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限中共高官子女簽證?美國會聽證引關注

人氣: 2513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9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美國企業研究所(AEI)亞洲研究主任卜大年(Dan Blumenthal)7月24日在國會參加「中國挑戰」聽證會,探討中共如何運用經濟脅迫手段達到政治目的,並提出了一系列應對措施,包括限制中共黨內高層人士子女到美國的留學簽證,引發外界關注。

根據AEI網上所發布的聽證陳述,卜大年說,「我們正在慢慢意識到,中共的一系列戰略旨在以美國利益為代價在中國國內和全球增強黨的力量。中共已經採取了一系列戰略來加強共產黨對國家的控制。」

卜大年披露,中共經濟治國的廣泛戰略包括,打造世界級軍隊,挑戰美國和盟友的軍事;加強干涉目標國家政治的政治戰爭和宣傳活動,阻止中共不喜歡的活動,在海外為中共建立更有利的支持;加強在南中國海的軍事化;在整個印度洋建設港口和設施;試圖讓一些國家依賴中共貸款和建設項目,作為「一帶一路」倡議的一部分。

卜大年說,還有更多的外交倡議沒有被包括進去,這些倡議也是中共更廣泛戰略的工具。「正如你可能看到的,當我說『China’s policies』(中國的政策)時,我指的是中國共產黨的政策。」

他說,雖然無法知道在一個不是由列寧主義政權完全主宰的更加多元的社會中,中國將會出現什麼樣的政策,但可以想像到,「我們將會與一個不在中共控制之下的中國相處得非常好。」

中共的經濟脅迫

卜大年說,中共改革開放時代已經結束。現在,國有銀行、國有企業以及它們與共產黨官員的關係都在驅動中國經濟。中共寧可接受經濟增長放緩,也要對中國經濟進行更嚴格的控制。

他說,中共的經濟脅迫應該被理解為服務於中共控制中國的需要。其經濟增長和影響力戰略包括大量的技術盜竊,阻擋關鍵行業的市場准入,控制資本外逃,企圖幫助國企使出口更加便宜(通過政府補貼和消費者壓制),以及其它相關措施。

卜大年認為,中共通過這種經濟脅迫,廣泛地將美國及其在該地區的主要盟友作為目標。

他還提及了中共在多個國家和地區的具體戰略,包括美國、台灣、日本、菲律賓、韓國、越南和南中國海。

他說,對於美國來說,中共的不公平和非法經濟行為,比如,對國有企業的大規模補貼,為中企帶來了不公平的競爭優勢。加上中共廣泛盜竊美國的知識產權,對美國經濟造成了傷害。「我們正在這些前沿慢慢挑戰它們。」

卜大年總結了中共的兩種直接經濟脅迫手段。首先是強迫外國公司技術轉讓。正如美國大使謝伊(Dennis Shea)今年6月在世界貿易組織強調的那樣,中共的強迫技術轉讓仍然存在,它們隱晦地向希望進入中國國內市場的外國公司提出相關要求,尤其是通過外企與國有企業的合作關係。

第二種脅迫手段是向美國企業高管施壓。中共企圖迫使美國商人遊說美國政府,採納更有利於中共的政策。這種做法已持續數十年。中共將把美國人分成可能代表它們進行遊說的「中國(中共)之友」和那些拒絕這樣做並且不會被准入中國市場的群體。

美國應如何進行反制?

卜大年認為,中共的經濟脅迫對美國的影響有一些局限性。一個是,和美國經濟對中國的依賴程度相比,中國的經濟更依賴美國。而且,中國近年來出現大量資本外逃,這些資金被投資到美國及其它西方安全港灣。事實上,中國有錢人的一個最大的抱怨就是中共當局令他們更難以將資金挪出中國。

卜大年指出,「既然美國對中國的依賴程度並沒有我們想像得那麼多,美國應該做出計劃,也拿出自己的經濟脅迫戰略。」

卜大年接著向國會提出一些反制措施。首要措施就是限制共產黨內高層人士的子女到美國的學生簽證。其餘的反制措施還包括,美國要和歐洲盟友保持一致,禁止那些持續進行強迫技術轉移的中資企業進入美歐市場。美國應加強美台經貿關係,包括儘快簽署美台雙邊投資協定和網絡合作。

卜大年還補充說,美國應對中共的經濟脅迫需要更加全面。除了上面列出的一些防禦行動外,美國還應該考慮對那些對美國來說越來越重要的國家,如越南、印度尼西亞和菲律賓,採取更加積極主動的貿易議程,同時也要推出一些有助於加強這些國家法治的計劃,使他們不容易受到中共賄賂的影響。美國對中共所能施加的最大經濟脅迫戰略是,幫助在亞洲地區建立自由市場貿易協議和自由市場經濟,其標準高到中共將會無法加入。

限制中共高幹子女學生簽證是向中共重拳出擊

前段時間,網上流傳川普要曝光中共官員海外子女檔案,稱這是最有效的一張牌,並且成本還低。雖然這一消息從未得到美國官方的證實,但網上這一傳言引發熱議,認為美國若真動這招將會給中共帶來致命打擊。中央民族大學成人教育學院教授張宏良在東網上發表文章說,早前美方威脅曝光和沒收中國銀行界十幾個高管的資產,中共就出台了全面取消外資控股比例的負面清單。而這次的名單要曝光的不是十幾個官員,而是幾百幾千甚至更多,將會帶來什麼結果?

在卜大年看來,限制中共高幹子女赴美留學簽證同樣應是美國應對中共不良行為的首要反制措施。

近年來大批中共官員將子女送出海外。自由亞洲電台2011年的一篇報導披露,網友在新浪微博中發布了一條消息,內容是:「美國政府統計,中國部級以上的官員(包含已退位)的兒子輩74.5%擁有美國綠卡或公民身分,孫子輩有美國公民身分的達到91%或以上。」此消息在短短不到一分鐘的時間裡便遭到刪除。

2012年有中共體制內的人士透露,從1995年到2005年,有118萬官員的配偶和子女在國外定居。中共外逃貪官至少2萬人,攜款額估算在8千億至1.5兆元人民幣之間。

這些高幹子女在國外,不少是利用父輩的關係來經商,不少高幹子女的私有財產,主要是靠父輩權力聚斂。但也有人企圖左右外國政府的政治。最知名的例子就是1996年美國競選財務醜聞。

在美國民主黨非法捐款醜聞爆發後,聯邦調查人員挖出洛杉磯華商鍾育瀚涉嫌非法政治獻金,幫助克林頓競選連任總統。而幕後主腦人物是劉華清的女兒劉超英和情報部門高級官員姬勝德,姬是前外長姬鵬飛之子。

自由亞洲電台報導了中共高官希望送子女出國留學的一個原因就是鞏固自己的地位。報導引述網絡評論員利里的話說:「(中共)官員為了鞏固自己在國內的地位,需要子女繼續從政、從商,或者在學界商界政界控制最高的位置,他也需要出國鍍金的過程。比如江澤民的子女江綿恆、江綿康,都是以出國留學的方式,一回國不久,雖然資歷很淺,但也可以依靠他的權力地位,換個中科院的院長、網通這些大公司的高位,控制了政治經濟學術界的最高地位,這比比皆是。」#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8-09-04 10: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