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佚名:為什麼我們不想讓孩子在美國上學?

人氣: 689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8年09月05日訊】望子成龍,望女成鳳,不僅在中國如此,即使在美國同樣如此,可能不像我們顯得這麼誇張而已。自從大學擴招與留學成風以來,許多人做的太多,跟風的太多,思考的很少,對比更談不上。也許是時候了,我們該靜下心來好好思考一下了。

在國人趨之若鶩地把不及弱冠的孩子送往美國接受教育的時候,一對跨國夫婦反其道而行之,為了讓女兒接受中國的教育,舉家移民中國。這是為什麼呢?以下是他們耐人尋味的討論:

「我不想讓女兒在美國上學最大的顧慮還不是學校,是美國文化。」
有三個最主要的原因:

一、美國文化中Anti-Intellectualism(反智主義)太嚴重。最明顯的是在中小學。大家最想當的是cool kids(酷小孩),cool kids都是不愛學習的,如果你愛學習,大家都認為你是nerd(書呆子),嘲笑你孤立你,如果你喜歡學習,成長環境很負面,一路要承受很多同輩的不認同。

二、在美國從小就「被接觸」大量毒品和性。要從小就開始抵制,而且不斷有peer pressure(同輩壓力)迫使你嘗試,這對於教育是很大的干擾。

三、美國的segregation(區域分化)非常嚴重。如果你有錢,你的軌跡是這樣:從小上私校,一年2-4萬學費;大學上好的私校,一年4-5萬。你的同學都是同一階層,即使中小學去的是公共學校,因為是按住房分學區的,好學區房都很貴,所以能去富區富學校的家庭也是一個階層的。

我曾在耶魯北大項目做了一年助教,兩學期大概一共有40多個耶魯的學生,沒有一個家庭不是中產以上,大概一半學生家裡都是有遊艇,或者開旅館的。我也請我先生回憶過他大學認識的所有人的家庭狀況是怎樣的,他努力回憶了大概100個,最後說想到有一個同學是家庭經濟不好拿助學金的。

反之,如果是窮的家庭,住在不好的區裡,可以預見教育環境是非常差的,因為第一學校很差,第二也是更重要的原因——同輩壓力。你的同輩大部分都不願讀書,大部分也不會試圖脫離這個環境,因為他們看不到好的例子,更不相信自己有不同的可能。我有位同事,來自洛杉磯著名的亂區,那裡幫派活動猖獗。他回憶起初中同學,大部分都加入了幫派,現在已經沒幾個還活著。他很慶倖地說:「如果不是我搬回菲律賓上學,我肯定也跟他們差不多。」

關於美國教育與財富的直接聯姻,一位在上海生活多年現在美國教書的女老師,同時也是我喜愛的作者,在一篇題為文章《為何我說在美國寒門難出貴子》中也有深入分析,從美國學校假期長導致金錢直接決定孩子能否持續學習,到貧困區危險治安情況,和貧困區孩子對於不相信自己能活過50歲這種預期對學習態度的影響,都是非常現實的因素。

我認為作為一個成熟的人,需要豐富的經歷,增長更多的見識,接觸不同社會階層,而不是把其它人群的生活簡化為新聞中的一個名詞。美國社會階層固化,流動性很低,這種大環境對人的心智全面發展造成了不可忽視的障礙。

美國規定公共學校的資金來自這個學區房子的房產稅(在美國有房產的人每年都需要交大約房價總值6%,7%的房產稅,各個州和區數位不同)。所以不用多高的智商就馬上可以料到,有錢的人都住一起,這個公共學校自然超級有錢。

美國人不喜歡承認『社會階級』這個概念,所以假裝美國不是一個階級社會,教育問題和醫療問題其實根源一樣,因為大家不喜歡承認‘有錢的人得到更好的服務,’同樣基於這種理想主義,美國人不願意支持‘學習好的孩子得到更好教育’的制度,這樣說起來是哦,不是好壞學校之分,不是有錢沒錢的學校,大家都去同一個公共學校。所以不能像中國一樣選拔好學生進好學校或者一個班。你也可以‘買進’一個好學校,就是在好學區買房。

現在各界人士都認為,美國繼房地產崩盤後,下一個危機是學債的崩潰。確實,這裡幾乎人人都有學債,有的多得驚人,譬如如果培養一個醫生,醫學院一路教育投入大概50萬美金。更有新聞報導,年輕人身負十余萬學債,訂婚時未向對方說明,對方知道後感覺受到欺騙而悔婚。

人們只會買自己認為物有所值的東西。現在較好的私立大學通常學費每年6-7萬美金,還在不斷漲,人們認為值得才會支付,但隨著經濟不振,越來越多的家庭經濟條件不斷下降,無法支付高昂學費(如同當初房產危機無法支付月供)最後結果自然是不選擇昂貴私校。現在已經有不少外籍居民離開美國回到家鄉讓孩子在家鄉上大學。

父母對孩子總是盡心盡力。但做理性的父母在我看來也是養育好孩子的條件之一,我認為,如果一個家庭,有三五十萬美金反正常年放著沒用,可以送孩子去上私校。但作為普通人家,完全沒必要所謂砸鍋賣鐵就為孩子投錢到一個產出值不可量的私校上。

再來說說美國教育本身的一些情況吧:

第一,美國教育這些年來越來越側重「different learning types」(不同的學習型,大致理論是每個學生如何學習,接受資訊是不一樣的,譬如有的聽講課就可以理解,有的就不可以),所以如果只用一種方式,並不是所有學生都可以理解。我認為這個理論是有道理的,用多種方式「因材施教」有好處。不幸的是,在實際應用中,這個理論很多時候其實只不過讓很多孩子「feel good」(感覺好)而已。他們會說:「哦,不是我學習不好,只不過我不是visual learner(視覺學習型)而已。」不過是給了他們更多藉口。

第二,美國教育還有一大塊是「團隊合作」。我認為這是完全失敗的一塊教學,從來沒成功過。給你講講我的親身經驗吧,所謂「團隊合作」通常情況是這樣:在這裡長大的美國孩子對於什麼是可接受的標準感覺完全不同,有的學生覺得得個B或C就可以了。所以「團隊合作」的任務發下來,團隊裡那些標準低的學生總是等到最後一分鐘不得不做才開始,然後馬馬虎虎就算完了,那些overachievers(總是超越期待去完成更多更好的人)比如我當然不能接受這樣的結果,所以每次結果就是我一個人做好這個項目,幫別的學生得A。

當然,「團隊合作」通常有張紙,可以寫每個人都做了什麼什麼,但你如果如實寫你做了什麼什麼,別人只是偷懶,基本沒做,團隊其他人當然恨死你,你也倒楣。所以標準高的人永遠是「lose lose」的情況(不可能贏的情況)。總之,「團隊合作」實際應用中就是最用功的孩子幫其他孩子得A。

第三,美國教育這些年一大趨勢是標準化考試越來越多,老師的自主選擇越來越少。老師都有一個單子,上面列著必須講的內容,這個單子只有越來越長,從來沒減短,所以老師越來越被迫去覆蓋所有測試內容。這取決於不同老師,有的老師嚴重,有的好些。我高中有個歷史老師,上課就是讓我們拿螢光筆,說哪行哪行劃哪句話,再有哪行哪行劃哪句,然後考試都是考劃的重點。也有時候先做樣題,就是和最後考試非常相似的題目。我特別討厭這種教學,我認為好的教學是啟迪人,傳授知識,每個人都必須認真聽,不知道哪部分要考到,最後考的是你的理解。可惜的是大部分學生都很喜歡劃重點,而且還會對不這麼明顯告訴你考題的老師施壓,所以老師越來越受制於測試。

我認為美國鼎盛的年代已經過去,好的工作機會越來越少,生活水準越來越低,在世界經濟中的比重越來越小。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8-09-05 8:3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