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分析:管道裁決或成就康尼省長之路

亞省省長Rachel Notley(右)和聯合保守黨領袖Jason Kenney(左)。(加通社)

人氣: 1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9月06日訊】(記者陳安編譯報導)離明年春季亞省省選只有8個月,聯邦上訴法院的裁決不僅推翻了跨山管道的擴建項目,也成為結束新民主黨政府連任的致命一擊,同時為聯合保守黨領袖康尼(Jason Kenney)的省長之路鋪平道路。

憤怒的出口

據CBC分析報導,公平地說,裁決不是針對新民主黨、省長諾特利、或省府的行政管理,而是歸咎於聯邦政府。

哈珀政府在2012年更改了加拿大環境評估法案,國家能源局(NEB)因此排除對卑詩省沿海油輪運輸的監管。而特魯多政府2016年與土著群體的磋商過程「令人無法接受」。

哈珀時代已結束,特魯多於亞省交集有限,因此,當判決引發人們的憤怒時,諾特利成為一個理所當然的出口。

這並不公平,但這就是政治。

尋求改變

儘管經濟學家一再說亞省經濟衰退已終結,但這並非亞省人的真實感受。

跨山管道項目被寄予厚望,不僅可以提供工作機會,還會為經濟注入強心劑。而法院的裁決結束了樂觀的前景。

這個裁決成為一場危機,不僅對亞省、對新民主黨政府也是一場危機。經濟對政治的影響可見一斑。

判決之初的憤怒感,轉化成一種厭倦和失望感,全省民眾都感到沮喪。

期盼改變就要為「必須改變的東西」投票。諾特利政府的連任成為高風險賭注的政治。聯合保守黨康尼也許是一個更好的選擇。

重大失利

在此之前,民意調查一直顯示,諾特利的新民主黨明顯落後於康尼領導的聯合保守黨。

新民主黨需要取得重大勝利,為此,跨山管道擴建項目成為實現這一目標的背水一戰。

諾特利公開與卑詩省長霍根(John Horgan)開戰,包括暫時禁運卑詩紅酒。運用各種政治資本,遊說聯邦政府採取行動,促成管道項目建設,並最終購買了管道項目。

跨山管道對於特諾利的連任並非必要條件,但肯定有所幫助,現在,這最後的努力破滅了。

可怕的碳稅

另一個可怕的障礙是亞省的單一政策倡議,整體經濟領域實施碳稅。

儘管徵收碳稅可能有很多原因,但關鍵是諾特利政府明確將碳稅與建立管道的許可相聯。2年來,亞省人忍受著碳稅的痛苦,卻沒有等到新的管道及其新市場,他們感到失信的憤怒。

2019年的春季選舉,人們會做何種選擇呢?

最後的努力

陷入危機的新民主黨開始最後的努力。

一方面,重演「對抗渥太華」舊曲。諾特利宣布亞省退出聯邦氣候應變計劃,還要求特魯多就管道項目判決向最高法院上訴,召開議會並開始施工。

諾特利作為特魯多政府的親密盟友,一直得到聯邦政府支持,包括購買管道,甚至聯邦碳稅計劃也是遵循了諾特利在亞省推行的現有計劃。

她在與聯邦政府良好合作的時候,受到的是政治懲罰。如果法院給出不同的判決,那麼一切就不同了。再次的不公平,但這就是政治。

上週,財政部長賽西(Joe Ceci)表示,赤字正在下降。政府的計劃是建設3條管道中的2條,而3號線和Keystone XL仍在向前發展。但前一天剛說管道項目判決是一個危機,轉身又說它對於亞省的經濟微不足道,這種做法本身就令人無法信服。

最後,新民主黨可能會對康尼和聯合保守黨在社會問題上進行負面宣傳,如康尼政府會傷害LGBTQ社區的成員,削減對醫療保健和教育的資助,並且有一個隱藏的議程。但這種祈禱戰略的運作是否有用值得懷疑。

康尼的優勢

去年春天CBC進行的一項重大調查顯示,在亞省擔憂事項中,對聯合保守黨和LGBTQ的憂慮,遠遠排在後面。而且民眾認為,聯合保守黨最能夠解決醫療保健和教育問題。

康尼成功地重建了保守黨(Progressive Conservative)和野玫瑰黨(Wildrose),這是他在民意調查中處於領先地位的重要一點。

他曾是聯邦政府領導者,在那裡建立了職業生涯。而到目前為止,他對特魯多的批評一直不屈不撓,可以成功地擔任「抵制渥太華」的角色。

他也是謹慎的。他抨擊總理,但對諾特利的個人批評予以克制。這是因為她個人在省內仍然很受歡迎,而她的政黨卻不被看好。這就是亞省的政治。

康尼勇敢推翻了基層學校的同性戀聯盟,並取消了不容忍的黨內候選人。因此,他自己和他的政黨需要更強的免疫力,承受新民主黨對其社會問題的批評。

拭目以待

在政治上,奇蹟可能發生。這需要聯合保守黨內部發生爆炸性事件,或經濟上帶來地震級的好消息。這些事情極不可能發生。

包括法院判決,所有究責歸於政治懲罰。這種懲罰將在2019年春季進行,康尼或將成為亞省省長。

責任編輯:趙明月

評論