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江西62歲上訪老人被打死 截訪公司內幕曝光

人氣: 336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9月06日訊】一個以汽車租賃有限公司為幌子的截訪公司,在江西一信訪局局長的指使下,將一名62歲的上訪老人活活打死。由此,截訪公司、信息員地方政府等之間的關聯浮出水面。

據上游新聞9月5日報導,江西上猶縣的陳裕咸是一名水稻技術員,當地的種糧大戶。1998年12月,經上猶縣政府批准,上猶縣科富良種場成立,陳裕咸任場長。

2006年9月,因農戶購買種場種子後出現減產,陳裕咸被傳喚到上猶縣公安局治安大隊,次日被以涉嫌生產銷售偽劣種子罪被刑拘。陳裕鹹的兒子繳納了1萬元取保候審金及5萬元「補償款」才贖回父親。

陳裕咸堅持認為,購買種子都有記錄,減產是因為種子變異導致,是推廣中遇到的正常問題。而警方對於售假的事再無說法,誰報的案不知道,5萬元錢怎麼賠的也沒有答覆。

2007年10月初(取保一年後),陳裕咸開始頻繁向上猶、贛州等多部門反映自己的情況。他是一個種子技術員,說他賣假種子,一定要個說法。「要麼有罪判刑,要麼無罪恢復清白。」

2017年6月1日,家人發現陳裕咸離開上猶了,合計他去北京上訪了。6月22日凌晨,正在收拾行李準備去北京找人的陳家人,接到北京警方的電話,前去認屍。

截訪公司暴力毆打上訪老人致死

據上游新聞通過多個可靠信源還原,6月4日下午3時許,截訪公司的頭目牛力(當時在外地)接到了信息員魯建雲的電話:有個贛州上猶的訪民。接著,魯建雲通過微信把陳裕咸的身分證照片發給了牛力。

牛力把照片通過微信轉給了上猶縣信訪局局長賴學文,後又給賴學文去了電話詢問。下午4時許,賴學文給牛力回了電話,陳裕咸是上猶的訪民,將他截回。

很快,截訪公司張立陽一行人等開車去了北京西站,把陳裕咸硬拉上車後,張立陽使用類似於警棍的器具對他進行擊打。為了掩蓋車內聲響,車內音響聲音調得很大。

陳裕咸極力反抗,截訪公司12人中,有10人都動手打了陳裕咸,在車內、望園路小巷中,用膠帶封嘴、繩捆手腳、鞋塞嘴巴。陳裕咸後被帶到了大興西紅門鎮,在一片廢墟上,再次遭到毆打。

當晚8時許,陳家全給牛力去了電話:陳裕咸不配合,打了他。牛力又給牛鐵光去了電話,讓他穩住場面。晚11時許,牛力接到電話:陳裕咸已經沒有了脈搏。陳裕咸被丟到醫院後已無生命體徵,院方報警。

死者頭部變形家屬都認不出

2017年6月25日,陳家人在殯儀館見到了一具被白色屍體袋裹著的遺體,遺體只露出了一個頭。陳裕咸的頭部有嚴重外傷已變形,家人不敢相信。警方通過DNA鑑定才確定死者身分。

北京市公安局死亡鑑定書顯示,陳裕咸係他人用鈍性外力反覆多次作用頭頸部、軀幹部致機械性窒息死亡。

事發後,牛力曾讓2014年參與過非法拘禁的陳家全「扛」,不過陳家全說,我沒有打人,我扛不了。

陳裕咸的子女表示,6月4日牛力等人截訪的時候,就已告知給了上猶縣信訪局局長賴學文,信訪局如果告訴他們,他們會接他回來,他可能不會死。

2017年在6月9日至7月2日,截訪公司12人先後被控制,10人被以故意傷害罪追責。

據起訴書顯示,12名截訪人員中6人有前科,其中4人留有截訪案底,曾分別被以尋釁滋事罪判刑5個月緩刑6個月、拘役三個月、取保候審,以非法拘禁罪取保候審。

專做截訪生意的公司

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中,牛力出資200萬成立的的北京神州暢行汽車租賃有限公司,該公司法人代表顯示是高某某。而高某某是牛力的現女友,牛力是該公司實際控制人。公司旗下有三輛車,對外宣稱幹的是租賃,實則是截訪。

牛力也有「截訪」背景。2013年8月,牛力在北京另外一家截訪公司擔任司機。半年後,牛力出來單幹。一條靠截訪為營生的畸形利益鏈將這12人「綁」在了一起。

在截訪團伙之外,還有一波「信息員」,包括車站拉客人員,以及有關單位的保安等。截訪公司每接到一單「業務」一般會支付信息員500元費用,最高業務費用為900元。

上游新聞證實,上猶縣東山鎮準備支付2萬5千元用於陳裕咸的截訪,而牛力卻說按照慣例上猶方面只會支付1萬6千元。而牛力給遣送訪民的保安,每人每天費用為200元。

非法截訪者成地方信訪部門座上賓

2013年,上猶縣公安局治安大隊隊長賴學文調任上猶信訪局局長。次年,牛力在上猶與賴學文相識。牛力對外一直自稱叫「季芳」,案發後賴學文才知道牛力的真實姓名。

陳裕咸死後的3個月,賴學文被免職。牛力一直認為自己沒有犯罪:沒有動手打陳裕咸外,在替政府做事。

在截訪陳裕咸之前的2017年3月,牛力曾將5名訪民送到了上猶,相關責任單位支付了現金。

牛力聲稱自己是江西省上饒縣信訪局2013年聘請的在編在京工作人員,並有工作證。

陳裕咸死後不久,牛力就駕車前往江西,成為地方信訪部門的「座上賓」。

6月7日,他來到了南昌,當晚與青山湖區信訪局工作人員吃了飯;

6月8日,鉛山信訪局的熊局長通過微信朋友圈獲悉牛力在江西,熊某安排牛力爬了山,並在山上住宿。

6月10日,牛力到了上饒縣,信訪局長周龍源安排牛力體驗了農家樂的摘楊梅。

6月13日,上饒市在德興市梧峰洞賓館召開了一次各縣市區管委會信訪負責人參加的信訪會議,牛力聲稱自己也列席了此次會議,但沒有進入主會場。

6月14日凌晨,牛力在上饒市一家酒店被警方抓獲。

可靠信源顯示,牛力的截訪業務除了江西上饒市外,還涉及其它地方。

中共暴力截訪 由來已久

陳裕咸並非是暴力截訪致死的第一人。2016年8月20日,四川省岳池縣鎮裕鎮半溝村的上訪者楊天直,被發現死於縣城外的一條道路旁。媒體報導稱,楊天直死前曾被截訪者拘禁,從北京強制遣返,曾引起輿論廣泛關注。

中共地方政府暴力截訪也由來已久。《時代週報》披露,早在2010年,就有北京保安曝光截訪市場已飽和,價錢談不好,不容易搶到生意。

2013年5月,河南王高偉等7名截訪人員被判刑1至2年。禹州農民王高偉的家屬稱,兒子之所以進京做截訪生意,是因為禹州市信訪部門的邀請,「說是給高偉找了一個好活兒」。

2017年兩會期間曝光的一張內蒙官方文件指,為阻止訪民王鳳雲一家上訪,5年來當地政府共支出33萬多元,其中還包括「特勤耳目費」一項,引發輿論譁然。王鳳雲家屬指,如果當局解決她家上訪的問題,只需花費幾千元。有訪民稱,瓜分維穩經費已成地方政府謀利手段。

網民紛紛表示,「水太深,太黑暗!」「什麼『非法截訪』?這明明是綁架殺人。」「這種現象好多年了。」

山東省搜狐網友說,「想起了龍哥羞辱電車哥還不夠,還拿刀砍,結果一反擊就漏了餡,醜態百出。」

責任編輯:李新安

評論
2018-09-06 12:2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