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原市政協委員歷經煉獄 仍堅信法輪功

原黑龍江密山市政協委員、法輪功學員王俊華。(攝影:陳璐/大紀元)

原黑龍江密山市政協委員、法輪功學員王俊華。(陳璐/大紀元)

人氣: 205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9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陳璐溫哥華報導)在溫哥華會展中心附近的街道上,有一個展示法輪功真相的攤位,有時會看到一位女士在向過往的行人派發資料、講述法輪功真相。她叫王俊華,1963年出生於黑龍江省密山市,原密山市政協委員。

望著眼前這位柔聲細語、溫文爾雅的女子,很難讓人能夠聯想,她在中國大陸曾三次被非法綁架,兩次被非法勞教,經歷了四年多的牢獄煎熬,離家漂泊九年居無定所,家破人亡。

修煉大法 人生充實而美好

原黑龍江密山市政協委員、法輪功學員王俊華。(受訪人提供)
原黑龍江密山市政協委員、法輪功學員王俊華。(陳璐/大紀元)

王俊華一心向善,過去常進寺廟拜佛。1996年,鄰居向她推薦法輪功,並借給她一本《轉法輪》,看過書後,她覺得生命就應該同化「真善忍」,她回憶說,「我一下就認定法輪大法是正法真經,決定要煉法輪功。」

修煉後不久,王俊華感覺精力充沛,體質明顯改善。她特別嚮往的是與法輪功學員在一起的修煉環境,大家都那麼坦誠、都在為別人著想而不求任何回報,她真切地感受到那是一片淨土。

王俊華在生活和工作中時時處處用「真、善、忍」原則要求自己,她教育女兒要為別人著想,善心幫助別人,同學做錯了事,不要輕易向老師告狀;女兒受了同學欺侮,就開導她要忍耐,寬容。

1997年,黑龍江省電視臺曾報導過王俊華資助貧困失學兒童的事跡,1998年中國遭受罕見洪災,王俊華把省吃儉用的錢捐助給災區。她說,「我能這樣做是因為法輪大法教會了我如何做一個有益於他人的人。1996年5月至1999年7月這3年多,我因修煉法輪大法度過了人生中最充實、最美好的修煉時光」。

為堅持信仰 親情被剝奪

1999年7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她去北京想為法輪功鳴冤,可到那一見恐怖的陣勢就蒙了,什麼也沒做就返回了當地。領導和同事都驚恐萬狀,想不到這個平時安分守己的人竟會突然失蹤幾天去北京。單位領導、公安輪番談話逼迫她放棄信仰。

9月24日王俊華正在家裡做午飯,密山市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長杜永山帶三個警察闖進門,問她是否還煉法輪功,她答了一個字:「煉!」他們就要帶走她。王俊華請求容她給將放學的9歲女兒做好午飯、再與70多歲的父母道別一聲,都被粗暴拒絕。就這樣,沒有履行任何法律手續,王俊華就直接被關進了密山市看守所。

被非法關押期間,年幼的女兒無人照料只得寄養到親友家,臨走前姐姐帶孩子到牢中與王俊華告別,女兒從兜裡掏出攏梳哭著說:「媽媽,給我梳梳頭吧。」那一刻,王俊華的心都碎了,她哭著給女兒梳頭,女兒哭、姐姐也哭,就連在一邊監視的警察都不忍看下去,轉身望向窗外……

為了逼迫王俊華放棄信仰,她被與重刑犯關在一起,每天只給發霉麵粉做的發糕和漂著昆蟲的清水菜湯。她目睹了同修因煉功被毒打或被五花大綁捆著。一次正吃飯,看守所所長無緣由的闖進監號將她們的所有日用品和食物全部踩得稀爛。她平生第一次經歷囚禁的恐怖。

在那段度日如年的日子裡,來看望王俊華的朋友、同事絡繹不絕,他們大多是承諾了勸說她放棄信仰才被允許探視的,至今王俊華還清晰地記得那些情同姐妹的單位同事來看望的情景。走進接見室,她們告訴王俊華,聽說她因堅持信仰被抓,當時有位同事就和公安爭論,差點也被抓起來。她們哭著勸道:為了年幼的孩子別那麼較真了,胳膊擰不過大腿……

王俊華是一位單身母親,與父母住在一起。「那段日子裡,警察逼迫我放棄信仰,不讓我見親人。我一直淚水不止,我思念女兒,掛念老父母,每想起需要照顧的我那年邁的父母和年幼的女兒,我的心就在劇痛。在洗腦無效後,他們威脅不放我回家,斥責我不顧親情。並叫來我年邁的母親給我下跪,求我放棄信仰。我心如刀絞,哭著攙扶起媽媽,回到牢房後失聲痛哭。」

「我知道媽媽的心,她天性善良,是不願我在牢獄中遭罪才來勸說我的。可媽媽是被疼愛我的心弄糊塗了,警察並不是想讓我回家照顧二老才叫媽媽來勸說我的。邪惡的強權剝奪了我信仰的權利,又要用親情綁架我。如果我為了自家的安逸屈服於強權,昧著良心背叛了重塑我身心的法輪大法,我活著將如行屍走肉,生命將失去任何意義。」

被關押64天,家人被公安局政保科科長孟慶啟等勒索了6千元人民幣後,王俊華被保釋出來。可是釋放後第11天,又因她在單位不向領導保證不為法輪功上訪而第二次被綁架,並於1999年12月被非法判勞教三年,關進萬家勞教所。這次也未履行任何法律手續,家人從未收到過任何書面通知。

王俊華的父親由於過度憂慮和思念女兒,於2000年病逝。在彌留之際要求見女兒一面,當時單位領導同意擔保,勞教所卻殘忍地拒絕了。

王俊華說,「我得知這個消息是在很長時間逼迫我轉化(放棄信仰)無效之後,他們為了在精神上擊垮我,才惡意告訴我的。聽到這消息時我的大腦一片空白,根本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十多秒鐘後才反應過來。我轉身攥住鐵窗,頭頂在欄杆之間哭泣,我在心中哭訴:爸爸,您對我的養育之恩我還沒機會更多的報答,您就這樣離開了,這個是非、黑白顛倒的世道把您我享受天倫之樂的權利剝奪了……」

「可是他們卻在民眾中散布說我煉了法輪功,沒有親情了,連父親都不見。」

歷經煉獄磨難終不悔

王俊華在臭名昭著的萬家勞教所受盡欺凌和折磨。她被逼迫長時間做奴工、經常遭受毒打,勞教所的大隊長伍金英用電棍電擊她。

由於王俊華不轉化,2000年2月被轉往佳木斯西格木勞教所。她長時間被封閉式關押,吃的是用雞飼料做的食物。監室門窗緊閉,長時間不讓洗漱,不許上廁所,大小便只能便在塑料袋裡,塑料袋在牆邊碼成一長遛。

在那段黑暗的日子裡,王俊華承受了多種酷刑。有時被突然闖進監室的打手撕扯著跌摔在地,然後是一陣拳打腳踢;劉宏光、張小丹、祝鐵紅、陳春梅等十來個警察圍著她暴風雨似的暴打,當時被打得站立不起;她還被管理科警察于大龍揪著頭髮野蠻灌食,頭髮被一把一把的薅掉,頭頂有一小圈頭髮被薅光只剩頭皮。

她和其他法輪功學員經常被雙手、雙腳分別銬在床上,胸部被綁起來,甚至有的大小便就在床上解決。她曾被銬在床上一個多月,身體被強行注射不明藥物,解除後無法正常行走。

王俊華反迫害絕食,警察就對她野蠻灌食。鼻飼管通過鼻腔插進胃裡、剩餘的管子纏繞著用膠布黏在臉上。一次警察故意把鼻飼管留在胃裡,5天5夜後拔出,紅色的管子已變成黑綠色,她的嗓子、鼻子等劇痛無法言表。每次灌食警察都故意上下拉動飼管,變換手法的折磨。灌食時被加入不明藥物導致頭痛、噁心、嘔吐。

王俊華回憶道:「2000年的一個夜晚,天下著大雪,法輪功學員因絕食反迫害被喝令站到室外,然後分別被拉到兩個地點,警察蜂擁上來對我們撕扯、踢打然後野蠻灌食,打罵聲、慘叫聲混成一片。插管時器官被捅傷導致流血,血水和灌食的液體混雜著流淌在地上。灌食後的法輪功學員被注射不明藥物,被強迫排隊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有不從的就被男警打倒在地強行注射並叫囂:『對付法輪功是有死亡指標的。』被灌入不明藥物後,有人開始嘔吐,凶殘的警察不准吐在地上,而是讓坐在後面的人往前面的人衣領內吐。」

2001年末,王俊華被迫害得舉止癡呆,奄奄一息,身高1.63米體重還不到80斤。佳木斯醫學院會診的結論是她全身器官衰竭。勞教所怕她死在裡頭,不得已讓家人去接。但是當時的密山政法委書記不同意接回,王俊華工作的單位領導張寶清據理力爭並出面擔保,王俊華被接回家,張寶清卻受了牽連,遭受精神壓力,後來不幸病逝。

回家後,王俊華通過學法煉功,一星期後身體開始恢復。當地公安沒有放過她,在持續監控騷擾下,她不得已開始流離失所。

2011年6月29日,王俊華在北京被昌平公安分局野蠻綁架。住處遭到野蠻抄家。當年8月她被判2年勞教,劫持到內蒙古女子勞教所。

王俊華到勞教所後,拒絕「轉化」、拒絕穿勞教服、拒絕做奴工。警察指使犯人對王俊華進行打罵、體罰、長時間剝奪睡眠。2011年9月,王俊華被關在宿舍庫房。二大隊隊長武晶唆使普教人員把她的衣服扒光,只剩內褲,武晶用照相機在各個角度給凍得哆嗦的王俊華拍照,進行侮辱。之後強行給王俊華穿上勞教服,將其雙手勒緊,在背後緊緊捆綁近半個小時。

被關在庫房期間,王俊華白天被罰站,不許坐下,夜裡兩點以後,才讓她睡在只鋪了一層單薄褥子的冰冷地上3個小時,身心摧殘折磨十多天才把她從庫房放出。

身陷魔窟 善念感化兇頑

身處逆境的王俊華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在勞教所中依然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她們所散發出的正能量在不斷淨化著周圍的環境。

在勞教所充當打手的犯人向法輪功學員行惡過後、當良心發現時,不止一人發出這樣的感慨:「要是一般人早就完了」。就連警察也常說:「她們都是『扛造』型的。」

在西格木勞教所採取酷刑攻堅迫害法輪功學員時,從勞教局調來很多工作人員參與看管,她們目睹了法輪功學員的理性平和,當明白真相後,會主動帶些食物給法輪功學員並關心規勸:「以後別那麼傻,不要硬碰,要聰明點免得吃那麼多苦」。

萬家勞教所一個因經濟案被勞教的基督徒在目睹了法輪功學員在反迫害中用生命捍衛真善忍的信仰時曾說過:「我很佩服你們,你們今天所做的這一切將會被載入史冊」。

警察指派勞教人員對王俊華寸步不離的包夾(貼身監控),不允許她與任何人說話,甚至與其他法輪功學員對視一下都會被推搡謾罵。其他勞教人員為之不平,說監獄的死刑犯都沒遭你們這樣的罪。

在內蒙古女子勞教所不到兩年的時間,包夾王俊華的人就被換了10個。她們由開始被謊言栽贓欺騙、敵視法輪功學員,被警察利用充當迫害工具,虐待法輪功學員,到後來經過長時間的接觸,發現法輪功並不像電視抹黑的那樣,明白自己被騙了,從而放棄行惡。警察不得已一次次的更換包夾以維持迫害。

王俊華提到,有一個20多歲的年輕包夾開始時對她最狠,又罵又打,晚上不讓她睡覺。後來卻痛悔地哭訴說「對不起」。有一次下雨,這個包夾買了一些食物,王俊華擔心她的食物被淋濕了用自己的衣服幫她遮擋雨水 ……包夾當時就感到心裡特別地酸,覺得自己怎麼能如此凶殘的打罵這些善良的人呢?她悔恨交加的稱自己真是遭鬼上身了。後來她就一直把王俊華稱為「王媽媽」,從此轉變了對法輪功的負面看法。

警察發覺這個包夾良心發現不再行惡後,就把她調離了。離開那天,她哭了很久,以後經常找機會回來看望王俊華。

王俊華回顧起在佳木斯西格木勞教所的往事,當時她經濟情況尚可,經常資助一些有困難的勞教人員。當時勞教人員解除勞教回家前,每人要交400元,有一個包夾憂慮自己家裡窮交不起,王俊華就安慰她,說自己可以幫她。王俊華離開勞教所時生命垂危,忘了給那人留錢,回家後就把錢給她寄到勞教所,當時知情的警察都為之震撼,說現在怎麼還會有這樣的好人。

密山市看守所有個賣淫女子,王俊華勸她改過自新,以後不要再從事這一行,賣淫女說自己考慮過做其它事,可是沒有錢,等她出勞教所後,王俊華想法托外面的朋友給她湊了上千元的一筆錢。看守所的管教聽到此事,說王俊華就是太傻太善良。王俊華認為,這種善良其實是法輪大法給予的。

王俊華提到,內蒙古女子勞教所有一個因上訪被關押的大姐,她覺得自己被冤屈,對社會充滿怨恨和仇視,為了報復,開始是有意的大小便失禁,後來就真的自己無法控制了,床鋪和衣物上沾滿了大小便也不肯換洗,整個監室臭氣熏天。勞教所為了加重迫害王俊華,故意把她關進同一監室。

監室裡整天瀰漫著難以忍受的嗆鼻惡臭,包夾訓斥上訪大姐,王俊華卻善待她,對她的過分舉動沒有當面指責,而是私下不斷的開導、規勸她,生活上關心她,把自己的食物分給她,還幫她清洗污穢的衣物。上訪大姐被王俊華的善良所感動,解開了心結,開始約束自己,慢慢她就不再失禁了。

上訪大姐離開勞教所時,抱著王俊華痛哭:「在這裡就是你對我最好,我以後怎麼樣才能夠報答你呀」。勞教所的人都覺得很奇怪,警察用盡強硬的高壓手段都未能制服這個人,她卻居然在法輪功學員的善念面前改變了。

2013年6月28日,王俊華終於被放出來。走在勞教所空蕩蕩的走廊上,看著周圍的一切,她不知為什麼,就是想哭。「這裡曾經帶給我無盡的屈辱和痛苦;這裡還有我那些仍在苦難中煎熬的同修;這裡的警察和被脅迫作惡的包夾如果不棄惡從善將永遠失去生命的機緣……」

海外持續講真相 呼喚正義良知

原黑龍江密山市政協委員、法輪功學員王俊華在溫哥華市中心向行人派發資料、講述法輪功真相。(攝影:陳璐/大紀元)
原黑龍江密山市政協委員、法輪功學員王俊華在溫哥華市中心向行人派發資料、講述法輪功真相。(陳璐/大紀元)

五年前,王俊華終於逃出牢籠來到加拿大這塊自由的土地。

王俊華在保潔公司工作,有華人知道她是法輪功學員,就跟她說,「這回我總算知道了,你們在外面發法輪功資料原來真的是沒有錢賺,否則你也不用來打這份辛苦的工。」她了解到,中共十幾年的造謠抹黑,讓周圍的人對法輪功有很多誤解。她時時都感覺自己為消除民眾對法輪功的誤解做得很不夠。除了打工保證基本的生活來源,她把大量的時間和精力用在了向民眾講真相上。

講真相其實就是破除謊言,傳達一份善念。剛剛抵達溫哥華時,王俊華的英文不好,第一次向同伴學了幾個英文單詞,就在大街上向西人徵集簽名,呼籲民眾幫助制止迫害法輪功,她並沒有更多藉助語言的溝通,藉著堅定的目光和真誠的微笑,短短2個小時就徵集到40多個簽名。善良的本性促成了人與人心靈的溝通,心通了,事就成了。

由於專制政權的仇恨宣傳和人們內心的恐懼和冷漠,向華人講真相相對比較困難。有的人接受、有的人不接受、有的人謾罵,有一次甚至還有人動手打她,她的額頭被打得當即腫起一個包。可是不管對方反應如何,王俊華都會向他們送上一份真誠的祝福。

有一次在溫哥華會展中心廣場上,來了很多參加會議的華人,有些人一見到法輪功的信息就迴避,根本不想聽。後來突然下雨了,大家都走不了,就在過道避雨,王俊華說,「我當時心想,這些被謊言矇蔽的都是我們的親人,我要讓他們明白真相」她走過去,發自內心的請他們聽一聽自己的心裡話,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是佛法,傳遍了全世界。一個生命若聽信了中共的謊言和栽贓誣陷,仇恨佛法,就真的沒有了未來,我講給你們真相並不是想圖你們什麼,只是真心為你們好,希望你們遠離邪惡,退出中共黨、團、隊,為自己選擇美好的未來」。講著講著,就眼看見那些人原先臉上的不屑和抵觸慢慢轉為深思與認同,隨之其他法輪功學員過去發資料也有人接受了。

有一次王俊華在會展中心廣場遇到3個男孩,她走過去給他們講真相,有2個聽了並很快就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另一個男孩走開不聽,王俊華走近跟他講,他就生氣的頂撞,非常抵觸,於是她就不再講了。

3個男孩走到廣場的另一側擺攤位,王俊華遠遠看著他們,覺得那個男孩沒有三退挺可惜的,可是考慮當時他的態度又不能繼續再給他講了。王俊華想:「他帶著抵觸的情緒對他很不好。不管他願不願意退,我都要把一份善念傳遞給他。」

於是她就走過去輕聲說:「孩子,如果剛才阿姨說的話讓你生氣了,我真的很不安,我要向你道歉,不管你理不理解,我真的是為你好。」接下來她又把真相給他講了一遍,這時她已經完全不在意他能不能三退,只是善意的在為他著想。結果那孩子很快就轉變過來做了三退。

感恩師父的教誨 傳播心中的善念

在談到王俊華經歷的苦難時,她說:「如果不是為了彰顯正義,我不願再提及這些不堪回首的經歷;一個普通人若經歷這種邪惡迫害,可能好幾條性命都斷送了。如果沒有這聖潔、偉大的法輪大法、任何一個生命都無法走過人類這段最黑暗、最罪惡的歷史」。

「在迫害中,在生不如死的時候我也曾反覆思考:我的師父要求我們一思一念都要做到為他、無私。這麼正、這麼偉大的佛法如果不讓人去堅持,那生命還有什麼意義?記得那個非常凶殘的警察劉亞東毫無人性的用暴力在逼迫我轉化時,我看著她就在想:讓我放棄信仰就沒有了道德的約束,讓我淪落到像你那樣邪惡嗎?那太可怕了,我死也不會轉化!」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其慘烈程度在人類歷史上是罕見的,我所敘述的只是這場迫害中的冰山一角,在這十多年的迫害中有多少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法輪功學員在經歷了如此巨大的苦難還能和平理性、沒有給社會帶來任何動盪,應該感恩我們的師父,是我們在師父的教誨下修出的善心化解了世間的恩怨情仇。」

在中國大陸為守護自己的信仰,王俊華承受著無名苦難,在絕境中無怨無悔,即便是對於那些在無知中作惡的施暴者,仍然善待他們。真善忍的信仰已經貫穿在王俊華的全部生活。來到海外,王俊華繼續堅守心中的信仰,向民眾講真相、反迫害,傳播心中的善念。

責任編輯:李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