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寄望美共和黨輸掉中期選舉 中共料再誤判川普

圖為美國國會山莊。(Shutterstock)

人氣: 815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9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綜合報導)若美國共和黨在11月中期選舉中輸掉,民主黨重新控制國會,美國的對華貿易政策就會有所改變,這一想法受到專家們的質疑。

中美貿易戰,在無望快速達成和解協議後,中共轉向使用拖延戰術,寄望拖到美國中期選舉後、見到美國民主黨重掌國會兩院,壓制和制衡川普(特朗普)及共和黨的貿易政策。中共黨媒《環球時報》(英文版)在8月初透露,(中共)內部有「寄希望於共和黨丟掉中期選舉」的聲音。

《環球時報》稱,「該拋棄這種錯覺。」「必須明確的是,即使民主黨贏得中期選舉,美國也不太可能調整其目前的對華鷹派政策。」

另外,無論是美國民意還是美國的政治格局,都再次證明中共誤判美國。

一半美國民眾擔憂美中巨額貿易赤字

西方政客聽命於民意,這是共產主義意識形態與西方民主國家最大的不同。最新民調顯示,中共當局對美國中期選舉的政治算計可能再次落空。

美國民意調查機構皮尤研究所(Pew Institute)上週二(8月28日)公布的調查報告顯示,有一半以上的受訪人表示,中國持有大量美國債券、美國工作崗位流失到中國以及美中貿易赤字都是非常嚴重的問題。

而且隨著美中兩國貿易爭端的持續,美國人對中國的好感度有所下降。調查發現,目前有38%的美國人對中國持正面看法,而2017年這個比例是44%。

從受訪人的政治傾向來看,共和黨人和支持共和黨的人尤其擔心美中關係中的經濟問題,而民主黨人和支持民主黨人則更擔心中國經濟增長對全球環境的影響。

調查於今年5月14日到6月15日之間進行,對1,500名美國成年人進行抽樣。

「如果(中共)預計川普可能會在11月中期選舉中放棄他的貿易要求,北京可能會再次誤判。」國際經濟獨立分析人士伊萬諾維奇(Michael Ivanovitch)7月底在CNBC上撰文說。

他解釋說,首先,美國選民不會支持美中巨額貿易逆差繼續增長下去;其次,選民也不會把川普阻止逆差變大的努力理解為是在破壞國際多邊貿易體系。

「相反,對華貿易衝突更有可能成為川普聯合兩黨的著力點。」伊萬諾維奇寫道。

外界認為,即便一些中間派或獨立選民不喜歡川普或共和黨的理念,但他們也未被民主黨的觀點所說服。因為到目前為止,民主黨還沒有拿出一個改進的、可行的、前後一致的政策議程,更缺乏強有力的領導來挑戰川普的施政主張。

共和黨中期選舉獲勝的可能性在增加

雖然從歷史看,中期選舉通常不利於總統所在的黨派,但越來越多的觀察人士認為,共和黨今年中期選舉獲勝的可能性正在增加。

中共黨媒《環球時報》發文說,川普與朝鮮領導人金正恩之間的歷史性峰會、17年以來的美國最低失業率以及持續的經濟增長,這些都是看好共和黨勝選的充分理由。

事實上,總統越是受歡迎,其政黨丟掉的席位就會越少。川普效應,幫助共和黨候選人衝關。8月7日,俄亥俄州特別選舉,以及堪薩斯州、密西根州、密蘇里州和華盛頓州的11月中期選舉初選,加上堪薩斯州州長選舉,均為川普支持的共和黨參選人獲勝。

次日(8月8日),川普對11月中期選舉共和黨贏得勝利表示很有信心。「如果我有機會,在中國、伊朗、經濟等方面取得更多,當然這些都是我必須做的,我們將迎來一個大大的紅波!」川普的推文中寫道。

「紅波」意味著共和黨在國會大贏,不僅繼續保持現有參、眾兩院的多數黨席位,同時還能拉大與民主黨人的優勢差距。

今年的11月中期選舉,眾議院所有435席、參議院100席中的35席以及50個州長中的36個都要改選。

共和黨目前掌控聯邦參眾兩院,面臨的挑戰是必須掌控眾議院多數優勢,以及保證參議院不丟掉一個席位。多家媒體分析說,兩黨在眾院中期選舉中的重要選戰將集中約50個選區內,民主黨必須贏得23席才能奪取眾院控制權。基於目前的眾議院黨派結構,這並非易事。

「就算有30多位共和黨眾議員,包括眾議院議長瑞安,都決定退休或不再謀求連任,其中的大部分席位仍能被共和黨陣營牢牢控制,民主黨依然無法翻盤。」新澤西拉瑪珀學院政治學副教授陳鼎在題為「美國中期選舉如何影響中美關係」的文章中提到。

他表示,至於受關注的參議院選舉,民主黨必須增加2席才能成為多數派,同樣也是一場硬仗。因為有10位民主黨現任議員要在川普獲勝的州爭取連任,尤其是密蘇里州、印第安納州、佛羅里達州和北達科他州。

民主黨參議院領袖舒默。(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即便民主黨贏了 也不可能改變對華政策

此外,從另一個角度談,即便民主黨贏了中期選舉,即使它可能反對川普的貿易政策,但它不太可能反對川普的對華貿易政策。

除了前面提到的民調外,從民主黨領袖的言行也能看出。國會參議院民主黨領袖、參議員舒默(Chuck Schumer)雖然大部分時候不同意川普的主張,但是他也曾表示:「談到對中國(中共)貿易行為採取強硬態度時,我會更靠攏川普,甚過奧巴馬或小布什。」

在3月22日,川普首次宣布對5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加徵懲罰性關稅,以懲罰中共竊取美知識產權和商業機密的做法。舒默當天在參議院院會發言時公開說,「我大力支持他的決定,針對中共最糟糕的貿易問題給予懲罰性計劃,(川普)總統做得完全正確。」

新澤西拉瑪珀學院的陳鼎更指出,儘管兩黨在政治上對抗,但參眾兩院只有在認為政府未盡全力回擊北京時(例如,川普當局讓中興復活),他們才提出批評。

而那些贊成自由貿易的批評人士,即便對川普的保護主義做法表示懷疑,認為可能給美國就業和消費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但他們並不反對政府對中國(中共)總體的強硬立場。相反,他們敦促美國把盟友和合作夥伴拉入針對中國(中共)展開的多邊施壓行動中。

他表示,在中期選舉結束不久之後就會迎來2020年總統大選,對(將競選連任的)川普以及確保自己的席位不被潛在挑戰者奪走的參眾兩院共和黨及民主黨人來說,「抨擊中國(中共)」仍然是政治戰略。

「對中國(中共)採取更具對抗性的政策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所以美國政治或選舉格局的任何變化都不可能改變這一點。」陳鼎寫道。

專家:中期選舉對川普的對華議程影響有限

麥克拉蒂(McLarty Associates)律師事務所高級顧問、美國商會董事會成員奧肯(Steven Okun)週一(9月3日)告訴CNBC,中期選舉不會改變任何事情,即便民主黨掌控國會,他們對川普總統的議程也不會有多大影響。

「總統在貿易方面仍有一定的權力,如果他想要的話,他可以對汽車零部件加徵關稅;他也能加徵2,000億美元、再追加2,000億美元來打擊中國(中共)。」他說。

彭博社上週引述消息人士的話說,川普希望在9月6日公眾意見徵詢期結束後,儘快對中國價值2,000億的商品加徵關稅。

消息人士透露,川普尚未做出最終決定。有一種可能是,他在本週宣布加徵關稅,但要過一段時間才正式生效。

美國智庫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的貿易專家萊斯特(Simon Lester)週一告訴CNBC,最有可能的方案是川普政府分批、進行加徵關稅。比如,可能先從200億美元的商品開始加徵關稅,隨後逐漸擴大規模。

而中共官方之前已宣布600億美元針鋒相對的報復清單。外界普遍認為,中美貿易緊張局勢將進一步升級。

川普上任後,從白宮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2017年12月)到今年1月出台的新國防戰略,完成美國30多年來的對華政策大轉變,首次將中國(中共)視為戰略競爭對手。

「這是一種外交辭令,意思是美國不再接受中國(中共)將成為一個支持自由、支持資本主義國家的遠景。」美國國家安全領域的知名記者格茨(Bill Gertz)近日告訴新唐人電視台。

他表示,國家安全戰略和國防戰略是美國對華政策的結構性轉變。「自上而下的政策真正對各政府機構,無論是商務部還是五角大樓或司法部產生影響,可能要經過數年時間、也許兩三年,但是我們已經看到了重大變化。」他說。#

責任編輯:李緣

評論
2018-09-04 8: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