,退出中共黨、團、隊(「三退」)的人形形色色,有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主任等官員,也有醫生、知識分子和平民百姓。

以下是聶蘭講真相,勸中國人不做黨奴、退出中共的部分經歷:

(接上文)

做真正的中國人 山東老教師「三退

有一通電話,讓聶蘭印象很深刻。大概一兩年前,她撥通了山東省教育系統的一位老教師的電話。這通電話十多分鐘。聽真相聽到最後,這位老教師哽咽了。

聶蘭首先講述了江澤民為了嫁禍法輪功製造「天安門自焚」偽案的來龍去脈。她向記者回憶了這個過程:

她告訴對方:「90年代初,北京的東方氣功博覽會上有個李大師,就是李洪志先生。93年氣功博覽會上,李老師為很多人祛病,疑難雜症都好了,手到病除,就是那麼神奇。人傳人,口傳口,心傳心,法輪功當時在北京城都傳開了,各地都往北京跑,人們都排隊找李大師看病。」

「當時中共政治局七個常委的家屬,包括江澤民老婆王冶坪,都煉法輪功,看《轉法輪》(法輪功主要書籍)。」

「1999年以前,法輪功修煉人就有一億人了。江澤民當時看到這個情況,非常妒恨,因此就想製造一場運動。」

「天安門自焚是假的。天安門自焚這五個人,都是被僱用過來的。」

「從河南開封僱來的這五個人,自焚者之一叫王進東。王進東兩腿之間的雪碧瓶子,碧綠如新,當時他身上著火了,臉也燒焦了,而頭髮卻完好無損。」

「第二個破綻:12歲的小女孩劉思影,燒傷面積達40%,送到醫院之後,全身裹上紗布,並且還做了切喉管手術,而三天之後,面對記者,面對採訪鏡頭,小女孩就能流利地唱歌。咱們問問搞醫學的朋友,這種可能性有沒有?答案是絕對沒有。」

「第三個破綻:小女孩劉思影的媽媽,叫劉春玲。從放慢的鏡頭看,劉春玲在火中掙扎。有個穿軍大衣的男子,用重物擊打劉春玲的頭部,導致劉春玲當時頭部破損,當場死亡。」

「這個片子,被國際教育發展組織定性為國家恐怖主義行為,這是2001年的天安門自焚案。這個導演是陳虻,陳虻在47歲得了胃癌和肝癌,因這兩個癌症去世。」

「天安門自焚的製片人叫李東生,目前被判入獄十五年。」

「羅京,大家都知道,(中央電視台)一級播音主持人,他在48歲得了淋巴癌(擴散晚期,去世了)。」

這三例——陳虻、李東生、羅京,都驗證了「善惡有報是天理」。

「人做事,帳上留的;人做事,神在看啊。」

聶蘭接著說:「法輪大法是萬古不遇的佛法。」「香港、台灣,很多人都煉法輪功,他們那裡就很有福分。而我們內陸霧霾天氣,還有小孩丟了,找不回來。誰家鄰居小孩丟了,誰能找得回來?全家人跟著著急,去找孩子,找不回來了。」

老教師說:「我信你的。」說得很有分量。

聶蘭說:「這都是江澤民的政策讓老百姓道德敗壞啊。挖人器官、賣器官,孩子都是受害者。」

「我們打這個電話,都是為了老百姓好,是讓中國人做真正的中國人,不做江澤民的陪葬品。你知道江澤民把中國人往地獄裡拉,我們是跟江澤民在往回拉人。誰能回得來啊,就看自己的造化了。何去何從,就看自己的智慧了。」

……

在通話過程中,老教師不時回應聶蘭,一度哽咽。

他最後告訴聶蘭說:「我信你,你給我退吧。」

前610辦公室主任退黨

2018年8月15日,聶蘭撥通了吉林梅河口610辦公室前主任羅某的電話。(詳情參見《中共公檢法系統官員退黨》

一番寒暄之後,聶蘭說:「現在這個形勢,你知道不知道?吉林省610主任孫恆山,在6月8日被下屬亂刀砍死了。蘇榮,你認不認識?還有王珉、田學仁、王雲坤、孫政才,這些人都落馬了。」

「田學仁,被判無期徒刑,並且被沒收全部財產。你說,他得到啥啦?蘇榮,原中共第12屆政協副主席啊,吉林610組長,2017年1月被判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聶蘭告訴他吉林省歷屆省委書記等官員的落馬通報情況。

聶蘭說:「你在610體制幹的時候,認不認識這些人?」

前610主任在電話那頭唏噓地說:「孫政才也下來啦?這些人也落馬了,這些人都下來了?」

聶蘭說:「可不是嘛,你知道為啥下來啦?中共是上欺下騙啊,它不會告訴你們這些人誰誰下來啊。它是維持江澤民的政策去參與迫害,還給你們發獎金,鼓勵你們去迫害。上面這些人知道,也不會跟你們這些下面人去說。其實下面這些人是最倒楣的,是被拉墊背的。」

「誰跟隨江澤民走到最後,誰就是最倒楣的。將來審判江澤民是送上國際法庭,國際法庭已經給他定了三大罪行,反人類罪、酷刑罪、群體滅絕罪。」

「千萬千萬給自己留後路,這個怎麼把握,就看自己了。你現在從這個崗位退下來,聽到我的電話,你還是有福氣。」

「你看這些落馬的610高官,人財兩空。你要跟下面這些兄弟轉達,告訴你身邊還在這個崗位上做的人,讓他們也覺醒。在體制內保護法輪功,這是唯一能做的。」

前610主任說「好」。

聶蘭接著告訴他,前中共外交官陳用林、瀋陽前司法局局長韓廣生、天津610辦公室官員郝鳳軍,都真名實姓做了「三退」。他們到海外來,國際社會非常歡迎他們。

聶蘭說:「大官現在都明白了,你們這些小官還跟著幹,自己不給自己留後路嗎?」

「你現在在家哄孩子(孫子),你還有福。你將來啊兒孫滿堂,真是享高福了,就用羅高福這個化名給你退出中共,好不好?」

前610主任說:「好、好、好。」

遼寧村官「三退」

2018年9月7日,聶蘭撥通了遼寧省錦州地區一位村官的電話。當時,她結合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緊急案例講。

聶蘭說:「8月22日、23日這兩天,遼寧抓捕了47名法輪功學員,咱們錦州也抓了一例。我希望在咱們這個地方,不要發生這樣的事情。」

「現在這個政策,咱們要看得明白。現在國內二十多萬人真名實姓地控告江澤民。」「幾百多個高官落馬,都是迫害法輪功的。」「法輪功書籍禁令被解除。」

她接著說:「咱們老百姓圖啥啊,咱們村裡圖啥啊?」

「法輪功學員手裡拿的真相資料,都是救人救命的,關鍵時候顯神威,千萬別攔。誰攔,誰造業啊。你知道天津大爆炸來的時候,只有一個倖存者,這一個倖存者他是做了『三退』的。」

「不只這一例啊。汶川地震,也有倖存者,有一個班的小孩都倖存下來了,也都是因為做了『三退』。他們的班主任老師跟他們做了『三退』。」

「你們當地的法輪功學員,就能給你們帶來福分。將來就指著這些人呢,千萬要保護這些人。」

對方聽完了整通電話,最後神清氣爽地表示他同意「三退」。

在韓國不幸落魄潦倒的中國人「三退」

聶蘭還回憶了一個「令人心酸」的故事。

2018年7月,聶蘭在韓國首爾市中心參加「法輪功反迫害19周年」活動。在市政廣場的地鐵站口,她和其他兩位法輪功學員碰到一位要飯的中國人。「他頭髮花白,臉晒得漆黑,老眼昏花的樣子,坐在路邊要飯。」

見對方很可憐,聶蘭一行三人把手裡的雞蛋和水給了他。

老人介紹,自己是吉林延邊人,今年72歲了,七八年前來韓國打工,掙了不少錢,但後來被人騙了,一無所有,身分證也沒了;回不了家,沒辦法,只好在路邊要飯,受欺負。

聶蘭上前跟他講真相,她說:「你這個年紀,應該經歷過很多運動吧。經歷運動的人都知道,共產黨是很邪惡的。」

「我們中國在沒有任何戰爭的情況下,死了八千萬人,這八千萬人就是三反、五反、肅反、反右、文革、六四屠殺大學生,到現在迫害法輪功(欠下的血債),這筆筆血債,等著它償還呢。」

「共產黨宣言的首頁上寫著,西來的幽靈。幽靈是什麼?幽靈就是魔鬼。魔鬼要吸附人的精華之氣的。因此我們中國人生靈塗炭,這六十年來沒消停。你知道,馬克思是撒旦選擇的代言人,撒旦在人間的代言人。」

「如果我們是共產黨員、共青團員、少先隊員,都得退出來。因為舉著拳頭發誓,是要驗證的。咱們退出來,是退給神佛看。」

「您小時候,是不是加入過少先隊,帶過紅領巾啊?肯定是入過吧。」

「共產黨綁架中國人,在小學、中學、大學加入過少先隊、團員、黨員的,就得退出來,用小名、化名退。你知道了大法真相,你現在就是有福之人了。有緣退出的人,都是有福之人。」

對方說他同意退出少先隊。

聶蘭介紹,「我手裡拿著法輪功書籤的水晶蓮花,給了他一個。他很激動,都要落淚了,拿著愛不釋手,拿著蓮花的小繩就要掛在脖子上。」

臨走時,這位老人站起來給這三位法輪功學員敬禮,聶蘭回憶說,「他恭恭敬敬地,還問:什麼時候還能見到你們?」

聶蘭回答說:「明天的7月20日,你還能見到我們三個。」

老人聽後又是鞠躬。

「那真相是你生命的期盼」

聶蘭說,她講真相、勸三退,不分對方身分、地位。

「我們師父說過:『世上的人都是我的親人。』(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她表示,她也因此常覺得對方很親,「我講真相時常會稱呼對方為『大哥、大姐』,遇到就是有緣。」

問有什麼心裡話想和要大紀元讀者分享,她說:「希望世上的人都能珍惜得知真相的機緣,不要錯過法輪學員的電話、傳單。」

「生命都是很珍貴的。世上的人啊,過了這個村就沒有這個店了,那(真相)是你生命億萬年的期盼……」#

(全文完)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8-09-29 5: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