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曉輝:北京高調紀念江心腹 透不祥信號

2014年上海靜安區「東八塊」的拆遷戶到中央巡視組辦公地反映問題,揭開「東八塊」當年黃菊、陳良宇等的上海幫更深的黑幕,也令沉寂多年的黃菊家族貪腐再浮出水面。(駱亞/大紀元)

人氣: 8185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9月30日訊】9月28日,是中共前副總理黃菊冥誕80周年,北京官媒人民日報高調刊文紀念,大陸多家網站轉載。由於黃菊生前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心腹,在筆者看來,對其高調紀念,傳遞出的是不祥的信號。

令人頗感好笑的是,人民日報除了介紹黃菊2003年到國務院以後在中國經濟、金融等方面的貢獻外,還吹捧其「 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事業貢獻了全部智慧和力量」,「牢記鄧小平的囑託,在工作中敢闖敢試,為上海改革發展穩定作出重大貢獻」,稱「 今天紀念黃菊,就要學習弘揚他的革命精神、崇高品德和優良作風」,並以此要「緊密團結在習核心周圍」,「貫徹學習習思想和十九大精神」。

黃菊有著怎樣的「 革命精神、崇高品德和優良作風」,作出了怎樣的貢獻,中共官場尤其是中共高官們都心知肚明。事實上,作為江澤民心腹的黃菊,不僅人品低劣,而且濫用職權、貪污腐敗、生活糜爛、迫害良善等是樣樣皆占。

早前香港《動向》雜誌曾報導,黃菊真正成為江的心腹是在1986年的一場小小政治風波後。因其陷害主管文化的副市長劉振元,而被中組部調查,並得出「此人政治品質惡劣,不得重用」的結論。得知中組部和上海市委正在考慮調動自己工作的黃菊便向時任上海市長的江澤民求助,兩人氣味相投,一拍即合。在江的力保下,黃菊被調擔任常務副市長,從此成為江的心腹。

有了江澤民做靠山,黃菊以後的升遷之路是一帆風順,一方面他仗著手中的權力,大發其財。據《動向》稱,九十年代以來黃菊家族肆無忌憚的斂財,已經成為上海灘最聲名狼藉的醜聞。上海首富周正毅獲得國家銀行上百億的違規貸款,獲得上海黃金地皮靜安區東八塊,再壓低賠償進行非法拆遷,強毀民居,全憑他與黃菊和上海當局的關係與金權交易。周妻毛玉萍更是在公開場合稱呼黃菊的妻子余慧文為「乾媽」。在上海的圈地交易中,黃菊家族可謂是一馬當先,富得流油,甚至女兒在美國舊金山的窮婆婆家也成了富豪。

有知情者透露,黃菊在上海任市委常委有二十年,任市長、書記十一年。不但周正毅案與他有關,上海官商界的腐敗,黃菊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上海幫」大大小小的幹將們,也在黃菊的關照下差不多都「先富起來」了。

富得流油的黃菊還極為淫亂。據說,為了不致被老婆抓破臉,他利用特權讓她的精神損失在物質利益中補償。

另一方面,嘗到了甜頭的黃也是竭力報答主子。當江的長子江綿恆決定以上海為基地發展其「電訊王國」──創辦中國第三大電訊公司「中國網通」後,從申請審批到銀行貸款,黃菊是一路大開綠燈。此外,黃菊還在江宣布退居二線前,為其在上海修建了兩處行宮。

而黃菊最讓江滿意的應該是其緊隨江的鎮壓法輪功的政策。2002年,被江送入政治局常委、出任主管中共金融、財政副總理的黃菊,架空自己的上司胡錦濤、溫家寶,協助江傾力調出國庫四分之一的資金,建監獄、獎勵為鎮壓法輪功出力的惡警,使鎮壓更加慘無人道,慘不忍睹。百種酷刑、強暴婦女、活摘器官等罪惡,罄竹難書。

只是黃菊沒想到的是,追隨惡主、惡事做絕的他最終遭到了報應。2006年初,黃菊被查出晚期胰腺癌。彼時,胡錦濤主抓的上海陳良宇貪腐案已東窗事發,深度捲入其中的黃菊在江澤民的保護下,也是因其患病,而被採取了「不逮捕、不判刑、不公開、不露面」的低調處理方式。黃菊最後被活活疼死,死時69歲,這自然是報應使然。

黃菊死去後,其遺體告別式是相當低調。雖然在其死後,江曾出版畫冊「緬懷」自己忠實的家奴,2008年人民日報也曾刊文紀念,2016年清明節前夕其祕書亦在上海報紙撰文,但黃菊已漸被遺忘是不爭的事實。如今,官媒高調紀念,是慣例還是另有意味?

如果是慣例,那麼2017年同樣曾為副總理的薄一波110年的冥誕,大陸媒體是一片靜悄悄。如果說薄一波是受業已下獄的兒子薄熙來影響,那麼對於黃菊生前的醜行,中共高層在知曉的情況下,為何還要高調紀念,打自己的臉呢?

筆者分析大概有兩個可能,一個可能是在中美貿易戰日益激烈、北京當局內憂外患加劇之際,中共黨內的江派勢力讓死去的黃菊「披掛上陣」,將其描繪成一個「死而後已」、在經濟方面做出重大貢獻的好官,或許是在暗示習的反腐乃至經濟、金融政策都走錯了路,暗中伺機而動的江派不會善罷甘休。

另一個可能是現高層為了維持政權,在內外交困之時,繼續選擇與江派妥協,通過紀念江派貪官來安撫黨內對手——即便其貪腐程度毫不亞於被拿下的徐才厚、薄熙來、周永康等人。但一個關鍵點是黃菊已是死人。

然而,無論是哪種可能,筆者認為都透露了不祥的信號,那就是北京當局出於維持政權的考慮而選擇了妥協,使江派殘餘勢力仍有折騰的空間,而這樣的妥協正將其拖入深不可測的深淵。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8-09-30 6: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