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弗朗西斯的有機農場(上)

弗朗西斯在他的有機農場裡幹活。(譚雅 / 大紀元)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8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譚雅加拿大蒙特利爾報導)魁北克,要在市場上說「我賣的是有機(Organic)土豆」,必須得到第三方專門機構的有機認證。有機產品認證的標準是嚴格的,農場的產量和銷量必須相符,而且整個生產流程必須達到有機的標準,其中包括不施化肥、不噴人工殺蟲劑等。那麼有機農場主是怎樣種出健康、有營養的農作物的呢?

蒙特利爾南岸Montérégie有著肥沃的土地,兩條大河——Richelieu和Yamaska在廣褒的大地上蜿蜒流淌,這是一個以蘋果酒和楓糖著稱的地區,弗朗西斯的有機農場——一片遠離城市喧囂的靜謐田園就在這裡。

有機農業」不能使用化學藥劑來解決耕種中的各種問題,那麼,如何保護農作物健康生長呢?

「比如對種子的要求,必須是未經殺菌劑處理的。」有機農場主弗朗西斯舉例說,土壤裡生活著很多菌類,有可能導致種子腐爛。現在普遍使用化學殺菌劑,殺死或抑制種子所攜帶的胞子或菌絲,讓種子發芽率高,但化學品會產生毒害作用。

「因此我要研究土壤,要了解不同農作物的生長習性,」弗朗西斯解釋說,「播種前,我要確保種子都是乾燥的,不能把濕的種子種到地裡,避免種子霉爛。」

土壤是一切的根本

弗朗西斯認為,「有機」的基礎是土壤,「如果土壤是健康的,生長的農作物就健康。」然而,很多時候,人們更關心的是種植的蔬菜,如何長得好,種得多,卻忽略了根本——土壤的健康。

弗朗西斯農場出產的新鮮嫩胡蘿蔔。(弗朗西斯提供)

他舉例說,為了給植物營養,人們往土地添加工業氮肥。工業氮肥含有大量的鹽分,人的皮膚接觸後會被灼傷,而且氮肥對土壤中各種小生物的殺傷力很大,施用氮肥的土壤中甚至很難發現一隻活的蟲子。

另外,過度使用大型拖拉機也會破壞土壤質量,「土質被壓縮得太緊密了,沒有了空氣,沒有了植物需要的氧氣,而且被雨水一沖刷,很容易流失。我常常看到下雨之後,這裡的河流變成了黃色,那就是被沖走的土壤。」

「如果你到森林裡,刨開覆蓋土地的落葉,捧起一把泥土,聞一聞,啊,那才是真正的泥土芬芳,再看一看裡面,有各種菌類、小蟲子、昆蟲,那是一個生機勃勃的小世界。」弗朗西斯是農業專業出身,言語中流露出對土地的熱愛。

作為一個有機農場主,弗朗斯西不使用那些有「魔術效果」的化學藥劑——一噴一灑就萬事大吉了,而是選擇和大自然一道工作,利用大自然中各種生物的習性,「有頭腦」地耕種。

「別讓土地裸露,反復被烈日暴曬、被雨水沖刷對土地的傷害很大。」為保持土壤營養,弗朗西斯栽種了一些綠肥作物和覆土作物,如苜蓿、黑麥等,入冬之前要把草割下來,蓋住土地,免受冬季風雪冰雹的摧殘。

在蔬菜品種的選擇上,要保持多樣性,過於單一容易招致蟲害氾濫,「如果一隻蟲子發現了愛吃的蔬菜,它會通知其他同類:這裡有好吃的,來開party吧,結果蜂擁而至來一大幫。如果種植各種各樣的蔬菜,蟲子會遇到不喜歡的品種,就不會聚集成災。」

在果樹林裡,種著蘋果、李子以及梨樹,弗朗西斯在其中間或種上一顆皂角樹,這種樹有驅蟲的功能。

「我的菜農」

弗朗西斯的工作時間不是早九晚五,而是反過來,「早五晚九」。在他眼裡,所有的農作物都是生命,他的工作就是和各種生命對話。

弗朗西斯農場有機番茄。(弗朗西斯提供)

「重要的是觀察,是用心去感受,因為它們都是有生命的,種子、植物都是,需要你的傾聽、觀察,感知它們需要些甚麼。需要一顆善良的心去關懷它們。」

他告訴員工,在地裡鋤草或是收割的時候,要把煩惱都留在家裡,保持積極的心態,不要把負面思想傳遞給蔬菜。

弗朗西斯在大學讀的是農業專業,「當初我的志向是去不發達的國家,幫助那裡的人民,而我認為教給人們種植莊稼是最好的辦法。」

從學校畢業後,他去了太平洋上的巴布亞新幾內亞等幾個島國,在那裡,他指導人們種植有益的農作物種。「在這個過程中,我找到了對農業種植的激情。我給人們帶來快樂,同時發現了自我的價值。我決定要做一個農夫。」

弗朗西斯經營這片農場12年了。剛接手的時候,農場裡只養馬匹,地裡不種蔬菜,只有餵馬的草料。經過多年發展,農場的有機菜籃子得到很多蒙特利爾家庭的喜愛,弗朗西斯也被人們親切地稱為「我的菜農」,這令他十分開心。(待續)

責任編輯:顏永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