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德國開姆尼茨騷亂持續發酵

外國人面孔遭極右翼暴力分子驅趕 5萬人參加露天音樂會抵制種族歧視

9月3日,開姆尼茨市中心舉辦露天音樂會「我們人更多」,主題是反對種族主義,反對排外。據警方消息,參加的人數遠遠超過警方預先估計的三萬人,而是達到了五萬人。(Matthias Rietschel/Getty Images)

人氣: 17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9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余平德國報導)一個星期以來,極右翼暴力分子不斷發起新的暴亂,德國東部城市開姆尼茨(Chemnitz)反對納粹的各種組織也打破沉默,上街遊行。薩克森州警察疲於維安,請其它聯邦州的警察前來支援。

開姆尼茨騷亂已經持續了一個星期,而且還在不斷發展,開姆尼茨大規模極右翼暴力分子騷亂展示的仇外及暴力行為引起國際關注。

一名德國人遇刺身亡成為導火索

一個多星期的暴力事件起因於一場凶殺案。8月26日凌晨3點多,在東部城市開姆尼茨的城市節慶上,不知何故發生了流血爭執。多位男子被捲入其中,最後一名35歲男子被刺5刀身亡,還有兩位33歲及38歲男子受重傷。一名23歲的敘利亞男子和一名22歲的伊拉克男子被懷疑是凶嫌。

當天,約800名右翼分子自發走上街頭示威,其中一些是暴力分子,有人甚至還行希特勒禮,他們攻擊、驅趕、毆打「看起來不像德國人」的行人。

隨後幾天,開姆尼茨發生了更大規模的遊行。週一(9月3日),由右翼組織「為了開姆尼茨」(Pro Chemnitz)申請的遊行大約有6000人參加。根據憲法保衛局的消息,週一來自全德國的極右翼暴力分子向開姆尼茨聚集。由左翼組織「開姆尼茨清除納粹」(Chemnitz Nazifrei) 呼籲的對抗遊行有大約1500人參加。

與週日(9月2日)的情況類似,當地警察嚴重不足,難以維持秩序。根據警方的說明,週一晚間的遊行有18人受傷,此外還有兩名警察也受了傷。

逮捕令被公開 司法部門官員自首

週一,警方執行逮捕令,將23歲的敘利亞男子和22歲的伊拉克男子逮捕。但其中一人的逮捕令竟然在網上流傳,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這份逮捕令涉及到受害者、嫌犯、法官、證人的信息,以及案件過程。

薩克森警方在其官方推特上表示,在逮捕令被公開後,已經開啟了調查程序,並且通知了相應的司法機構。根據《刑法》§353d,該行為最高可處以1年徒刑,或者處罰相應的罰款。有關人士分析,可能是警察獲司法部門有人洩密。

8月30日,一名司法部門官員在律師陪同下自首,承認他將這份機密文件拍照後,發到網上。

他通過律師表示,知道這樣做損害了官員的職責,而且知道這樣做的後果,很可能是丟掉這份工作,但他表示,「沒想到公開這份文件會觸犯法律」。

這名官員被立即解職了。但騷亂依然沒有停止。

評估失誤 警力嚴重不足

從週日開始的騷亂持續不斷,薩克森州的警察多次錯誤估計了形式,警力嚴重不足。例如週一的示威活動中,右翼勢力約6000人,相對的反遊行人數約1500人,而警察只有不到600人。

就在德國男子遇刺身亡後四天,趕上了薩克森州的「薩克森對話」。該州州長很早以前就計劃了這一活動,他希望直接與市民對話。州長克萊契默(Michael Kretschmer)表示,這個對話「正是時候」,他希望與市民坦誠對話。有市民也表示,希望不要因為他們反對難民政策,就被扣上極右翼的帽子。開姆尼茨市長也出席了對話活動。他們發言時,有人起鬨,喝倒彩,但也有人為他們鼓掌。

場外,極右翼團體再次利用這個機會,呼籲進行遊行集會。當晚,警方配備了足夠的警力。

鑑於前幾天的教訓,該州已經向其它聯邦州尋求幫助,當晚薩-安州、柏林、巴伐利亞、黑森州、圖林根州的警察,以及聯邦警察都伸出了援手。出於策略考慮,警方沒有公布警力情況。

民眾不滿 又一難民犯下血案

開姆尼茨騷亂持續發酵,上週六(9月1日)多方組織都預告要進行示威活動。據悉,約70個團體、組織及政黨號召9月1日舉行大規模示威集會。右翼民粹主義公民運動「為了開姆尼茨」以及德國選項黨和敵視外國人的聯盟「愛國歐洲人反對西方伊斯蘭化」(Pegida)也計劃在當天舉行活動。

據警察消息,當日街上兩個陣營的抗議人群達1.1萬人。右翼組織8000人,反右翼的民眾約3000人,各州警察以及聯邦警察約2000人。當晚沒有出現大規模騷亂,但還是有18人受傷。

隨著刺殺35歲德國人的案件進一步曝光,一些民眾越發感到憤怒,並把矛頭直接指向默克爾的難民政策。因為開姆尼茨凶殺案的嫌犯之一、伊拉克人Yousif A.是來德國避難,而且申請被拒,早該在兩年前就遣送出境。但是不知出於什麼原因,沒有實施遣返。

據德國媒體報導,Yousif A.於2015年5月來到德國,10月起,住在薩克森州。他在申請難民的手續中偽造了證件,德國難民及移民局回絕了他的申請。而且根據都柏林協議,他應該回到保加利亞等候難民審批。保加利亞方面也同意接收他,但不知道出於何種原因,德國方面沒有將他送回去。這是2016年5月的事了。

但也有媒體報導,這名伊拉克人再次遞交了難民申請,但2017年3月,申請還是被拒。這是否涉及遣返之事,薩克森內政部沒有透露。

有一點可以肯定,Yousif A.有過多次犯罪記錄,他因為人身傷害、販毒、損害財物、危害交通等多項罪名多次被判罰。

薩克森州州長克萊契默要求,澄清Yousif A.的案例。德國電視一台報導,德國難民及移民局出於數據保護的理由不能公開細節。

這名伊拉克人不是第一起難民犯案的實例。2016年10月,弗賴堡19歲女大學生遭阿富汗難民姦殺。當年8月和11月,兩名中國大學生遭一名伊拉克難民強姦。

2016年12月,突尼斯人Anis Amri在柏林聖誕市場製造了11人死亡、55人受傷的恐襲事件。Amri同樣是難民申請被拒,早就應該遣返的犯罪分子。直到今天,有關Amri的案件,德國憲法保衛局、警察、難民局等政府部門所起到的作用還沒有解釋清楚。

2015年秋天,默克爾出於人道主義考量,開放邊境,允許難民入境。大量難民蜂擁而至,辦案機構無力應付巨大的難民潮,致使大量犯罪分子,甚至恐怖分子混入其中。之後的遣返工作也進展得不盡人意,申請被拒的難民滯留在德國,其中包括被當局視為有可能製造恐襲的危險分子。

開姆尼茨事件前,德國還一直在為本·拉登保鑣「遭非法遣返」之事爭議不休。強力將本·拉登前保鑣遣返出境的波鴻市被司法部門痛批「違法」。

媒體報導,在開姆尼茨的遊行隊伍中,有一些民眾並不是排外極右翼分子,但他們對難民政策感到不滿。

政治家回應極右翼「不能再賴在沙發上」

迄今為止,開姆尼茨的極右翼暴力事件、對外國人的仇視宣洩等都讓全社會感到震驚。政治家紛紛表示,這並不是薩克森州的問題,而是德國的問題。

暴力事件爆發後,默克爾8月28日在柏林表示,在一個法治國家,決不能容忍驅趕外國人的情況發生。她說:「我們可以看到外國人遭到驅趕的視頻、看到騷亂場面、看到街頭上赤裸裸的仇恨,這一切都與法治國家格格不入……不能允許有地方或者街道發生這種騷亂。」

愛心代替仇恨(MONIKA SKOLIMOWSKA/AFP/Getty Images)

連日極右翼分子的暴力行為也讓開姆尼茨居民感到震驚,很多人上週六參加了示威活動,他們揮舞寫有「以愛心取代仇恨」的標語,不少人表示,現在不能再沉默了,必須站出來抵制納粹行為。

一些政治家親自到開姆尼茨表達對排外勢力的譴責。德國外長馬斯(Heiko Maas)對《星期日圖片報》表示,這一代人坐享其成,自由、民主、法治,普遍都有一種滿足於安逸的惰性,但這正是需要克服的。他表示,面對極右勢力,德國人必須挺身而出,而不能再「賴在沙發上」。今天大街上又有人行希特勒禮,這是「我們國家的恥辱」。

9月3日,開姆尼茨市中心舉辦反對種族歧視,反對排外的露天音樂會,警方稱,參加的民眾達五萬,遠遠超出預先預估的三萬人。

責任編輯:周仁

評論
2018-09-04 4:5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