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輪功布拉格大遊行 遊客駐足了解真相

人氣: 261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9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妮、祝蘭捷克布拉格報導)週五(28日) 捷克布拉格陽光普照,天色晴朗,遊客雲集。來自歐洲37國約1500多名的部分法輪功學員,從早上8點到下午5點,在布拉格舉行了大型集體煉功和遊行,吸引了各國遊客。

9月28日上午,上千名來自歐洲37國的法輪功學員在捷克首都布拉格市中心老城廣場舉行大型集體煉功。(Matthias Kehrein/大紀元)
9月28日上午,1500多名來自歐洲37國的部分法輪功學員在捷克首都布拉格市中心老城廣場舉行大型集體煉功。(Matthias Kehrein/大紀元)
9月28日上午,上千名來自歐洲37國的法輪功學員在捷克首都布拉格市中心老城廣場舉行大型集體煉功。(Matthias Kehrein/大紀元)
9月28日上午,1500多名來自歐洲37國的部分法輪功學員在捷克首都布拉格市中心老城廣場舉行大型集體煉功。(Matthias Kehrein/大紀元)
9月28日上午,上千名來自歐洲37國的法輪功學員在捷克首都布拉格市中心老城廣場舉行大型集體煉功。(Matthias Kehrein/大紀元)
9月28日上午,1500多名來自歐洲37國的部分法輪功學員在捷克首都布拉格市中心老城廣場舉行大型集體煉功。(Matthias Kehrein/大紀元)

布拉格城堡始建於公元9世紀,這座歷史名城自1992年被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遺產,每年吸引數百萬來自各國的遊客(2016年遊客量為930萬)。羅馬式、哥特式建築,文藝復興,巴洛克,洛可可……市內各種風格的建築古老而壯觀。

9月28日下午,以天國樂團打頭的法輪功遊行隊伍浩浩蕩蕩穿過布拉格老城中心。(Max Xiao/大紀元)
9月28日下午,以天國樂團打頭的法輪功遊行隊伍浩浩蕩蕩穿過布拉格老城中心。(Max Xiao/大紀元)
9月28日下午,以天國樂團打頭的法輪功遊行隊伍浩浩蕩蕩穿過布拉格老城中心。(Max Xiao/大紀元)
9月28日下午,以天國樂團打頭陣的法輪功遊行隊伍浩浩蕩蕩穿過布拉格老城中心。(Max Xiao/大紀元)
9月28日下午,以天國樂團打頭的法輪功遊行隊伍浩浩蕩蕩穿過布拉格老城中心。(Matthias Kehrein/大紀元)
9月28日下午,法輪功遊行隊伍浩浩蕩蕩穿過布拉格老城中心,吸引遊客駐足觀看。(Matthias Kehrein/大紀元)
9月28日下午,以天國樂團打頭的法輪功遊行隊伍浩浩蕩蕩穿過布拉格老城中心。(Max Xiao/大紀元)
9月28日下午,以天國樂團打頭陣的法輪功遊行隊伍浩浩蕩蕩穿過布拉格老城中心。(Max Xiao/大紀元)
9月28日下午,以天國樂團打頭的法輪功遊行隊伍浩浩蕩蕩穿過布拉格老城中心。(Max Xiao/大紀元)
9月28日下午,以天國樂團打頭陣的法輪功遊行隊伍浩浩蕩蕩穿過布拉格老城中心。(Max Xiao/大紀元)

下午2:00,由1500多名法輪功學員組成的遊行隊伍,如歐洲天國樂團、舞龍、腰鼓隊、穿著中國傳統服裝的仙女隊等等,從城堡廣場(Hradčanské náměstí)從發,途徑市中心最繁華的旅遊景點:La rue Mostecká路、查理大橋、瓦茨拉夫廣場(Václavské náměstí)。

擁擠熱鬧的街道兩旁,看到如此浩蕩的遊行隊伍,人們紛紛舉起手機、相機攝影。

從「我不需要修煉」到「修煉後我更開心了」

9月28日,來自德國的Harald M. Wayer參加遊行。(張妮/大紀元)
9月28日,來自德國的Harald M. Wayer參加遊行。(張妮/大紀元)

談到精神信仰與健康,來自德國的富商Harald M. Waye描述了他個人在5年前有趣的親身經歷。「或許很多人在尋找一種修心養性的方法,但那時我並沒有時間想什麼修煉的事情,我有車、有房子,身體健康,生活過得很好,我覺得我不需要什麼修煉的東西。」

Waye說:「當時我太太修煉法輪大法已經十五六年了,一開始我並不反對,但也不是完全贊同,每次當她跟我說,這個很好的時候,我總會說,這個不適合我。」

直到5年前的一天,一個好奇的念頭讓Wayer改變,一向拒絕閱讀《轉法輪》(指導法輪功修煉者的著作)的他拿起書來,一章、兩章、三章……「我每次晚上花了比較短的時間閱讀……」慢慢閱讀完全書以後,Wayer改變了原來固有的想法,成為了一名法輪功修煉者。「今天,我很高興自己5年前的改變,修煉後,我感覺更開心了。」

外貿商人修煉戒菸癮

9月28日,Eyline Martini參加法輪功學員在布拉格的遊行。(祝蘭/大紀元)
9月28日,Eyline Martini參加法輪功學員在布拉格的遊行。(祝蘭/大紀元)

Eyline Martini來自德國巴伐利亞州Ingolstadt,已修煉11年。她表示,自己是通過母親而知道了法輪功。當時,母親推薦她看《轉法輪》。捧著藍皮書的《轉法輪》(德文版是藍色),她發現書皮顏色閃閃發光,讓她很想閱讀。於是她開始看書,之後逐漸開始煉功。

Eyline是從事批發和外貿生意的商人,她表示,修煉後,一直難戒掉的菸癮終於戒掉了,自己也變得寬容許多,不再輕易跟別人爭吵,發生矛盾時,更容易保持冷靜了。煉功時,明顯感到身體得到淨化。

談到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時,Eyline說,每次想到大陸還在受迫害的同修時,她都會感到很難受。說到這時,她眼中含淚,有點哽咽。

她繼續說,無法理解在21世紀還會發生這種事情,僅僅因為修煉、發傳單就被抓,一般人都無法理解。她覺得這是非常糟糕的,在中國器官被活摘這種事情,「必須馬上停止,不能再繼續下去」。

此外,她談到,自己在前東歐共產國家長到13歲才來到德國,也曾經歷過共產黨的教育。她說,共產黨那套東西必須全部清除,那是非常惡劣的。

從迷失中找到了歸宿

來自波蘭的Jakob Sokolowski。(張妮/大紀元)
來自波蘭的Jakob Sokolowski。(張妮/大紀元)

來自波蘭的Jakob Sokolowski,現居英國倫敦,自2014年修煉至今已有4年。「2014年時,我在生活上經歷了人生的低谷時期,我失去了工作,女朋友又和我分手了,我感覺自己失去了方向,除了父母,我和社會沒有任何聯繫。這時,我想起曾有人給我介紹過法輪功的書(《轉法輪》),我決定拿來讀一讀。這一看,我豁然醒悟,這是我需要的。」

走上修煉,Sokolowski重拾對生活的信心與希望。「每天煉習幾套功法,讓我身心寧靜,精力充沛,在和其他學員交往中,讓我找到歸宿感。」

修煉後,Sokolowski把「真、善、忍」標準融入自己日常的生活中。他回憶說:「一天,我在路上被一位拉著行李的陌生人攔住,問我是否有充電寶。當時我趕著去上班,時間緊張,我猶豫了,但看到對方表情沮喪,於是我把充電寶借給他。幾分鐘後,他的手機能夠啟動打電話給朋友了。隨後,我向陌生人介紹了法輪功,不料他聽完後,緊握我的雙手千恩萬謝地說『你救了我的生命!』」

體會修煉法輪功的美好,Sokolowski希望與更多的人分享。「每天,我會去倫敦的唐人街、劍橋博物館去弘法,告訴人們法輪功的真相,有時會有人來學習功法。」

法輪大法的神奇功效讓我克服了重重困難」

Veconite Pceleste(左)和姐姐一起參加遊行。(張妮/大紀元)
Veconite Pceleste(左)和姐姐一起參加遊行。(張妮/大紀元)

Veconite Pceleste來自俄羅斯,今年30歲,自幼隨家人修煉法輪功。她說:「如果不是修煉法輪大法,我無法面對生活。因為生病,我無法上學,無法應付學業。法輪大法的神奇功效讓我克服了重重困難。」如今她成功完成了學業,並在俄羅斯金融公司工作。

第一次來到布拉格,和各國學員聚集一起,Pceleste感到親切如家人,「雖然我們之前彼此並不認識,但大家的和善讓我感到親切。」她說。

Hông Nagoc(左)今年13歲,出生在布拉格,從6歲開始修煉法輪功了。哥哥Ky Anh(中)今年14歲,出生在越南河內,7歲開始修煉。(張妮/大紀元)
Hông Nagoc(左)今年13歲,出生在布拉格,從6歲開始修煉法輪功了。哥哥Ky Anh(中)今年14歲,出生在越南河內,7歲開始修煉。(張妮/大紀元)

遊客了解真相

Supina一家人表示看到遊行隊伍感到振奮。(祝蘭/大紀元)
Supina一家人表示看到遊行隊伍感到振奮。(祝蘭/大紀元)

Supina一家人是捷克人,第一次看到法輪功的遊行,他們錄下遊行的腰鼓隊、舞龍隊,感到精神振奮,也被仙女隊的舞蹈深深吸引。

布拉格民眾、遊人了解法輪功真相。(張妮/大紀元)
布拉格民眾、遊人了解法輪功真相。(張妮/大紀元)
布拉格民眾、遊人了解法輪功真相。(張妮/大紀元)
布拉格民眾、遊人了解法輪功真相。(張妮/大紀元)
布拉格民眾、遊人了解法輪功真相。(張妮/大紀元)
布拉格民眾、遊人了解法輪功真相。(張妮/大紀元)
布拉格民眾、遊人了解法輪功真相。(張妮/大紀元)
布拉格民眾、遊人了解法輪功真相。(張妮/大紀元)
中國遊客在認真閱讀真相資料。(張妮/大紀元)
中國遊客在認真閱讀真相資料。(張妮/大紀元)
捷克語老師Lucie在遊行結束時才看到隊伍,認真地聽完法輪功學員的解釋之後,她明確表示,迫害是錯誤的。(祝蘭/大紀元)
捷克語老師Lucie在遊行結束時才看到隊伍,認真地聽完法輪功學員的解釋之後,她明確表示,迫害是錯誤的。(祝蘭/大紀元)

#

責任編輯:周仁

評論
2018-09-30 1: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